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想抓住

    更新时间:2015-07-05 21:13:33本章字数:3467字

    今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常要晚一些,外面的树叶子也是在一场又一场的秋雨吹拂下,渐渐凋零至尽。

    张小白躺在自己的单人小床上不愿意起来,忽然想到今日是周末,要陪着李文文去医院做胎检,这才起了身。

    收拾完毕之后,小白将自己整个人都包裹进那宽大的衣服里面,自从那一日喝了酒之后,她的心情就忽然变好了。

    人总是要往前走,向前看的。

    张小白小心翼翼的搀扶着李文文来到上一次的那个医院,还是那个医生,开了单子之后,她便陪着她在一旁坐着。

    宝宝有三个月了,李文文也开始吃啥吐啥,一点胃口也没有,有时候胃里没有东西,就开始吐酸水,最后,整个宿舍全都知道了。

    她对着宿舍的女孩低声的说着,千万不要传出去,然而最终还是都知道了。

    班里的男孩子都是以一种怪异的眼光看她,似乎她是一个什么腌臜东西一般。

    她现在能依靠的就只剩下张小白了。

    “要不先搬出学校吧?”李文文这个样子也不好,被学校知道的话,不知道要怎么处分,说不定还会被开除,不若直接休学一年,安安心心的将小孩子生下来再说。

    张小白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李文文,看着李文文脸上的纠结,她知道,她定然也是怕家里人知道的吧。

    “我有个朋友在这里,她应该缺个伴。”

    张小白想到了妖妖,那个同样让人怜惜的女孩子,大不了现在她就去带家教,这样多出来的钱就可以给文文交房租。

    检测结果出来了,各项指标正常,医生让文文多吃水果蔬菜,但是切忌吃凉性的食物,对胎儿不好。

    那个星期,张小白就陪着李文文休学,带着她去了妖妖那里,妖妖起初有些愣,但知道了情况之后,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放心,小猫的朋友就是我妖妖的朋友了!”

    文文便在妖妖那里安心的住下了,平日里妖妖都不在家,她便帮着将家里的卫生都打扫了,该洗的衣服也都洗干净,晾干之后,叠整齐再放回衣柜里。

    妖妖有时候对着小白笑着说:“小猫啊,你可是给我找来一个保姆,我不喜欢做的事情她都替我做了。”

    小白往妖妖口袋里塞钱,妖妖当时就翻脸了,说小白是不是看不起人,这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有个人住还热闹些。

    之后,小白便没有再塞钱了。

    ......

    看见马瑞的时候,是一个周末,小白往学校里面走,马瑞和另外一个女生往外走去,那女生娇小柔弱刚好可以在马瑞的怀里。

    小白冲着马瑞一笑,看着对方有些尴尬的脸上泛着一丝红晕。

    她不知道,马瑞到底之前有没有喜欢过刘婷,不过小白可以感觉到,马瑞对怀里的女孩子应该是在乎的吧,不然也不会在看见自己的时候,下意识的将怀里的女孩护的更紧了。

    张小白对着那人淡淡一笑,便往自己的宿舍楼走去,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回到宿舍的时候,宿舍冷冷清清的,小白知道那些人应该都出去约会去了。

    她又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思念起沈流年,将手机拿出来,拨通了沈流年的电话,还是那个好听的声音。

    “小猫啊,怎么了?”

    张小白有好几天没有和沈流年联系了,然而,沈流年一个短信也没有,此时话筒里的声音那么暖,暖的让张小白又一种错觉,这几日里,她似乎一直都有何他联系一般。

    “你在哪?”我想见你。小白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我在图书馆。”

    “那你来吧!”沈流年最近要开始复习了,明年大四的话,就要开始实习了,他现在要修满学分。

    张小白,像一只欢快的小蜜蜂一般,收拾好自己的书籍,便往这校图书馆飞奔而去,路上遇见了几个熟人,小白只是对对方笑了笑,就闪身离开了。

    到图书馆里的时候,小白往沈流年经常待的角落里走去,一看沈流年果然是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本乐谱静静的看着。

    那画面很唯美,小白生怕会打扰到他。

    然而,张小白刚在这人对面坐下,沈流年就放下书,对着小白一笑,“小猫来了。”看着张小白痴痴的点头,那嘴角的弧度更深了些。

    张小白将自己史努比的小包放在桌子上,便往这小说的地方走去,她最喜欢的就是看那些作者笔下的爱情。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得到一样,张小白总是恨不得沈流年是一个小小的物件,这样她就能将他牢牢的抓在手里,不怕他消失了。

    然而她忘记的是,若是沈流年是一个东西的话,她张小白又怎么会爱上?

