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掌柜

    更新时间:2015-08-22 10:00:53本章字数:3262字

    后院的小风波,自然没逃过段春盈的耳朵。她听着窗外麻雀们叽叽喳喳的叫声,不由冷笑。

    段秋叶的两个姊妹都不是善茬,以为是念柳算计了他,到头来却不知道,算计他的人一个是段夏荷,一个是段冬雪!

    若是段秋叶以后知道真相,不知道会露出什么样的神色来?

    光是想想,段春盈就觉得痛快至极。

    绿岚挑起帘子进来,对她微微颔首:“大姑娘,那人……已经安置妥当了。”

    红盏也跟在后头进来,嘟嚷道:“那人牙子狮子张大口,幸好掌柜在,三言两语就让她哑口无言,乖乖把人交出来,不然怕是要多费些银两。”

    她们的银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哪能便宜了这人牙子?

    绿岚倒是蹙眉道:“念柳被拖着走,等救下的时候有些见红。好在掌柜早就把熟悉的郎中夫人请来,最后把孩子保住了。”

    她轻轻叹气,忍不住同情念柳:“虽说保住了孩子,但是十月怀胎,能不能生下来,却要听天由命了。”

    红盏却对念柳没什么怜惜,冷哼道:“若非她心大了,想要做姨娘,又怎会爬上少爷的床榻?以为怀上孩子,就能把少爷拿捏住,简直是做梦?”

    别说段夫人,就是后院两个姑娘都不是善茬,哪里容得下念柳和这个丫鬟生下的庶子?

    绿岚瞪了她一眼,让红盏少说两句。

    红盏嘟嘟嘴,都是没再吭声,绿岚这才开口道:“有掌柜照顾着,念柳和孩子应该无碍。只是姑娘收留念柳,难不成以后孩子生下来,还带孩子回来段府认祖归宗吗?”

    “有什么不好,总归是段家的孩子,流落在外,倒是要让人笑话的。”段春盈捻着针线,低头看着自己最近两日绣出的帕子,算是勉强能看。

    想到以后段秋叶和他的妻子看见念柳带着孩子上门来,不知道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来?

    “大少爷狠心把念柳交到夫人手里,就是没把人放在心上。就算以后回来了,只怕也不会认下孩子。”绿岚倒是有些担心,毕竟男人都是喜新厌旧,恐怕没两年段秋叶就会把念柳忘了个一干二净。

    段春盈瞥了她一眼,笑道:“不必担心,我自然不会让弟弟把念柳忘得太快。再说,总是喜欢过的,又在身边这么些年,怎会轻易忘掉?”

    她没说的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丫鬟伺候段秋叶舒舒服服的,他以后娶的正妻,可不会像丫鬟这般卑躬屈膝,端着夫人的架子,又怎比得上温柔小意,对段秋叶千依百顺的念柳?

    一只麻雀扑棱着落在窗前,段春盈听了几句,不由笑了:“母亲打算给秋叶说亲,也就是这两天了。”

    看来是想让段秋叶尽快忘掉念柳,最好的方法就是赶紧塞一个温柔的正妻,叫他在温柔乡里彻底沉迷。

    绿岚倒是惊讶,问道:“夫人不是想着大少爷高中之后再给他娶亲,怎的忽然提早了?”

    依照段秋叶如今的身份,不高不低的,只怕娶的姑娘不能是高门大户了,段夫人一腔心血付诸流水,还不郁闷得要命?

    红盏嗤笑道:“夫人不是想着大少爷以后高中,就连公主都能娶的。如今却只能娶个品级不高的官家姑娘,怕是要把念柳给恨死了。”

    “纸包不住火,总会传出去风声。要不赶紧娶妻,以后就连母亲看不上的门户,只怕也要瞧不上段府了。”段春盈知道,段夫人是准备速战速决,她不介意在背后推上一把:“我记得刑部侍郎有一个独女,今年正好及笄,可以开始议亲了。”

    绿岚一听,“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大姑娘,刑部侍郎的独生女可是一身武艺,尤其使得一手好鞭子。”

    而且性子娇蛮任性,家中奴仆不知道多少个被她暴怒中用鞭子抽得遍体鳞伤,刑部侍郎为了收拾这些烂摊子,也是焦头烂额。

    于是府中奴仆都是死契,而且多数是逃荒来的孤寡之人,免得传了出去,叫自家女儿的暴戾吓跑了上门提亲的人。

    这事就连红盏也是知道的,她幸灾乐祸道:“姑娘这主意好得很,刑部侍郎虽说官职品级不高,却是拿捏着实权。刑部尚书年迈,没几年就得下来了,他可不就是最好的人选?若是上去了,就是二品大员,夫人断没有拒绝的道理。加上刑部侍郎这独女虽说手段狠辣,却有一副好相貌,在外收敛起来,谁也发现不了任何端倪。”

    绿岚接口道:“可是请掌柜打点一番,成全这桩好事?”

