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原来爱一个人,就是默默的站在他的背后

    更新时间:2015-07-15 00:48:17本章字数:3142字

    岁月给你一个伤口,你就只能等着岁月让她慢慢的愈合,心也是!

    一连几天,张小白都是不想去上课,不想吃饭,只想窝在自己的被窝里,什么都不用去想,也不用去做,她想她的一生难道真的就要成为这个样子?

    第四天的时候,张小白终于有了饥饿的感觉,她从床上爬起来,拿着脸盆就去了水房,十分钟不到,就洗了个干干净净。

    刘婷看见张小白就讲:“丫的,我还以为你要活活将自己饿死呢!怎么了想通了?知道那是一座不可高攀的山峰,决定放手了?”

    “你丫的早该放手了!”

    “说够了没有?说够了陪我吃饭!我饿了!”

    张小白真的是一丝力气也没有,和刘婷斗嘴,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谁不知道刘婷一讲话,那就是管不住的话匣子,指不定就把张小白给侃晕到医院里了。

    “好嘞!走咱吃饭去,这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更何况你这三天没有吃饭的了!”

    张小白没有接一句话,来到食堂的时候,只有冷冷清清的三两个人,不过倒是有一个熟人,一看见张小白就蹭一下的跑了过来。

    “我说张小白,你啊你,你能出息点吗你,不就是失恋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你不是还没有谈呢麽,这也不能算失恋,这顶多吧,就只能算是暗恋未果!你总不能因为这样一件小小的事情就将你打击成这个样子吧?”

    张小白的小拳头,眼看着就要招呼到刘力的身上。

    那丫的竟然没有一点要躲的意思,拳头落下去的时候,软绵绵的。

    “要打我,先吃了饭再说!”说着拽着张小白就在座位上坐下,将叫好的汤面条推到了张小白的面前。

    “快吃吧,我知道你不爱吃香菜,专门没有让人放香菜在里面”听着刘力的话,张小白的眼睛瞬间就酸了。

    “别,要感动吃完饭再感动,我可真是受不了女孩子的眼泪。”刘力和刘婷交换了一下眼神,二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这张小白,也真是倔的可以!为了沈流年不吃不喝三天,这搁着正常人谁受得了?

    按刘力说这沈流年就是一大尾巴狼,就是将那人拉出去给毙了,也是应该的,这不是祸害祖国花朵的麽?

    估摸着这胃如今是饿小了,吃了一半竟然吃不下了,不过吃过饭之后,体力明显恢复的差不多了,张小白又可以对着他们灿烂的微笑了。

    张小白对着刘力说了谢谢,就拽着刘婷去了校外。

    “又想折腾个啥,今个我陪你折腾!”

    “真的?”

    “那还能有假?”

    张小白拽着刘婷来到一个“一剪没”门口,犹豫了一阵还是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既然想好了要重新来过,那就重头开始!

    一进去张小白就傻眼了,这今年难道流行这样的?

    一个小伙子,看年岁也不大,留着一头的爆炸头,对了,最新的一个流行词叫非主流。

    爆炸头染了花花绿绿的颜色,一绺一绺的,感觉像是彩色的布溜子。

    “老板,也给我来一个那个头!”张小白说完,别人没有反应,这刘婷先是愣了起来,这丫的是玩真的啊,这么狠!竟然要一个那样的发型!

    “开玩笑的,我要剪短发!越短越好!”

    “噗!吓死我了!”不过刘婷转念一想,不可思议的看着张小白那一张认真的脸说道:“你说什么?你丫的再说一遍!”

    “剪短发啊,越短越好,有什么疑问么?”

    “天,你这一头多好的头发啊,你不要我要!你没事剪它做什么啊?”

    “那行,师傅拜托您一剪刀剪下去,将剪断的头发给她好了。”

    刘婷一掌打在张小白的肩膀上,“你丫的就一点良心都没有,我是替你心疼,你说你这头发好多年都没有动过了,这说剪就剪,你不心疼我都替你心疼。”

    “你们到底还剪还是不剪啊!”

    “剪,能不剪麽。不过老板,我这头发要拿回去做纪念的,你还是一剪刀剪断吧!”

    那理发师有些无奈,不过看着这么好的头发跑来剪了,也是觉得可惜。

    “这样吧,这剪头发的费用,我就不问你要了,这头发剪下了,我替你卖掉,一会儿我给你五十块钱,看你做学生也不容易的。”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刘婷特爽快的替张小白答应了,整的张小白一阵无语。

    那一天张小白出了理发店门的时候,觉得这个店的师傅特别的实在。

    张小白让他剪短吧,他竟然还真是给张小白剪了一个无比短的,这走在背后的人一看,绝对看不出,她张小白是个女的!

