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将军

    更新时间:2015-09-02 10:00:03本章字数:3175字

    见段老爷上到,颜老爷心满意足,便起身要告辞了。

    他对段夫人的惩罚,不过是以其人之道换其人之身,段夫人不是爱财,贪了妹妹的嫁妆吗?

    那就惩罚段夫人把自己的嫁妆分出一半来送给段春盈,只怕要肉痛得要命,辗转难眠了。

    段老爷亲自把颜老爷送出门,回头见段夫人面如死灰的模样,不由皱眉:“颜家厚道,只不过让夫人匀出一半的嫁妆来,已经算是小惩大诫了。若是传出去,二丫头和三丫头的亲事也就罢了,秋叶该如何是好?”

    提起秋叶,段夫人的面色这才和缓了些许。也罢,就当是为了段秋叶,匀出一半嫁妆来息事宁人,勉强是划算。

    段夫人咬咬牙,让如容把嫁妆分出一半来。只是她到底舍不得,挑挑拣拣了一整天,把最值钱的都留下,其他的才命人送去了紫墨苑。

    当初出嫁,段夫人的嫁妆可不少,一半也占了大半的院子。

    红盏看得挑眉,就差直接拍手叫好了。让段夫人贪心,这不是自食其果了?

    绿岚清点了嫁妆,列好单子,塞了些荷包,把婆子打发走了,笑容满面地进来,把单子呈上:“夫人倒是大方,送来的都是好东西。”

    “真正最好的,母亲只怕是留下了。不过能进嫁妆里的,都不是普通的货色。”段春盈接过单子只略略扫了一眼,便笑了:“颜家人倒是知道掐七寸,明知道母亲最是紧张这些嫁妆,硬是逼着她分出一半来。”

    绿岚笑道:“颜家到底还是心疼大姑娘的,不然颜老爷也不会亲自上门来。”

    这事段春盈倒是不置可否,微微一笑并没有搭腔。这个名义上的舅舅是为了生母来段府讨公道,还是为自己不平,她心里跟明镜一样。

    红盏见她笑着,倒是有些心疼:“大姑娘,颜家以前怕是不好插手,如今夫人过分了,这才能借题发挥,没道理不疼姑娘的。”

    知道这两个丫鬟想要劝慰她,只是段春盈早就不在意颜家的态度了。这次派人知会颜家,一来是知道如今颜府当家的正是颜梦溪的亲生哥哥,必然会为生母讨回公道。

    二来她何曾不是想借着颜家的手,狠狠教训段夫人,让她适可而止?

    颜家可能不是不知道段春盈的想法,依旧上门来了,或许正如两个丫鬟所说的,心里未必不是不关心自己,却迟迟没有理由。

    如今借口有了,毫无偏颇,只就事论事,段老爷也占不住理,最后得益的不还是她吗?

    段春盈甩甩头,没继续琢磨此事。嫁妆单子在手,倒是丰厚了不少。

    即便亲事仓促,她也不至于最后寒酸地进了侯府的大门。

    段夏荷把杯子砸在地上,满脸诧异道:“娘亲真是把嫁妆分了一半给大姐?”

    “千真万确,是长风苑伺候的婆子亲口说的,奴婢也亲眼看着嫁妆箱子从库房搬去了紫墨苑。”卷碧急急回来禀报,只觉得段夫人真是疯了。这嫁妆留给段夏荷和段冬雪也就罢了,怎的便宜了段春盈?

    “颜家上门来讨公道,老爷不得已便答应了这要求。”

    段夏荷冷笑道:“哪里有这般巧合的事,大姐这才受了委屈,颜家就上门来了?”

    卷碧不可置信,捂着嘴小声道:“这不可能吧,家丑不好外扬,大姑娘这不是吃里扒外,跟夫人过不去吗?”

    “反正她都要出嫁了,索性就撕破脸,还能敲上一笔,没见紫墨苑如今满满当当的嫁妆,大姐这次出嫁只怕是风光了。”段夏荷皱着眉头,对段春盈满是厌恶:“为了能把嫁妆凑得齐整些,大姐还真是用心良苦。”

    颜家显然不愿意再为段春盈添妆,她就把主意打到了段夫人的头上来。

    卷碧迟疑道:“二姑娘,夫人余下的一半嫁妆,也不知道该怎么分。”

    毕竟段秋叶的媳妇就要过门,段冬雪不久后也要嫁人了。

    段夏荷瞥了她一眼,不悦道:“娘亲自然最疼我的,秋叶是娶妻,聘礼是爹爹准备的,哪里需要娘亲破费?至于三妹妹,她要远嫁到南方,轻装上阵最好,不然路途遥远,嫁妆丰厚,谁知道会不会惹来水贼的注意,得不偿失?”

