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添妆

    更新时间:2015-09-03 10:00:02本章字数:3182字

    随着好日子的来临,段府越发忙乱了。最为忙乱的,自然是紫墨苑了。

    段春盈要忙着试穿嫁衣,瞧瞧哪里不合适,严嬷嬷夜里挑灯赶紧改了改。红盏脚不沾地收拾自家姑娘贴身管用的物什,之后要一并带去长平侯府的。

    绿岚则是把荷包都装点好,里头都是三颗金裸子,回头打赏的时候也方便。

    吉日在侯府,要打点的地方多,荷包得事先准备,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容易出错。落下了谁的,少不得以后要在背后嘀咕段春盈的闲话。

    红盏把拢箱清点了一番,累得面色发白,更是满头大汗,跟绿岚抱怨道:“早知道该让掌柜送几个伶俐的小丫鬟过来帮忙,我们也不至于忙的脚不沾地。”

    绿岚摇头道:“这是段府,采买都是夫人的事,大姑娘不好越过去。到时候,送来的都是夫人挑的,谁知道都是什么货色?”

    “你说得对,夫人送来的,可不知道有没坏心。”红盏这话才刚落下,就听内室的段春盈开口。

    “外头荷颜来了,你们谁去接一下。”

    绿岚应了一声,把手里的活计放下,挑起帘子就出去了。

    紫墨苑如今只有她们几个伺候,忙碌的时候,外院连个通报的小丫鬟都没有,荷颜正发愁,就见绿岚出来,不由喜出望外:“妹妹,可盼着你给大姑娘禀报一声,就说夫人挑了几个陪嫁丫鬟,一并送了过来。”

    真是哪壶不提提哪壶,段夫人果真没好心,临出嫁几天前还要找段春盈的不痛快。

    绿岚正要回绝,就见红盏出来,对她使了个眼色:“大姑娘发了话,都进去吧。”

    既然段春盈开了口,绿岚也不好说什么,侧过身把荷颜等人迎了进去。

    她细心瞧了瞧,跟在荷颜身后足足有八个丫鬟。一个个风姿绰约,身材高挑,容貌秀丽,一双手白皙柔软,哪里是做惯重活,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买来的丫鬟。

    这心思真是够明显的,绿岚皱起眉头。显然颜家把段夫人的嫁妆匀了一半给段春盈,段夫人没办法找颜府的麻烦,不能反驳段老爷的要求,便一股脑迁怒在段春盈身上来了。

    送来这么多漂亮的丫鬟,岂不是叫段春盈难堪?

    明知道言羽霖身子骨不好,还送这么多妖娆漂亮的丫鬟,其用心真是够险恶的。若是言羽霖把持不住,沾上了这些丫鬟,段春盈必然要失宠。

    就算有心无力,只能看着这些丫鬟不能碰,段春盈天天看着这些倩影围着言羽霖身边打转,心里怕是也不痛快。

    红盏一瞧荷颜身后几个聘婷的丫鬟,顿时气得眼圈都红了,恨不得冲过去把这些小蹄子都赶出去。

    还是严嬷嬷眼明手快,赶紧把她给拽住了,低声劝道:“没事,看着大姑娘神色平和,只怕尽在预料之中,别冲动给姑娘惹麻烦了。”

    段夫人到底是段春盈名义上的母亲,如今送陪嫁丫鬟过来也是情理之中,若是段春盈贸贸然把人赶走,不敬嫡母的名声传出去,倒霉的只会是她自己。

    红盏听了,这才勉强压下火气,退到角落,死死等着这些丫鬟,目光如刀。

    这些欺负过自家姑娘的人,她一个都不能忘记,迟早要报复回去。

    荷颜被红盏看得浑身不自在,勉强挤出一点笑来:“这是夫人让奴婢送来的几个陪嫁丫鬟,毕竟大姑娘身边只有绿岚和红盏两个丫鬟,未免太少了一些。进了侯府,伺候的没几个是自己人,倒是舒展不开手脚。”

    段春盈听了,笑盈盈地道:“母亲有心了,让这几个丫鬟上前来说说都会些什么,我才能好好挑挑。”

    她环顾一周,摇头道:“八个丫鬟都带去,排场未免太大了一些。如今侯爷病着,虽说是冲喜,但是这么多千娇百媚的丫鬟全都带进侯府,实在有些不合规矩。如此,挑上四个,加上绿岚和红盏两个丫鬟,倒是足够了,嬷嬷以为呢?”

    严嬷嬷上前一步,看着这些妩媚妖娆的丫鬟,绷着脸微微颔首:“大姑娘说得在理,毕竟院外洒扫跑腿的丫鬟还是需要的。”

    听罢,八个新来的丫鬟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洒扫?跑腿?

    这么些累人的活计,不该是粗使丫鬟做的吗?

    她们都是人牙子精心挑选出来培养的,一个个容貌上乘,又是娇宠着长大,一点重活没做过,反倒知道如何伺候人。

    段夫人买下她们,难道不是为了伺候未来的姑爷吗?

    怎的到头来,反而成了粗使丫鬟?