    随手拿了一本,上面画着一个孤单背影的书籍,书名叫《流年》。

    说不上是喜欢上这本书的名字,还是喜欢上这本书上女孩凄凉的背影,反正,张小白拿起那本书就不想再放下。

    她转身,看见那人安静看书的模样,心间触动,她觉得她若是再大声一点,那个如同画中走下了的男子就真的不见了。

    张小白很没有出息的看着沈流年傻笑,那笑容虽然灿烂,但是却傻到了极致。

    “傻小猫!”沈流年如是说,便是这样一句话,也使得张小白乐了半天。

    张小白喜欢跟在沈流年的屁股后面,数着自己的脚步,她喜欢看着沈流年在自己的面前喝汽水,那汽水哗啦一下,从沈流年的嘴角跌落,那些红褐色的东西在沈流年的嘴角泛滥。

    于是张小白理所应当的将自己的纸巾拿出来,替沈流年擦掉。

    沈流年每一次在楼下等的时间不会超过两分钟,因为张小白不舍得他等,她怕,沈流年等着等着,就被别人给抢跑了。

    ......

    张小白最终还是找了一个家教的活,认识秦先生是在一个夏日的午后,张小白拿着一张大大的白纸,上面写着:家教,一小时二十元,高中以下课程。

    那男人很好看,留着一个精神的板寸,看年岁不过三十来岁的样子,然而,后来他告诉小白,其实他已经三十六岁了,小白那会愣住了,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那么年轻的男人竟然是比她大了十六岁。

    秦先生喜欢穿西装,很考究的那种,他看见小白第一眼的时候,皱了下眉头,他看见这大太阳下,这个女孩竟然还在笑。

    那一排白花花的牙齿,闪花了他的眼睛,鬼使神差的便上前对着小白讲:“六年级的课程带不带?”

    张小白重重的点头,天知道她在这市里最繁华的地段待了几天了,她只想着在这十二月底,已经要找一份家教的活。

    妖妖说是让小白到天星当酒水司仪,被小白给拒绝了,她不想在那里待着,她思想太单纯,那里的人又太复杂,很容易转不过弯,把自己给绕进去。

    秦先生开着自己的宝马车将张小白接到自己的家中,那家很大,这一片都是别墅区,小白看着有些羡慕,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就好了。

    这是一套复式的别墅,上下三层,秦先生告诉小白,自己的儿子,乐乐就在二楼。

    看见乐乐的第一眼,小白就喜欢上这个孩子了,那孩子脸上特别纯净,小脸肉嘟嘟的,一看就是秦先生经常宠着的缘故。

    “乐乐,快来看,这是爸爸给你带来的老师,张小白。”

    在车上的时候,张小白将自己的情况大致的告诉给了这个秦先生,不过秦先生神色有些凝重,他告诉小白,自己家的这个儿子,可能比较难对付,平时里也给他请了许多家教,可是基本上都是被他撵走了。

    小白的心,起初有些戚戚焉,但是一想,十来岁的孩子,还能是魔王不是。

    如今看来这小家伙长得还真是不一般的可爱。

    “乐乐,你好,我是小白,很高兴认识你。”张小白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对着秦乐讲。

    哪知那小孩对着她第一句话就是:“真傻!”而且眼里那鄙视的眼神,差点把小白的肺给气炸了。

    张小白牵强的笑了笑。

    “乐乐。可真是会说笑,小白哪里傻了?”

    “小白,别理他,他就是那臭脾气。”秦先生富有磁性的声音,传到小白的耳朵里,小白一想,反正这次啊是第一次见面,这小家伙对自己有抵触是应该的,慢慢的酒会好些了。

    “秦先生,您要是有事,就先忙吧,我去和乐乐交流交流。”小白也不管这小家伙的反抗,拉着秦乐的小手便往这小家伙的书房里去。

    这小家伙起初还在反抗,但是后面发现似乎用处不大,便也不吵不闹的跟着张小白的步子来到了书房。

    一进来,张小白就皱起眉头,天!这还是书房麽。怎么会被整成这个样子?

    书本纸笔无处不在,然而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这里的墙上都是小家伙用彩色的笔画着的大大的八叉。

    张小白,瞪了秦乐一眼,那眼神中的震慑力,不言而喻。

    秦乐小身子一缩:“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告诉我爹地!”

    “去啊!要不你现在就去!”张小白对着秦乐很凶,至少她自己觉得自己已经凶到了极点。

    他知不知道有多少小孩买不到这些东西,他知不知道小时候为了得到一盒彩笔,她张小白挨了多少打。

    因为张林是永远不会给张小白买彩笔的,张小白就将桌上的两元钱拿了出去,那是张林买烟的钱,那时候,她妈妈已经去世了,张林发现钱丢了,而家里就两个人,张小白理所应当的被削了一顿。

    屋子里的气压很低,秦乐也不敢讲话,他发现这个年纪不大的老师是自己所有老师里面最凶的一个。

    张小白没有再凶秦乐,拿起地上的画册书本,码整齐放到书架上,再用布子将墙壁上的八叉给擦掉。

    有些擦不掉的,便找来白色的彩笔将那八叉给盖住,之后这屋内都是一个奇怪的声音,张小白转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秦乐竟然也在自己的身后开始擦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