• 第四十一章 生死拼杀

    更新时间:2015-08-10 10:32:21本章字数:3329字

    龙,天地间的高等生命,立足绝颠,俯瞰所有生命,难出其右者,仅有少数几种能与之持平,却是不能凌驾。

    作为天生的上位者,对其他的生物,有着先天的压制。

    雷鹰被那强大气息所慑,瞳孔中凶芒尽敛,出现了恐惧之色,发出一声嘶鸣,就想振翅逃走。

    “碰……” 

    闷响陡起,龙尾重重的落下,把雷鹰的抽的炸开,化作漫天的光雨洒落,彻底消弭于无形。 

    “噗!”

    雷鹰炸开的刹那,葛建勇如遭重击,遭到反噬,口中淌血,飞了出去,直落到十几丈之外。 

    “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见葛建勇吃了一个爆亏,树后的白衣人老怀大慰,嘴角出现了一抹狞笑。 

    “不错,你的骨头和我想的一样硬,居然一根都没有断!”闻宇轩戏谑的笑道。

    “以为赢了一招半式,就能胜过我吗,到此为止了,我们家族的底蕴是你无法了解的!”

    听闻宇轩反过来调侃他,葛建勇吐出一口淤血,反唇相讥。

    “既然还不服,那就打到你服气为止!”闻宇轩冷声道。

    “狂妄!”

    随着葛建勇的话音,他从储物戒里取出一块玉片,玉片雪白晶莹,有光晕在流动,绚丽中散发着恐怖的波动。 

    紧接着,他划破中指,把一滴鲜血滴落在玉片之上。 

    轰隆一声,那枚玉片,整个像是燃烧起来,释放出了无尽的光华。

    光华炫丽,快速凝聚,转瞬之间,一头青色的凶鳄出现在天地间。 

    凶鳄狰狞,极其的威猛,身躯长达几丈长,一双眸子血红。

    太强了,弥漫着极重的煞气,一片片鳞甲寒光森然,超过最硬的钢铁,气息如雷,恐怖而吓人。

    “该死的老狗,怎么把这件东西交给了他!”

    树后的白衣人见此,气的咬牙怒骂起来,手掌白皙如玉,把树皮都抓下了下来。

    葛建勇用精华之血,招出这头凶鳄后,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身体如抽空一般,摇摇欲坠,几欲摔倒。 

    闻宇轩见此,心里不由得一颤,凭他的知觉,这头凶鳄不像雷鹰一样简单。

    而是一头真正的凶鳄元神,被人用大神通封在了玉片里面,被葛建勇用禁术招了出来。 

    “轰隆”

    凶鳄身体扭动,探出一条前腿,朝闻宇轩抓来。

    顿时之间,煞气滚滚,凶气滔天。 

    闻宇轩大骇,枪杆猛点地面,身体腾空而起,朝远处倒射而去。 

    “轰隆”

    见闻宇轩躲开,凶鳄也是往前猛冲,掀起的波动如汪洋炸开,大浪滔天,汹涌澎湃。

    一瞬间而已,一株株参天大树,就被折断横飞,冲向半空,景象恐怖,极其的摄人。 

    “碰!”

    凶鳄虽然臃肿,速度却一点不慢,眨眼间就追到闻宇轩的近前,旋即摆动钢铁巨尾,朝闻宇轩卷了过去。 

    “砰”

    见避无可避,急忙运转至高法,将体内的神能全调动起来。

    神能浩荡,如大河一般在体内奔腾,发出的轰响非常浩大,即像千军万马冲来,又像无尽的天雷横空。 

    在这一刻,闻宇轩光辉灿烂,炽盛的神华从毛孔中喷薄而出,让周围变成了光的海洋。

    耀光绽放,异常的绚烂,璀璨了整个天空。

    金光熠熠,炽霞昭昭,如彩云托月一般,无尽的神华把他笼罩。

    “杀!”

    狭路相逢勇者胜,闻宇轩一声大吼,气贯长虹,如猛龙咆哮,持枪横扫,向凶鳄扑杀而去 

    碰!——

    平地起焦雷,一声巨响炸开,超强的音波,差一点将虚空崩开。

    金枪与鳄爪撞在一起,刹那之间,冲起滔天的能量波涛,如同沧海横流,席卷了十方。

    树木折断,地面被掀飞,金,青两色气浪汇聚,茫茫一片,景象甚是恐怖。 

    如山岳坍塌,力量太恐怖了,闻宇轩如遭到万钧锤击,顿时狂飙鲜血,倒飞了出去。 

    等他站稳身体后,双臂的肌肉全被撕开了,血淋淋的,露出了森白的骨头,彻底变成了血人,样子惨不忍睹。 

    那头凶鳄横卧原地,双眸猩红,射出瘆人的光,盯着对面弱小的人类,尽是不屑和蔑视。

    闻宇轩心头凛然,仅是一击就遭到极大重创,这仗还怎么打,彼此的力量悬殊太大了,根本不是一个等级。

    两眼死盯着凶鳄,他头皮发麻,在不停的想着对策。

    但是,想来想去,一点办法也没想出来,大脑空空,束手无策。

    面对凶鳄那恐怖的速度,和凶悍的力量,逃,没有任何的机会,战,无疑是在找死,只要被那利爪扫中,就会立刻横尸当场。

    闻宇轩头大如斗,心里生出一种无力感,他现在对力量的渴望,比任何时候都要来的强烈。

    轰!轰!——

    凶鳄对一脸苦相的闻宇轩,挥了挥爪,“铿锵”激起的火星子如同满天星,非常的灿烂。

    这是一些赤*裸*裸的挑衅,并且是带有戏谑性的挑衅,就像是猫鼠之间的游戏,是一种强者对弱者的蔑视。

    “哈哈,小子,没想到吧,今天你插翅难逃,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葛建勇萎顿在远处,见此一幕,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还在不停的咯血,他的气焰却是空前盛烈,万分的嚣张。

    在他的眼中,现在的闻宇轩已经是将死之人,在他的目光中,仿佛看到了对方饮恨喋血,抛尸荒野的景象。

    那跋扈的笑声,让闻宇轩偶一侧目,突然发现了点点光华,那枚玉片依旧被葛建勇攥在手中。

    突然看到玉片,闻宇轩神思一动,脑海中灵光一闪,顿时豁然开通,想出了一个办法。

    “就算是死,也是你死在我的前面!”

