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馨儿突破

    更新时间:2015-08-13 09:17:53本章字数:3478字

    “呜呜……”

    闻宇轩不由得一呆,第一次觉得小家伙有点讨厌,在这最关键的时刻,他自己却从珠子里面跑了出来,把接下来的动作给打断。

    “你不在里面守着妈妈,跑出来干什么?”闻宇轩虎着脸问道。

    “呜呜……”

    小家伙白然昊现在虽然还不会人言,不过却是能听得懂闻宇轩说的什么,所以,他觉得很冤枉。

    已经在那个珠子里面待了好多天,实在是有些闷,这刚刚出来,却是被闻宇轩给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通,所以他想不通,不知道自己错了什么。 

    “你凶他干什么?他又没有惹到你!”

    馨儿此刻还浑然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见闻宇轩给白然昊脸色,不禁为小家伙抱不平起来。

    “到姐姐这边来,咱们不理他!”馨儿对小家伙招招手,一脸的宠溺之情。

    白然昊回头示威性的,给了对闻宇轩挥了挥小爪子,顺带送上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乐颠颠跑到馨儿的跟前,开始和馨儿告闻宇轩的刁状。

    “呜呜……”

    他两个小爪子比划了半天,馨儿越看越糊涂,不明白他想表达的是什么。

    闻宇轩却是做贼心虚,看着白然昊的动作,明白他比划的是什么意思,额头之上不由得出现一层汗珠,神色有些尴尬。

    “呜呜……”

    白然昊见馨儿不明白他的意思,更加卖力的比划起来,忙活了半天,居然累的出了汗水。

    馨儿和闻宇轩,被他那憨态可掬的模样,给逗得哈哈大笑。

    “哥……哥……哥……”

    “呀……,他……他刚才好像是在叫哥哥!”馨儿吃惊的惊叫起来。 

    闻宇轩也听到了小家伙的发音,虽然有些含糊不清,不过他能够确定,那绝不是兽语,就是人类的语言。

    “你再说一遍让姐姐听听!”馨儿惊喜之余,顿时来了兴趣。 

    “哥……哥……哥……哥哥……哥哥” 到最后,小家伙终于清晰完整的喊出了哥哥两个字。

    “咯咯……,我们的小昊昊也会说话了!” 

    一见小家伙真的能说话,馨儿乐的跟一个小疯子一样,张牙舞爪,抓住小家伙,一通蹂躏,口中娇笑不停。

    对馨儿的这种宠溺方式,小家伙显然是不太感冒,当一脱离馨儿的那对魔抓,急忙跳到一旁,一脸的警惕,生怕馨儿再揪他小尾巴,挠他的小爪子。 

    “小昊昊,刚才哥哥为什么凶你,告诉我,姐姐给你出气!”

    “哥哥……哥哥……哥哥想咬你的嘴巴!”

    小昊就像个咿呀学语的小孩,连说带比划,声音含糊而稚嫩。

    闻宇轩听后,顿时起了一脸的黑线,他没有想到小家伙刚开始学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和馨儿告他的状。

    “呃……”馨儿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应该怎样应答。

    一时间二人都陷入尴尬中,馨儿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在躲闪闻宇轩的目光,而,闻宇轩此刻也是老脸难得的红了起来,感到有些火辣辣。

    相对沉默了片刻,馨儿突然一声惊叫:“你刚才想干什么?”

    “没……没干什么!”

    闻宇轩矢口否认,据不认账,不过,怎么听都让人觉得是做贼心虚,说话的底气不足。 

    “人赃俱获,还想抵赖!”馨儿一边娇嗔的说着,一边冲到闻宇轩的跟前,举起小拳头就朝它的胸前擂去。

    “啊……”

    馨儿轻轻的在闻宇轩的胸前捶了一下,却是疼的闻宇轩弯下了腰,额头之上立刻渗出了一层冷汗。

    “怎么啦?”馨儿先是被吓了一跳,紧接着明白了原因。

    掀起了闻宇轩的衣襟,一道道伤口立刻呈现到眼前,触目惊心的, 非常吓人。

    馨儿娇躯一颤,像是被人在捅了一刀,一颗芳心顿时缩了起来,感到疼痛无比。

    “你这个呆子,怎么不早说,你想瞒到什么时候?”

    馨儿被吓的花容失色,脸色变得苍白无比,看着那一道道伤口,心疼的抱怨道。

    “这不是没来得及么,再说,这点伤对我算不了什么,和被狗咬了一口一样!”闻宇轩嬉笑着对馨儿安慰道,一脸的不在乎。

    “还嘴硬,连骨头都伤到了,这该有多疼啊!”馨儿娇躯颤抖,眼中噙泪。 

    “刚开始是疼了一阵,不过,现在已经麻木了,觉不得有多疼了!”

    “还嘴硬,赶紧找个地方疗伤去!”馨儿面带娇嗔,大声的命令。

    “这就去!”在馨儿的高压政策下,闻宇轩妥协让步,缴械投降。

    山谷僻静,非常适宜闭关,馨儿看着闻宇轩进入状态后,才放心的走开,也觅地闭关,寻求突破。

    小家伙见二人身上异象不断,感到好奇,趴在他们的身边,动也不动,观察二人的变化。 

    他们二人,一个的身上赤霞不断,不断的喷涌升腾,宛似一个大火炉一般,将地面烤的龟裂,变成一片焦土。

    另一个则是金光耀眼,坐在那里宝相庄严,一动也不动,就像是一尊古佛。 

    在他们的身边待了两天后,见都不理他,又感觉到有些无聊,就伸了个懒腰,也跑到他妈妈的那个山洞去睡懒觉。 

    这次大战,对闻宇轩的考验太大了,超过了卧龙岭,浑身是伤,差一点陨落。

    特别是跳入峡谷后,让他的伤变得更加严重,已经达到了极限。

    这也就是他,身据金色宝血,心脏更加逆天,若是换做其他人早就翘辫子了,哪里能撑到现在。 

    不过,接连两次的历险,特别是那江水冰冷刺骨,让他潜藏的机能又进一步激活,让他们感觉存在经脉中的那道屏障有所松动,已经有了突破的迹象。

    二人一坐就是几个月,闻宇轩的伤势恢复如初,身上连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皮肤白皙依旧,坚硬赛过钢铁,实力也进入了初期大圆满,如果再有一个契机,就可以稳步突破中期。

