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她只是一个乖学生啊

    更新时间:2015-07-09 03:41:01本章字数:4012字

    张小白喜欢沈流年是宿舍里的人都知道的事情了,大家笑张小白傻,既然喜欢就去告诉人家啊,可是张小白胆小,一直都不敢开口。

    刚来这个学校的时候张小白的心中充满了希翼。

    上课的时候也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认认真真的做笔记,下课再拼命的将老师布置的作业,一个不拉的写完。

    那时候学校规定,不能迟到早退,上课吃零食,玩手机,小声说话。

    那时候,张小白还真是规规矩矩的按照校规的规定,数学老师和她一个姓,姓张,名浩,看年岁不过二十出头。

    张小白觉得那老师一定是从哪个大学直接给请过来的,那么稚嫩。

    刘力在上张浩的第一节课的时候,对着张浩吹了一声口哨,那老师脸皮薄,一下子就红了脸。

    小白不禁笑了。

    刘婷将在桌兜里的奥利奥,拿出来递给小白,小白对着刘婷摇头,“这是上课,被老师发现了不好。”

    “小白,你信不信,我让那老师也吃我的奥利奥!”小白不置可否的摇头。

    结果下课的时候,小白就败北了,刘婷拿着一包没有开封的奥利奥,走到了那张浩的面前,笑容灿烂的说“张老师,这个送给你!”

    张浩看了刘婷一眼,笑意浓浓的将奥利奥接到手里,走出了教室。

    刘力是吹口哨声音最响的一个,刘婷的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自然,走到小白身边,对着小白讲,看见没有,他拿走了!他最终还是会吃掉的,你怕什么?

    说着往小白的嘴里塞了一块奥利奥。

    那不是特别甜的中间有一点点的苦涩味道,使得小白皱了下眉头,她不喜欢吃奥利奥,吃奥利奥,还不如花钱买点金丝猴奶糖,或者旺仔软糖的好。

    今天也是数学课,一如既往的前十分钟啃着金丝猴奶糖,看着自己喜欢的青春文学,时不时和刘婷递换一个眼神,告诉她自己是有多么的无聊。

    张浩长着一张娃娃脸,要是放在同学中间还真是分不清谁大谁小。

    他卖力的拿着粉笔在教室的黑板上擦擦画画。

    讲的有些累了,就让大家做练习。

    班里就像是开了一场茶话会,而这张浩就在哪边上无奈的望着这一班,不知足的年轻人。

    从包里拿出一包奥利奥,扭了扭,拿出半片放在嘴里慢慢的咀嚼开来。

    张小白发现自己桌兜有东西的时候,已经是上了半节课了,她看见桌兜里有一罐旺仔牛奶,一包金丝猴奶糖。

    下意识的往班里四周望了望,然而很失望的是,她仍旧是看不出来,是谁遗落在这里的还是谁真的送给自己的。

    下课铃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全班的同学乃至张浩,都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感觉,张小白的心口也是一松,原本有些睡意的大脑顿时清醒了许多。

    外面的天依旧是灰蒙蒙的,像是再也不会放晴了一样。

    就像是小白现在的心里,有些堵得慌。

    “张小白,门口有人找!”班里一个叫做张强的男生对着小白喊道,心里一紧,想着会是谁,快走了两步,到了门口的时候,看见了她。

    这是张小白在教室门口第一次见到这女人,梁子萱,依旧是一头亚麻色的大波*浪,浅咖色的毛T紧紧裹着那人凹凸有致的身材。

    张小白不禁低下头,看了眼自己有些平的胸口,神色惨淡。

    “你找我?”

    梁子萱表情一贯的优雅,看着张小白的眼神有些不屑。

    “上一次的事情谢谢你,不过!”

