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瞒天过海

    更新时间:2015-08-11 08:11:47本章字数:3056字

    闻宇轩没有急于修复断裂的骨骼,而是把金色珠子里散出的那些灵气,注入丹田经脉内,把力量先恢复一部分。 

    二人沉默不语,都在争分夺秒,争取早对方一步站起来。

    半日之后,闻宇轩的脸色有了一些红润,不再如纸一样的苍白,体内的力量,也恢复了两成左右。

    他呼出一口浊气后,慢慢的站起身来,看着依旧在闭目调息的葛建勇,冷笑道:“看来明年的今天,过忌日的是你,而不是我了!” 

    “你……,你……你怎么……怎么恢复的怎么快?这……这根本就不可能!”

    听到动静,葛建勇睁开眼后,正看到闻宇轩面带冷笑朝他走来,吓得魂飞魄散,话都说不利索。 

    闻宇轩走到葛建勇的跟前,弯下腰看着对方那因惊悸变得扭曲的脸,揶揄的笑道:“你忘记那颗珠子了么,里面的那种灵气,别说是恢复这点力量,就算是身体被打残,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如初!”

    “一招只差,全盘皆输,我没想到连太古神鳄的元神,都杀不死你,那可是一件逆天的物品,连家族的叔叔伯伯,都不曾有!”

    葛建勇面色灰白,如同一个死人一样,双眸中充满绝望和不甘。 

    “要怪就只能怪你们葛家行事太霸道,你那弟弟先是强抢我的物品在先,被我击败后,我好心放他们离开,你们非但不知道感恩,还变本加厉来追杀与我,这就叫,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说道最后,闻宇轩的声音已经转历,伸手掐住了葛建勇的脖子,眼中几乎冒出火来。

    “胡说,分明是你杀害我弟弟妹妹在先,像这种大仇我们葛家怎会不报!”葛建勇怒声说道,一脸的狰狞。

    “你妈、的还在强词夺理!”逼视着葛建勇,闻宇轩一脸的怒容。 

    “我的弟弟妹妹真的不是你杀的?”葛建勇诧异的看着闻宇轩。 

    “一个临死的人,我有必要和你说谎!”闻宇轩撇着嘴道。

    “葛小枫,这个畜生,我好恨,没有早看出你的狼子野心,居然干出这种同门相残的事情,我就是变作厉鬼,也不放过你!”此刻,葛建勇终于明白,他是死在了葛小枫的手中。

    “现在明白,已经太晚了,愿你下辈子擦亮眼睛,变得聪明一些!”

    说着,闻宇轩的五指收拢,只听的“咔咔……”一阵骨骼碎裂声响彻,闻宇轩把葛建勇生生的掐死,没有丝毫的怜悯。

    葛建勇的口中涌出一股黑血,带着愤怒和后悔,软塌塌的倒了下去,临死都是两眼圆睁,没有合拢,他死不瞑目。 

    “哼,现在明白太晚了,这仅仅是开始,过去你们欠下的债,我会连本带利全部收回来!”树后的白衣人,阴沉着脸冷声道。

    闻宇轩把葛建勇掐死,紧绷的神经终于彻底放松下来,两腿一软,再次瘫坐在地面,钻心的疼痛,让他呲牙咧嘴的,身上的冷汗如泉涌,像是被雨淋过的一样。 

    闻宇轩挣扎着,坐起身,然后盘膝而坐,引动珠子里散出的金色灵气,开始修复身上的伤口。

    闻宇轩静静的打坐,每一次呼吸,都有金色的雾气不断进出,像是氤氲仙气,围着他的身体环绕。

    身体的毛孔,也有一股股的神秘光辉喷薄而出,在他的四周汇聚成一片,照耀出绚烂的霞光,他就沐浴在这一片霞光里。 

    他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晶莹,宛若黄金铸成,有着绚烂的光辉在身体的表面流转,神圣而庄严,让人惊叹。

    折断的骨骼还有缝隙,还有裂痕,不曾痊愈。

    不过这不是问题,因为在骨缝中,有金色的神能流淌,在滋养断骨,并且在同时修复肉体的创伤,让他的伤恢复的比普通人快好多倍。

    两个时辰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此时闻宇轩的体力已经恢复到平日的五成,虽然身上的伤口,还没有愈合,不过已经不再流血。 

    夜幕低垂,天已经黑下来,一轮圆月挂上树头,如白玉盘一样,非常的明亮

    光华如练,飞泻下来,把大地洒满,让这里一片皎洁。

    在月辉映照下,草虫啾唧,夜莺长鸣,几点流萤在上下飞舞,四周万籁俱静。

    闻宇轩呼出浊气,豁然睁开双眸,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找了个小溪,把身上的血迹洗净,又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衫套在身上。

    把一切处理完毕后,这才把馨儿和白然昊从金珠内招了出来。

    馨儿出来后,看了看四周,见只有闻宇轩一人,不禁开口对闻宇轩问道:“那些人都被打跑了?”

