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投奔

    更新时间:2015-08-17 10:00:25本章字数:3435字

    沈家一行人是在三天后到达京中的,早早就有沈家的小厮先到段府报信,段夫人喜不胜收,让段夏荷和段冬雪收拾好了,便在前面花厅等着。

    她跟沈夫人也有七八年没见了,心下想念,指派如容一遍又一遍使唤跑腿的小丫鬟去二门瞧着。

    小丫鬟跑得快短腿,终于把沈家盼来了。

    沈夫人一袭绸缎衣裙,繁复的刺绣显得通身富贵。段夫人看得皱眉,沈夫人发髻上金灿灿的六支金钗,实在亮眼得刺目。

    段冬雪险些笑出声来,只觉得这个小姨浑身犹如暴发户一样,虽说满身首饰,腕上的金镯子足有四五个,却瞧着可笑得紧。

    不过她越是这番做派,越是说明沈家的富有,段夫人唇边的笑意更深了,迎了上去,握住沈夫人的双手道:“可把妹妹你们盼来了,瞧着妹妹有些富态,只怕在南方过得好。”

    沈夫人当初若非比段夫人小一年,可不就要嫁到京中,做三品的官夫人?

    可惜到头来,她只能下嫁,做一个商户娘子,别提多郁闷了。

    沈家锦衣玉食,哪里比官夫人来得威风?

    只是如今瞧着段夫人身上的衣裙和首饰,哪一样都比不上自己,沈夫人有沾沾自喜。官夫人再威风又如何,靠的只有那点俸禄,哪里够用?

    官家还得撑起场面来,奴仆成群,住着大宅子,摆设样样都得是精品。若是拿出个赝品挂上,少不得要丢人现眼,被同僚上峰嘲笑的。

    当家主母还得端庄大方,打赏下人得阔绰,不然也要被笑话的。

    林林总总下来,官家宅门规矩多,哪里有商户来得自在?

    沈夫人脸上的笑容也真切了几分,笑道:“的确许多年不见姐姐,姐姐风采依旧,看来姐夫是个会疼人的。”

    段夫人笑吟吟的,两姊妹寒暄几句,她这才看向沈夫人身后那个年轻公子:“这就是远哥儿吧?几年不见,已经是大儿郎了。翩翩公子,浑身书卷气,今年的春闱必定能高中。”

    闻言,沈夫人面上的笑容一僵,很快又恢复原状,只是透着两分心虚:“承姐姐吉言了,我也没盼着大富大贵,这孩子孝顺,以后能娶一门好媳妇,尽快让我抱上白胖的大孙子,这就足够了。”

    段夫人笑笑,并没有接话。沈夫人在心里几次三番提起段夏荷,明显是想要撮合两人了。但是她却不能着急,不然段夏荷的身价岂不是低了去?

    女子矜持,家里也得徐徐图之。不然出嫁后,要被夫家轻视的,还以为是要嫁不出去了,不然怎的如此焦急?

    沈夫人听她不接茬,只得道:“也许久没拜见姐夫了,正好远哥儿来了,让你姨丈指点一二也是极好的。”

    段夫人听罢,吩咐如容道:“请远哥儿去书房见一见老爷,在门外伺候着,不必急着回来了。”

    如容应下,在前头领路。书房在长风苑的东侧,也就走一刻钟左右便到了。

    沈远在后头慢悠悠的跟着,目光始终没从如容曼妙的背影上挪开。这丫鬟在段夫人身边伺候,年纪稍大,姿容却是上等,也不知道有没被姨丈收了房,不然他还真想求回家去。

    他舔了舔下唇,微微眯起眼,想到段夫人一番做派,听说段府后院里连一个姨娘都没有,段老爷膝下更是没有一个庶女庶子,足见段夫人可是防得厉害,自是不可能让身边的丫鬟得势。

    如此,倒是自己的机会了。

    如容浑然不觉,侧身请沈远进书房。

    段老爷早就知道沈家人登门来了,当下笑着道:“几年不见,远儿长大了,瞧着就是有大作为的。”

    这话颇有几分讨好的意思,沈远笑笑,稍微想想就明白段家的意图,却是正中他的心思。

    这次上京来,为的是避祸,自然要找一个靠山。

    段府门户不小,段老爷深有官职,加上长平侯的背后,自己若是娶了段家的姑娘,便是能长久地安安稳稳的,何乐而不为?

    当下,他对段老爷也热情了几分,笑着吩咐身后的小厮道:“青轩,还不把我送给姨丈的礼物呈上?”

    青轩小心翼翼地把手里捧着的长锦盒奉上,段老爷打开一看,不由惊讶,摸着胡子道:“这可是刘大家的真迹?”

