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好事

    更新时间:2015-08-27 10:00:57本章字数:3125字

    沈远听说新娘子换了人,颇有微词:“段府是什么意思,不想把段二姑娘嫁给我,就把三姑娘推出来?两姊妹之间的龌蹉,怎么到头来却是我吃亏?”

    沈夫人瞥了他一眼,好笑道:“反正我们只需要娶一位段府的姑娘,是二姑娘还是三姑娘,又有什么不同?”

    “娘亲,话可不能这么说。段府压根没把沈家放在眼内,以后只怕缺了银钱,就直接跟我们伸手要。再是金山银山,可都承受不住这样的索取的。”沈远比沈夫人想得更多,段府若非觊觎沈家的财富,又如何舍得把一个女儿下嫁到商家门户来?

    沈夫人皱了皱眉,无奈道:“只是远儿你的事,除了段府,还真没有谁能够摆平得了?我们总不能一直呆在京中,若是再不回去,府里那些狐媚子还不知道怎么纠缠你爹爹。要是生下一两个庶子来,谁知道你爹会不会偏心,到头来叫你吃大亏?”

    沈远似笑非笑地捏着茶盏,摇头道:“只要我跟段府联姻,府里就算有庶子,也不可能动摇我的地位。爹就算再偏心,也不敢跟段府对着干。”

    沈夫人这才欣慰道:“是啊,我们上京来是对的。这个姐姐,我是最了解的。无利不起早,如今我们愿意跟段府结亲,她是最愿意不过的了。”

    不过临时换了新娘子,她心下也是有些不痛快:“这两姊妹也是的,二丫头看着乖巧伶俐,不愿意就直说,何必偷偷把远儿和三丫头一起算计了?闹得远儿像是色中饿鬼,这名声可就不好了。”

    段冬雪更是被迫嫁给沈远,以后会不会听听话话,实在很难说了。

    “娘亲放心,我最会调教人了,必然给你一个听话乖巧的媳妇,好好孝敬你的。”沈远放下茶盏,又笑道:“听底下的丫鬟提起,段府有意把二姑娘许配给孙将军。”

    “孙将军?姐姐倒是好眼光。”沈夫人冷哼一声,想着自己肚皮争气,为沈家生下唯一的嫡子。段夫人倒也厉害,除了段秋叶,还有两个女儿,如今结两个厉害的亲家,完全是为段秋叶铺了一条锦绣大道。

    段秋叶只要不蠢不傻,必定能够平步青云。

    她又看向沈远,蹙眉道:“你啊,又跟底下的丫鬟厮混在一起。在沈府就算了,在段家,倒要收敛一二。”

    “娘亲放心,我做事自有分寸。再说,段府的消息不容易打听,从丫鬟口中才容易撬出一二来。”沈远不以为然,他还是清楚自己在段府做客,又即将迎娶段府的姑娘,若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两家的脸面都要不好看。

    至于会不会因此把亲事给黄了,沈远是一点都不担心。

    段府巴不得能把手伸到沈家来,哪里会愿意这座金山银山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

    沈远到京中来,偶尔四处溜达,认识了不少酒肉朋友。其中一个跟孙府算是出了五服的远亲,醉酒的时候跟他提起一事。

    他笑了笑,看向沈夫人道:“娘亲也不必觉得委屈,二姑娘嫁去孙府,未必是一件好事。”

    当然,对段府来说是好事,对段夏荷来说就未必了。

    沈夫人不由好奇,沈远也不卖关子,指了指身下:“孙将军上阵出征,不可能没受什么暗伤。很不巧,五年前伤在了子孙根上,不然怎会身边没一个侍妾,更迟迟不曾娶妻?”

    孙将军也是担心娶个高门大户,以后要闹起来该如何是好?

    若是侍妾,知道的太多,传出去只怕他这辈子都不能娶妻了。

    沈夫人睁大眼,诧异道:“这、这怎么可能,难道就没有人知道?”

    “知道的人大多都留在战场上了,少数一两个也得烂在肚子里。”沈远也没想到不过跟几个酒肉朋友喝得熏熏然,就听到了这么个惊人的消息。

    “别小看那些门户不高的纨绔弟子,一个比一个知道得多。这些小人物,在京中不算什么,却是打听消息的好去处。”

    不然,沈远也不会挥霍银钱,结交这么多的酒肉朋友。

    好歹他们也是世家子弟,虽然落魄了,但是耳朵却厉害得很。

    沈夫人不由笑了:“姐姐怕是不知道,不然怎会结这门亲?二丫头嫁过去,岂不是直接就守活寡了?”

    “段夫人或许不知道,段老爷可能隐约猜出来了。”沈远冷笑,同是男人,孙将军年少有为,正是热血的年纪,身边居然没一个侍妾,难道就不可疑?

