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疏忽其中

    更新时间:2015-06-25 23:34:51本章字数:2637字

    想要验证一些事情,无关爱恨。所见所得,都是我的收获。

    只是觉察到这一切的无奈和无能为力开始有点感伤。《眠空》里说,无常逐一升起和熄灭,我对你的赤子之心永存。

    思考多了,开始犹豫、怀疑、害怕,所以很多事一开始就无疾而终,不了了之。

    我们这一生注定要辜负一些人去完成我们自己。完整的自己,需要灵与肉的统一,需要舍弃,需要勇气。

    我在时间的浪潮里逐渐消沉,没有声音,没有回望。时间于我,是这长夜漫漫。我于时间,却是沧海一粟。

    我并不喜欢散场,树影稀疏,人影散乱。

    我们有时候连自己都不了解,又如何要求别人理解我们。

    告别的时候总会想要留下些什么,我在做这样的尝试。

    你是未来某个人的记忆,在被回忆之前,你是你自己的,你是此时此刻。

    不为尚未发生的事而担忧,即使注定要发生也要好好地过生活。我们的快乐和悲伤永不试图依附于他人而存在。

    高中时的散伙饭上,语文老师说,你们就是我的骄傲。英语老师说,别人帮你,是你的幸运。别人不帮你,是公正的命运。想起这些话的时候,内心总是温暖的。我也在时间的流逝中开始明白一些话的涵义。现在想来,诸多的言语都是一种希望,只是当初的我们不一定明白。

    朋友和我说,既来之,则安之。解除了我这些天的疑虑。不因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人生哪能什么事都算的清清楚楚。

    他永远行走在爱与恨的边缘,无声无息,无知无觉。

    尽管说着想要尽快逃离的话,但我不得不承认正是因为这些过程我才得以与你们相遇,对于不喜欢甚至满是恨意的人事开始多了一点爱和温情。那些无法安放的情绪,如果可以请与风一同吹向远方。

    听蓝又时的孤单心事,却想起了来时的道路和在夜里默默坚持的你们。

    把乏善可陈的事情记录下来只会使自己痛苦,学会忍耐,试图去接纳他们,感谢一切还在,感谢一切安好。

    曾经和编辑说过人呆久了开始对现有的工作有了感情,想要在此停留。可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开始惧怕它一眼就可以看到尽头。

    可以选择的时候,不要轻易的被选择。

    在FM李峙的不老歌里听他说,我在家乡听着流浪的歌,我在异乡看着想家的书。安妮宝贝说,家是回不去的地方。曾经看的纪录片里,一个摄影师说,你想回去,也能够回去,但就是回不去了。

    我必须要承认回忆的种种美好能够弥合我们之间的伤口。尽管伤疤仍在,但我更希望它成为一个印记,成为值得分享的那一点痛。

    把你的悲伤当做一种修行,时间最终会偿还我们。

    在沮丧和不安的时候,只要想到你们,内心仍然是温暖的。

    不敢提前写下结尾,我害怕这一切会倏然消逝。

    他们是我生命中的劫难与契机,走过他们,与之告别,蓝天白云,青山依旧。

    我也与你一样陷入了某个时期的迷惘,我不知道此刻的一切是否是自己喜欢的,我不知道要往哪里去,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我无法和以前一样享受生命的消耗,也不想否定一些事。我愿顺其生命的流水去完成一场浩劫是在一年以前叫远近写在书扉页的一句话,之前的我将其称为浩劫,而此刻我则相信一切的发生都是为了一种圆满。凡事所得,凡事有失。

    在更多的时候,执着于旧有的习惯,是无法突破和改变什么的。

    我又一次想要逃离,被某个情绪影响的自我。

    我该怎样来形容这首歌呢,它是迷醉,是低沉,是毒药,是呼吸的渴望,是生活的可能性。海龟先生的where are you going ?