    “不过什么?”张小白很紧张,她能预料这个女人要说什么,然而她还是下意识的问出了口。

    “不过,我希望你以后,不要犯贱的总跟在我男人的屁股后面,这样子我的心情会很不爽!”梁子萱的声音很大,原本因为她的美丽,那些人都是在窗口趴着,看着这两个女人之间究竟是什么事情。

    此时听见梁子萱大声的说这个,张小白顿时小脸惨白,牙齿咬了咬。

    “我和他只是朋友!”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往回走去。

    她听见那个女人在她的身后说道:“那以后就别犯贱的给他发短信,打电话!还真是贱的可以!”

    梁子萱踩着自己的小高跟,屁股一扭一扭的离开了。

    班里的男生女生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张小白。

    张小白的心有些疼,她都控制着自己不去想那个男人,也不去想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之间的事情,可是梁子萱,为什么,她为什么还是不能放过她张小白?

    刘力将心相印的手帕纸递到张小白的身边时,张小白的眼神时空洞的,她望着窗外,不知道如何心才能解脱。

    小白转头,对着刘力说谢谢,她问他:“我是不是一开始就错了?我不该遇见他,更不该遇见他之后,再喜欢上他?”

    张小白在心中想着,自己到底是喜欢上沈流年什么了,他俊朗的外表?

    他淡淡的谈吐?

    他喊她小猫?

    不!都不是,张小白知道,她只是喜欢上他身上的阳光,她在黑暗的地方待得时间久了,那一丝丝的温暖都是她可望而不可及的,所以她爱上了那个一笑就会让她觉得全世界都暖了的他。

    “傻小白,感情这会事谁说的准?不过你也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啊,你好歹也看看你身边陪着你的人啊!”

    “谁?”

    “唉,你看吧,我刘力人长得帅,心眼好,我看你傻乎乎的好忽悠,不如你就和我一起过得了!”刘力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些紧张,他还不知道小白会怎么回答。

    “你喜欢我?”

    “开什么玩笑,张小白,你胸这么平,我怎么会喜欢你,我喜欢大胸的妹子!不过凑活着过也行。”

    张小白的小脚,一脚踢到刘力的腿肚子上,看着那人嘴角抽了抽。

    张小白恶狠狠的对着刘力说:“滚!你才平胸!”

    ......

    下午的时候,张小白看见沈流年了,还是在自己的教室门口,张小白不想出去见他,早晨的事情已经让班里的同学想入非非了,此时再出去,那不是就坐实了自己早晨的罪证?

    沈流年最终还是没有等到张小白出来,他只好写了一个纸条,让人递了进去。

    那人给张小白递纸条的时候,脸上一脸的不怀好意,张小白的小脸顿时红了一个通透。

    沈流年说:“小猫,对不起,梁子萱的脾气不好,你不要介意。”

    张小白将那张纸条死了粉碎,对着天说了一句“操!”

    那一天张小白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心思,上课也听不进去,总是觉得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戳着自己的脊梁骨。

    一放学,张小白就冲了出去,那个教室她待着有些窒息,似乎所有人都觉得她贱的可以。

    她又去了天星,她想妖妖了,不知道为何难受的时候,就想找她。

    切瑞给了她一瓶紫色的鸡尾酒,说这个是紫葡萄的应该好喝,小白甜甜的对着切瑞笑,将酒拿到手中,便坐在酒吧的一角,听着妖妖在唱歌。是一首阿桑的《寂寞在唱歌》:

    天黑了,孤独又慢慢割着,有人的心又开始疼了。

    爱很远了,很久没再见了,

    就这样竟然还能活着......

    小白的心也跟着微微的疼了起来,以前不认识他的时候,从不曾觉得,寂寞是这样的如影随形。

    妖妖下了歌台的时候,小白已经有些眼神迷离了。

    “傻猫!”

    小白扑了过去,扑到了妖妖的怀里,开始静静的抽噎。

    颤抖的肩膀,在妖妖的手中渐渐抚平。

    那一日妖妖对着小白说:“不如放手吧!别再喜欢了!”

