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清算

    更新时间:2015-08-30 10:00:20本章字数:3295字

    如容一走,红盏不高兴道:“大姑娘,真要听夫人的,早早就嫁到长平侯府去?明明是长平侯病了,怎的催着姑娘嫁过去,倒像是为了冲喜。难道是怕熬不了几天,侯爷一走,言公子就得守孝三年不能嫁娶,才会这般焦急?”

    绿岚瞪了她一眼,这丫头真是想什么就说什么,越发没分寸了,劝着道:“大姑娘可别听红盏胡说八道,只是有一句说得对,侯爷不在,言公子守孝三年,姑娘也得等个三年了。”

    最怕的是言羽霖的身子弱,守孝又得吃苦头,若是熬不住,段春盈可怎么办?

    这还没嫁过去,等了三年又熬成了老姑娘,言羽霖却是死了,还得挂上克夫的名头,以后哪能再嫁出去?

    段春盈自然是心知肚明,她原本答应这门亲事,就是为了能够离开段府。若是继续留在府里三年,谁知道又会是什么样的光景,段夫人指不定怎么作践自己:“总而言之,嫁出去,总比留着要好。”

    嫁到侯府,她就是侯府的人了,段家的手再也神不过来,自己也能落个自在。

    绿岚明白自家姑娘是个有主意的,既然下了决心,必定是方方面面都想好了,便起身道:“姑娘要准备些什么,奴婢这就去办妥。”

    “让掌柜多打听长平侯府的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段春盈没那么自满,虽说她能听懂鸟儿的话,但是鸟儿并非万能的,从其他方面入手,指不定能撬出些有用的消息来。

    绿岚应下,段春盈又对严嬷嬷道:“身边两个丫鬟太年轻不顶事,还得劳烦嬷嬷去跑一趟,拿这单子去库房清点一番。”

    严嬷嬷接过单子,略略扫了眼,不由有些吃惊,上头都是些好东西,段夫人绝不会愿意拿出来:“这是?”

    “这是我生母留下的,当初就留了话,等我出嫁的时候做添妆。”段夫人从来不说,段春盈也似乎当没这回事,如今出嫁在即才把单子拿出来,显然是叫段夫人下不来台了。

    “我这就要出门子了,母亲却迟迟没把东西送出来,只打算把嫁妆随意收拾一番就想打发我走,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她微微一笑,自己不是不开口,而是要找一个适当的时机开口。

    这时候都要嫁人了,单子直接送去库房,段夫人知道后难不成还能死死拖延,不把东西送到自己手上来吗?

    严嬷嬷点点头,段夫人把段春盈生母的嫁妆藏下,倒是有些过分了,便拿着单子匆匆去了库房。

    库房的婆子看见单子,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顿时支支吾吾道:“这事重大,得先回禀夫人。老奴手上的钥匙只是第一扇门的,第二扇门的钥匙还在夫人手上。”

    严嬷嬷甩了甩单子,示意婆子把第一扇门打开:“大姑娘就要出门子了,这些东西必然都在嫁妆里,哪里还会藏在第二扇门后的地方?你可是忘了,老奴也是在夫人跟前伺候多年的,哪能不知道第二扇门后头都是夫人的嫁妆。”

    库房分了前后两院,前后足有两扇大门,前院则是段府的物什,后院却是锁着段夫人的嫁妆。

    婆子不由苦笑,她倒是忘了严嬷嬷以前做过段夫人的教养嬷嬷,哪里能不知道?

    她只得给小丫鬟使了个眼色,让这丫头赶紧去禀报段夫人,这才磨磨蹭蹭拿出钥匙,打开了库房的大门。

    这才开门,段夫人已经派如容匆匆赶过来。如容看见严嬷嬷,立刻赔笑道:“嬷嬷也该知道,第二扇门后头是夫人的嫁妆。这些物什,夫人等会就让人按照单子送去紫墨苑,就不劳严嬷嬷费心了。”

    严嬷嬷抬了抬眼皮,不悦道:“老奴是夫人指派给大姑娘的嬷嬷,自然要多费心。姑娘这就要出嫁了,老奴才发现这张嫁妆单子,实在是不应该,说什么都要亲自走一趟,瞧一瞧如何。”

    她扫了眼前院的东西,问婆子道:“这些东西都放在哪里,赶紧让人抬出来,老奴也好赶紧回去给姑娘交差。”

    如容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严嬷嬷分明是要亲眼看见东西一并带走。可是那些嫁妆已经被段夫人偷偷混在自己的嫁妆里,打算以后给两个女儿做添妆的,哪里能在众目睽睽下在前院找的出来?

    她不由叫苦不迭,段春盈若是叫绿岚和红盏来,自己还能用段夫人的名头把人打发走。可惜来的是严嬷嬷,如容却不敢如此,她露出哀求的神色,轻声道:“嬷嬷,我的好嬷嬷,这事可叫奴婢为难了。等会就让婆子亲自送去紫墨苑,如何?”

