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你永远都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就那么的喜欢你

    更新时间:2015-06-29 18:11:39本章字数:3239字

    夏末秋初,知了声嘶力竭的叫喊着,似乎想喊出它曾经存在的记忆一般。

    张小白呆愣愣的靠窗户坐着,对着湛蓝湛蓝的天际发呆。

    那天际有一片彩色的云彩,似乎是在和她微笑一般,小白的嘴唇上扬,冲着天微微一笑。

    若是自己是一只小鸟多好,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去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今年九月份,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这所莘莘学子都羡慕的明阳大学建筑系。

    建筑系,这个一听便是男孩子学的功课,当初是自己的父亲说,现在的大学生出来不好找工作,不如学个一技傍身的,所以才选了这个,园林设计。

    在她心里,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如今这枯燥的课程,让她有些叫苦不迭。

    唯一的一点乐趣便是在图书馆里偶遇那个人。

    那人明亮的眸子,还有那人空灵的嗓子。

    忽然张小白眸子一亮,楼下的那个男生,不就是之前在图书馆里撞了自己那个麽?

    上身白色的卡T,下身浅蓝色的牛仔,整个人都充满了温暖的感觉。

    怀里是一把暗红色的吉他,小白皱眉想要继续看下去的时候,肩头一重,扭头一看,竟然是同宿舍的刘婷。

    刘婷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似乎是什么都逃不过她的眼睛一般,还拉着长长的尾音“喔!”

    小白从窗户前移开,狠狠的瞪了刘婷一眼:“喔,什么啊?”心里却是有些微颤,这下惨了,估计要被舍友知道自己暗恋那个人了。

    “喜欢那个男生?”刘婷一脸坚定的讲到。

    小白小脸一红,低下了头不知思索着什么:“别乱说!”

    “小白,其实你长得漂亮,性格还这么好,别那么胆怯好不好,喜欢就喜欢,看我,我家老马不就是被我一下子追来的,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噗嗤!”小白听着这刘婷的歪理,不由得喷笑出声。

    老马还真是刘婷三言两语给追来的。

    然而,小白心中的美好,容不得任何的瑕疵。

    她只想等,等着那个人有一天转身能够发现她,她想告诉他“我一直都在你身后,离你最近的地方,你转身就能发现。”

    那男孩在楼下等了一个时辰,张小白看着金色的阳光在那人的脸上行成了一层薄薄的光晕,她光看着脸上就有些发烫。

    并未在沈流年的脸上看出有一丝的不耐烦,相反还有一种淡淡的幸福味道,若是喜欢着那个人,等多久也是心甘情愿的吧!

    不多久,她便看见一个女人,从自己旁边的宿舍楼里走了出去。

    小白只知道那楼上住着的是艺术系的女孩,那女孩身材高挑,一头亚麻色的大波浪,在阳光下异常好看。

    她看见那女孩的一瞬间,小脸惨白,这不就是艺术系的系花梁子萱麽。

    她闭上眼睛乞求着,希望她不是朝着自己心中的那人身边走去。

    然而,事实结果证明,越是不希望发生的事,它竟然真的发生了。

    原来,昨天晚上在楼下唱小酒窝的男孩,竟然是他!

    昨夜凌晨十二点,宿舍楼下红心蜡烛,鲜花,还有那首小酒窝,不知迷蒙了多少个女孩的心。

    但是张小白心里最不希望的便是,那人是他。

    她看着梁子萱挽着那人的胳膊,脸上还是一如既往高傲的表情,心间便是堵着一个东西。

    她不喜欢那个女的,一点都不喜欢。

    她看着那个女的站在她喜欢的那个他身边的时候,更是觉得异常刺眼。

    “得,小白啊,你是没戏了,这才子配佳人,人家可是校花,我看你还是算了,别给自己自讨苦吃了。”

    “我哪有?”小白瞪了刘婷一眼。幸好此时宿舍里也就他们两人,其他四人都去逛街了。

    有些事不是自己说算便能算了的,那个人的身影已经在自己的心里扎了根,发了芽,虽然知道不能开花结果,但总想这样看着。

    等着,守着。

    小白是一个固执的人,认准了人和事,便会奋不顾身。

    那日下午,小白将自己关在图书馆里,看着饶雪漫的《左耳》,一遍又一遍。

    抬头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又遇见了他。

    一如既往的白色卡T,浅蓝色的牛仔,面色有些冷。

    当他从她的身旁匆匆走过的时候,小白忽然笑了。

    是啊,你是谁,他为何要认得你?

    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一笑便往这后厅的小饭堂走去,肚子已经有些抗议了。

    许是这上天都在嘲笑她的自作多情。

    忽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晓晓扬起自己的小脑袋,对着天恨恨的瞪了一眼。

    欺负我!哪一天我要把你拆了!

