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爱,一往而深

    更新时间:2015-07-12 01:07:40本章字数:4335字

    是谁说小草没有春天来着,张小白现在的心里就跟在阳春五月天一样。

    她小心翼翼的跟在沈流年的身后,看着寒风吹拂过他细碎的发梢。

    沈流年最近在猛啃英语,冬天的时候有一场英语六级考试,张小白依旧是拿着自己喜欢的一本青青校园。

    时不时的将书本放在桌上,看着沈流年认真的样子,看着他长长的睫毛。

    时不时的眨一下眼睛。

    这人的睫毛怎么可以比女孩子的还长,张小白的手忍不住上去想要拽一根下来。

    不过沈流年察觉了,他仰起头看着这个有些痴傻的女孩,不禁笑了:“小猫!”

    张小白这才惊觉自己做了一件多么荒唐的事情,小脸一红低下头,又拿起自己的小说开始仔细阅读。

    张小白在沈流年对面坐着的时候,总是静不下心来,心像是打鼓一样。

    她有时候就在想,原来这就是喜欢的感觉?

    “张小白,你再这样看下去,我们俩都别看书了,直接对眼得了!”沈流年淡淡的话传到张小白的耳朵里,张小白忽然的扭头,将那本《流年》拿着走进了前面的书架旁,让书架挡着她的身影。

    她忽然觉得自己好矫情。

    恋爱中的人是白痴,张小白觉得这话一点偶没有错,自己还没有恋爱呢,就已经是白痴了。

    她躲在书架后面,悄悄的看着那个正在安静读书的男孩子,手心里竟然渐渐的出了一些湿汗。

    半个时辰,张小白都是在找书和发呆中度过的,最终是腿上传来了酸软的感觉,张小白随手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便走到了沈流年的面前。

    等坐定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拿的是一本多么古老的书籍“安娜.卡列尼娜”。

    这是一个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所写,光是名字张小白看了两遍才记住,封面上有一个女人,像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俄国的那种服装。

    眼神往上翻着,似乎是在凝望。

    不知道是等待,亦或是绝望的表情。

    看了文字,她很喜欢,而且那文中的安娜.卡列尼娜也是她喜欢的样子。

    为爱决绝。

    沈流年看见张小白手中的书的时候,不禁笑了开来,那笑很爽朗,像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张小白这才知道,原来沈流年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普通人,他也会和她一样放声大笑,在他们觉得可笑的时候。

    “小猫换口味了啊?”

    “沈流年!”张小白牙齿咬着,轻轻又狠狠的说着,因为沈流年的话很容易让她误解为,张小白是白痴。

    “小猫张开爪子的时候才是最可爱的!”沈流年笑着对张小白讲。

    然而张小白的爪子抓向谁,都是不会抓向沈流年的。

    就是那时候,张小白认识了沈流年的哥们加兄弟赵瑞。

    那男孩很安静,长得也是异常干净的那一种,他走向他们,在张小白的身边坐下。

    张小白听见沈流年开口:“小猫,这是我最好的朋友赵瑞,怎么样,纯纯的帅哥一枚。”

    又对着赵瑞讲:“这是我那妹妹,小猫!”

    张小白的耳朵里就只剩下了那一句“这是我那妹妹。”她讪讪的对着旁边的赵瑞笑了笑,有些不自然。

    但是在赵瑞眼里,那却成了张小白第一次见他害羞的表现。

    “小猫很可爱!”这是赵瑞对张小白说的第一句话,这也是张小白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说她。

    当张小白的肚子有些饿了的时候,沈流年也站了起来,对着赵瑞和张小白说:“今儿开心,走咱们出去吃一顿?”

    “那感情好!”赵瑞也不拒绝,张小白就默默的跟在两人的身后,最后三人行变成了四人行,那个学姐来了。

    一上来就亲热的挽着沈流年的胳膊,瞪了张小白一眼,然而却是没有吭声,扭着小腰,在前面走着。

    “小猫,你多大了?”

    “十八!”

