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吃糖就会很幸福

    更新时间:2015-07-10 02:52:22本章字数:3235字

    那个女人那么美,美的像是从画中掉下来的一样,至少在张小白的心中是那么觉得的。

    十二月份初,明阳大学迎来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

    “张小白!起床了!”刘婷大嗓门的声音,将张小白从睡梦中拉醒。

    小白看向外面有些碎碎的雪花,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竟然下雪了!

    将自己的身体往被子里又缩了一缩,那一次出院之后张小白就报警了,林鹏的事件属于恶性事件,伤害学生就更加的严重了,张小白知道那林鹏一定是记恨着上一次梁子萱的事情,这才报复的沈流年。

    警察现在全力的通缉抓捕他,张小白也松了口气。

    今天这日子是睡觉最舒服的日子了,但是张小白知道自己要是再不起来,估计又要被刘婷一阵吼了。

    “刘婷今天是什么日子?”张小白很想知道的是,今天刘婷为什么会起来的这么早?

    “小白,你不知道麽?我们班来了新的美术老师!”

    张小白的第一直觉就是:“任何呢?”

    “瞧你,紧张的,我说的是美术,不是绘图课,我们班可以选修美术、音乐和舞蹈三门课,当初咱们不是选了美术麽?当时老师不够,今天是选修课的第一堂课!你个傻小白!”

    张小白对着天花板吐了口气,幸好不是任何被换掉了。

    张小白将自己墨蓝色的被子整整齐齐的叠好,像一个豆腐块一样,有棱有角的放在床的一侧,再将枕头放在上面。

    床单上平整的永远像是没有睡过人一般,再下了床。

    再从自己的柜子里拿出自己厚厚的大棉衣,将自己小小的身体紧紧的裹在里面之后,这才往水房走去,手里领着前一天晚上打好的热水。

    水房里现在还是很冷清的,大约是因为张小白起的有些早,她将水龙头拧到最大,将自己粉色的脸盆接满了水,再将自己的整个脸都沁在里面。

    冰冷的感觉刺痛了她的小脸,张小白皱了下眉头,从水盆中起来,倒掉四分之三的水,再将热水倒进去四分之一。

    开始拿起洗面奶,往脸上涂抹,再狠狠的揉搓,刘婷每次都笑张小白,洗脸就像是是拿抹布抹桌子一般,那么拼命。

    张小白洗好了脸,看见对面的刘婷,朝着对方吐了吐舌头,端起脸盆,这才往宿舍走去。

    回到宿舍里的时候,大家似乎都开始纷纷起床了,就连刚刚的水房现在也是一阵的喧哗声,张小白特别庆幸自己刚刚去的比较早,不然这会和那么多人抢水龙头,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将水盆放在自己的桌子底下,张小白就坐在自己的桌子前,对着桌上的小镜子,将她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在自己的脑后,梳成一个长长的马尾。

    光洁的额头,看着很精神。

    摸了摸自己的小脸,看了一眼外面的风雪,小白决定,今天还是抹上一点雪花膏。

    张小白买的擦脸油很普通,是强生婴儿牛奶润肤霜,两块五一包的那种,浅蓝色的包装,以前她从来不给脸上抹东西,但是冬天了,若是不摸,脸上说不定会起冻疮,就抹上了。

    “张小白!你以后用我的吧,你的强生,我们用来抹手怎么样?”刘婷是心疼张小白,看着她总是用那么廉价的东西,心里有些不好受。

    张小白,白了刘婷一眼,自己这强生很好啊!用着很舒服,又不伤皮肤。

    刘婷自己用的是自然堂的一款补水系列,按照她说的,女人啊,趁着年轻就要多保养自己,要舍得给自己花钱,不然老了,钱没得花,连自己的模样也丑了,那不是很不划算?

    但是刘婷却时不时的就说羡慕小白,因为小白就是不化妆,那颜值也是超级赞。

    小白听了总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张小白缩在自己的棉袄里,抓着刘婷的胳膊,走在飘雪的校园中。

    “好美!”刘婷说。

    “ 嗯!好美!”张小白淡淡的回应,张小白看着的是遥远的天际,那一层层落下来的洁白雪花。

    清晨中有一缕阳光挣破了乌云的天际,露了出来,张小白看见了刘婷小脸上异常的兴奋。

    顺着刘婷的目光看去,一个女人站在雪中,一头飘散的长发,披在肩头,她穿着时下最流行的阿妈色披肩,一件波西尼亚风格的秋裙在身下缀着。

    远远看去,就像是画上走下来的女人一样,至少当时张小白是那样认为的。

    “我说的是她!”刘婷对着张小白继续说道。

    “你知不知道她是谁?”

