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爱就是要这样纠缠不清麽?

    更新时间:2015-07-07 01:44:16本章字数:3204字

    张小白觉得沈流年和梁子萱之间就是那么鸡肋。

    十一月份末,张小白和沈流年在校门口边走着,看着一群人在那里围着一个人,当时张小白就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沈流年也停了下来,看着那处,缓缓的往那边走去,傍晚的阳光在沈流年的身后留下了好看的倒影。

    张小白走在后面,渐渐的听见前面的声音。

    “你就答应做老子的女人,老子不会亏待你的!”那男人说着便想欺身上前。

    “呸!”那女孩对着那男人的脸就碎了一口。

    张小白这才看清了前面的人是谁,梁子萱还有一个林鹏,张小白看见林鹏的一瞬间有些后怕,而且此时他身旁还跟着四个人。

    “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让你们全家都不得好死!”

    “老子今天还就动你了!”说着那双大手环住梁子萱的腰身,大嘴便往前凑去。

    张小白看的有些呆愣,忽然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沈流年对着那人吼了一声:“放开她!”

    “放开她!”

    沈流年的身体往那几个混混的身边移去,张小白傻愣愣的跟在后面,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他千万不能有事。

    “你算哪根葱,你说放开,我就放开啊,她是你谁啊,你这么激动?”

    “流年,流年......”梁子萱的声音有些颤抖,带着点哭腔,看着过来的沈流年,眼底有了一丝希望。

    “我是她男朋友!你们识相点的就放开她!”

    我是她男朋友,张小白的脑子里就只剩下那一句话,然后她就看见沈流年冲上前去,和那林鹏打了起来。

    林鹏将梁子萱扔给旁边的人,张小白看着梁子萱像一个物品一样被甩了过去。

    这时林鹏忽然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不!不要!”张小白吓傻了,随手拿起路边的大石头,就对着林鹏的脑袋砸了过去,林鹏的脑袋被砸出一个血口子。

    那刀还是捅在了沈流年的身上,张小白看见沈流年白色的衬衣上,染上了一抹鲜艳的红色,林鹏被伤,他的小弟都上来纷纷的对着沈流年拳打脚踢。

    “你们不想要林鹏活了麽?你们再不走我报警了!”张小白对着那些人吼着,生怕自己的声音喊不到他们的耳朵里。

    最终那些人还是抬着林鹏虚弱的身子往回走了,临走前狠狠的瞪了张小白一眼,还狠狠的踢了梁子萱一脚。

    嘴里骂骂咧咧的喊了一句:“妈的,贱人!今天真扫兴,你给老子等着!......”

    张小白想扑到沈流年的身边,然而有一个身影比她更快。

    “流年,流年,你没事吧?你别吓我!”

    张小白在一旁蹲着,缓缓的拨通了120急救电话,十分钟后,医生将沈流年带走了,梁子萱跟在一旁,张小白看着,没有讲话,只是有些落寞的转身。

    走到校园里的时候,就碰见了刘力,刘力看着张小白身上的血迹,有些心疼。

    刚还没有出校门的时候,他就听说了,这梁子萱招惹到了校外的混混,结果沈流年英雄救美,牺牲到医院里了,张小白这个见义勇为的拿着一块石头将混混的首脑给砸晕了。

    刘力有时候就在想,是什么给了这张小白这么大的勇气,这连外面的人都敢招惹?

    “长本事了!比我还牛,我这好歹也就是一个月打一次架,你倒好,一星期一次?你这小身板还结实啊?”

    张小白依旧没有吭声。

    “怎么了,人家英雄救美,现在美伴英雄,你心里吃味了?明知道人家名花有主的人,你还喜欢,你贱啊!”

    张小白依旧默默的走着。

    “你这个样子,特别像深闺怨妇,不说话,不吭声,这样就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了吗?啧啧,你妈怎么会有你这么没出息的女孩?”

    张小白还是没有理刘力。

    “对了,你知道咱们班那小胖没有?”

    张小白看了刘力一眼,想知道这小胖怎么了?

    “前几天,那崽子惹了我,我用了他洗头膏,他骂了我一句,你猜我怎么对付他的?”

    张小白摇头。

    “记得今天早晨上课那小子站了一上午吧?”

    张小白点头。

    “我给那丫的洗得内*裤上抹了芥末辣椒油和黑胡椒,然后用福尔马林泡了一个小时,那丫的内*裤是黑色的所以压根就看不出来,我晾干之后,他就穿了。”

    “噗嗤!”张小白逗乐了,小白记得任何问那小子,你为什么不坐下呢?

