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厌恶

    更新时间:2015-08-18 10:00:28本章字数:3274字

    沈远出了书房,瞥见沈夫人身边的紫泉手里正捧着一个锦盒,便叫住了她,挑眉问道:“怎么还有一个,少了谁的?”

    紫泉小心翼翼地上前答道:“少爷,段府的大姑娘前阵子从山庄。听说在院子里养病,刚才没能出来见客,夫人便让奴婢亲自送过去。”

    “恰好我想要见见这位大表妹,可是从来没见过一面的。”沈远好奇,段夏荷和段冬雪姿容不错,也不知道这个段春盈又如何?

    紫泉听了,满心为难。别人不知道,她这个在沈夫人身边伺候多年的,哪里不知晓自家公子的脾性?

    说是去见,指不定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少爷,这大姑娘已经许了长平侯的长子。待嫁之身,少爷怕是不好亲自去拜访。”紫泉心里忐忑,生怕这位爷劝不住,回头沈夫人要怪责到自己头上来。

    “我是她的表哥,又不是外人,哪里来这么多的繁复规矩?正因为她就要嫁人了,从小没见过一面,实在可惜。”说罢,沈远又吩咐青轩道:“去把我带来的美人扇送来,权作是给大表妹的添妆了。”

    青轩苦着脸,不得不应下,只是送美人扇给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做添妆,也就沈远做得出来,未免有些轻佻。就算这美人扇上的字画是大家留下,价值不菲,可却是酒醉时为姬妾之流,微醺时留下的墨宝,怎好送给正经待嫁的姑娘?

    只是沈远说一不二,青轩是知道,便也回去取了美人扇,快步往紫墨苑走去。

    沈远这才带着紫泉走到紫墨苑跟前,就见两个粗壮的婆子守在门口,行礼道:“沈公子,大姑娘染了风寒,过了病气就不好了,还请公子留步。”

    “怕什么,我身子健壮,不过看一眼,哪里就能过了病气?”沈远笑笑,沈夫人最是喜欢用这个借口放在小妾身上,一场风寒就让沈老爷转身就忘记了旧人,无声无息就除掉一个不听话的小妾。

    如今段夫人也喜欢用这一招,真不愧是亲生姊妹,连借口都懒得多想,直接用就是了。

    婆子被堵了回来,面上尴尬:“夫人的意思,奴婢不好擅自做主,还请公子莫让奴婢为难。”

    “无妨,我来的时候已经知会了姨母,姨母又是心慈手软的,绝不会怪罪到你们头上来。”沈远微微一笑,身后的青轩会意,偷偷给两个婆子塞了分量不轻的荷包。“再说,姨母让大姑娘禁足,却没有说不叫别人进去见她。”

    婆子捏了捏荷包,藏在袖中,到底还是挪开了:“那么,公子有请,只是莫要耽搁太久。”

    “我知晓的,断不会让你们太为难。”沈远手执折扇,眉目俊秀,被她一瞥,就是婆子面皮再厚,也忍不住脸红了。

    若是她们再年轻十岁,可不就盼着能伺候这样的公子哥儿?

    沈远早知道自己魅力不凡,居然连段府的婆子都给迷了去,心下得意。

    他走了没多久,就见一个粉衣丫鬟站在院前候着,显然是等着自己了。

    她袅袅欠身行礼,笑盈盈地道:“贵客临门,大姑娘让奴婢再次等候,表少爷,请。”

    沈远不着痕迹地打量着眼前的丫鬟,比起如容的年岁要小一些,举手投足多了份随性,少了两分拘束,倒是瞧着挺顺眼的。不知道从未谋面的大表妹,或许也比段夫人亲自教养的两个女儿来的有趣?

    “有劳了,”沈远微微颔首,跟着红盏进了院子。

    红盏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撇撇嘴,原本屋内几人正做女红做得起劲,偏偏这公子哥儿不知道哪里不对劲,非要跑到紫墨苑来。

    段春盈让自己去迎,红盏多多少少有些不乐意。

    沈远是段夫人的外甥,跟大姑娘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算得上是外男了,特意跑到姑娘的闺房来,不是脑子缺根筋,就是心怀不轨。

    看着这公子又不像是傻子,估计后者居多,红盏不由暗暗警惕。

    大姑娘就要出嫁,可不能在这节骨眼上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紫墨苑远远不比长风苑来得华贵精致,显然这位大姑娘十分不受宠,又被禁足在这么个小院落里,只怕心里不舒服,又或是闷得慌,不然怎会轻易让自己进来,又特意撵了丫鬟在院门候着?

    沈远握着折扇,见前头的丫鬟拐了个弯,没往屋内走,反而往后院走去,便明白了段春盈的意思。

    他们到底没有血缘关系,在屋内单独见面,传出去只怕有碍段春盈的名声,索性挑个空旷的地方,众目睽睽之下,倒也规规矩矩的。

    对段春盈的小心思,沈远自认为是猜出来了,当下微笑着踏进后院,远远见凉亭里有一个蓝衣女子背对着自己,便上前拱手道:“这位是在下素未蒙面的大表妹吧,表哥在这厢有礼了。”

    “沈公子客气了,请坐。”段春盈转过头来,沈远颇有些惊艳。

    巴掌大的小脸,柳眉凤眼,娇美动人。

    沈远陡然间开始嫉妒言羽霖的,段春盈的容貌远远在段夏荷和段冬雪二人之上,还真是便宜了那个病怏怏的短命鬼!