    “看着怎么像是十五六岁的样子?”张小白说不出来,赵瑞这人刚开始觉得像个文静的书生样子,然而你和他离得近了。

    那简直就是一话唠。

    冰山都要被他侃晕了。

    更何况是涉世未深的张小白。

    小脸红扑扑的,生怕这赵瑞再问出什么生猛的话来。

    “小猫,你胸也太小了,你看人梁子萱,那胸脯,走路都一晃一晃的,啧啧,你再看看你的,简直就是小柠檬。”说着上下打量了一下张小白。

    张小白横了赵瑞一眼,那眼刀恨不得将面前的人的嘴巴给封掉。

    “别瞪我啊,其实我还就喜欢像你这样单纯的小姑娘。”

    张小白已经在忍了,很努力的忍,她觉得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爆发了,自己保存良好的淑女形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赵瑞破坏的淋漓尽致。

    赵瑞看着张小白的模样,眼角里的笑意不言而喻,之前自己哥们说这小姑娘的时候,他就异常好奇,一个月内打了好几次人,还有一个是和他们一级的高三学长。

    那这小猫的爪子是该有多锋利啊,然而他见着小猫的第一眼,就有些愣,个头倒是不低,可这瘦弱的小身板,还有这一脸委屈的小模样,还真是很难和之前打人的人联系在一起。

    他特别想逗弄一下她,也顺便测一测这小丫头的底线在哪里。

    要说之前答应好哥们来见这姑娘是因为一时好奇,那这会便是有些心动了。

    就在赵瑞说的有些口渴的时候,张小白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一罐旺仔牛奶。

    “渴了吧,渴了喝点东西再说!”说完将旺仔牛奶递给了赵瑞,在赵瑞愣神之际,跟着前面的二人进了一家烧烤店。

    赵瑞将旺仔牛奶在手里摩挲了一会儿,终究是没有喝,进了大门,就特大爷的说了一句:“来件啤酒,快,爷渴了!”那是他平生收到的第一份女孩给的礼物,以前都是他送女孩子,不由得神采飞扬起来。

    张小白看着那个斯文的脸庞,说着那么不合时宜的话,顿时觉得满头的黑线乱飞。

    “小猫,你别介意,我这哥们人特好,就是性子活泼。”沈流年说着,又砖头温柔的问,梁子萱要喝什么?

    “咖啡,谢谢!”

    “小猫,你呢?”

    “胡萝卜汁。”

    张小白说完之后,看了一眼梁子萱,她今日穿着一件黑色紧身毛衣,里面白色衬衣的碎花领子在外包裹着她优美的脖颈,一件格子披风已经取下来了。

    以前刘婷说,女人要想有气质,那就得学会,在男人问话的时候,用最简短的话回答,问喝什么东西的时候,不管什么场合,都要说四个字“咖啡,谢谢!”

    别提多优雅了,张小白优雅不来,倒不是她不喜欢喝咖啡,她不喜欢和咖啡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她张小白一看见烧烤就想喝啤酒。

    小时候,她爸爸的啤酒没少给她喝过,虽然酒量不咋地,可是见了酒就想喝。

    有一次特别馋酒的时候,拿了一张崭新的十元钱,在小卖铺里买了一瓶北京的二锅头,才四块钱一瓶。

    张小白喝那个和喝白开水一样,往肚子里倒。

    喝完之后,就安安静静的睡了,那一晚上她睡的很香。

    烤肉串上来的时候,赵瑞已经喝开了,沈流年将饮料递到张小白的手上,又替梁子萱将易拉罐拉开,那模样说多温柔有多温柔。

    张小白就觉得俩字,“刺眼!”

    她从面前的酒桌上拿起一瓶啤酒,牙齿一咬瓶子就开了,给自己面前的纸杯子倒上。

    “别啊,你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来我敬你!”张小白冲着赵瑞一笑,那好看的牙齿漏了出来。

    “来来来,今天喝的开心!”一仰头,那啤酒就像是白开水一样进了肚子。

    许是没有见过这般能喝酒的女的,赵瑞眼神一愣,将自己杯中剩余一半的酒又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赵瑞在张小白的身侧,对面坐着的是沈流年和梁子萱。

    沈流年正一脸温柔的给梁子萱拿烤肉串吃,时不时的夹上一些菜,放在梁子萱的碟子里。

    也许是因为张小白和赵瑞很快的打成一片,梁子萱对于张小白的敌意也减轻了几分,拿起自己桌前的咖啡,对这张小白,柔声柔语的说道:“小白,以前是我误会你了呃,我这一杯,以咖啡代酒敬你!”

