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原来看着你受伤,我比你还伤

    更新时间:2015-07-16 17:24:38本章字数:3128字

    当疼痛像一颗种子一样在心底生根发芽之后,再长成参天大树,张小白觉得她此时的心里就有一股巨大的痛,疼的她就是睡着了的时候,也不得安生。

    赵瑞来的时候,张小白就窝在沈流年的床边,小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他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轻轻搭在张小白的身上,就一瞬间她醒了,凝望着自己的眼神说不出的绝望。

    赵瑞忽然又想起之前一起快乐的日子,张小白已经取下了帽子,那短短的头发,狠狠的扎痛了赵瑞的心。

    “你来了,怎么悄无声息的?”张小白一如既往的对着赵瑞笑,那笑容却有着藏匿不住的哀伤。

    睡了一晚上,此时胳膊有些发麻,张小白小心的揉着,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总是有一种巨大的恐惧感,似乎病床上的沈流年再这么躺下去就会醒不来一样。

    “刚看着你睡着,怕打扰你。来,吃点东西!”

    张小白接过赵瑞拿来的面包,确实有些饿了,放在桌上,出去洗了手,回到病房就开始啃起来。

    那小模样还真是和几天没有吃饭一样,赵瑞就那么看着忽然笑出了声。

    “我一会儿要回学校上课,等放学了再来。”沉静的表情下,淡淡的语气,赵瑞听着忽而一笑说:“好,一会儿,我送你回学校,中午再将你送来。”

    张小白又望了沉睡中的沈流年一眼,这才缓缓的往门外走去。

    冬天里的太阳漫过乌云飘进车里,张小白迷蒙起眼睛,车子刚要开走的时候,她看见一个男人。

    “停车!”张小白从车上跳下来,走到哪男人的对面。

    男人微愣之后,才记起来,这是自己在星巴克见到的那个小姑娘。

    “小猫?”

    “沈先生记性真好,不知道沈先生来这里做什么?”

    “小猫这个样子很不乖啊,沈叔叔要将流年接走,给他最好的治疗,小猫也希望流年快些好的,对不对?”

    张小白咬着下嘴唇,不肯讲话,接走之后,她还能再见到他么?

    可是要是一直在这里耽误治疗的话,沈流年或许会永远也醒不来了。

    张小白低着头想了想,抬起头,看着这个儒雅的男子说道:“叔叔还会送流年回明阳麽”

    “这个得看流年愿不愿意回来了,我是希望他和我一起去国外发展的。”

    小白没有说话,转身就离开了。

    张小白忽然心里很难过,有一种悲伤逆流成河的感觉,她冲着赵瑞笑,说:“陪我去逃课吧!”

    她看见原本吊儿郎当的赵瑞脸上忽然爬出一抹严肃来,然后特一本正经的对着张小白讲:“你真的要逃课?”

    张小白点头,她是真想要逃课,顺便逃出自己的心。

    “那好!”张小白上了车,就倒在后座上睡了过去。

    她压根就不担心,赵瑞会不会将她拐到一个山高皇帝远的地将她卖给食人族之类。

    她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海,一望无尽。

    “怎么样?”

    “很忧愁!”张小白讲,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和她一样站在海边的时候,总是有一种怅然所失的感觉,她忽然想起小时候,自己特别想去看海,她记忆的海就像是课本中画着的海一样,蔚蓝的海水,还有粉色的沙滩。

    这会是清晨九点钟,太阳已经在慢慢的升到了空中,冬天的太阳没有了别的季节的炫目。只留下一坨红晕在天际,摇摇欲坠。

    沙滩上有一些白色的塑料袋,海面上也漂浮着一些不明物体。

    张小白就那样落寞的看着海。

    肩上忽然多了一件外衣,张小白知道,这一定是赵瑞的衣服,没有吭声,依旧给他了一个背影。

    那个身影慢慢的靠近,紧挨着自己的时候,张小白脑袋一歪,就靠在了赵瑞的肩头。

    “你说这世上真的是好人有好报麽,为什么死的早的都是好人?你说沈流年会不会死?他死了我怎么办。”

    一个爆栗在张小白的额头上重重落下。

    “我说你这小脑袋瓜一天都装的什么,沈流年不会死,就算是沈流年死了,你张小白也给我好好的活着。”

    “你这么凶,难怪没有女人喜欢你!”张小白揉着被赵瑞敲得生疼的脑袋,恶狠狠的说。

    她哪里知道,追赵瑞的人,从城墙的一头排队能排到另一头?

    她又怎么会知道,赵瑞这二十年来,还真是第一次认真的喜欢一个人,而喜欢的这个人就是她张小白?