    严嬷嬷是瞧出如容为难的神色,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但是她这一走,送来的究竟是一部分,还是全部的嫁妆,那就不一定了。

    严嬷嬷知道自己必然要跟着段春盈离开段府的,也就没必要再跟段夫人客气了,直接道:“都遮遮掩掩的做什么,不过把东西抬出来而已,拖拖拉拉的,倒不如老奴去寻老爷,没得以为老奴离了夫人,你们这些小蹄子都不把我放在眼内了?”

    如容满心苦涩,生怕严嬷嬷言出必行,真去书房找段老爷。

    段夫人做这事是瞒着段老爷的,若是被老爷知道,怕是少不得要发一通火。

    段老爷是宠爱段夫人不假,但是段夫人把前头那位妻子的嫁妆吞下的事,可就真是不地道了。

    若是传出去,段老爷的脸面往哪里搁?

    如容清楚严嬷嬷是明白到底怎么回事的,只得示意库房的婆子把第二扇门打开,自己则是请严嬷嬷在库房前面的空地坐下。

    早有机灵的小丫鬟送来两把椅子,又端来茶盏,叫两人安心候着。

    库房婆子拿着清淡,指挥着四五个粗壮婆子把箱子一个个抬出来。

    严嬷嬷没回头,算是给如容一个脸面,静静地端着茶盏,偶尔抿上一口,目光落在空地上越来越多的箱子,面色这才缓和了些许。

    如容可不敢擅自做主,小丫鬟偷偷跑回去禀报,没想到段夫人居然直接带着一串丫鬟婆子赶过来了,看着库房前头的空地上满满的箱子,库房第二扇门又打开了,哪里能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气得胸口起起伏伏,看向严嬷嬷的目光几乎要吃人了。这老不死明明知道第二扇门后面是自己的嫁妆,居然胆敢让人没她的允许就打开,把东西直接抬出来。

    如今抬箱子的婆子哪里能不知道,段夫人居然把前头夫人的嫁妆藏起来,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她二话不说,上前来就给了如容一个巴掌,恼怒道:“让你办点小事,居然没我的允许就把库房打开了,还留你何用?我才是段府的女主子,你怎能越过我,还把我这个主子放在眼内吗?”

    如容捂着左边脸颊,只觉得火辣辣的疼。

    她身为段夫人跟前的一等丫鬟,是府里的大红人,可不就是横着走的?

    如今当着这么多的丫鬟婆子,段夫人毫不客气给了自己一巴掌。虽然说的话分明是告诉严嬷嬷,这是借题发挥罢了,她却是面子里子都被段夫人剥下来扔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

    这就是丫鬟,就算再体面,也不过是主人家的奴才罢了,想打想骂不就是一个念头的事?

    如容还不能不配合着,免得段夫人之后还要迁怒到自己身上来,急忙“扑通”跪在她的脚边,求饶道:“是奴婢的错,还请夫人赎罪。”

    这番借机敲打自己,严嬷嬷哪里能听不出来?

    只是她装作听不懂,若无其事地给段夫人矮身行礼:“见过夫人,老奴只是按照大姑娘的吩咐,把嫁妆单子清点一番。老奴以为夫人知会大姑娘过几天就出嫁,清点嫁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没料到会惹得夫人不高兴。”

    段夫人被堵了回来,脸色不由涨红。

    段春盈即将出嫁,让身边的嬷嬷来清点嫁妆单子是应该的,偏偏却拿着她生母的单子,这不是膈应段夫人吗?

    之前一声不吭的,原来就在这里等着,给自己间接扇一巴掌呢!

    “嬷嬷,大丫头这话也没错,只是库房后院放的是我的嫁妆,擅自让婆子打开,这也实在没把我这个母亲放在眼内了。”

    严嬷嬷听了段夫人的话,心下嗤笑。若非段夫人偷偷把别人的嫁妆藏起来,她何必让人打开第二扇门?

    做了这样的事,如今还想掩饰太平,倒是段夫人的作风。

    “夫人这话叫老奴不明白了,前院没看见嫁妆,老奴便想着夫人体贴,前院总是有婆子来来去去,指不定有一两个手脚不干净的,若是把嫁妆偷偷弄走,倒也不妥当,这才会小心藏在后院里。如今倒好,大姑娘这就要出门子了,夫人这番心意大姑娘也是明白的。也是老奴心急,没先去知会夫人。少不得传信的人没说清楚,这才叫夫人误会了。”严嬷嬷这番话滴水不漏,几乎把段夫人气得倒仰。

    她总觉得这老虔婆话里有话,这是暗地里指责自己手脚不干净,把别人的嫁妆藏到自己的地方去?

    段夫人气得心口都疼了,但是自己却不能反驳。这老虔婆给了台阶,要是她不顺着下来,难不成就直接承认把段春盈生母的嫁妆据为己有了?

    不问自取,那不是偷是什么?

    段夫人只能木着脸,摆摆手道:“也罢,知道嬷嬷总归是护着大丫头,我也不好说什么了。只是希望没有下一次,嬷嬷总是越过我擅自做主,若是被人知道,倒叫人觉得段府奴大欺主了。”

    她是在这里呆不下去了,匆匆又回去长风苑,独自留下如容沉默地看着婆子把箱子摆满了一地。严嬷嬷仔仔细细对着单子清点一番,这才让婆子把箱子直接抬去了紫墨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