    如今大胜归来,连升两级,成为三品大将军,该是世家眼中的香饽饽,孙将军就算挑一个高门大户的姑娘,直接让皇帝赐婚也是可以的。

    但是他迟迟没有动作,乖乖在府里养伤,家里除了心腹亲兵,就只有几个哑巴婆子。

    段老爷身为男子,不会觉得奇怪吗?

    即便隐约能猜出来,段老爷还是毫不犹豫把女儿推进火坑里。

    或许在他眼里,除了段家,其他都不重要。

    给段秋叶铺路,可不也是想让这个儿子光宗耀祖,让自己脸上有光?

    沈夫人冷哼:“还真是个冷心的亲爹,若是姐姐知道了,会不会因为这样的枕边人而心寒?”

    段夫人也把段夏荷叫到长风苑来,打发丫鬟婆子出了去,握住她的手道:“你也别难过,虽说不能嫁去沈家,你爹已经给二丫头物色了另外一个人家。”

    段夏荷一愣,没想到事情刚过去没多久,段老爷就已经替自己物色了别的人选,连忙问道:“娘亲,是什么样的人?”

    段夫人瞥了她一眼,好笑道:“就你心急,你爹爹寻的门户,哪里会委屈了你?行了,也不让你着急,正是回京多日的孙将军。”

    “那位大胜归来的孙将军吗?”段夏荷微微蹙眉,她对武夫没什么好印象。但是三品将军夫人,总比沈家这商户的夫人来得体面。

    她低着头没吭声,亲事到底是父母之言,就算自己再满意,也不能露出端倪来。

    段夫人何等聪明,如今没发现,也是因为没想到这个二女儿为了不嫁去沈家,居然出此下策。

    以为段夏荷还是因为沈家的事而不高兴,段夫人脸上多了几分怜意:“我已经请了元夫人去孙府走一趟,很快就有消息了。”

    她也不知道孙将军能不能瞧上段府,总是有几分忐忑。请元夫人,也是因为这位夫人能言善道,估计能帮上大忙。

    果不其然,这才不到两天,元夫人就笑着上门,带来了好消息:“先恭喜段夫人了,孙老夫人对段姑娘颇为满意,有意结这门亲。”

    段夫人总算松了口气,笑道:“这就好,二丫头这亲事叫我担忧许久,如今总算一颗心落回肚子里了。”

    元夫人又迟疑道:“就是段老夫人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段夫人能够答应。”

    “是什么事?”段夫人没有立刻应下,打发下人出去后,这才低声问道。

    “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段老夫人年轻的时候身子骨落下了病根,如今也是熬着日子罢了。唯一的遗憾,就是孙将军尚未娶亲,还没能抱上白胖的孙儿。”元夫人轻轻一叹,又道:“段夫人当娘亲的,也该明白这滋味。所以段老夫人想要把亲事往前提一提,越早越好。想着段大姑娘快要出嫁了,接下来二姑娘便嫁去孙家如何?”

    “这……我得问一问老爷才好,”段夫人犹豫片刻,到底没立即答应。

    元夫人笑着告辞,临走前又道:“夫人想好了,直接让丫鬟跑腿上门告诉我便好。”

    送走元夫人,段夫人焦急地等着段老爷下朝,一股脑地告诉他这件事。

    段老爷不意外孙将军会答应这门亲事,颔首道:“也罢,女儿家总要出嫁,早些晚些也没什么不同。既然孙老夫人开口了,你便开始收拾好二丫头的嫁妆,跟着大丫头后面就出门子吧。”

    段夫人听了,有些舍不得。养着十几年的掌上明珠,转眼就要嫁为人妻了。

    见她惆怅,段老爷只皱了皱眉,又道:“二丫头出门子后,三丫头的亲事也差不多了。”

    闻言,段夫人不由诧异:“二丫头这才出嫁,三丫头就急着出门子了?”

    段夏荷一走,家里冷清多了,若是段冬雪没多久也嫁了人,府里可不就不再热闹?

    她有些受不住这股冷清,却又知道女儿留来留去留成仇,倒不如早早嫁出去,便应下道:“老爷,我知道了。”

    段老爷不悦道:“怎的不高兴,等三个丫头接连出嫁,秋叶也到了娶妻的时候。没多久就生下白胖的孙儿,可不也热热闹闹的?”

    段夫人这才笑了:“老爷说得对,是我想左了。”

    想着跟章家的庚帖已经换了,她也有了盼头。

    正如段老爷说的,段秋叶成亲,家里多了一个媳妇,指不定很快就膝下孙儿环绕,段府哪里还会冷冷清清的?

    段夫人又琢磨道:“沈家在南方,三丫头远嫁,嫁妆多了,路上就怕不安生。”

    段老爷摆摆手道:“沈府这样的人家,哪里会看重段府姑娘的嫁妆?挑些轻巧的,又走的水路,没什么好担心的。”

    段夫人想着也是,沈府家大业大,家财万贯,看重的不是段府的银钱,而是官宦之间的人脉,哪里会介意段冬雪的嫁妆是多是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