    说到底,最后那些嫁妆必然是便宜了自己。

    卷碧恍然大悟,笑道:“多得二姑娘提点,不然奴婢可就要担心了。”

    有小丫鬟来跑腿,悄声禀报道:“二姑娘,孙将军上门来下聘礼了。”

    见段夏荷看了过来,小丫鬟又继续道:“前院几乎要放不下,老爷正带着夫人在花厅见孙将军。”

    段夏荷不由蠢蠢欲动,她还没见过这未来的夫婿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便对卷碧使了个眼色。

    卷碧连忙塞了一把铜板到小丫鬟的手里,让她领着段夏荷直奔花厅隔壁的茶水间。

    茶水间隔着一道帘子,能够看到外头,花厅里的人却没能发现。

    段夏荷小心翼翼地向外张望,看见宝蓝色外袍的一位年轻男子,乌发玉冠,倒是比想象中的武人显得文雅一些。

    若非腰上戴着佩剑,只怕会误认是书生。

    她看着儒雅的孙将军,脸颊绯红,只觉得这男人的相貌虽说不如言羽霖,却算得上位高权重,身边又没多少莺莺燕燕,怕是个难得的良人。

    等三五年,孙将军再大胜一回,就是一品将军也有的。

    到时候,她就是一品皓命的夫人了。

    思及此,段夏荷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尽快嫁到孙家去了。

    孙将军似有所感,往帘子后头一瞥,望见一道鹅黄色的身影躲在一旁,嘴角微微一笑。

    段老爷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有些无奈,对段夫人使了个眼色。

    段夫人指派如容进去瞧瞧,果不其然是段夏荷躲在这里偷看孙将军。

    “小女顽劣,倒是叫将军见笑了。”段老爷拱拱手,对这位未来女婿颇为满意。

    孙将军回礼,笑道:“不妨事,倒是段二姑娘十分活泼可爱。”

    哪里有爹娘不喜欢自家女儿被夸奖的,段老爷谦虚两句,面上的笑容却迟迟没落下。

    孙将军寒暄两句,又命人把准备给段老爷和段夫人的礼物拿出来。

    段老爷一看,居然是难得的大家笔迹,少说千金难买,不由心头大悦。

    段夫人收到的是一对三色玉镯,寓意福禄寿三全,也是难得的极品。

    一时宾主尽欢,段家人对孙将军更是满意,只觉得他品性纯良,虽说跟段老爷的官职相等,却以晚辈的身份上门,礼数做得够足,让段老爷脸面有光。

    有这样的女婿,他真是三生有幸。

    等孙将军一走,段夫人便把段夏荷叫了出来,笑着问道:“怎么,躲在里头张望了这么久,对爹娘选的这位夫婿还满意吗?”

    段夏荷被问得满脸酡红,支吾着说不出话来,只撒娇道:“娘亲欺负女儿,明知道女儿想说什么。”

    “你不说,我又怎么能知道?”段夫人笑笑,看着女儿的样子,就明白她对孙将军的印象不错:“将军大人是个好的,以后嫁过去,你也得规规矩矩,可不能像在段家这般恣意妄为了。”

    “是,娘亲,女儿记下了。”段夏荷明白段夫人这是敲打自己,免得以后嫁人,反倒惹得孙将军不快,日子便不能好好过下去了。

    “行了,二丫头是个懂事的,何必多说?她心里有数,若是受了委屈也得忍耐一番,可别事事跑回娘家来,徒增笑话,明白了吗?”段老爷也不忘提点一番,女儿再大,在他眼内仍旧是不懂事的小丫头。

    段夏荷嘟着嘴,娇嗔道:“爹爹这么说,女儿以后受了委屈,可不敢往家里报了。”

    段夫人揽着她,笑道:“娘亲的心肝儿这般好,孙将军哪里舍得让你委屈了?”

    段夏荷听着,又忍不住羞红了双颊,只觉得心头甜丝丝的,不由开始盼着成亲的日子。

    段夫人想到孙将军下的聘礼,也是笑得合不拢嘴:“原本匆匆忙忙的,二丫头的嫁妆倒是凑得七零八落,我正发愁呢,如今加上这聘礼,倒是合适。”

    她拿出单子,递到段夏荷的手上:“你如今也是大姑娘了,单子先收着,回头心里也有数。”

    段夏荷接过单子看了看,面上的笑容不由淡了一些。

    这嫁妆足足有几十台,可是将近一半都是孙将军送来的聘礼,不免有些寒酸。

    有段老爷在,她不敢多说,等着只有段夫人的时候,段夏荷不由撒娇道:“娘亲,这嫁妆怎么比大姐少那么多?少了足足一半,回头三妹妹的嫁妆岂不是也比我少多了?”

    提起段春盈,段夫人面上没了笑容:“说什么胡话,你大姐是要嫁到长平侯府去的,嫁妆自然少不了。孙将军是三品官职,怎么能跟长平侯府相比?若是你的嫁妆越过大丫头,倒是不合规矩。至于三丫头,路途遥远,沈府又不在乎嫁妆多少,只怕带去的都是轻巧的小玩意,免得在路上磕磕碰碰的,摔坏了可就不吉利了。”

    言下之意,三姊妹的嫁妆是一个比一个少。

    段夏荷撇撇嘴,倒是没吭声了。段春盈说是要嫁到长平侯府,嫁妆才要光鲜些,谁不知道是吞了段夫人一半的嫁妆才有这样的体面?

    就算她因为嫁的是孙府,不好越过长平侯府,嫁妆也不至于少那么多吧?

    段夏荷心里有些不满意,却又觉得孙将军未必会在乎这些,顿时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