    荷颜知道段夫人的心思,只得硬着头皮道:“大姑娘若是要洒扫和跑腿的,正好陪嫁有两户人家,里头的婆子和小丫鬟都能胜任。”

    言下之意,这些陪嫁的漂亮丫鬟可不能暴殄天物,做这些粗活去。

    段春盈听了,点头道:“荷颜说得对,不过既然陪嫁还有两房人,陪嫁丫鬟倒也不必太多。挑上两个,加上我身边的,凑成两双就好。”

    荷颜还想再说,被严嬷嬷轻轻一扫,只得咬着下唇不吭声了。

    后头八个丫鬟一听,原本以为都能进长平侯府去享福的,如今居然只能去两个。彼此之间互相打量,原来和谐的气氛顿时有些紧绷起来。

    其中一个胆大的丫鬟上前一步,行礼道:“不知道姑娘要怎么挑选奴婢几个姊姊妹妹?”

    段春盈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面容最为娇媚的丫鬟,挑眉道:“你说说都会些什么?”

    “奴婢幽涟,擅长女红,尤其是刺绣,这块双面绣的帕子是奴婢给姑娘的见面礼。”丫鬟双手把一块帕子呈上,绿岚接过后送到段春盈跟前。

    的确是双面绣,正反两面几乎分不清,图案栩栩如生,仿佛能嗅到花香,两只蝴蝶就在花瓣旁边,似乎正展翅飞翔。

    “手艺的确不错,”段春盈赞了一句,见幽涟喜不胜收的模样,眉宇间的得意怎么也掩饰不住,不由笑道:“只是侯府有针上线人,不需要段府再另外挑个做女红的丫鬟。加上严嬷嬷的女红极好,有她在就足够了。”

    幽涟唇边的笑容凝固,眼底的惊愕怎么也掩饰不住。

    后头几个丫鬟见状,低头偷笑,眸里是满满的讽刺。这幽涟凭着容姿和女红都是一等一的好,对她们素来不怎么客气。

    如今能见她吃瘪,众人哪能不高兴?

    幽涟揪着帕子,面色煞白地退后了。另一个丫鬟上前,低声开口道:“回大姑娘,奴婢名为幽杏,擅长药理。”

    “药理?”这倒是出乎段春盈意料之外,颇有兴趣地瞥了她一眼。

    幽杏面露紧张,声音越发小了:“是,奴婢的爹爹是赤脚大夫,从小教会奴婢不少药理。只是后来娶了后娘,生了弟弟,家里入不敷出,便把奴婢卖给了人牙子。”

    说来惭愧,琴棋书画无一学得精通,若非她容貌还算出色,只怕早就不知道卖到哪里去了,怎会留到如今卖个好价钱?

    段春盈点点头,赤脚大夫或许知道的不多,但是起码能分清有毒和无毒,她也不至于两眼摸瞎,便道:“也好,你就留下,站到红盏的身边去。”

    幽杏满脸欣喜,她没想到自己这点药理的功夫居然能入了段春盈的眼,连连道谢,轻快地走到红盏身边站定,低眉顺眼叫红盏觉得舒服多了。

    众人也没想到原本最不显眼的幽杏竟然拔了头筹,段春盈只挑两个人,如今就余下一个了。她们浑身绷紧,争相恐后要说出自己擅长的,场面一时有些乱糟糟的。

    段春盈眼尖,瞥见最后头角落的一个丫鬟一声不吭,便抬手示意众人安静,把她点了出来:“你来说说,都会些什么?”

    丫鬟慢吞吞地开口道:“奴婢幽茗,没什么特别擅长的,唯独会一点口技,实在上不了台面。”

    口技吗?

    段春盈看向严嬷嬷,似乎在征询她的意思。

    挑上两个丫鬟,一来是为了堵段夫人的嘴,若是把人都赶回去,指不定又再送一群过来,实在没完没了的麻烦。

    二来她身边只有绿岚和红盏两个心腹丫鬟,总是有转不开身的感觉,总不能让她们事事亲力亲为,又不是三头六臂,怎么也需要一两个帮手。

    挑选丫鬟,除了擅长的,最多的却是挑的人品和性情。

    幽杏眉目秀丽,眸里的怯弱却遮掩不住,一看就知道是个好拿捏的。

    幽茗倒是叫段春盈有些看不透了,说她不争,在众多丫鬟里尤为突兀,谁知道是不是以退为进,引起自己的注意?

    说是别有用心,开口却说没什么擅长,只会一门口技,分明是不想段春盈挑上的意思?

    严嬷嬷仔细打量,幽茗的衣裙华美却并不鲜艳突出,看得出性情内敛。走路说话慢吞吞的,这人性子有两分散漫,目光并没有野心和势利,或许有一些城府,看着却没有想要图谋什么的感觉。

    她轻轻颔首,段春盈信得过严嬷嬷的眼光,遂拍板道:“我也有些倦了,让幽杏和幽茗留下,其他的就劳烦荷颜都送回母亲那里去。”

    她眨眨眼,忽然又笑道:“二妹妹和三妹妹也要出嫁了,身边伺候的人也不多,少不得要挑上几个做陪嫁丫鬟。正好,把她们送去蓝烟苑和珑翠苑,叫两位妹妹挑上一挑。”

    说罢,段春盈吩咐道:“正好我这里有一对金簪,打算送给两位妹妹添妆,绿岚顺便送过去,也算是我的一份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