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抓猫的鱼儿

    更新时间:2015-07-18 02:05:28本章字数:3157字

    张小白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当她看见沈流年那张瘦削的脸庞时,眼泪就抑制不住了。

    “傻小白,我这不是没有死,好好的麽?”沈流年宠溺的揉着张小白的头发,看着面前这个假小子扮相的张小白,心间也是有些微痛。

    生病的时候,他知道有人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却没有任何的直觉,醒来之后,那个男人说了小猫,他才知道,原来自己生病,小猫陪着自己。

    他宠溺的对着张小白笑,那笑容暖暖的,像是春天的风吹过心间的感觉一样,暖暖柔柔。

    原来时间并没有冲淡她对他的感觉,只是将那感觉埋藏在了心底,如今看见了他,那心间的记忆又一次奔涌而出,泛滥了整颗心!

    张小白就那样,目光灼灼的盯着沈流年,恨不得将那人拆骨入腹。

    眼泪就那样悄无声息的爬上张小白的小脸,她终是抑制不住的哭了起来,她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她还以为沈流年这一次...她以为...

    沈流年拿起纸巾将张小白脸上的泪水擦干,“果然说的不错,这有滴泪痣的人就是爱哭。”

    张小白心想她能回来就好,就是让她再多流些眼泪,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这明天就过年了,今天我们去哪玩下吧?”

    “去哪?”张小白一早就答应了妖妖,过年的时候去他们的小屋过,不过今天晚间就要去妖妖那里。

    她忽然一想,既然沈流年都回来了,那沈稼轩呢?

    他是不是也回来了?他是不是要陪着妖妖过新年呢?

    “你爸爸回来了麽?”

    张小白问完,就看见沈流年的神色有些不对,她凝望着他想要知道答案。

    “你关心那个男人做什么?”

    如果说这就是关心的话,那她张小白关心的人还真是多了去了,她只是想知道而已,并不是关心。

    沈流年对于沈稼轩从来都是嗤之以鼻,就是这一次出去看病,他醒来的时候依旧没有给那人好脸色。

    按照那人说的,他和他的母亲感情不和,或者说是性格不和,就分开了,到现在已经快有十年了,那时候他还在上小学。

    谁能够体会当时他作为一个小孩子的心情?

    张小白对着沈流年摇头,将自己的棉衣紧了紧,外面的风是大了些。

    三人驱车去了星巴克,这是张小白第二次来这里,第一次和妖妖还有沈流年的父亲,这一次是和沈流年,赵瑞。

    所以怎么说这命运作弄人呢?

    张小白依旧坐在靠窗户的位置,赵瑞坐在她的对面,沈流年在她的身旁。

    当服务生问喝什么的时候,赵瑞说了一句摩卡,沈流年要了一杯拿铁,张小白看着那个长长的名字说了一句:卡布奇诺

    赵瑞的咖啡有点巧克力色,沈流年的咖啡依旧是那个颜色,只有张小白觉得自己似乎是点错了一半,深褐色的咖啡包裹着牛奶,还有一些小微末在上面。

    她轻轻搅拌之后,张小白放入嘴中一勺,忽的皱起了眉头,这咖啡也太过于苦涩了!

    “我们换?”沈流年不等张小白说,就将自己面前未曾动过的咖啡推到了张小白的眼前,张小白的已经到了沈流年的嘴里。

    “当时我昏迷的时候,我还真以为自己快要死了,浑身疼的要命。”张小白和赵瑞就静静的听着沈流年讲那一段的事情。

    “后面我浑身一点知觉都没有,想一个死人一样,我的世界充满了黑暗!”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那个男人,沈稼轩。”沈流年说着,侧身看了张小白一眼,喝了一口卡布奇诺,又接着说道。

    “我看见自己满身是伤,又看见了那一堆医生,忙前忙后的做手术,治疗。”

    “幸好我命顽强,这不,才三个月不到,我的身体就好了!”沈流年笑着,说的似乎是一件不关他的事情一样,但也只有张小白知道,沈流年当时的身体一定糟糕透了。

    不到三个月,人瘦了一大圈。

    喝咖啡,这么小资的一件事情在他们做来,竟然是这么的悲痛,与悲伤。

    张小白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面前的拿铁,她觉得听着沈流年说这些的时候,她的心异常的平静了。

    她甚至不想去想,当时沈流年有没有听到自己的表白,不管听到与不听到,那都已经过去了。

    她忽然想起了自己最近和郑乐玩的一款游戏。

    于是他们三人竟然去了网吧,那个游戏叫做征途,张小白看见那游戏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因为她觉得那样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真是她可遇而不可求的。

