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殇

    更新时间:2015-07-03 00:02:42本章字数:4141字

    小白认识妖妖,是在天星里面,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着一个人跑出来,在这灯红酒绿的酒吧里待着。

    切瑞递给小白一杯绿色的鸡尾酒,看着那盈盈的绿色,心中就有一种希望,应该是苹果味道的吧,青苹果。

    “小猫,今天怎么一个人来?”小白看着切瑞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叫小猫?”

    那人回答,他听那男人那样叫她的。

    小白这两天给沈流年发短信,他都不回,小白心里想着,那人一定是太忙了,忙的没有时间回复她的短信,

    她心中有些苦涩,找不到地方宣泄,就来到了天星。

    切瑞还要忙,小白便一个人守着一角,在里面呆着,因为是半下午,这里的人还不是很多,忽然进来了一个女人。

    小白看了一眼之后,微微愣了一下,便上前搀扶起那女子。

    女子身上有浓重的酒味,小白的鼻子里被这浓重的酒味所充斥着,她穿着时下最流行的热裤还有吊带背心,背心外裸露的肌肤小白看的惊心动魄。

    那斑驳的紫痕,从脖颈到大腿,所有裸露在外面的雪白皮肤上,如今都是斑斑驳驳的样子。

    她的嘴角还有一些血丝。

    后面跟着一群凶狠的男人,看见那女的就开始骂:“妈的!婊子!烂货!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小白只知道自己眼前的女子时那样的瘦弱,那样弱不禁风。

    她站起身,迎着那为首的男人,拿起酒瓶便往哪男人头上甩去。

    “啪!”一声碎响之后,众人都愣了,便是之前来势汹汹的几人也都愣了。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疯丫头,小白不知道最后是怎么回事,因为那人反应过来之后,就拿起酒瓶子往张小白的脑袋上砸去。

    她便陷入了昏迷。

    她做了一个深深的梦,梦里她又回到了阮镇,她又看见了她,不禁泪流满面。

    她叫张小白,名字是爷爷给取得,家里人都喊她二丫头,因为在她上面有一个姐姐死掉了。

    娘亲在镇上是数一数二的贤妻良母,只除了一项,不能生男孩,她和父亲在一起两年才生下了姐姐,那会子虽然重男轻女,可爷爷奶奶们也算是高兴,毕竟是他们张家的孙女,起名叫张天娇。

    镇上的老王头告诉爷爷,这小孩子,不能起太大气的名字,不然会折了阳寿,爷爷没怎么听,毕竟是有文化的人,封建迷信是不大愿意相信的。

    但就在那个夏天,这大丫头便溺水身亡了,娘亲哭了一个夏天,身体也哭亏了。

    第二年怀了张小白,未足月就生了,不过到也健康,爷爷想着这一次起名字就得注意点,就叫张小白吧,这名字贱,好养活。

    张小白倒是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命贱而顽强,那女人身体亏空,没有奶水,张小白就喝百家奶,谁家有小孩,奶奶就把她往谁家抱,虽然吃不大饱,可是命算是续着。

    自从有了张小白之后,自己的娘亲肚子便一直没有消息,爷爷奶奶的脸色也是一直不大好,张小白从小的时候,就是看着那阴沉的脸色过日子。

    张林,张小白的父亲,在阮镇上的纺织厂做工人,因着家里没有儿子的事,他每晚都是醉醺醺的回来,从小白三岁起的时候,她总能听见隔壁屋子隐隐的哭泣声。

    有一天,张小白透过门缝,往里面看,她看见张林正在用酒瓶扎自己的娘亲,娘亲脸上痛苦的表情,都让张小白看在眼里。

    她小小的身子撞开了那个门,直直的走到自己父亲面前,稚嫩的声音对着他吼着:“不许欺负我娘!”

    “不许欺负我娘!你这个坏蛋!”