    告别的时候,内心总是充满不舍和牵挂,但我知道我们会再次相见,在未来的某一天。

    他是我在旅途当中结实的伴,我们走过了一段在我看来很艰难的道路。我们在车里聊了很多,关于远方,关于以后的道路。

    我对他们是充满抱歉和愧疚的,那些无以弥合的伤口。

    记录本身是为了超越过去的人事,去寻求一种解脱。

    我开始明白隐藏的心思,是为了给自己留有呼吸的可能。不想让别人知道什么,也不试图去讲述什么。

    低沉的嗓音,带有一点点悲伤,但不绝望。一个孤独的背影在我的脑海里若隐若现,他很清醒,听他歌的人亦如是。

    却是迷惘本身,在我自身未能洞见的时刻,我不知它的来源,但仍然在寻找答案与解释。有些事物的答案是要自己去寻找的,破坏与扰动都是它的大敌。

    当你用未来的眼光来审视现在的自己,你会知道,很多事都是无力反抗,必然要面对的。于是,你的内心便多了一份坦然,少了一丝遗憾。

    沅度在给我的一封邮件里说,我们有时候发现自己讨厌一个人,一些事,跟他有着截然相反的立场,但是却没发觉我们的来源是大同的,我们和我们所厌恶的,有着一样的思维逻辑和行事习惯,只不过选择了不同的方向,我想这才是痛苦和迷惘本身,因为我们尚未建立一个真正自由的自己。

    爱是残破且有偏执,承认与容纳是延续它命途的办法。

    夏先生问我是否有所期待,我说没有。我只是静待事情的发生,顺其生命的流水,去完成一场浩劫。

    我与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疏离的,我习惯了这样的时刻,我知道,我确有一些悲伤,但不是全部。我矛盾的挣扎,也试图隐藏和掩盖一些真相。

    我难以去想象未来的场景,对于那些“幻想家”的幻想故事我微笑而不作声。我知道有些事注定无法完成,说的人或许也知道,只是他们不忍破碎自己的美梦。

    既然无法融入既定的形态,就努力跳脱出来。虽然艰难,但你必须如此。

    伤与被伤都是需要接受和原谅的,短暂的逃离只是为了更好的认识自己,认识这个世界和这个人生。

    他用尽全力抓着我的手不肯放开,而我却总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待我真正挣脱束缚奔向远方时,却再也没有机会相见。

    有些美好的事物,你尽可感知,可你就是无法融入。如同站在辽阔之地去俯瞰整个偌大的城。

    悲哀也如成长一般在无限放大。它不可言说,无需示明。

    死亡的魅力是让你无限接近天堂的高度。预知死期,便顿觉生命的渺小,内心的悲悯幻化成无数巨大的莲,绽放到极致。

    我被拥挤的人海吞没,而另一个我却站在高处微笑。两个不同的灵魂在尘世间游荡,不歇不止。

    我发现我无法去驾驭整个故事的发展,人物具有生命力之后,我只是旁观者,不能再从自己的角度去度量他们。我与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短暂的聚合,是交叉的路口,是汇聚的溪流,而最终他们都将有自己的轨道。

    我逐渐的感受到思想的回溯性,它逐渐趋向过往,无法回避,亦无需回避。

    昏暗光线下的树影更显寂寥,它静默不语,又似乎已经说尽此生。

    在黑夜之中行走,感知万物的沉睡和时光的流转。

    乘客很少,零落分散,不显压迫。风过窗来,内心的湖面荡起微澜。

    我们能够做的,不过是走过去,共赴生命的劫难。我想看到未来的那个你,虽然你再也无法和今天的我相聚,愿你安好。

    过隧道的时候,昏黄灯光夹杂在黑暗之中,清空杂念,漫漫远行。

    他并不知晓来世,只是在观望,以一种局外人的视角面对所历经的人事。他所遇到的人,与之前所见只是样貌换了,内心仍如此相似。他沉默不语,走过他们的身旁,然后走向未知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