    闻宇轩大吼一句,攥住枪杆,双臂用力,猛点地面,身体冲天而起,向葛建勇射了过去。 

    闻宇轩极速冲来,如同如浴血的猎豹,非常迅猛,矫健异常。

    葛建勇的气息极度萎靡,站的的力量都没有,根本没有办法避退,眼睁睁看着闻宇轩来到近前。

    “快……快杀死他!”

    葛建勇瞪大眼睛,万分恐惧,对凶鳄大喊大叫起来。

    “吼……”

    一声厉吼惊天动地,凶鳄发怒了, 它很生气,这个弱小的人类居然耍花腔,在它的面前搞小动作。

    凶鳄咆哮声中,庞大的身躯紧随其后,朝闻宇轩的背影撞了过去。

    “轰!”

    闻宇轩头下脚上,从半空俯冲下来,对葛建勇展开绝杀,整个人气息极其恐怖。

    “碰!”

    的一声,乱石飞溅,气流横冲席卷,金色的枪杆,被闻宇轩当做了棍使用,刹那之间,砸中了那枚玉片。

    此时,那头凶鳄已经来到了闻宇轩的身后,浑身冷光闪烁,鳞甲森森,如同移动中的钢铁长城。

    它现在已经明白闻宇轩的目的,两眼内满是愤怒,身躯庞大似小山,狠狠的撞向了闻宇轩。

    “碰!”

    闻宇轩慌忙中,身体横移急闪,不过还是没有完全躲开,被那头凶鳄撞到了左肩。 

    “噗!” 

    闻宇轩大口喷洒鲜血,身体横飞出去,撞断了株株大树,最终摔落几十丈外。 

    就在他被撞飞的一刹那,枪杆也砸中那枚玉片,连同紧握玉片的手掌也是变的粉碎。

    山崩海啸,天塌地陷,这是一种狂霸的气息,像是一片汪洋炸开,席卷了这片天地。

    “嗷吼……”

    愤怒的咆哮响彻云霄,恐怖的音波形成实质性的气浪,就如同怒海狂涛一般,向着四周横卷。

    随着惨厉的吼声,凶鳄的身躯在急速的膨胀,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暴涨了好几部。

    此刻凶鳄的身躯,已经高达十几丈,就像一座小小的山峰一样,矗立在那里,极其的震撼。

    “碰……”

    暴涨到极限后,凶鳄的身躯终于炸开,化作了一片青色的光幕,蒸腾而起,耀眼刺目,把周围的空间压满。

    一道道恐怖的能量浪涛,在这里肆虐,把周围的大树全部横推折断,眨眼之间,周围变得极其空旷起来。

    “嘶……,这人太凶了,玉片中封印的可是一头太古的凶鳄,没想到居然也被他毁掉……!”

    隐在树后的那个白衣人,目睹了整个过程,眼中出现了极度震骇的表情。 

    青色的光幕,在这片密林中肆虐了大约半刻钟,最终耗光,化作一个个流萤般的亮点,并逐渐消散。 

    闻宇轩摔倒地面后,又连续咳出几口鲜血,脸色煞白煞白的,气息极其的萎靡。

    连遭两次重创,让他体无完肤,身体多处被撕开,白骨莹莹,伴随着猩红的鲜血露了出来,左臂的臂骨,更是已经全部碎裂,

    “小子,你让我感到意外,不的不承认你的确强,不过,最后死的依然是你,我身上的伤比你轻,境界压你一头,恢复的也比你快,只要我能够站起来,就是你丧命之时!”

    葛建勇趴伏在地面,恶狠狠的说道。

    不过,他的话刚刚说完,腹内一阵剧烈翻腾,张口就是一大口鲜血狂喷出来。

    “我看,你的伤,并没有是说的那样轻松吧?”闻宇轩冷笑道。

    闻宇轩所料一点不错,玉片中的那头,太古凶鳄的元神,是他用本命血精招出。

    血精是人的根本精华,尤其对那些修士更为重要,人体内这样的血之精华并不是很多,最多也就是三几滴,剥离出一滴,对身体也是无法想象的伤害。

    闻宇轩和凶鳄厮杀之时,凶鳄每次攻击,都像一柄巨锤击中葛建勇,让他的气息迅速衰败。

    就是能撑过去,没个三五年也无法复原,如果处理不好,他的修为也会就此止步,一生难有寸进。

    直到最后玉片被闻宇轩打碎,凶鳄爆体,更让他雪上加霜,遭到空前的反噬。

    他的外表虽然看起来没有闻宇轩那样恐怖,其实体内的伤势,比闻宇轩一点不轻。

    二人都明白彼此的处境,谁能早一步站起来,谁就可以笑到最后。

    所以在下一刻,这里变得万籁俱静,二人不再斗嘴,全力的调动体内残存的能量,修复体内的创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