    段春盈微微颔首,笑道:“若是母亲点头,成全了这桩亲事,那么念柳要不要回去就随了她。若是母亲最后没点头,那么就等念柳生下孩子,母子二人一并送回段府来。”

    说来说去,就是不给段夫人好过了,绿岚自然是赞同的,红盏几乎要拍手称快,盼着看看段夫人以后的精彩脸色。

    段春盈想了想,还是让鸟儿给掌柜送了信,好叫掌柜心里有数。至于念柳却不好一直留在掌柜身边,倒不如送去偏远的地方。

    “磐石山庄是个好地方,如今我回到段府来,也没有人回去这个偏远的山庄,正好给念柳好好养胎。让掌柜请两个细心又老实的婆子来照顾念柳,叫她别到处乱跑,乖乖留在山庄里养着,不然出去被人发现了,段夫人不会善罢甘休,以后的事我可就不想再管了。”

    念柳要是不听话,段春盈也不想继续养着她。被人发现后,有什么样的下场,只怕念柳比谁都要明白。

    掌柜早就对这个总是哭哭啼啼的丫鬟十分不耐了,又不是死了爹娘,哭什么呢?

    如今肚子里还有孩子,她每天以泪洗面,恐怕好不容易留住的孩子也得怀不住的。

    她身边有两个哑巴婆子,还有一个心腹丫鬟跟着,直接把念柳送去了磐石山庄。不得不说段春盈挑的这个地方相当不错,一来偏远,消息很难传到段府来。二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段家人绝不会想到被发卖远远的念柳居然会藏身在段府的山庄里。

    临走前,掌柜冷着脸道:“大姑娘是怜惜你肚子里的孩子,可不是为了你。只是这番好心,若是你不领情,直接跑回段府送死,不说我,就是姑娘也绝不会再多管闲事,你好自为之吧。”

    念柳一听,不免脸色发白,袖中的双手握成拳,心知段春盈不过一时心血来潮,这善心会持续多久,谁知道呢?

    好歹如今还不准备撒手不管,她还能在庄子上安心养胎,直到孩子平安生下来。

    念柳抚着依旧平坦的小腹,目光渐渐坚定。就算为了孩子,她也要好好活下去。等孩子生下来,段秋叶绝不会不把孩子认祖归宗的。

    到时候,即便她不能留下,好歹这个孩子能够锦衣玉食,不必跟着自己受苦了。

    打定主意,念柳乖乖上了马车,安心留在磐石山庄,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掌柜收到心腹丫鬟送来的信笺,感叹念柳还不至于蠢得没救。

    至于段秋叶以后要是娶了刑部侍郎的女儿,这个彪悍的主母能不能容得下念柳母子,谁又知道呢?

    掌柜瞧着段春盈送来的信笺,抿唇笑了笑:“姑娘到底心软,不想念柳羊入虎口……”

    可惜段春盈不了解这个丫鬟,既然有心爬上段秋叶的床榻,就绝不会容许自己就这么被舍弃。

    若非如此,又怎会拼命要把孩子保住,只因为孩子是念柳最大的筹码。有孩子在,段秋叶才会继续接纳她。

    真是愚蠢至极,不过丫鬟想要出头,除了爬上主子的床榻,生下一男半女成为姨娘,又有什么盼头呢?

    念柳只是不乐意安于现状,段春盈的这番好心,她恐怕不会接受。

    如此,掌柜倒不想继续搀和。念柳想回去赌一把,谁都拦不住,倒不如随了她。

    赌输了,念柳这条小命就玩完了。但是赌赢了,她就是段秋叶的姨娘,以后就能过上半个主子的日子了。

    这般叫人憧憬的诱惑,念柳又怎能不豁出去,赌上一把?

    到时候,段府越乱越好,段夫人越是焦头烂额,掌柜越是高兴。

    她对段春盈是真的心疼,段家如此待这位大姑娘,掌柜巴不得段府鸡飞狗跳!

    段府的算计,段春盈也没瞒着自己,简略在信笺里说了。

    掌柜敏感地察觉到段夏荷的心思,不由玩味一笑。如此有趣,她怎能不在背后推波助澜一下?

    她转过身,叫来一个不起眼的小厮:“去知会刑部侍郎府里的人,提一提段家大少爷有意说亲。这位大少爷玉树临风,才华满溢,又勤奋好学,很可能今年高中。”

    小厮应下,很快就出去了。他熟门熟路换了一身衣裳,背着一大捆柴禾去了章府。

    角门的婆子是知道他的,偶尔会上门来送柴禾,据说是管家出了五服的亲戚,眯着眼挥挥手就让他进去了。

    小厮把柴禾送去后院的柴房,跟里面一个矮小的三等丫鬟低语了几句,很快就离开了章府。

    掌柜收养那么多的孩童,除了年纪太小的留在铺面里打杂,其它大多都送出去各个官员的府邸里做杂役。

    能够悄然无声地打探消息,又签的是活契,以后他们也能轻易脱身。

    不然段春盈只有一个人,又不是三头六臂,百晓生总不能一直压在她一个人的肩头。

    铺面一做大,又收养了这些可怜的孩子,掌柜便起了心思,有意替段春盈分担一些。

    她是对的,至此之后,除非重大的或是极为隐秘的事无法解决,需要段春盈亲自出马,其余的这些孩子都能办得妥妥帖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