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h

    更新时间:2016-03-25 22:36:10本章字数:1522字

    玲珑镇三面环山,山上奇峰叠落,万木葱茏。每到雨季,山上到处是白色的野菊花,仿佛在碧玉盘上堆积了一片皑皑白雪。空幽的山林散发着原始的草木味道,置身于其中的人将不由自主地被那种奇妙的感觉带入混沌与梦幻的世界。

    谭玲珑用那清凉的井水浸泡着刚满一岁的小伊水的衣物,不由看着那曾经一双细嫩的双手经过了岁月和风霜的浸染,已经粗糙了很多。时光如流逝的水,将人的心也带入沧桑和无欲无求的世界。

    她笑了,看着不远处的公公常坤正在享受着含饴弄孙的乐趣。刚刚蹒跚学步的小伊水张开双臂膀,咯咯笑着扑向爷爷的怀抱。

    玲珑镇的北郊就是那条养育了多少代生灵的伊水河。那一天,她逢巧在那里和人们一起放着祈福的莲花灯,忽然腹痛如绞,几番折腾,一个粉雕玉砌的小女儿出生了。

    常伊水之名理所当然来自于那绵绵不绝的河水。《红楼梦》里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因此有个兰心慧质的女儿,曾一度成为她最卑微的心愿。她庆幸自己没有亲手毁掉做母亲的幸福。当年她去那药店,本是为了堕胎而去,若不是临时转变了心意,恐怕就不会有今天的快乐了。

    “爷爷……”小伊水蹭到爷爷的腿上,肉忽忽的小手握着一块圆圆的鹅卵石,硬要塞到爷爷的手中。

    “这是什么?”常坤带着老花镜,凑过去看那石头。当他看到那石头的花纹奇特而漂亮,不由乐开了花,“伊水不愧是我们常家的后代……恩……小小年纪就这么有眼光,选的石头都这么精致……”

    谭玲珑叹了口气,心中充满了对常家人的愧疚。房屋内传出一阵阵粗重的鼾声。常玉峥昨日因酗酒昼夜未归,今晨被丁寒兆送回家来,今天已经不能再开工了。都是自己的自私,为了伊水,她亲手毁了一家人的幸福与安乐,她确实是一个祸害人间的妖魅。哪怕是常坤给予她更多的谴责与惩罚,都是理所应得的;哪怕是用自己的性命去报答常家的恩德,也是在所不辞。

    伊水最喜欢的玩具就是那大小不一的圆石头。她遗传了她母亲的聪慧与灵气,使常坤对谭玲珑渐渐消除了敌意与戒备,这让谭玲珑欣慰不已。

    “伊水,这雕刻石头讲究的是料、工、艺三合一,料呢就是选料,要注意石料的颜色、大小、形状……工呢就是指雕刻的技艺要熟练沉稳……”常坤不管懵懂的小伊水听不听得懂,正眯着眼睛,给她讲雕刻的心法。

    谭玲珑的泪滴入了冰凉的水中。这短暂的、平凡的安宁确实给她带来了短暂的满足与平静,但不知道能维持多久。

    “砰砰!”几声剧烈的声响,划破了这田园般的平淡与静谧。树欲静而风不止,又有谁能预见到将来的命运?

    简陋的门很快被撞开,进来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抬着一只红木漆箱子。

    “哪位是常玉峥?”为首是一个管家模样的人。

    谭玲珑连忙擦了擦手,走了过去。常坤听到响声,也放开了小伊水,走上前来。

    “请问几位有什么事?”

    “常先生,您不认识我了?”那管家模样的人冷哼一声,朝常坤摆了摆手,“来人,将东西放下!”

    “原来是李管家,怎么,难道上次交的货有什么问题?”常坤疑惑地问道。

    “有没有问题你们自己看看就知道了,我看你们常家是徒有虚名……”那红箱子被打开,有人取出几件器物,交到常坤手里。

    谭玲珑看到那几件东西正是前些日子常玉峥为邻镇“吉祥绸缎庄”老板雕凿的玉器。最让她心胆欲裂的是那只福禄寿的弥勒佛的肚皮中间竟然有一段深深的划痕,很明显是玉雕师傅失手造成的。而旁边一只双耳瓶,两只瓶耳竟然不在一条水平线上。这些都是雕刻师傅最忌讳的失误,简直让人无语。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常玉峥将这些东西送到邻镇去,她真的不敢相信,这居然是素来沉稳大气的常玉峥的亲手作品。回头看看里屋的他,并没有听到外边的噪杂声,依然烂醉如泥。

    果然,她看到常坤举着玉器的手开始颤抖起来。这两件东西的价值不菲,是上等的黄玉与玛瑙。即使把常家的所有家当都赔掉,也不足其价值的十分之一。

    常坤强自镇定心神,忽然拨开众人,推开常玉坤的房门,闯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