    小白重重的点头!对!不要再喜欢了,喜欢那么痛。

    张小白离开天星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深沉了,阴阴的,感觉随时会下暴风雨一样,她的心此时异常的平静。

    校门口和天星中间有一条小道,有些黑。

    前面微弱的路灯下,有一群人在拳打脚踢一个人,小白远远的望着,心里有了一丝慌乱。

    学校打架的事件层出不穷,男生里面机会是天天打架,用校领导的话说,这一帮兔崽子,一定是荷尔蒙分泌旺盛,天天打架!

    小白缓缓的往前走着,丝毫没有因为旁边在打架而有半分迟疑。

    然而,走到近处的时候,她愣住了。

    又是林鹏,而身下的那人,她太熟悉了。

    “不!”张小白惨叫一声,扑到了沈流年的身边,,想用自己小小的身体护住他的。

    她看见林鹏的手拿着沈流年的头一下,一下的往地上磕去,那红色的血顺着脸颊留下来,跌落在他白色的衬衣上。

    “住手!”

    张小白不知道哪里有的力气,抬脚对着林鹏的命根子就是一脚,听见对方呼痛,停了手。

    “妈的,给我连这个婊*子一起打!”

    “小猫,快走!”沈流年的声音有些虚弱,张小白固执的趴在沈流年的身上,拳脚重重的落在了张小白的身上,她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

    疼,骨子里的疼痛,她以为喝酒了身上就不会疼了,原来挨打还是这么疼。

    小手附上沈流年受伤的头部,看着那人虚弱的样子,他一定比自己更疼的吧?

    “有本事就打死我们!”张小白对着林鹏吼了一声,就晕了过去。“傻小白!”她的耳际最后一句就是沈流年淡淡的说了的那句“傻小白!”

    林鹏一看事情不对,气噎出的差不多了,就撤了。

    ......

    张小白醒来的时候,妖妖在自己的身边,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不是说好了,放手的麽?怎么又傻乎乎的扑过去了?”

    张小白浑身像是被拆了一般,不能动一下,动一下就疼,看见妖妖这么问,小脸一红,头低了下去,说了一句:“没忍住。”

    “他呢?”小白最关心的还是那个人的事情。

    “他情况比你好不到哪里,轻微脑震荡,骨头有几处损伤,也真是的,你们俩谁不好惹,偏偏去惹那个林鹏。”

    “我没有!”张小白低声说着,却想起身去看一下他。

    “你别给我乱动,好生将养着,再出现个什么磕碰,你给我小心点,我说小猫啊,你这一个月已经来医院三次了,你不嫌丢人,我都不好意思了,每一次都是和人打架!”妖妖那话说完,张小白确实不乱动了。

    她是该反省一下自己了,难道是流年不利?

    “我想要镜子。”

    妖妖从自己精致的小包里拿出一个银白色圆形的小镜子递给了小白,小白拿手上之后就皱起了眉头:“这个不会是银镜吧?”

    “没想到我们家小猫的眼光还挺准,千足银!”

    打开镜子,看着里面没有一丝血色苍白的小脸,张小白苦笑一声“我怎么变这么丑了!”这么丑还怎么见那个人?

    妖妖有些心疼,她下班的时候,想着去看看小白的学校,就路过了那条路,她看见张小白满身血污的趴在那个男孩的身上,那男孩也昏迷了。

    她赶紧掏了手机拨打的了人民医院的急救电话,打电话的时候,她听到那个男孩喊小猫。

    才知道,小猫比他要严重一些,已经深深的昏迷了,她小小的身子,紧紧的护着那个人,就是救护车来了,也是费了好大劲才将两人分开。

    她看见她嘴角泛着淡淡的微笑,心里就更疼了。

    沈流年只告诉妖妖,他们是被林鹏给打了,却没有告诉她被打的原因。

    是傻子也可以看的出,这林鹏是冲着沈流年来的,张小白只是一不小心被打成了重伤。

    “得了,妖妖,你再这么一副表情,我估计要睡不着了!”

    张小白想,只要沈流年没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