    真他妈能装!这是想让自己喝多了出丑呢,然而,她张小白的酒量可不是一般人能及的。

    酒过三巡,张小白有些上头,看着梁子萱虚伪的表情,张小白的胃里就直犯恶心,当初打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哼!“这是不是有些不公平,我是女孩子,你也是女孩子,我喝酒,你喝咖啡,这似乎不大有诚意吧?”

    “这!”梁子萱有些犹豫的看着沈流年。

    “她不会喝酒,这一杯,我替她喝!”沈流年起身,拿起赵瑞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张小白看着微微有些心痛,一仰头,自己的那一杯也喝掉了。

    后面的时间,张小白将啤酒当做是白开水一般,喝的自己醉醺醺的,不是说喝醉了心就不疼了麽,可是为什么,越喝越疼?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赵瑞给张小白又倒上了酒,还将一串烤肉递到了张小白的手上,张小白啃了一口,就停下来了,看着第二块肥肥的样子,就没有吃下去的欲望。

    “不喜欢吃肥的?”赵瑞问。

    张小白点头。

    就在下一瞬间,张小白呆愣掉了,赵瑞拿着自己的手,将那一块肥肉送进了他自己的口中。

    还说了一句:“真好吃!”

    张小白的小脸一红,瞪了赵瑞一眼。

    不过还是低下头将剩余的瘦肉都吃掉了。

    那一晚上,张小白吃了好多串,而那所有的肥肉都是一个不拉的进了赵瑞的嘴里。

    有一股奇异的感觉在张小白的心里蔓延开来,她忽然觉得其实赵瑞这人也是挺不错的。

    张小白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醉醺醺的了,虽然大脑清醒,但是满身的酒味还是没有逃过众舍友贼尖的鼻子,一顿询问之下,张小白眼睛微红,舍友这才放行。

    她在水房的时候,抚着自己飞速乱跳的心脏,深呼吸着寒冷的空气,她将水房的窗户大开着,想让自己再清醒一下。

    晚间洗脸的时候张小白用的纯纯的凉水,这入了冬的水,可是不比往常,永远是一副刺骨的冰凉。

    张小白觉得她此时的心需要冷却一下,她离开前是赵瑞送她回到的宿舍楼。

    那男孩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道:“张小白,我知道你喜欢他,你其实也可以试着考虑一下我,我发现,我见你第一次,就喜欢你了!”

    这是第一次有男孩子给张小白表白,张小白不知道是因为喝酒的缘故还是因为别的。

    此时她的心跳,一直快的停不下来,好像要跳出来一般。

    寒冷没有冷却掉她的心,反而让她的心跳的更快了。

    她觉得自己是不是一个坏女孩,一边因为沈流年伤心,一边又因为赵瑞而心动?

    那天晚上,张小白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看见沈流年转身离开了她。

    她伸出手,哭着,喊着。

    然而那人终究是离开了她的视线。

    冬日的天总是那么短,张小白的脑袋很疼,感觉像是中风了,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黑蒙蒙的,感觉是半下午的天。

    张小白看了下手机,十点了!

    完了,又要迟到!

    今天是周六,张小白答应去给乐乐代课的。

    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快速的收拾洗漱好,裹着棉衣,便往楼下飞奔而去。

    “张小白!”一个声音喊住了她,张小白抬头一看,竟是赵瑞。

    “怎么了?看见我很吃惊,我又不是怪物,怎么用这个眼神看着我?”赵瑞不说话,就一仙人,这一开口所有的气质,不一会儿,就面目全非。

    张小白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上前小拳头就挥上去了。

    “昨个可是你告诉我要去锦月龙庭代课的,我刚好和你顺路,所以今天就在这儿等你了,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感动的想要以身相许?”

    张小白白了赵瑞一眼,跟着赵瑞身后,走出了校园。

    刚出校门的时候,一辆豪华宝马开了过来,司机打开车窗对着赵瑞说了一句:“我的小祖宗啊,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张小白的嘴角抽了抽。

    感情自己面前这位,非富即贵。

    赵瑞将张小白拉上座位和她一起在后座上坐着,张小白睡前将手里的名片递给了他。

    说了一句:“到地了再叫我!”然后就缩成一团在车里睡着了。

    秦朗?房地产大亨!

    这丫头不错啊,竟然遇见了一个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