    张小白小小的身子抱住自己的娘亲,小手擦干自己娘亲胳膊上的血迹,她那时候才知道自己的娘亲为何不像外面那些漂亮的女人一样,穿着短袖长裙,胳膊上斑驳的伤痕,刺痛了张小白的心。

    “二丫头,你快走!”李凤兰推开张小白小小的身子,可是那小小的身子那么执拗,张林手中的啤酒瓶又一次的落下,不过这一次,不是打到李凤兰的身上,而是落在了张小白的后背。

    “你个畜生!你不得好死!”张小白背后传来狠狠的刺痛感,她小手一摸,竟然都是粘稠的血液。

    三岁的她就那样晕了过去。

    李凤兰很美,虽然不化妆,但她在张小白的心中也是最美的,美好的东西是不是都如同烟火,一瞬就消失了?

    张小白躺在病床上,眼睛肿蓄满了泪水,一双手温柔的给她擦拭。

    她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一张素净而迷人的小脸,一身银灰色的休闲装包裹着她的身子,小白看见了那人脖子上斑驳的痕迹。

    这才恍然知道,“是你?”

    “是我啊,小猫,叫我妖妖!”

    妖妖是在天星上班,比小白大两岁,和小白不一样的是,同样是青春年少的岁月,妖妖却是要为自己的弟弟积攒学费,而早早的辍学,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面打拼。

    还要受到那样的羞辱!

    小白容忍不了男人打女人,更容忍不了那场面就一幕一幕的发生在自己的眼前,她心间的位置有些痛,她觉得和这妖妖的女孩才见一面,就像是久未相见的姐妹一般。

    “妖妖,我要出院。”她还有课要上,要是被那个男人知道自己因为和人打架而没有上课,指不定要闹成那样。

    “放心吧,我让你同学帮你请好假了,你就安心的在这儿给我养病!不过小猫还真是威武,你将那林鹏打了之后,被他打晕,他竟然一溜烟跑了,还真他妈的孙子!”

    妖妖说着嘴巴就往这一旁的垃圾桶里碎了一口。

    只有苦笑,小白想拾起身子,妖妖的小手就将她搀扶起来,她从未想过这妖妖这般瘦小,力气竟然这么大,一点也不费劲的样子。

    “瞧你,我这二十年的饭可不是白吃的。”

    “妖妖,你身上的伤都是那个人打的麽?”

    小白问完,只见妖妖嘴角笑了,她探头靠向小白的耳际,湿热的气体打在小白的后脖颈上,小白脑袋有一瞬间的僵硬之后,小脸一红。

    那竟然,竟然是爱过留痕?

    爱情难道一定得是这样,伤痕累累的麽。

    后来妖妖告诉小白:小猫,你有一天也会明白,你越是喜欢那个人,你就越想着让他摧残你,对你越狠越好。

    如果哪一天,他不在喜欢你了,他便连你一眼也不会再想看见了。

    妖妖喜欢上的一个男子,在妖妖的心中,他很帅,很有男人味,对她也很大方。

    她的第一次就是给了那个人。再之后,她便一直为了她守身如玉,不许别的男人碰她。

    她爱了那男人三年,给了那男人三年,为了那男人打了三次胎,吃了不知多少盒避孕药。

    在床上的时候,那男人总是会温柔的说爱她。

    她问他:你会娶我麽?

    她看见了他眼中的惶恐与迷茫。她从他的床上下来,捡起自己的裙袜,慢条斯理的套在自己的身上,望了那男人一眼,便独自走在了大街上。

    那男人有家室,她一早就发现了,她只想要那男人骗她一下,说一句会,让她小小的心脏有一丝丝的满足。

    然而。老男人的心都是理智的,理智中又蕴含着一丝的绝情。

    那之后,她没有再主动找他,他也没有再来,他给她买的小窝,像是一个万花筒,埋藏着她和他的幸福与绝望。

    小白出院是在两天后,那医生说张小白的生命力太顽强了,若是再深个一厘米,这脑袋指不定就血崩了,那口子离动脉血管只有十毫米的距离。

    张小白后面想着也是有些心惊胆战的,她怎么会当时大脑一热就冲了过去,她想着她还是忘不掉李凤兰。

    刚回学校,就看见刘力在学校大门口待着,那痞子样,张小白一看就想翻白眼。

    “既然你男朋友来了,我就走了,小猫,今晚上我请你吃饭啊!”妖妖说完,便将那辆红色的凯迪拉克开走了。

    只在那路上留下一段白色的烟雾。

    那车是她爱的人买给她的,她说,那是那个男人欠她的。

    “啧啧,我说小白啊,你还真是长本事了,竟然学会酗酒打架斗殴!”

