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缘分

    更新时间:2015-09-10 10:00:54本章字数:3147字

    段春盈是听出来了,侯夫人不放心自己,索性把祁嬷嬷打发到墨韵居来盯着她。

    祁嬷嬷倒也知趣,先是用管家作为诱饵。哪个小姑娘刚进府,不想当家作主的?

    能管家,腰杆子就直了,府里谁都不敢欺负她。

    但是段春盈早就不是无知的小丫头了,哪里会相信这些鬼话?

    侯夫人会愿意放权才怪,不过是想让段春盈点头把祁嬷嬷留下罢了。

    真留了这嬷嬷,岂不是要在自己面前指手画脚,束手束脚的?

    光是想想,段春盈就有些不痛快了。

    当下,她沉吟片刻,在祁嬷嬷的目光中缓缓摇头:“夫人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初来侯府,犹如是两眼瞎,怎能管家?只管着院子,叫夫君过得惬意些,这就足够了。出嫁前母亲也说了,伺候夫君才是重中之重,说什么都不能落下的。”

    祁嬷嬷唇边的笑容淡了些,看着段春盈一副羞赧的模样,正是新婚,瞧着没什么野心,只愿意相夫教子,对管家的事不感兴趣。

    也罢,这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等被底下的丫鬟婆子刁难,就明白管家的好处多多,她就不相信段春盈会不动心。

    “如此,少夫人有什么事只管派人来叫老奴,必然为少夫人效劳。”祁嬷嬷说完这些场面话,就径直走了。

    段春盈回过头来,对言羽霖问道:“夫君,我就这么拒绝祁嬷嬷,夫人会不会再送别人过来?”

    或许让祁嬷嬷过来,只是试探一番,若是再送几个丫鬟来,她倒是不好拒绝了。

    言羽霖摇头:“不妨事,夫人不愿意留下,直说就是了。母亲还不至于强迫你把人留下,毕竟墨韵居不大,夫人带来的丫鬟够多,这边还有不少小厮,人手是足够了的。”

    再送人来,墨韵居这处小院子还真塞不下。

    听罢,段春盈就放心了,她刚才是擅自做主,没问过言羽霖的意思,如今看来他也不大愿意让侯夫人的人手搀和到墨韵居来。

    “祁嬷嬷有一点说得不错,手上没有管家权,在府里就说不上话。”言羽霖挑眉,忽然说道。

    段春盈却不怎么感兴趣,摇头道:“祁嬷嬷不过说说罢了,就是夫人也未必当真。要是我去管家,不说祁嬷嬷肯定在身边盯着,小事无所谓,大事必然要让夫人点头才能办。犹如傀儡一般,不能做主,还要累死累活。这般吃力不讨好的事我可不做,倒不如一开始就拒绝,落得一身轻松。”

    言羽霖这话倒像是试探,毕竟没有谁会不恋权的。她明明白白的拒绝,是真心还是假意?

    她说罢,又对言羽霖眨眨眼道:“当然,能够管家是好事,做什么都不必被约束。虽说累着,好歹是自己当家作主了。只是如今夫人开口,未必是真心,倒像是挖了一个陷阱,等着我跳进去。以后会如何,就不是我能做主的了。如此,倒不如拒绝了。再说,管家的机会总会有的,不必急在一时。”

    段春盈算得上是推心置腹,实话实说了,言羽霖看着她明亮的双眼,唇边忍不住露出几分浅笑来:“我信夫人,只是有些好奇罢了。听得夫人这般有打算,我也就放心了。”

    他不得不担忧,侯夫人三言两语会不会就把段春盈给勾了去,让自己少了一个盟友。

    段春盈笑笑,又道:“夫君先歇着,我先去小厨房瞧瞧,看着还缺些什么赶紧补上。”

    侯夫人是答应了,谁知道会不会下一刻就后悔?

    还是趁热打铁,赶紧把想要的讨过来。

    她对绿岚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拦下了幽茗和幽杏两个丫鬟带到外院去分派活计。

    其余的小厮和小丫鬟也被绿岚叫过去敲打一番,顺带把活计重新分一分,免得之后乱套了。

    段春盈带着红盏穿过长廊,就看见角落的小厨房。

    不大,却是五脏俱全,该有的都有了,收拾得整整齐齐。

    祁嬷嬷这人会说话,办事还相当利索。这才开口,就已经领着人先把小厨房给收拾干净,不留半点把柄落在别人的手上。

    侯夫人有个如此面面俱到的嬷嬷,很多事都不必亲力亲为,倒也自在。

    段春盈看了一圈,倒也满意。她站在门口,招手叫来两只麻雀,在它们耳边嘀咕了两句。

    红盏揣着一小袋精米,洒在桌上,麻雀啄了几口就飞走了。

    段春盈留了部分的麻雀在段府盯着,余下的都打算带到侯府来。只是跟段府不一样,墨韵居的眼线必然不少,她也不敢明目张胆,只让这些小东西尽量藏身,不要一窝蜂出现在墨韵居,引人注目。