    “她是谁?”张小白问,

    “她就是王若烟,我们这一次的美术老师,她是学校最著名也是当时最年轻的美术家!她的作品《空城》曾经获得全国最佳艺术奖,代表中国参加法国艺术节,又拿了一个法国的最美文学奖......”张小白听着刘婷说的异常兴奋。

    不由得打量起那个女人,她不得不承认,那女人确实有让人仰慕的资本。

    到了教室的时候,教室只是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人,刘婷和张小白选了一个靠窗口的位置,这里视野广阔。

    不想上课的时候就可以对着外面的天际发呆,而且似乎这里是三不管地带,所有老师都喜欢的是坐在前排,和中间的学生,对于他们这种来上课每一次都选择边上而且还是靠着后排的同学,那些老师是压根不愿意管的。

    张小白忽然想起自己桌兜里的旺仔牛奶,拿出来就递给了刘婷。

    自己拿起一颗金丝猴奶糖扔进了嘴里。

    “从实招来,谁送你的?”张小白只好无奈的耸了一下肩膀。

    她也不知道是谁送的,反正送来就是给她吃的,金丝猴甜腻的感觉在小白的心间流淌,都说吃糖是幸福的,果不其然!

    雪依旧在淅淅沥沥的下,今晨刘婷说自己要减肥,张小白便陪着她一起没有吃早饭,然而还没有上课,这肚子已经开始唱空城计了。

    还好这桌兜里有这么多糖果。

    小白一颗接着一颗的往嘴里扔,刘婷和她讲话,她也是含糊不清的回答。

    忽然看见一个身影,张小白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他过来做什么?

    沈流年将牛奶和面包递给前面的同学,让直接带给张小白。

    她只看见他转身的身影。

    当牛奶面包送到她手上的时候,她看见上面有一个小纸条:小猫,饿了的话,这个可以填饱肚子,张小白不禁甜甜的笑着。

    她是有些饿了,忽略掉身旁那个女人咋咋呼呼的尖叫声,独自将吸管插入,喝了一口牛奶,又啃着那个肉松馅的面包。

    小嘴裂成了月牙状。

    呀呦吼!沈流年终于是有些良心了!

    “张小白!”就在张小白发呆幻想的时候,刘婷一阵怒吼,吓的张小白手上的奶差点掉了!

    “叫魂呢!”张小白没好气的说,吓了她一大跳。

    “看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这帅哥的牛奶魅力还真是大啊,快如实招来,你什么时候把沈流年给攻下的!”

    张小白的手捂上刘婷的嘴巴,这个大嗓门,张小白听见一声口哨声,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刘力走到张小白后面的座位坐下,对着张小白就开始挤眼睛挑眉毛。

    “呦呦呦,不错嘛,你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帅哥来送早餐,是不是中午还要来接你吃午餐,晚上接你吃晚餐?”

    “刘力!”张小白牙齿一咬,从牙缝里冒出刘力的名字,刘力只觉得自己背后一阵寒风呼啸而过,打了一个寒颤,就往自己的座位缩着了。

    “别,别,小白,俺错了,你可千万别那这眼神瞅俺,俺好害怕!”

    看着刘力那装着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张小白就想一掌挥过去,事实证明,她也的确挥过去了,而且还直直的打在刘力的肩胛骨上。

    刘力的眼睛当时就开始直直的冒酸水,狠狠的看了张小白一眼,嘴里骂骂咧咧的说:“你到底还是不是女生啊!”

    张小白白了刘力一眼:“你看老娘哪里不像女生了?”说完觉得自己有些彪悍了,赶紧低下头,拿起手上的那一本英语书,开始默念单词。

    生怕这时候全班的同学都看着她,那就有些凄惨了!

    她张小白从小到大的好名声可就全毁在刘力这里了!

    忽然张小白像是想到什么一样,从桌兜里掏出那剩下不多的金丝猴,从里面拿出来两个,递给了刘力,说了句:“给,吃点糖果,吃点糖果就不疼了!”

    刘力的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这丫的真以为他刘力傻子,吃糖能止疼?

    不过刘力还是接过糖果放在嘴里,自己当初买糖果的时候,还在奇怪,为什么女孩子都喜欢吃这个,现在才知道原来这糖果在嘴里甜甜的,有一种淡淡的幸福感觉。

    看着这边刘力消了火,张小白这才放下自己的英语书,那玩意真不是人看的,自从高考英语过了之后,张小白觉得她这一辈子都不想拿起英语课本了。

    奈何大学还是有英语课,而且这个破大学,英语必须四级以上才能拿毕业证,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奖项,要是考上了六级英语证书,学校给奖励二千元。

    考上八级的话,奖励五千元......

    张小白当时有些心动,但是当她看见那些个对她熟悉,她不熟悉的英文单词的时候,果断的放弃了脑子中的想法。

    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家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