    那小胖子扭扭捏捏了半天说了一句:“老师,俺痔疮犯了!”当时全班的人开始笑了。

    张小白这时候才知道原来竟然是刘力干的好事。

    “这样就对了么, 你看笑一笑多好看?”

    张小白觉得刘力这人说话虽然贱了点,但是人却是很好的,每一次她失落,他都能把她给逗乐了。

    看着这火烧云的天,张小白砖头对着刘力灿烂的一笑,“你以后积点德,少做点坏事,不然小心得痔疮!”

    那一本正经的模样,看的刘力心间有些微动,不过他只能干咳嗽了两声。

    “对了,我们宿舍的男同胞们今晚上无聊,想请美丽的女士来唱歌,你们宿舍的可愿意?”

    张小白对着刘力不知可否的怂了下肩膀。

    她又不能给那帮小姑娘做主,自己倒是无所谓,反正闲来无事。

    其实有些事的,不过如今怕是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

    ......

    沈流年在病床上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梁子萱的脸庞,不可否认,这一张脸对他是有着很深的诱惑的,他最初的女朋友就是长得这个样子。

    “小猫呢?”

    沈流年对着梁子萱淡淡的出口,话语中问的却是此时正在八音盒里嗨歌的张小白。

    “她走了,扔下你她就回去了!”沈流年因为失血过多,当时昏迷了,只知道当时小猫拿着一块石头砸向对面那人的头顶,然后就是血,很多的血,所有人都以为他天不怕地不怕,却很少有人知道他晕血。

    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说的话,沈流年的眸子沉了沉,张小白走了麽?

    不知道,从初中开始,他的身边就有很多女人,只是除了她。

    也是因此沈流年总会花很多的心思哄那个女孩开心,给那女孩买她喜欢的东西,陪那女孩去她想去的地方。

    为了那女孩第一次打架,谁能知道沈流年高中前一直是班里最矮的男生,他喜欢她,他觉得那女孩是班里最漂亮的女孩子。

    那一次,校外来了一帮小混混,跑来欺负女孩,他拿起石头就跑过去和人家拼命,结果被打个半死,那些小混混怕出事,就都散了。

    于是他和那个女孩就走到了一起。

    高中的时候也是一样腻在一起,不过后来,那女孩的爸爸从美国回来,将她带走了,他便只有背地里想念她了。

    经历了那一场爱情之后,沈流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对谁都冷酷,在他的心里谁都是靠不住的,性格也很孤僻,但是倒是更会讨女孩欢心了。

    整天围着他转的女孩也不在少数。

    但没有一个是她。

    只有眼前这个,眼角像极了她。

    沈流年的母亲是明阳大学的美术老师,但他和她不亲,鲜少有人知道他的母亲竟然还在这个城市。而且还是离他这么近的地方。

    因为那个男人和这个女人将自己生下来就丢弃了。

    “子萱。”

    “流年,你别说,我知道都是我任性,是我不体谅你,你原谅我行不行?”

    沈流年低垂着头,看不出在想什么,只是眼中淡淡的失落,还是看在了梁子萱的眼里。

    “流年......”

    “子萱,我们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是朋友不是麽?”

    梁子萱看了沈流年一眼,“沈流年,我不会放手!”说着便头也不抬的走了。

    一抹苦笑爬到了沈流年的脸上,他从未想要放手。

    他给张小白打电话,那边吵闹的声音,他一听就知道,小猫竟然在八音盒里。

    “喂喂喂?”张小白努力的喊着,可是却听不到这边的一点点声音,她跑到外面给沈流年又回了过去。

    电话那头响起好听的声音“小猫!”

    “流年,你等着我,我马上过去!”张小白一听是沈流年的声音,就激动的找不到北,穿上外套便往外走去。

    这时天色已晚,外面寒风轻轻的吹着,张小白走在这样寂静的路上,看着时不时飞速而过的一辆的士,招一招手。

    终于有一辆停了下来,张小白上了车便说了句,人民医院。

    那车开了十分钟不到,就到了,张小白给沈流年打电话,问他在哪个病房,她听见有些微弱的声音说道:“小猫,我在二楼左手边第一间。”

    当张小白推开病房门的时候,心有些紧张,那处处都是白色的景象,让张小白的心更紧了紧。

    “流年,你没事吧?”看着他换了浅蓝色的病人服,嘴角有些惨白,张小白不禁小声的问道。

    从一旁给沈流年到了一杯水,拿嘴巴吹了吹,自己觉得温度差不多了这才递给了沈流年。

    她看见他虚弱的脸上对着她在笑。

    心有些难受,那人笑着轻声说:“傻小白,我是那么容易挂掉的人麽?”

    小白摇头,沈流年的性命应该比她张小白的硬才是,毕竟她张小白才是命贱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