    闻宇轩从入定中醒来后,见馨儿也到了突破的紧要关头,浑身闪耀着赤红色的光,就像是绽放的火莲,让人无法靠近。 

    炽热的符文,在她的身边飞舞,化作一头红色的大鸟凌空而鸣,在她的身体上方引颈高歌。 

    闻宇轩被馨儿的异象震惊,那头大鸟可不是普通的凶禽,而是一头朱雀,在太古年间就赫赫有名。

    太古朱雀,操控火精,可焚尽诸天神魔,只要成长起来,每一头都具有毁天灭地的力量,是最顶级的存在。 

    闻宇轩没敢惊扰她,旋即又取出拳经,开始推敲参悟第二势的意境。

    又是两个月,第二势的意境也被他领悟,然后和第一势相互贯通,并且铭刻烙印在血肉与骨骼,甚至每一个细胞里,可以做到收发由心挥洒自如,因此,他的战力又迈上了一个大台阶。 

    “轰!”

    一声闷响过后,红光闪耀,热浪潮涌,从馨儿闭关之处涌了出来。

    如同一座古老的火山,沉寂了万年,在这一刻突然爆发,差点将那座小山峰给融化。

    声势非常浩大,举世罕见,恐怖到令人咂舌。 

    一声清啸响彻云霄,馨儿站起身躯,双眸中有璀璨的赤光光射出,如同两条火练一般,炽热难当,让人心惊。

    她身姿摇曳,如同一株赤莲浴火而生,在那里扎根。

    藕臂晶莹如玉,轻轻的探出,向着前面挥出一掌。

    “轰!” 

    “唳”的一声禽鸣,一头朱雀自馨儿的掌中冲出,通体赤红,有着火焰符文在缠绕,有着焚天煮海的姿态,燃烧的虚空都发生了扭曲。 

    闻宇轩见此,心中震撼,能够凝聚动物形体,必须达到起云境才可以,并且还只能凝聚一些普通的凶兽凶禽。

    馨儿才刚刚突破神泉境,就可以做到,并且还是最顶级的神禽朱雀,这有悖常理,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碰!”

    火光滔天,烈焰翻滚,一下子将那片天地淹没。

    等火光逐渐消失,那片林立的怪石已经消失不见,变成赤红的岩浆在缓缓流淌。

    闻宇轩被惊得的眼珠子悬没有掉到地上,嘴巴大张,瞠目结舌,呆呆的看着那片赤红地带,被着实的惊了一把。

    “咕噜……”

    半天后,闻宇轩咽了一口唾沫,才喃喃自语道:“这还是人的力量么?太恐怖了吧!”

    馨儿对自己这次突破后,突飞猛进的实力,显然是非常满意,听到闻宇轩的自言自语,嘴角露出一丝诡笑,然后笑道:“以后你如果不听话,我就放火烧你,把你烤成猪头!”

    “嘿嘿,你只要舍得就行!” 

    闻宇轩边说,边笑着走到馨儿的跟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以示庆贺。 

    “终于有能力给你帮忙,再不用拖你的后退了!”馨儿笑道,心情非常的舒畅。

    “对,我们夫妻齐心,其利断金,神来杀神,佛来诛佛!”闻宇轩一脸嬉笑。

    “去,谁和你夫妻齐心,美得你!”

    馨儿白了闻宇轩一眼,俏脸挂上了红晕,嗔目以对。 

    “那就是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你……,看你杀人的时候那么凶,闲下来怎么这么贫,真该让他们多割你几刀!”

    “割我,等我再一次突破后,抓住那几个追杀我们的人,非把他们千刀万剐不可!”闻宇轩的脸上出现了一股戾气。

    二人却是不知,几个追杀他们的人早已被未知生物所灭,化为尘埃,今生今世也见不到了。 

    二人重新出现在那处谁潭边后,纵目四望,发现周围都是一些陡峭的悬崖,高不知道有多少张,飞云流雾在半腰漂浮,以他们现在的能力,根本不能攀登。 

    无奈,他们只好顺着河岸朝下游走去,希望找到地势较缓之处,能从这峡谷里面翻越出去。 

    他们顺着峡谷走了几天,两旁依然是连绵不绝的峭壁悬崖,无法逾越。

    二人一阵气馁,脚步走的越来越慢,最后干脆停了下来,在原地休息。

    闻宇轩坐在石头上,抬头仰望,看着峡谷的上面,天空如一道细缝,太高了。

    “真是鸟不拉屎的地方!”

    闻宇轩叹了一口气,愁眉紧缩,愁云满面,脸上出现了惆怅之色。 

    “不会被困死在这峡谷里面吧?”馨儿没精打采的对闻宇轩问道。

    “怎么会,峡谷再长也有到头的时候!”闻宇轩安慰了馨儿一句。

    不过他的话音刚刚落地,却是发现云气流动的快了起来。

    好奇之下,闻宇轩顺着云气流动的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