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试试

    更新时间:2016-03-23 20:41:51本章字数:1894字

    在许一凡软硬兼施的炮轰之下,木子苏终是买了两条再便宜不过的裤子,只是对于木子苏来说,这开支依旧很大。

    她并没有任何钱,唯一的钱还是妈妈在她临走时塞进她手里的报名费,听妈妈的口气,这又是舅舅给的钱,拿在手里,有种沉甸甸的感觉,她不敢乱用,这是她唯一的希望了,不是吗?

    手里拎着口袋,和许一凡一起走出了农贸市场。

    刚一踏出门口的那一刹那,

    “啪”的一声响彻云霄,木子苏措不及防的承受了这一用尽全力的巴掌,直直的向地上倒去,脸瞬间红肿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血液,鲜艳而又夺目,新买的裤子也远远的甩开,木子苏呆愣的坐在地上,久久未反应过来。

    许一凡来不及察看木子苏的情况,赶忙从后面抱住还要继续打人的许妈妈,心疼而又无奈,慌张而微薄的反抗,“妈,你这是干什么呀?”

    “干什么!我要狠狠收拾这个狐狸精,还嫌害我们不够惨是不是,一个不够,还要来祸害另外一个,我就想问问她安的什么心!放手,不要拦着我!”许妈妈激动的怒吼。

    她的孩子已经失去了一个,承受不起再失去一个。

    “妈!子苏没有错,以前没有,现在更没有!”许一凡大声的辩解着,他认识的子苏永远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善解人意,只要她在意的,她就会拼尽全力去守护。虽然他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相信她,会一直站在她的背后,默默守护着她,为她遮风挡雨,给她想要的幸福。

    “你还敢维护她!”许妈妈掉头,手指狠狠的戳着许一凡的额头,恨铁不成钢的开口,带着些许的难过和无奈,“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让你离这个害人精远点,你全当耳边风了是不是?你什么都不知道,迟早被她害死,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她也不会害我!”许一凡身体有些颤抖,她的母亲总是这样说,却又什么都不肯告诉他,那么又凭什么诋毁子苏!

    人群越来越密集,天性爱八卦的人群将三人围堵得水泄不通,窃窃私语,仅仅凭着眼前,无数个的版本从口中脱口而出。

    小三被当场抓住了?

    反对早恋?

    ……

    一个个猜测纷扰了事实的真相。

    人群中,制造这一场闹剧的人,静静看着眼前的事态的发展,嘴角上扬,身败名裂,这种事,完全不用亲自动手。

    社会舆论总是这么强大,见风就是雨,颠倒黑白,扭曲事实,以至于,真相都不再是真相。

    黑与白,谁又能真的分得清?

    此时的木子苏,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冷眼旁观的看着这一切,淡蓝色眼瞳没有任何的波澜,随后视线缓缓移开,没有的焦距的看向远方,谁也不知道此刻的她在想些什么,只是整个人都表现出,仿如这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从未入过她的眼。

    这个样子的木子苏让许一凡又是一痛。

    因为不在乎,所以从未放在心上,也就构不成伤害了。

    其实,是太过习惯了吧。

    从来,她都身处于风口浪尖之处,成为众矢之的,那么多的伤害和抨击,她根本承受不过来的吧,所以才会一次次的选择不去在意,让自己一次次的强大,只在意自己想要在意的。

    可是,却选择了在意一个最伤害自己的人和事,最后走入绝望的那一刻,是不是只有解脱才能放过自己了?

    争吵还在继续,木子苏木着小脸,沉默着。

    “你巴巴的上赶着跟着她来学校,她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迷药,让你如此的死心塌地?”许妈妈哭了,作为一个母亲,她觉得自己已经撑不下去了,“你知不知道,她是个不祥之人,那双不正常的眼睛足以说明了一切,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儿子?”

    “哎哟,果然,一双淡蓝色的眼瞳,不是个正常人吧……”小声的话在人群中传开,制造闹剧的人满意的离开了。

    “妈,你别这样说,不是这样的,不是的……”只能拼命的摇头,呢喃般拒绝,却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

    “不是这样?你认为是怎样啊?现在她都是从家里逃出来的,你还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有一个疯子的父亲,她能好到哪里去!她就是……”许妈妈话还没有说完,便人突然打断了话。

    “不准那样说我爸!”木子苏终于有所动容,散漫的眼神终于聚焦,淡蓝色眼眸摄人心魄,苍白没有血色的双手紧握,冷冷的开口,然后缓慢松开了手。

    说完,不顾一切的离开了,她怕自己做出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来。

    “子苏……”许一凡在身后被许妈妈死死的抱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之中。

    满满的希望被无情的打碎,她木子苏究竟做错了什么!

    事实大概总是那么残酷,木子苏正如许妈妈所说的那样,从家里逃出来的。即便许妈妈说的是事实,但绝不允许说她爸妈的任何话。他们便是她的底线,哪怕,她已经走投无路只能逃走,她也从来没有想过从此就脱离那个家,她始终坚信自己是可以得到大家的认可的。

    只是……只是现在的她没有足够优秀,才会在她拿出海市一中的录取通知书得不到他们的认可,就是这样的,所以强迫她外出打工,是迫不得已的,她要体谅他们的才对,打她的那一刻,他们是应该比她疼的吧……

    编织了一个又一个的理由,事实呢?

    木子苏给自己铸造了无数道墙,一朝坍塌,谁比谁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