    张小白瞪了刘力一眼,“打毛的架,我这是挨打,挨打!懂不懂!”小白没敢将头顶的帽子取下来,只把那帽子的帽檐又往下拉了一些,尽量遮住自己的小脸。

    她也觉得其实打架很丢人的,但是那个男人,她不想他伤害她。

    “刘力,你说你会不会欺负女人?”小白眼神一转,直直的盯着那个正在玩手机的男人。

    “你说什么?我刚在打通关呢,你再说一遍?”小白白了那人一眼,默默的往前走去,也许并不是每个男人都会打女人的吧,至少那个人不会。

    有多少天没有见到沈流年了,小白记不清,只是知道她想见到他,想的心都有些微微疼了。

    小白回到宿舍的时候,大家还在上课,宿舍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将东西整理好了之后,决定还是先下去。

    刘力也算是自己的铁哥们了,今天出院,不知道他怎么得到消息的,竟然愿意旷课在门口等着自己。

    不过按照刘力的话说,那是因为,爷今天高兴,不想上课!

    爷比较随性,一般想做什么做什么!

    爷...

    但凡是小白听到刘力讲话都想抽人的感觉,不过现在肚子有些饿了,还是先去填饱肚子的好。

    “今天我请你吃饭吧!”小白对着刘力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哟,今天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张小白竟然舍得请我吃饭了?”小白默不作声,走进一家拉面馆,这时候刚好是晌午,吃饭的人不多。

    “老板我要一碗红烧牛肉面,二细,牛肉双份!”刘力说完,看了一眼小白,“你吃什么,别这样一副幽怨的眼神看着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不就是吃你一碗面麽?”

    小白的脸绷不住了,不禁笑了开来:“老板,清汤牛肉面,毛细,不要香菜!”

    说完便往桌子上一坐,给对面的刘力倒上一杯水,静静的发呆。

    “我说,你不会是失恋了吧?怎么了难道那小子欺负你了?你给欺负回去白,不行了哥帮你!你说咋整,卸胳膊卸腿,你选择!”

    “别,我可不是你妹,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是九零年的吧,我八九,我比你大一岁!”

    这是第一次,刘力在小白面前吃瘪,也是,他知道自己的年纪比小白的小一岁,但是小白长相稚嫩,一点也不像是十八九的样子,倒像是中学生。

    “赶紧吃饭,吃胖了再让我喊你姐也行。”

    说好了的是小白请客的,但是最后还是让刘力那小子给抢着付掉了,按照刘力的说法是,这男孩子和女孩子出来吃饭,怎么能让女孩子花钱呢,那多跌份儿?

    小白不知道的是,在刘力眼中,也只有她张小白有这个待遇,要知道,这刘力也是一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她和他都是普通家庭的孩子,身上是没有过多的闲钱出来消费的。

    小白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见到沈流年,直到沈流年真真切切的坐在自己对面的时候,她伸出小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脸蛋,有些疼。

    那紧皱的眉头看在沈流年的眼里,沈流年冲着她淡淡的笑了,那笑容那么好看,小白觉得自己怎么看都是看不够的。

    图书馆的人不多,小白拿着饶雪漫的那本《校服的裙摆》,静静的在一角看着,沈流年就那样不其然的撞进了她的眸子里。

    她的心狠狠的跳动了几下,便对着那人笑,一口白灿灿的牙齿在这图书馆里异常鲜亮。

    她对着他讲“你来了?”

    他看着她说:“我听别人说,你和人打架了?伤到了哪里,我看看。”

    小白冲着沈流年摇头,头顶上的那顶大帽子,紧紧的用手按着,生怕那人一动手,自己哪丑陋的头顶会被露出来。

    她要让他永远都看见她最美好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