    游戏是新出来的,赵瑞和沈流年看来也是没有玩过,不过他们玩过诛仙,这个和诛仙也差不多的,比诛仙要简单的多。

    刚玩五分钟就上手了,一个新手都能虐她张小白的二十级,张小白觉得很不公平。

    张小白升级升到十几级的时候,就不喜欢升级了,她就蹲在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看着有帅哥过来的时候,打一声招呼,再例如当看见有一队人快要攻城的时候,忽然加入组队。

    看见宝贝,就跑上去捡了,没事的时候,就看风景。

    当然她也有栽跟头的时候,上一次,她看着那个怪物已经就剩下一格血了,于是屁颠屁颠的跑去捡宝贝,那怪物一招,张小白就挂了,含恨的看着那宝物被别人捡走,心间的那个血啊!

    那可是她要捡的宝贝啊,然后那人后面和张小白私戳的时候说了一句让张小白特别吐血的话,“张小白吗,你就不知道换个名字玩游戏么?”

    那人叫温柔的风,张小白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这人是谁,于是就问:“你丫的谁啊?”

    那人说:“我是被罗密欧戳了两剑那个,你说我是谁?”

    “我擦,你怎么也跑来玩征途了,还跑到这个区?”

    “你个笨蛋,我不在这个区在哪个区,现在游戏的别的区都是公测阶段,就这个区的稳定,你丫的张小白,你这名字还真是名副其实!”

    后来张小白上线就艾特好友温柔的风,他们俩也不打怪杀敌,偶尔就是坐在草坪上聊聊天,吹吹牛。

    一般都是刘力吹牛,张小白在一边听着。

    比如说,唉,今天某某妞又看上他了,明天另一个某某妞竟然给他送东西,反正乌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张小白说:“刘力,你也老大不小了,就没想着找一个女孩子,正儿八经的谈一场恋爱?”

    刘力很想告诉张小白,怎么没想了,不过他想要的女孩子心里一直守着别人,他怕自己找了另一个,一转身,连他自己想守着的人,也找不到了。

    “我还年轻,机会有的事,男孩要先立业再成家!”

    ......

    沈流年叫忘川流年,赵瑞叫暗夜里的阳光。张小白又开了一个号,叫抓猫的鱼儿。

    赵瑞笑张小白白痴,怎么会想这样一个游戏名,张小白说:“我总是在夹缝中挣扎,难道就不能给自己的目标定得高远一点?”

    抓猫是鱼儿最高远的目标么?不一定,不过在张小白看来,若是自己是一只抓猫的鱼儿,那么,自己应该比自己的敌人要强大无数倍才能够做到。

    她喜欢自己强大起来,不要再做那个整日里有些期期艾艾的张小白!

    等自己升到十级的时候,沈流年已经是二十级了,张小白问沈流年,你是怎么做到的?

    沈流年神秘一笑,说这征途之中有好些暗线任务,你不知道,其实暗线任务要比主线任务要复杂的多,但是相反的增加经验也是比普通的多好多。

    赵瑞耸了耸肩,说了一句冰沟!

    原来张小白和他们的差距还是这么大,张小白垂头丧气的在绿树环绕的城墙边上看风景,那忘川流年也过来了,将自己打的一件绝美的战袍递给了抓猫的鱼儿。

    张小白欢快的点了接受,那是一件红色的战袍,穿在她身上说不出的美。

    忘川流年艾特抓猫的鱼儿讲:“这里很美,你真会选地方。”

    抓猫的鱼儿回复忘川流年:“就是因为它美,所以我才停了下来!”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忽然来了一个暗夜里的阳光,挥剑直指忘川流年说:“我要和你决斗!”

    忘川流年点了接受,于是两个人开始放大招互相砍杀,最终以暗夜里的阳光血空含恨而死告结束。

    赵瑞从旁边跳了起来:“妈的,不玩了不玩了,和你打,你还真把我往死了打啊,我现在死了,你就开心了?爷不玩了,不玩了!”

    张小白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赖的男人,自己挑战,打输了还要赖在别人头上,简直了!

    “大无赖!”张小白对着赵瑞吐着舌头说。

    “你丫的就知道向着沈流年,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也不知道当初是谁拉着你来见他的!”

    “咱一码归一码,别给混了一块去了,喊杀的是你,被杀的也是你,你这属于技不如人,还要说什么?”

    “不说什么,走,今天心情好,咱们去海边吹吹风!”

    那一日是张小白觉得最开心的日子之一,不仅仅是沈流年回来了,还有是因为,张小白的心终于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