    麻雀聪明得很,三三两两站在屋檐上,灰扑扑的小东西不起眼,丫鬟婆子,甚至侍卫都没注意得到。

    让它们出去盯梢,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但是她依旧谨慎,每次只让两三只麻雀过去。一只靠近些,两只在附近盯梢。

    这些鸟儿从小就是段春盈的玩伴,知事开始就一直陪在她的身边。虽说麻雀年岁不长,死去一批,再换了一批,又有飞走的。来来去去,早就不知道换了多少。

    但是对她来说,每一只鸟儿都像是段春盈的伙伴,压根不想让它们受到丁点的伤害。

    等下人送了药材来,段春盈想起幽杏懂药理,便让红盏把人叫过来:“以后送药材来,你都仔细分辨,不确定的也别用,明白了吗?煎药的时候你要么亲自动手,要么紧紧盯着小厮,不能出半点差错,不然我就为你是问。”

    幽杏连连点头,应下道:“少夫人放心,奴婢一定亲力亲为,不假手于人。”

    段春盈又叮嘱红盏道:“送来的食材每天都要细细检查,任何忌口的都要留神,相克的更不能放在一起。”

    她是有些如临大敌了,但是言羽霖的面色显然比之前要差上几分。自己不能不多想,会不会侯夫人在其中动了什么手脚。

    长平侯不在,没有人庇佑言羽霖,他就更加危险。

    段春盈能做的,就是先把墨韵居守得跟铁桶一样,不让侯夫人又丝毫探进来的机会。

    “另外你和绿岚也多留意,院子里这些小厮的品性如何。若是总往外跑的,只管寻个由头撵出去,不必客气。”

    如果有吃里扒外的,她是绝不会手软。

    吩咐完这些,段春盈回去的时候,言羽霖已经在榻上睡着了。

    只是睡得浅,听见响声便睁开眼对她笑笑道:“回来了?”

    原本该是洞房花烛夜,可惜言羽霖劳累了一天,身子骨单薄,只怕已经倦得撑不住了。

    段春盈一大早起来折腾打扮梳妆,在墨韵居查看了一圈,如今也有些累了,便上榻躺在了言羽霖的身侧。

    她伸手给言羽霖掖了掖被子,很快合上眼,含糊道:“时辰不早了,夫君赶紧歇了吧。”

    说完,段春盈还孩子气地拍了拍被子,似乎足够柔软,她才心满意足地沉沉睡去。

    言羽霖看着她毫无戒心的睡颜,伸手抚上段春盈的脸颊,感觉到掌心里的柔嫩,还有无意识轻轻蹭了蹭,他不由好笑,长臂一伸把娇妻揽在怀里,也重新闭上眼,很快就睡了过去。

    虽说身边多了一个人,只是温暖的气息,柔软的娇躯,都让他彻底放松下来,没多久也坠入黑甜之中。

    言羽霖醒来的时候没料到自己睡得这般沉,天色才刚亮,外头便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段春盈在他怀里蹭了又蹭,这才迷迷糊糊醒来。发觉自己蹭得不是柔软的被子,而是硬邦邦的胸膛,她顿时羞红了一张俏脸。

    她赶紧起身,把外头的人唤了进来。

    绿岚端着水,红盏捧着新衣裳进来,笑着给两人请安:“姑爷,少夫人。”

    段春盈不敢看言羽霖,匆匆忙忙起来接过帕子净面,在屏风后换上一件鹅黄色的衣裙,只觉得脸上的滚烫褪下,这才出了来,若无其事地道:“夫君,该去给侯爷和夫人请安了?”

    “不急,”言羽霖示意她先坐下,让人把早饭送来。

    红盏早就领着小丫鬟在小厨房把早饭做好了,摆了一桌,都是颇为清淡的吃食。她特意问过清然,知道言羽霖平日的口味居然跟段春盈差不多,皆是不喜欢油腻的吃食,倒也方便。

    送来的一桌早饭,皆是段春盈喜欢的居多。

    段春盈无奈地瞥了红盏一眼,知道这个丫鬟心疼自己,却做得太明显了一些。

    言羽霖用了一筷子,赞道:“红盏的厨艺不错,比厨娘甚至好上一些。”

    “这丫鬟一直在我身边伺候,是个能吃苦的。没几个能用的,她亲自动手,也有将近十年来了。”段春盈想到她们在磐石山庄相依为命,绿岚在外面跑腿,红盏负责做吃食。

    起初银钱不足,吃的都是便宜耐饱的吃食,红盏费尽心思做得可口好看。久而久之,居然锻炼出一手出色的厨艺来,可谓是意外之喜。

    想到当初的日子,段春盈面上露出几分怀念来。

    手背一热,她抬起头,就见言羽霖的大手覆上,柔声道:“夫人受苦了,若是侯府早些跟段家订亲……”

    段春盈笑着摇头,世上没那么多的如果。在磐石山庄,起初苦了些,后来却十分自在。

    若是早些年,侯夫人未必会看上段家。

    如今晚了几年,她能嫁给言羽霖,何曾就不是一种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