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对木家开战

    更新时间:2015-07-21 19:24:33本章字数:2065字

    擂台之上的木红方乃是木元的独子,此刻见到爱子在擂台之上受虐,虽然有心前去帮忙,但是元家之人又不是吃干饭的,这时候出去,无疑是给元家对木家一个开战的借口,此刻的木家,还没有到能抵抗三大势力联手攻击的怒火。

    木红方在木家的地位极高,也是木家日后家主的首选,木尘风怎能不心疼,但是一想到那些赌注,木尘风就涅了,以元岚山的性格,赢了比赛之后,定会立即收下木家所以的资产,那个时候,木家怎能在连云城立足,既然你元家让我木家死,那么就算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我们认输,我们认输!”

    得到木尘风认输的首肯,木元急忙对着裁判老者大声喊道。

    认输一出,那裁判老者一丝没有停留,在第一时间内喊出停赛。

    有些猩红的双眸慢慢转向擂台老者之上,元道清停下了拳头,一脸讥讽的对着那裁判老头道:“你妈的喊的还挺快的!但是依旧不能改变他的命运!”

    元道清说完,再次转脸看向被自己掐住颈脖的木红方。

    “不要!”

    “道清住手!”

    无论是元家还是木家,在听到元道清话后,心中都是一愣,这家伙居然不听裁判的判决,一意孤行的要下杀手。

    “嘎巴!”

    一声骨骼破碎的清响从擂台之上传出,原本还在挣扎的木红方,此刻达拉着脑袋,气绝身亡。

    “方儿!”

    无论是木元还是木尘风都突然对着擂台之内爆射过去,木元一把抓住地上的木红方就想着木家飞奔过去。

    “元道清,若是方儿有什么事情,我定让你陪葬!”

    此刻元道清已经回到元家坐席之上,之前那个被元道清瞪了一眼的裁判,此刻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尴尬的站在裁判坐席之上。

    “道清,你怎么能杀了他呢!”

    元道清回到元家坐席之上,元岚山虽然话中有些呵斥的意思,但是双眸之内却是极其赞赏元道清的做法。

    铁血独断,这是一个家主所需要的基本条件,元道清当之无愧的拥有了。

    “方儿死了!”

    木元一脸呆滞的看向地上已经死去的木红方,对着木尘风道。

    “元家,你们不守规矩,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木尘风突然暴起,气息陡然间提升,在木尘风一声嘶吼下,木家之人猛然间对着元家坐席冲击了过去。

    “杀!”

    元道清这厮居然还来凑热闹,在元家坐席之上大喝道。

    月神广场之中,五大世家之内,随着元道清一声喊下,顿时元家之人仿若一个个强健的公牛般,纷纷召唤出武魂,也不怕木家的玄青藤,直接冲进木家的坐席之中,开始着疯狂的屠杀,压抑了无数年的愤怒,在今天终于爆发了!

    木元乃是木家二代家主,修为达到了混沌中期之境,在战乱开始时,就已经冲向元家儿郎之中,想要对元家儿郎不利,当然元家的二代家主元万熊也不是吃素的,直接就与木元战上了。

    木家之中,木尘风面色沉寂,双眼死死盯着对面元家家主之上的元岚山,而且还有元家旁边的欧阳家。

    元岚山长啸一声,顿时从家主坐席爆射而起,身形一晃,就冲向了木家家主之外上,直指木尘风激射而去!

    元岚山的武魂也已经进化到真魂之境,也就是第二个阶段,防御力极高,当然身为木家的掌舵人,木尘风的实力也是极强!

    战斗开始之后,元道清就直接向着木家坐席冲去,目标赫然就是在天脉森林中追杀她数日的木冰眉。

    “黄万,你去保护道清,切忌不要出现危险!”元岚山临走之时,吩咐黄万照顾元道清,就算自己死,也不能让元道清出事。

    元家的武魂从根本上已经克制住了木家,木家的玄青藤虽然攻击强悍,但是同等级之下没有过人的武技,还是无法战胜元家儿郎的。

    月神广场之上一片混乱,在元家与木家大战起时,擂台边上看热闹的一行武者纷纷后退,离开了这多事之地。

    北冥家族坐席之上,北冥策依旧一脸笑意,与冷月如白秋菱谈笑风生,仿若对于擂台之内的战斗没有丝毫关心般!

    在元道清进入战团之后,白秋菱的双眸就时刻向着擂台之中的战团看去,时刻关心着元道清的安慰。

    北冥策心中清楚,只是没有说出来!

    北冥天目光沉寂,似乎在考虑什么一般。

    “王兄,你对于元家与木家此刻的战斗如何看待!”

    欧阳幻天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若有所思的对着右手边上的王天怒道。

    欧阳幻天的这句话,已经表明了立场,此刻欧阳家不动,那是在看着自己王家,王家与欧阳家的实力悬殊,王天怒心中可是清楚的很!王天怒在看到北冥家没有丝毫反应的时候,心中已然知道,这木家完了。

    北冥家显然是相信了木家没有那半张天门残图,若不然此刻北冥家也不会眼看着木家之人被元家越杀越杀也无动于衷,这北冥天到底怎么想的!

    思索了一会,权衡了下得失,王天怒豁然一笑道:“哈哈,欧阳兄!这元家与木家之所以此时争斗,则是因为元道清杀了木红方,这可以说是家事,我们都不能参与,欧阳兄,我们两个有一段时间没有在一起喝酒了吧!走,今天我请客!”

    王天怒身为王家家族,当然知道,今天恐怕木家是要完了,与其做没有利益的争斗,不如静观其变!

    见到王家与欧阳家的人离开,与木尘风激战的元岚山豪迈的笑道:“木尘风,今天我看你还往那逃!”

    ……

    元道清脚步快速移动,行走在巨大的擂台之上,一个个元家或是木家在战斗中死去后的全身精元与负面情绪全部都被元道清给吸入体内三十六条经脉与四肢几百个窍穴之内!

    自从上一次释放了月神之怒后,胸前心脏部位的月神武魂所化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仿若沉睡一般,上次三个无双中期之境的武者精元,居然都没有让月色武魂苏醒,想必这月神之怒极其耗费武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