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不可能有男朋友

    更新时间:2015-07-08 19:24:00本章字数:3157字

    张小白看着沈流年喝下水,又递了纸巾过去,看着沈流年优雅的擦着嘴巴。

    “小猫,如果你有男朋友了,还会不会对我这么好?”

    听着沈流年说话,张小白眼神微愣一下,有些没有明白过来,等再想了一下,张小白脱口而出:“不可能!”她不可能找别人做男朋友。

    沈流年的嘴角倒是溢出了一抹好看的笑容。

    “医生有没有说多久才好?”

    “没什么大碍,就是缝了三针。”

    “缝了三针还叫没什么大碍啊?”

    “以前打架次数多,身上伤口也多了去了,缝几针那是小事了。”

    “哦!”

    “张小白,我给你介绍一个男朋友吧?”

    “啊?”

    “我们宿舍有个男孩人不错,长得也帅,哪天我带你去见他。”

    “别!”张小白对着沈流年摇头,沈流年则是有些感激这张小白的照顾,在他的心中张小白就像是自己的小妹妹一般。

    “为什么?嫌弃我们大三的老了?”

    小白嘴角一咬,怎么说呢?这沈流年难道当真这么傻,看不出自己喜欢他,还非要将自己退给别人?

    张小白头一沉,看着自己脚尖,低着声音说道:“学长的好心我心领了,不过,我的爱情我做主!”

    张小白看不出沈流年的神情,只知道他应该很疼,豆大的汗珠子从额头上往下掉,眼神微微闭着。

    她上前走了两步,拿起桌上纯白的汗巾,轻轻的将沈流年额头上的汗水擦掉。

    从外间又打来一壶开水,放在离他最近的地方,他想喝水的话一伸手就能够得着。

    张小白,轻轻的拉开病房的门,又关上,这才走了。

    路上的行人很少,像张小白这样的孤苦伶仃一人的更少,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宿舍里面除了落柒再无他人。

    今晚上大家是去八音盒玩去了,只有落柒说身体不舒服便就待在宿舍里。

    “落柒。”张小白看见落柒小脸惨白的窝在被窝里面,不禁轻声喊了一声。

    “我没事,就是每个月那么几天肚子疼。”

    “哦!”小白应了一声,转身收拾东西的时候忽然又问道:“落柒,我这里有红糖水,你要不要喝?”

    不待落柒回答,她便上去将红糖放入落柒的杯中,开水到了进去,一眨眼,那水,便红透了。

    小白将水在碗中倒了两次,这就拿给了落柒。

    “谢谢!”

    “不客气,在外面没人照顾自己,就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小白对着落柒讲,那话似乎也是对着自己。

    第二日一早,小白就起床了,从校门口坐了一路公交车,到了人民医院下车,在附近又买好了早餐,这才匆匆的赶到二楼,沈流年的病房。

    她去的时候,有些不巧,梁子萱在里面,张小白看着梁子萱手中拿着碗,一勺一勺的将碗里的饭,乘到沈流年的口中。

    沈流年的脸上有些淡淡的笑意,张小白的心,不由得狠狠的抽痛了一下,一下子就特别堵。

    拿着手中的早餐坐上一路公交车便往回走去。

    她给刘力打电话,对方不到一秒就接听了。

    “小白,怎么了?”

    “你吃早饭没有,没有我这里有现成的!”

    “那感情好,我刚好没有吃早饭!”

    刘力来到校门口的时候,张小白刚好从公交车上下来,将手上的粥和包子递给了刘力。

    “你这丫头怎么了,这脸怎么跟吊丧的一样?”

    不过手上的动作倒是没有停,那十个小笼包,不一会儿就下了肚子,吸管吸着那有些汤汤水水的稀饭,心想着,这稀饭可还真是够上稀得了。

    “怎么了,他又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

    “那是个什么情况?”

    “你说这兔子都不吃窝边草,为什么她梁子萱要吃?”张小白心里有些不平,说话有些急,小脸都有些发红。

    “这还不简单,因为人家梁子萱不是兔子啊!”

    不过刘力话音刚落,又接着说了一句:“可是丫头啊,你有没有想过,人家梁子萱和沈流年,那可是原配!原配你知不知道什么意思啊?”

    “我管他原配还是二配,我现在心里很不爽怎么办?”

    “打爷两下,能高兴不,要能高兴,爷给你打两下!”

    张小白眼睛一亮,看着刘力说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刘力在你张小白面前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张小白一笑,牙齿咬着,像是那个磨刀霍霍向前冲的样子。

    “啊!我来了!”吼了一声,就开始她的无敌流星拳!

