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沈流年,我喜欢你,我张小白喜欢你!

    更新时间:2015-07-14 03:42:28本章字数:3798字

    天星离明阳很近,不过隔着两条马路,再转个弯就到了,沈流年和张小白在这平安夜的飘雪之中,竟不知不觉的漫步到了那里。

    刚进门就看见切瑞了,这家伙几日不见倒是容光焕发了。

    一眼就看见了刚进门的小白,对着小白挥着爪子就喊:“小猫!”

    “切瑞。”小白唤了切瑞一声,就走到了吧台边上。

    切瑞递给张小白一杯西瓜汁,说了一句:“怎么好久没有来看我们了?妖妖都说想你了!不过小白倒是越长越漂亮了,好像是比刚认识你那一阵面色红润多了。”

    “那是,女孩子不都是越长越漂亮的麽?”张小白和切瑞说话,像是很久的朋友一般,和他讲总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张小白看见了妖妖,妖妖还是像一个小妖精一样,穿着裸露肌肤的衣服,在高台上唱着时下最流行的情歌。

    张小白觉得那旋律很好听,虽然有点淡淡的哀伤。

    妖妖嘴里的歌词含糊不清,但小白还是听到了那一句:

    记忆藏不住哀伤,时间抵不住流年,而我的心,却始终为你彷徨!......

    张小白心被狠狠的唱疼了,看着面前这个拿着啤酒杯,淡淡喝酒的男人,张小白想,她也是和歌里面唱着的主角一样。

    她的心,始终为他彷徨。

    妖妖下了台子的时候,张小白和沈流年已经喝开了,张小白也是拿着啤酒一阵的猛喝,好像那酒是什么纯净水一样。

    “你这丫头今天是不想要命了是不是?”妖妖一把拿过张小白手中的酒瓶子,倒进自己的嘴里,咕咚没两下就喝完了。

    “哎呀,唱个歌,渴死我了!”甩了那个空瓶子就往切瑞那里走去,拿了了一瓶冰啤,又拿了一个西瓜汁给张小白。

    张小白心里那个郁闷啊,她本来想着要拿酒壮胆的,今晚上就给沈流年表白,结果这酒跑到了妖妖的肚子里去了。

    张小白白了妖妖一眼,拿起西瓜汁喝了一口,还别说这啤酒当真是没有西瓜汁好喝。

    “文文,想你了!”妖妖说完张小白就愣住了,她也是许久没有见到文文了,不知道哪个傻姑娘的情况怎么样。

    妖妖告诉小白,说文文想见她,说有些事要拜托小白转告给那个男的。

    小白一听就给沈流年道别,转身看了一眼他,这才和妖妖走出了天星的大门。不过妖妖并没有将小白先带回房子,而是直接将张小白带到了星巴克。

    这是张小白第一次来咖啡馆,以前都是远远的在外面看着,以前只是觉得奇怪的名字STARBUCKS。

    进来才知道原来这个是咖啡厅。

    妖妖没有说她们这一次来时见谁,不过小白看着妖妖一张淡雅的脸庞,正经女孩的着装,想着一定比较重视这个人。

    以前妖妖从不修整自己的边幅,就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要迁就着她一样。

    而现在她一改之前火辣辣的着装,打扮的要多淑女有多淑女,张小白看着都有些不适应,今天的妖妖有些安静的过了头,张小白觉得势头不对。

    想问来着,但是一看那张似乎丢了几百万的脸,瞬间便忍下来了。

    妖妖和张小白在靠窗户的地方坐下,问服务生要了两杯拿铁,张小白就看见这个小女人凝望着窗外。

    不得不承认,妖妖是张小白遇见的最美丽的姑娘,就是梁子萱都没有妖妖身上有味道。

    “小猫,一会儿他就来了!”

    “啊?”

    张小白终于明白了妖妖口中的男子是谁了,她没有见过,不过在张小白的眼中,妖妖一定是爱惨了那个男子。

    拿铁过来的时候是用一个小杯子装的,那上面有一个黑白色的带着王冠的女人,杯子里黑白交替。

    小白拿着小勺子,学着妖妖的模样在里面搅了搅。

    舀乐乐一勺放入嘴中,咖啡的苦,和牛奶的香浓凝缩在一起,张小白不由得佩服起想出这个主意的人。

    妖妖看着张小白凝在一块的眉毛,对着她讲:“这个东西是意大利做法,很好喝的!”

    张小白将白砂糖放进去了一些,这才好一些。

    张小白觉得人亏待什么都不能亏待自己的舌头,所以不管张小白吃什么都得是自己喜欢的味道才对。

    沈稼轩来的时候,张小白已经渐渐的适应了舌尖上的味道,香浓的牛奶淡淡的微苦咖啡香再加上甜腻的味道,给了张小白从未有过的味觉体验。

    她看见那个男人的第一眼就愣住了,因为他和她心里的他长得实在是太像了。

    “郑乐!”这是第一次,她知道原来妖妖不叫妖妖,妖妖大名叫郑乐。

    妖妖转头眼睛直直的看着那个走到她对面坐下的人,那人和妖妖一样也是点了一杯拿铁。

    他对着她说:“对不起,我来晚了,我刚下飞机,就往这边赶来了。”那人一看就是有四张以上的人了,张小白就更加不明白她怎么会喜欢上那样一个男人。

    “稼轩,她是小猫,我最好的朋友。”妖妖将小白介绍给那男人的时候,那男人没有一丝的疑惑。

    伸出手特友好的和张小白讲:“你好我是沈稼轩,很高兴认识你。”

    张小白此时才觉得刘婷说的话真对,这老男人最会做人处事了,要不是之前知道妖妖的事情,光是这一次见面,小白对着沈稼轩的印象就不会差到哪去。

    她终究是没有伸出手,在她眼里那个男人只是一个陌生男人,陌生男人又怎么能够触碰自己的双手,更何况自己的好姐妹还喜欢着这男人。

    不过桃夭越看越是心惊的是,这个男人和沈流年是在是太像了,就连说话的表情都像,而且还姓沈。

    最终她还是没有忍住,她开口问他:“沈先生认识沈流年麽?”