    “是是是,我凶,您老人家温柔,你看看你现在还有没有一点点的女孩家的样子了!”

    说着还揉了揉张小白细碎的短头发,其实这短头发在赵瑞看来,不丑反而更可爱了,但是就是有些像是假小子的模样。

    海风吹了起来,有点凉,张小白顺着风窝在了赵瑞给的衣服里,她知道自己现在是一个假小子模样,但她喜欢。

    “我想睡觉!”张小白讲,她越发的不想说一句话。

    “好,姑奶奶,我带你去睡觉。”

    “张小白,你不会真要为了沈流年谁寻死觅活的吧?”

    “张小白,你好歹也看一眼身边的我啊!”

    “张小白,你丫的给我装哑巴是不是?”

    赵瑞一转头,那人竟然安静的在车后座上睡着了。

    嘴角一抽,车子飞快的往市区里面开去。

    ......

    张小白睡醒的时候,愣了一下,这是哪?不过这床还真的舒服,比学校的硬板床舒服多了,张小白想,她以后也要买一个这样的床睡觉!

    拾起身走到客厅的时候,才发现客厅睡了一人,那人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一闪一闪的,煞是好看。

    张小白走到跟前的时候,真想拽一根下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不过张小白没有得逞,在她已经在沙发边上的时候,那人竟然睁开了眼睛。

    “啊!你要吓死人啊!忽然睁开眼睛!”说着小手上去就在赵瑞的肩膀上打了一下。

    “你真不是个女孩!”赵瑞皱着眉头,揉了揉自己被打的生疼的肩膀。

    “明明是你对我意图不轨,被我逮个正着,你还要打我,还要喊,我都没有喊呢!”赵瑞说完,张小白的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看着异常可爱,不过赵瑞明白,这几天是危险期,张小白这人,最近几日不能给惹怒了。

    “饿了没有?”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就是张小白听着也是有些奇怪,不过还是老实的点头说:“饿了!”

    赵瑞去了厨房,张小白就在客厅里打量着,不是应该是个土豪富二代的麽,怎么会是一个单身公寓,看样子里面就一个人住。

    “赵瑞,你家在这?”

    “没有啊,这是我的住处,我不想和我爸妈一起住,烦得很!”

    “哦!”

    “我不喜欢大的房子,里面太空旷了,住着没有人味,所以就看上这个小小的独身公寓,那会子是慕名来的,这个公寓叫做幸福公寓。”

    “噗!”她是看不出,哪里能幸福来着。

    张小白的幸福,已经随着沈流年而去了别处。

    “确实是个好名字!”张小白看着赵瑞端来一碗什锦蔬菜面的时候,那眼泪汪汪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大少爷,会煮面吃,还是给自己亲手煮的。

    端在手上的时候,也不禁感叹,这人还真是不能貌相啊,吃到嘴里的时候,觉得更加的不可思议。

    “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怎么做到的?”

    “就是这个面条啊,感觉好好吃!”张小白嘴里咬着面条说话不清不楚的,赵瑞一笑:“我小时候经常一个人在家,自己饿了就去煮面条吃,所以就学会了。”

    原来不是每一个富二代的童年都是在潇洒中度过的,至少她张小白眼前的这一个不是。

    她又想起了她的童年,别说是现成的吃的,就是喝的水,也要自己去烧,因为家里就张小白一个人。

    张小白叹了口气,也许生命中就是有这么多的不如意在等待着,她只能在生命夹缝里面挣扎。

    吃好了饭,张小白就嚷着要回学校去,她现在还是一个学生,很多事情自己不能选择,等到了将来,也许有一天,她张小白就会是自己的主宰。

    车子在校门口停下了,赵瑞又驱车去了别处,走之前对张小白讲:“有事打电话。”

    张小白笑着说好,不过这电话应该是不会打的。

    她回到教室的时候,刘婷有些激动,这可是第一次张小白夜不归宿啊!

    还不等张小白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她就开始询问开来:“昨天去哪了,今天还旷课,你丫的张小白可是长本事了啊!”

    “沈流年住院了,我去看看他。”

    “我说张小白,你脑袋又是给驴踢了吧,咱不是说好的,翻篇了吗,这一篇咱不看了!你说你喜欢什么样的,姐给你介绍,绝对比那什么沈流年强一百倍去。”

    张小白看了刘婷一眼:“不是你想的样子,他已经四天昏迷不醒了!”

    张小白拉着刘婷的手说:“刘婷,我翻不过去,怎么办,我就是担心他,担心的要命,我怕他真的这一次就死掉了,那样我的心也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