    “啪啪!”两下之后,刘力咬着牙,瞪着张小白。

    “你还是不是女孩子啊!让你打你还真打啊!你打就打吧!为何还下那么狠手打!你!你!你简直要气死我了!”

    听着刘力的话,张小白的心情瞬间转好了。

    “我当真了!”低着头一副委屈的模样,倒是刘力不好再说些什么了。得自己这挨打今天也算是值了,至少丫头笑了。

    张小白一直认为自己最对不住刘力的那一次应该是在校艺术节的那一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戳了他两剑。

    可是她也真的很庆幸那一天,戳了他两剑,要不她张小白也不可能有这么铁的哥们。

    张小白到了班里的时候,班里已经坐满了学生,早晨又是任何的课,张小白找了一个拐角的位置,坐着,看着任何卖力的甩头,画画,再铿锵有力的告诉底下的学生,如何才能把画画的和实体一样。

    班里的几个男生有些坏,上任何的课从来都不带书本。

    在教室以他们为中心,开始了一个小型的会议,张小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是知道,这几个人都一脸的激情昂扬的模样。

    任何有些看不下去,将粉笔头扔了过去,那粉笔头特别准,准的让张小白觉得任何以前要不是画画的就一定是学射击的!

    那男生,嘴巴正讲的起劲,谁知一个粉笔头从天而降,直直的落在了他的嘴巴里。

    小白不禁笑了开来,那笑容落在了一旁的刘力眼中,刘力的心跟着动了一动。

    他给小白递了一张小纸条过来,那纸条上画着一只兔子,兔子两颗长长的牙齿露在外面,旁边还附着一行小字:傻小白,这样经常笑一笑多好?

    从那之后,那些学生上任何的课,不在那么明目张胆的笑,讲话,就是要讲话,也是低着头,生怕那粉笔头,一不小心就落在自己的嘴里。

    刘力告诉张小白,其实男生骨子里就是很贱的。

    他们宿舍的男生,看小胖不顺眼,就将小胖的暖瓶当夜壶用,用完再放回去......

    小白听着一阵恶寒,似乎她现在就能看见那有着尿味的暖瓶一样。

    连带着看着小胖的眼神也转成了同情,张小白觉得,小胖会有这么悲惨的命运应该是和他的体型有关的,小时候大家就喜欢欺负胖人,现在还是一样。

    ......

    沈流年出院回学校的那一天,天下着小雨,整个天色都是雾蒙蒙的,张小白那一天之后,就没有再联系他,他也没有给张小白发过短信,打过电话。

    日子似乎又回到从前一般,他守着身边的校花女友,张小白默默的守着他。

    “小猫!”张小白还没有来得及转身离开,沈流年就叫住了她,看着梁子萱挽着沈流年的胳膊,小白有些尴尬。

    她想把雨伞再往下拉一些,将自己的整个脸都遮住。

    然而,最终她还是走过去,冲着沈流年笑“学长出院了?”

    “这是小猫,小猫这个是我的女朋友梁子萱。”

    “学姐好!”小白淡淡的开口,看不出脸上的情绪,那雨有些下的越来越大,梁子萱似乎没有一丝要理张小白的意思。

    “小猫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中午饭?”沈流年开口,一旁的梁子萱瞪了他一眼,但沈流年依旧是笑着看着张小白,等着她回应。

    “不用了,我还有些事,刚约了朋友一起。”说着便急急的往前走去,过了一个岔路口,张小白转身,已经看不见那两人的身影了。

    雨伞跌落在地上,张小白不想捡起来,她想让雨水多淋她一阵。

    那样她看着他们在一起的画面,就不会那么刺眼了。

    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打湿了她的眼睛,一个人影挡在了她的面前,拿起了那把在雨中沾湿了的雨伞。

    挡在了她的面前。

    “你疯了还是!你又想生病住院了不成?”

    “刘力,你不要管我!你让我淋一阵,我淋一阵就清醒了,我清醒了就可以好好学习了!”

    “滚粗,就你这小身板,还淋一阵!你是想着你生病了,那人就会多看你一眼?你怎么这么傻,我还没见过你这么傻的人,人家现在怀里搂着自己的小女友,别提多滋润了!”

    “张小白,我告诉你,这沈流年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玩弄过多少女人你知不知道?”

    “滚!滚!你给我滚,你不要诬陷他,他不是你说的样子!他不是!”张小白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的时候,竟成了浅浅的抽噎声。

    她张小白上一辈子肯定是欠了那沈流年很多钱,所以这辈子过来还债,还的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