    张小白看见沈稼轩脸色明显一转,似乎自己问到他的一处伤口,然而那人对着小白笑着说道:“我儿子就叫沈流年。”

    怎么会这么巧,那晚上张小白都是浑浑噩噩的,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她竟然见了沈流年的父亲,而沈流年的父亲竟然就是妖妖的男朋友。

    那个妖妖爱了很多年的男人!

    妖妖告诉张小白,就是因为这个男人,他喜欢上了拿铁的味道。

    她见了文文,从她的手中拿了一封信,这信是交给刘云飞的,张小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将信封放在自己的包里。

    她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已经有企鹅了还需要手写信,但她明白一点,文文需要她这么做。

    这一次见到文文,她比以前胖多了,小脸也圆了,就是眼睛里有了一些张小白看不懂的空洞。

    拥着文文一会,张小白就转身走了,今天一天她有些累。

    回到宿舍的时候,惊奇的发现自己和沈流年一起买的水果竟然在这儿了,她还想着今晚一定吃不上苹果了呢。

    刘婷一脸小得意的看着张小白,“不错嘛,帅哥给送的苹果?还买了这么多!”

    张小白提溜起那一袋子苹果扔给了刘婷,“这个是大家吃的!”

    又将自己最大的那一个放在自己的枕头边上,忽然嘴角就乐了。

    “学长,晚安!”她对着忘川流年快速的敲打了一行字过去。

    “晚安,小猫!”自从他叫她小猫的时候,她就将自己的网名给改了,叫做抓鱼的小猫。

    回复的很快,让小白不得不想,此时沈流年的手上就抱着手机,她在思索着要不要今天给他表白。

    她在手机上输入着,沈流年,我喜欢你,沈流年,我张小白喜欢你!

    然而最后又都删掉了,一个字也没有发过去。

    她给自己的签名档换成了,原来我的幸福一直都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那一晚,张小白失眠了。

    圣诞节的当天,张小白起得有些晚,头还是有些疼,她洗漱完就到大三的门口去堵刘云飞,不知道是上一次的事情让刘云飞害怕了还是因为别的。

    那人看着张小白的眸子总是闪闪躲躲的,张小白一笑:“我又不吃了你,至于麽?”她张小白最看不起孬种,尤其看不起欺负女子的孬种。

    面前这人给占全了,她将信甩给刘云飞,就转身走了。

    再见到沈流年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放学了,因为是圣诞节,所以晚自习的课程已经取消掉了。

    沈流年站在张小白的教室门口,在看见张小白的一刹那,喊了句“小猫,这里!”

    张小白一早就看见香樟树下的那个身影,她冲着刘婷甜甜的笑,仿佛在说,你看吧,这沈流年最终还是在在我张小白的手里了!

    那嚣张的小模样,在刘婷看来丫的这张小白是真的幸福了。

    张小白踩着小碎步,往沈流年的身边走去,看着那人明亮的眸子,心情竟然奇迹般特别好。

    沈流年带着张小白去了张小白和刘婷经常去的那一个粗面馆里。

    “两碗鱼丸粗面!”

    “哟,今天刘婷那个小妮子怎么没有来?这是你男朋友啊?人长的还挺俊俏。”

    张小白倒是想这个是自己男朋友呢,然而不是的!

    她低着头,等着自己的面,看着对面的沈流年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小眼睛一瞪,有些紧张的看着沈流年说道:“看什么呢?”

    “小猫这么紧张做什么,你是怕我看你什么呢?”

    “我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我又长得不好看,看我也不会少一块肉,你要愿意就看白!”最好能看上一辈子!

    张小白心里乐着,脸上的神情倒是一贯的肃穆。

    粗面上来的时候,王嫂子将大碗的端到沈流年的桌上,小碗的递给了张小白,其实已经是惯例了,张小白每一次来都吃的是小份的。

    而且还是汤多面少,张小白吃饭一贯很快,当她吃完的时候,发现对面的人还在一口一口的咬着面条,那斯文的模样,在张小白的眼里别提多英俊了。

    看着看着张小白就痴痴的笑了起来。

    “傻小白!”对面的人吃完饭,筷子放下就对着张小白说了一句。

    张小白的小脸瞬间就变了,她才不是傻,她是因为喜欢。

    离开粗面馆,张小白就和沈流年漫步在飘雪的校园里,静静的感受着这个国外的新年。

    “流年!”沈流年停了脚步,看着那个在香樟树下的女孩子,那一双如同黑宝石一般的眼睛,在这深夜里熠熠生辉。

    她似乎比平时更加的美了一些。

    还有那眼帘下那一颗滴泪痣,沈流年看着,有些微微心动。

    “流年,我喜欢你!”我张小白喜欢你啊,沈流年!

    好听的音乐响起,张小白的脸有些惨白,因为沈流年拿起手机的那一刹那,她就知道了她今天有多么的失败了!

    “子萱?”

    “子萱!你在哪,你慢慢讲!”......

    她听着沈流年关切的话语,心瞬间就像是一盆冰冷的凉水浇下来一样。

    他还是忘不掉那个女人,那自己的表白又有什么用呢?

    张小白不知道她是怎么走回宿舍的,只记得,沈流年接了电话之后就对着张小白说抱歉,之后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