    手里拿着那老板给的五十元钱,心里空落落的。

    总觉得自己吃亏了!那可是十年的头发啊!

    看见一个精品屋,张小白走了进去,看见了一顶鸭舌帽,就买了下来,刚好五十元,扣在头上倒也不丑,不过张小白的心情却是真的轻松多了。

    那头发到真是和烦恼一样,在理发师的手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收到赵瑞短信的时候,张小白正在上晚自习,她打开手机一看上面赵瑞的信息,心就跟着乱了。

    从教室后门偷偷的留了出去。

    看见那个看着自己眼神发愣的男孩,张小白不禁笑了出来,一掌打到了赵瑞的胳膊上。

    “哎呦,姑奶奶,你轻点,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打我,你就真的不关心沈流年去哪了吗?”

    “不关心!”张小白看着自己的教室,再看着眼前这个帅的可以的男孩,不禁开口询问:“你到底要说什么啊,你要是不说,我就真回去上晚自习了!”

    “你都不关心他的死活,我还说个屁,不过你不关心也好,你不关心他,那我就还有机会,不是?”

    张小白转身要走之际,赵瑞收起自己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一脸郑重的给张小白讲:“沈流年出事了!”

    “你说什么?”

    “圣诞节的那天晚上,梁子萱被林鹏掳走了,后面打电话叫沈流年带着十万元去接,沈流年去了。”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警察来了,梁子萱也来过了!”

    “后来呢,沈流年到底怎么了?”

    “沈流年将钱给了林鹏之后,就被打个半死,他现在就躺在医院里,一直没有醒,今天是第四天了!”

    张小白只觉得自己当时的大脑忽然一下全部空白了,什么都没有,只装了三个字:沈流年!

    “带我去见他!”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见他的!”张小白跟在赵瑞的身后,上了他的车,张小白浑浑噩噩的在车上待着,她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漫长。

    其实赵瑞已经将车开的飞快了,车速一直在一百二十码左右,市区里这个速度交警看见了一定会查的,然而这一路上的交警都当做是没有看见一样。

    沈流年,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

    张小白看见沈流年的病床时,眼泪忍不住就哗啦啦的流下来,这还是那个阳光温暖的沈流年吗,为什么现在他一动不动,嘴里是吸氧器,手腕上戳着针挂着营养水。

    全身上下都是用白布包裹着,她一点都看不出他哪里帅。

    张小白对赵瑞讲,这里她在这儿就行了!让赵瑞回去,可是赵瑞看了一眼张小白又不忍心。

    “赵瑞,算我求你了,你回去,让我一个人陪着他!”

    赵瑞终究是走了,走之前给张小白将旁边的床办成了陪护床,说了一声,眼神有些暗淡的走了。

    “流年,你看你终于身边只有我了!”

    “流年,你能听见我讲话的对不对?你要是能,你就眨一下眼睛!”

    张小白将外间的毛巾洗干净,轻轻的擦拭他的脸,“流年,你看那林鹏还算是有良心,没有打你的脸。”

    触碰到沈流年眼帘下的滴泪痣时,张小白的心抽了一下,“你怎么也和我一样有一颗滴泪痣,我妈说生我的时候,我哭得撕心裂肺的,差点把她的心都哭碎了,可是长大之后,我就只掉眼泪,不哭了。”

    “我爸打我的时候,我就狠狠的瞪着他,结果我奶奶说我傻,他打你你不会逃吗,等他消完气,你再回来不就是可以不挨打了吗?”

    “可是我每次都记不住,我就是看着他一下一下的打我,然后我就只掉眼泪也不哭出声。”

    “沈流年,你可是真傻,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女人,你看你,路也走不了了,床都下不来了,以后万一你成残废了怎么办?要是那样了,以后我就陪着你,你画画,我卖画,我们开一个画展。”

    “沈流年,那天晚上我说的话,你到底听到没有,我可是第一次给人表白,我喜欢你,沈流年,我喜欢你啊,我张小白喜欢你沈流年,喜欢到了骨子里了!”

    “你一笑,我就觉得我整个世界都笑了,你可一定不能走,你走了我怎么办?沈流年,我告诉你,你要是走了,我就,我就,我就跟着你一起走!你到哪我到哪,你永远也别想摆脱我!”永远别想!

    说的累了,张小白就趴在沈流年的床边上睡着了,那么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