    “死了!”

    闻宇轩指了指远处,那些人的尸体,笑着对馨儿说道。 

    馨儿顺着闻宇轩所指的方向,果然看到有几个黑乎乎的人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有一点生机。 

    “这些人该死,为了一次冲突,就派人追杀我们,可见他们平时有多嚣张,被他们害死的人,肯定有很多!”馨儿凤目圆睁,气鼓鼓的说道。

    “有些事没表面那样简单,我们这次是被人当枪给利用了!”闻宇轩摇头叹息道。

    “怎么回事,被谁利用了?”馨儿诧异的问道。

    “就是那个葛小枫,他在借刀杀人,利用我们铲除那些和他有仇怨的葛家人!”闻宇轩把事情简约的和馨儿说了一遍。

    馨儿听完,良久无语,片刻后才叹了一口气道:“有人的地方,就有私利,就会因此相互残杀,就算是自己的亲人也不放过,禽兽也不过如此!”

    闻宇轩看着馨儿那自哀自怜的模样,笑着道:“傻丫头,那样的人毕竟是极少数,人在做,天在看,到他们恶贯满盈时,就是让他们付出代价的日子!” 

    “嗯,这些我明白,不过还有一些,做过很多坏事的人,到现在依然在活的好好的,直到死去,也没有见有什么报应落到他们的头上!”馨儿轻声细语,情绪如练,神色默然。

    “是啊,是有些作恶的人至今还逍遥法外,披着一层神圣的光辉,受万人的敬仰。”

    说道此处,两个人都变得沉默起来。

    闻宇轩抬头起头来,看着被月辉映照的馨儿,神色恬静,如上苍派来的天使,心的阴霾被冲淡了许多。 

    “呀,你身上的伤……!”

    突然看到闻宇轩胳膊上露出的伤口,让馨儿惊叫失声,开始着急起来。 

    “什么,那里有伤了?”闻宇轩故作不知,也跟着诧异的问道。

    “就在你的胳膊上,没觉得疼啊?”馨儿白了闻宇轩一眼。

    “还真的有伤啊,要不是你提醒,我还不知道,根本没有觉得疼!”闻宇轩在故作姿态,装成一脸不在乎的样子。

    其实就是为了怕馨儿看到他身上的伤势被吓到,才把处理过伤口,换完衣衫才让她出来的。

    “看来那不是你的胳膊,是一根木头!”馨儿被闻宇轩给逗的笑起来。

    二人说了几句笑话后,闻宇轩脸色一正,对馨儿道:“这里已经不能待了,我们已经被葛家盯上,今天又杀了他们这么多人,恐怕很快就会得到消息,必须马上离开!” 

    “嗯,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听你的!”馨儿大眼睛眨动,心智灵慧,乖巧的点了点头。

    说走就走,一刻也不多待,连夜朝着远处遁去。

    等二人的身影消失后,那个一直在林中隐藏的人,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原来此人就是背后的始作俑者,葛小枫。 

    葛小枫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二人,嘴角出现一抹微笑:“放心,为了报答你对我的帮助,等事成后,我会给你找一块风水宝地,至于你的女人和其他,我会替你好好保管!”

    然后来到葛建勇等人的尸体旁,狞笑道:“别怪我心狠手辣,我这都是被你们给逼得,为了偿还你欠我的债,你再帮我一次,把家里的那些老东西,一个个全部引出来!”

    说完,从怀中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毒药,和上一次处理葛建宁的尸体一样,在葛建勇的尸体上面先是撒上毒粉,造成他们中毒而死的假象,然后有挨个撒上化尸粉,把他们化成一滩黄色的液体。

    葛小枫把葛建勇等人,因伤而死的迹象,全部消除完毕后,开心的大笑道:“应该给那个老不死的报喜去了,他的爱子又被毒死了一个,到时候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是哭天抢地,还是疼的晕过去,不过,无论他是什么反应,一定是我想看到的,真的是好期待啊!” 

    闻宇轩和馨儿,趁着月光明亮,一路急行,在天之将明时走出了二三百里。

    前面传来虎啸猿啼之声,一道巍峨的山梁横亘前面,阻挡了前行的方向。 

    山势峥嵘,耸入云霄,怪石林立,峭壁重叠,之间有泉水击石,在叮咚作响。

    莽莽杂草,树木蔼蔼,里面有凶兽在嘶吼出没,浓云蔽日,云雾霏霏,上面有凶禽在唳鸣横空。 

    此山就是天风国境内有名的保昆山,方圆可达几千里,里面充满各种危险,少有人敢进入其中。 

    闻宇轩不禁对馨儿苦笑道:“没路了,要不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