    被他紧紧盯着,段春盈垂下眼帘,心里对沈远起了几分厌恶。

    瞧着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居然直勾勾盯着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果真是段夫人的亲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沈远也察觉自己失礼了,撇开脸示意紫泉把锦盒送上:“这是母亲的见面礼,听说表妹病了不能出院子,我便亲自送过来。”

    “多谢沈公子的美意,小女子就笑纳了。”段春盈也没矫情拒绝,沈家多的是钱,这点见面礼必然所有姊妹都有的,她不收,倒是不给沈夫人面子了。

    “小女子身子不适,就不久留沈公子,免得过了病气,母亲只怕要怪罪下来的。”她巴不得早早打发沈远,用帕子遮住半张脸,低低咳嗽了一声。

    “这不过是母亲的见面礼,我作为表哥,可不能失礼了。”沈远想着自己过来,身上倒有一枚羊脂玉的玉佩,价值连城,便摘下来放在石桌上,往前推了推:“小小心意,还请表妹别介意才好。”

    随手就把贴身的饰物送给一个姑娘家,沈远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叫段春盈恨不得把玉佩拿起来砸到他的脸上好。

    好在绿岚机灵,把严嬷嬷叫了过来,当下看见这一幕,严嬷嬷便义正言辞地上前道:“沈公子,此为不妥。大姑娘是待嫁之身,可不能随随便便收下年轻公子哥儿的贴身物件,还请公子收回去,莫要败坏了大姑娘的名声,传出去,长平侯府怕是要兴师问罪的。”

    她一番义正言辞的话,毫不客气,叫沈远的笑脸险些挂不住,身后的青轩冷着脸喝道:“这是哪里来的婆子,这般污蔑少爷的名声,用意何在?”

    绿岚也是看这位沈少爷十分不顺眼,立刻答道:“这是夫人身边的教养嬷嬷,是宫里贵妃身边伺候的,大姑娘就要出嫁,夫人便让严嬷嬷过来指点规矩,也好在侯府不至于出了差错。”

    “原来是严嬷嬷,我曾听姨母提起过一次,倒是失礼了。青轩,还不给严嬷嬷赔罪?”

    青轩是个机灵的,闻言立即拱手,满脸歉意道:“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没认出严嬷嬷来,实在该死。”

    沈远知道严嬷嬷在一侧虎视眈眈,也不好继续留下,便收起了玉佩道:“回头再给大表妹添妆,刚才倒是我思虑不够深,好在得严嬷嬷提醒,这才没犯了大错。”

    段春盈挑眉,这位沈家少爷倒是能屈能伸,脸皮只怕跟城墙一样厚了。

    绿岚把沈远一行人送走,红盏已经开始低声埋怨了:“沈少爷这是什么意思,一个外男跑到姑娘的院子来,还想把贴身玉佩赠与姑娘,简直是不知廉耻。”

    严嬷嬷也是皱眉,说的话却是婉转多了:“沈家到底是商户出身,沈少爷是嫡长子,从小被沈老爷和沈夫人看重,举止难免有些随性,大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她对沈远也十分不喜,在宫中阅人无数,自己一眼就看出沈远熟稔的动作,只怕不是第一回了。也不知道骗了多少年轻的姑娘家,好叫她们一见倾心。

    沈家有万贯家财,只是指缝漏下一点,都叫那些眼皮子浅薄的犹如飞蛾扑火地挨上来。

    可惜这里不是南方,沈远还不知收敛,只怕迟早是要惹事的。

    “这位沈少爷,大姑娘还是远着点为好。”

    红盏连忙附和道:“就是,大姑娘离沈少爷远远的。这回见识到他的真面目,下次奴婢绝不会让这男人再踏入紫墨苑一步!”

    段春盈听得她如临大敌的,不由失笑:“纨绔子弟罢了,很不必放在心上。听说沈夫人颇为喜欢二妹妹,这次特意上京来,恐怕想要跟段府做个亲家。”

    严嬷嬷一听,不由大吃一惊,蹙眉道:“这简直是胡闹,段府到底是官家出身,却把二姑娘许配给商户的嫡子。”

    传出去,段府怕是要被官宦人家嗤笑的。

    段春盈冷笑,摇头道:“爹爹怎会在意那些闲言闲语,他的眼中只看得见沈家的万贯家财。商户官家又如何,一个缺了靠山,一个缺了银钱,可不就是一拍即合?”

    严嬷嬷担忧地瞥了她一眼,叹道:“若是如此,大姑娘出门子后,在侯府的日子怕是要不好过的。”

    段夏荷要嫁到上门去,长平侯府的长子间接跟沈远成了连襟,只怕要成为整个京中的笑柄。

    侯夫人动不了段府,可不就要迁怒到段春盈这个段家的姑娘身上来?

    段春盈冷冷一笑,看了过来:“嬷嬷,若非长平侯府的亲事在前,嫁到沈家去的,除了我,还会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