    不过还没有瞪完,头顶竟然多了一把雨伞,小白侧身一看,不觉有些呆愣。

    是他!

    “我认得你,上一次对不起撞倒你的书。”他其实想说的是,我认得你脸上的那颗滴泪痣。

    小白嘴角一乐,冲着那男孩就傻傻的笑了开来。

    “你还记得啊,我早都忘记了。”其实她一直惦记着,小手将自己有些零碎的头发拨到耳后,小脸又开始微微发烫。

    “你去哪?我送你。”那人的话不多,他们一路无语,只有小白最后说的那句“去后面餐厅。”

    等到了餐厅边上,小白淋不到雨的时候,那人便转身走了。

    心里虽然有些失落,可还是阻挡不住甜蜜的感觉。

    这个男孩是她张小白十八年来第一次想要守候着的人,怎么能够轻易的说放弃呢?她心里总是觉得,离着他近一些,心里也会暖起来。

    “老板,要一份烩饭,不要香菜!”小白的话音刚落,便听见身旁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老板,要两份烩饭,香菜双份!”

    不用猜也知道这人定然是刘婷。

    小白冲着刘婷吐了一下舌头,小嘴一瘪。

    不巧的是刚好看见这刘婷身旁的人,马瑞。

    刘婷大大咧咧的性子,马瑞倒是有些小男生,不过这样子刚好性子互补。

    用刘婷的话说,这世界上的情侣大多是一个圆圈,人就是一个半圆,找对了那另一半半圆,就圆满了。

    宿舍六个人,来学校也有两个月了基本上都找到了另一半,即便是没有的,也是有那么两三个蓝颜知己在身边。

    只除了张小白和落柒两个另类。

    照刘婷的话讲,这张小白就是要求太高,性子又太追求完美,人又傻,还太单纯,这找不到男朋友正常。

    马瑞冲着小白笑了一下,小白看了刘婷一眼,也对着这马瑞一笑。

    说实话,小白对着四眼男生还真是不感冒,说不上的直觉,就是觉得这马瑞单纯老实,还很听话。

    在刘婷和小白坐下聊天的空档,马瑞出去买了三罐咖啡,过来先递给刘婷一罐,然后又给了小白一罐。

    之后才将最后一罐放在自己面前。

    转身拿起刘婷的罐子,将那拉扣拉开之后,递到刘婷手中,这才开始打开自己的。

    小白看着刘婷一脸幸福的模样,也是真心的为她感到高兴。

    性子是软了点,可人真好。

    不过当小白看见下一幕的时候,眼睛有些呆愣。

    刘婷的脸贴着马瑞的脸很近,很近,从小白的角度来看,几乎是贴在一起的。

    只见刘婷红唇往前一凑,就在马瑞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饶是小白这个旁观的人,看着这一幕,小脸也经不起唰一下红的通透。

    “小白,男人就得这样哄着,不然怎么会听话呢?”

    小白看着对面那个脸不红心不跳的家伙,又看着旁边一脸享受的马瑞,顿时觉得自己与这二人或许是真的有代沟。

    伸出小手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自己什么时候能够那么淡定就好了。

    饶是见了那人一面这心跳便不正常,到现在都是几个小时了,脸还是发烫。

    完了,自己莫不是生病了?

    小白想着,便决定去看一下医生。明日抽空一定要去看下。

    一顿饭浑浑噩噩的吃完,连自己是和谁回的宿舍都不清楚,不过最近经常可以看见那个人的身影。

    虽然那人的身影旁边依旧是有一个异常扎眼的女人,小白也是觉得很满足。

    只要能让她经常的看到他,她就满足了。

    刘婷说她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她这不是上杆子想做小三麽?

    哪怕不是真正的小三,那也是精神上的小三。

    小白听见的时候,只会对着刘婷笑笑:“我又不是真的去抢人家男朋友。”她只是看看而已。

    “你倒是抢啊,我倒是喜欢看见你将那个刘丽娜的男朋友给抢过来。你抢得过人家麽?”

    刘婷的话异常的犀利,每每小白都是回答不上来。

    然而心底认定了的事情,她不想放弃。

    日子过得飞快,小白依旧是每日看着那个男孩在楼下等着一个小时,将梁子萱等到身旁。

    有时候,小白会很纳闷,为何会那么久,要是自己出门要不了一分钟,东西就收拾好了。

    她替那人觉得有些委屈。

    然而看着他脸上洋溢的幸福味道,小白明白,自己终究不是他,定然也是不能明白他心里的感受的。

    十一月份,明阳大学迎来了它一年一度的音乐节。

    当然这音乐节,不仅仅有音乐,还有舞蹈。

    小白他们建筑系的艺术细胞,不怎么好,只好编排了一场话剧,罗密欧与朱丽叶。

    这个狗血的话剧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老师为何会在最后选自己做朱丽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