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 冰雕

    更新时间:2015-07-27 09:33:31本章字数:2068字

    元道清不想连累欧阳雪,毕竟他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躲过这一劫,万一被北冥家的人追上,光凭这几个人,是根本不够看的!

    无奈之下,黄万豪迈的笑道:“道清老弟,就像你刚才说的,还要与我去找美女,若是你说话不算话,我黄万不会放过你,走!”

    转身间,清楚可见黄万脸上几个晶莹的泪珠,能让一个铁血男子黯然流泪,他们两的感情果然不一般。

    欧阳雪有些抽泣起来,许若珊环抱欧阳雪,安抚着。

    距离马车三百米之外,有一处天然山洞,黄万与许若珊御起精元,硬生生的抵抗着元道清身体之上的寒气,把元道清给挪进了山洞之中!

    神离初期的许若珊在抱起元道清身体的时候,都觉得无法忍受元道清体内的寒气,在路上几欲放手休息,可是只有混沌中期的黄万,却硬咬着牙,一路没有丝毫停顿,把元道清给挪进了山洞之中!

    看着黄万两手被冻得出血,许若珊突然发现,一路之上经常色迷迷看着自己的黄万,居然还有这么重情义的一面!这不禁让许若珊另眼相看。

    “走!”

    作出这个决定时,黄万心中的疼要比身体之上厉害无数倍,他们都知道,元道清是为了不想拖累自己等人,才做出这样一个决定的,从眼前的形式看,许若珊不相信元道清可以抵御过去。

    既然事情已成定局,许若珊也不停留,在百米之外拴上一匹快马,而后便带着欧阳雪离去!

    两辆马车再次绝尘而去,只是这次少了一个人!

    幽静的山洞之中,阵阵浓郁的冰寒之气就仿若无数蜘蛛网一般,向着百十平方内的山洞四周蔓延过去,原本还有些青绿植物的山洞,在元道清体内散逸出去的冰寒之意下,慢慢冻结起来,变成蓝色的冰晶!

    山洞的中央位置,已经被经脉中与窍穴中冰晶冰冻了百分之九十的元道清每次呼吸都极其的困难,每一次呼吸颈脖都会出现死死如同细小蜘蛛网的冰层。

    若是脑袋再被冻结的话,可能元道清难逃一死!

    脑中的神秘火焰不知道为什么,元道清怎么召唤都无法召唤出来。

    无论是四肢还是经脉、窍穴还有体内血肉细胞都被冰寒彻骨的寒气给冻结起来,丹田之内的精元根本就无法在那浓郁的寒气中前行。

    当然,元道清其实不知道,虽然此刻元道清的身体在承受着无数寒气的侵蚀与冻结,但是实际上那冰寒之意也是在帮助元道清磨砺身体素质,从另一方面来说,神秘火焰好似知道这冰寒之意会出现一般,故意躲藏起来,让那冰寒之力帮助元道清锻造身体!

    体内极其的糟糕,原本应该殷红的五脏六腑,此刻在冰寒之力的侵蚀下,变成了蓝色的冰晶,冰冻之下的身体血液流动的极其缓慢,如不是元道清之前就在重力室内疯狂的磨砺身体,恐怕此刻那无比冰寒的力量就会直接把元道清的身体给冻结起来,根本不会血液还流动!

    五脏六腑完全被冻结,只有心脏还在微微的跳动,跳动的极其微弱。

    盘膝坐地,元道清时刻保持清醒,努力的催动丹田内的精元与经脉窍穴之内的负面情绪之力,想要用那令自己疯狂的负面情绪之力来破除这冰寒之力。

    冰冻还在继续,元道清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慢慢蜕变出来,只是元道清心中并不知道,当然这种在不知情况下的锻体,才是最为有效果的。

    ……

    没有元道清的旅途极其的苦闷,原本一路之上,元道清大多都会说些笑话,使得原本苦闷的旅途变得欢乐起来,可此刻,元道清已经不在,生死未知!

    马车之中,欧阳雪苦闷着脸,这接近两天的旅途中,欧阳雪一句话都没说,也一口饭都不愿意吃,许若珊看在眼中,疼在心里,只好默默安慰欧阳雪,给欧阳雪打气,但是欧阳雪心中却是知道,那种冰天彻骨的寒气根本就不是一个无双后期的元道清可以抵御的。

    三人之中,没有一个人开心,都沉闷着脸,闷头赶路,这一路上,黄万好似变了一个人,原本与元道清一般幽默的黄万变得脾气暴躁,沉默不语,时常因为一点小事与许若珊争吵,许若珊虽然比黄万修为高,但是却没有生气,从这些日子与元道清相处,许若珊渐渐发现元道清的人格魅力所在。

    坚毅、沉稳、遇事不惊,还有那逆天的天赋,只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将成为过去,,岩浆山脉一行还没有到头,中途元道清去生死不知!

    ……

    距离黄万一行人身后百里外,一行百人队伍分别骑乘着身披黑色甲胃的高头大马,气势汹汹的追击着前方黄万三人。

    这些人都穿着黑色的长袍,周身散发着无比隐含的气息,为首的一匹高头大马之上,北冥策手拿一把黑色的权杖,权杖之上有一颗幽兰之色的宝石,从那颗幽兰的宝石之中时刻散发着无比隐含的气息!

    北冥策身后则是跟随的冷月如与白秋菱,她们两人心中无比激动,对于天门的向往无比期待,只是她们却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被北冥家给安排好了,是死是活,只在北冥策的一念之间!

    幽暗的山洞之内,此刻已经被无数冰寒的蓝色冰晶覆盖,强烈的隐含之气使得山洞百米内的所有生物都被冻结起来,根本没有一个生物敢靠近山洞的百米之内。

    一个盘膝坐地的人形冰雕静静的伫立在山洞之内,仿若亘古永恒不变一般!

    冰雕之内,隐约可以听到心脏细微的跳动声,被冰冻的元道清还没有死亡。

    冰雕之中,神智尚未模糊的元道清坚持着在心中召唤脑中的神秘火焰,但是却无济于事!

    日落月初,三天时间过去了,冰雕之中尚存一丝神智的元道清依旧没有放弃对神秘火焰的召唤,但是仿若那神秘火焰凭空消失般,任由元道清如何召唤,那神秘火焰都不出来。

    难道真的要死了么!

    冰冻之中,元道清凄惨的一笑,有些无奈的自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