    “不错,姨丈眼力极好,一眼就瞧出来了。”沈远不着痕迹地恭维两句,又道:“这幅画作我是偶然所得,也是缘分。大家之作,留在我手里都是浪费了,倒不如送给姨丈,这是再好不过的了。”

    “这怎么使得,画作贵重,怕是千金难得,远儿的心意我是心领了。”段老爷喜欢这幅画作,只是刘大家流传在外的画作没几幅,价值连城。他是心动,却是无功不受禄,感觉收下实在有些烫手了。

    沈远却推了推,笑道:“姨丈这么说就太见外了,段家和沈家不是外人,区区一幅画作罢了,沈家还买得起。不管价钱如何,只要姨丈喜欢,这幅画就算没白买。放在我手上,倒是浪费了。”

    听得这话,段老爷也不再推脱,笑纳了:“那我就厚脸皮收下了,多谢远儿这份厚礼。”

    两人寒暄几句,段老爷有意跟他说说学问,沈远却是最不耐烦这些,拐着弯说起路上的见闻,又多番提起南方的富庶,以及家中几幅大家真迹,他们在书房里也算得上是相谈甚欢。

    花厅里的段夫人和沈夫人落座后,后者便让人呈上礼物,人人有份:“小小意思,还请姐姐笑纳。”

    段夫人矜持得很,没当着她的面打开,段夏荷却是偷偷掀开一点偷看,惊得倒抽了一口气。

    段冬雪更是落落大方地打开,惊喜道:“小姨,这项圈真好看。”

    何止是好看,简直是贵重无比。项圈显然是纯金打造,上头镶嵌了几颗拇指大小的宝石,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虽说俗气,却是财大气粗。

    段夫人当下笑了,娇嗔道:“妹妹怎的送这么大的礼,你我姊妹又不是外人,没得叫丫头们给宠坏了。”

    “哪里,姑娘家很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南方的姑娘及笄的时候,长辈都会送这么一个项圈,也是期盼着姑娘家大富大贵。两个丫头及笄的时候我没能敢过来见礼,如今怎么也要补上。”沈夫人不甚在意,几个项圈罢了,倒也不至于费多少银钱:“对了,怎么没见秋叶?”

    “伺候他的大丫鬟,家里老娘病了,秋叶正好要去买笔墨,便送了这丫鬟一趟。”段夫人笑笑,又道:“看着时辰,也是差不多时候该回府了。”

    “倒是个心善的孩子,”沈夫人听了,挑眉道:“可是我说句不好听的,姐姐大门大户,秋叶可别太宠着身边的丫鬟了。若是个心大的,岂不是要坏了秋叶的前程?”

    段夫人倒也没怎么听进去,解释道:“念柳是我亲自挑的,又是家生子,她老娘以前伺候老爷,也是年纪大了,老爷开恩,这才除了奴籍放了出去。他们一家子感恩戴德,又是老实本分的,绝不会做出什么不得体的事来。”

    既然她放心,沈夫人也懒得做那恶人,便没再提。

    只是沈夫人心里很是瞧不起这个姐姐,看来是做官家太太久了,段老爷又是个念旧情的,她手段又厉害,没叫后院起火,倒是渐渐放松了警惕。

    年轻貌美的丫鬟,再是怎么老实本分,在一个满腹才华又俊美的少爷面前,又怎能把持得住,不少女怀春?

    只要起了心思,想要的便更多了,仅仅呆在小少爷跟前藏头缩尾的,难能按捺得住?

    “妹妹舟车劳顿,也该是累了。我让人整理了祁安苑,比不得妹妹的沈府,却也算是清净,离长风苑也不远。”段夫人见她眉宇间含着几分疲倦,便心疼道。

    沈夫人从善如流地搭着丫鬟的手起身,点头道:“的确有些累了,反正来日方长,回头再跟姐姐叙叙旧。”

    她被婆子领着去祁安苑了,段夫人自是安排了四个小丫鬟去伺候。

    沈夫人看着这些小丫鬟还没开脸,只怕是刚从人牙子那里采买回来的,面上神色不变,等婆子送来热水,便打发她们出屋了。只留下贴身伺候的大丫鬟紫泉在身边,替她脱衣梳发。

    她坐在浴桶里,闭上眼冷哼道:“姐姐这官家夫人,做得没我想象中风光。瞧瞧这几个丫鬟都是新采买的,估计段府的下仆都是刚刚好,来了下人还凑不够伺候的,这才不得不临时在外头买上几个,倒是精打细算。”

    段夫人在想什么,她这个妹妹是再清楚不过了。不想在自己跟前失了面子,打肿脸充胖子,愣是买些丫鬟来凑数。

    虽说小丫鬟规矩学得不错,年岁却太小了。

    紫泉一边替沈夫人梳发,一边低头道:“奴婢一路走来,倒是觉得除了段夫人和两位姑娘身边的一等丫鬟,其他的年岁都不大。”

    沈夫人回想一番,还真是如此,便笑了:“姐姐好心思,这是防着姐夫偷吃呢。难怪偌大的段府,后院连个伺候人的小妾都没有,哪像是老爷那般……”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多了两分怨愤。

    紫泉可不敢接沈夫人的话,后者也不想听丫鬟怜悯的安慰话。沈老爷风流,除了她这个正妻,后院有三位姨娘,两位侍妾,通房丫鬟更是多了。

    莺莺燕燕闹个不停,沈夫人也是厌烦了,恰好沈远的事,便索性带着他上京来清静清静。

    “姐姐不听我的劝,秋叶以后必然要吃亏的。”她是过来人,难得好心提醒段夫人,可惜这个姐姐却丝毫没听进去:“回头你也留意留意,秋叶身边这个长脸的大丫鬟,究竟是什么样的货色。”

    紫泉的眼力,沈夫人还是信得过的。若非她死死护着,紫泉又不是心大的,这姿容可不就要给沈老爷给勾了去?

    沈老爷身边不缺伺候的丫鬟,她却不能少了紫泉这个左膀右臂。

    紫泉低声应下,目光微闪。知道沈夫人这是做了两手准备,若是沈远没能迎娶段家的姑娘,好歹拿捏住段秋叶这帐内之事,好让两家更亲近一些。

    若是前者倒还好,后者的话,却是要得罪段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