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讽刺

    更新时间:2015-07-13 19:53:40本章字数:3341字

    段夫人不喜大小姐,不然也不会把人远远打发了。送来的银钱不多不少,就是怕段春盈会闹出什么事来。

    这些年平平静静的,底下人躲懒,谁也不乐意为了送一吊钱过来走颠簸的山路。

    一年送一回不说,只怕还克扣了不少。

    府里养着三个下人已经不容易了,总不能把厨娘叫出来招呼她。

    阮嬷嬷僵着一张脸,跟在绿岚的后头去了前院的花厅。

    一进去,她险些被漫天的灰尘给呛得透不过气来。

    绿岚站在门外,歉意地道:“真是过意不去,庄子上从没有来客,花厅也就没招待过人。平日奴婢二人伺候大小姐,又得打扫卧室,又得给姑娘跑腿,已是忙的脚不沾地,这里既然没人来,也就没有整理过。”

    她柔柔的目光落在阮嬷嬷身上,后者顿时感觉不妙。

    果不其然,绿岚接着开口道:“正好嬷嬷来了,身边又有好几个婆子,可不就帮忙打扫一番?要是大小姐知道了,一定会感念嬷嬷的好。”

    阮嬷嬷可一点都不想段春盈感念自己的好,她是夫人跟前伺候的,别说打扫,就是斟茶递水的事都少做,如今大小姐竟然叫她来打扫?

    简直不知所谓!

    见她不乐意,绿岚颇为遗憾道:“姑娘说了,若是在自己的院子里招待嬷嬷,未免太失礼了。若是嬷嬷贵人事忙,这花厅便有奴婢二人得空的时候打扫一番,到时候再请嬷嬷上门来叙旧。”

    这话够明白了,谁知道绿岚和红盏什么时候才得空?

    到山庄里足足三年了,都没能抽出时间来,阮嬷嬷总不能再等三年!

    她恨得胸口都疼了,也只能妥协,谁叫自己如今送上门来呢!

    “你们光是伺候大小姐也够忙的,这点小事就让我代劳便好。”阮嬷嬷皮笑肉不笑地应下,转身吩咐道:“都卷起袖子来,帮花厅打扫一遍。”

    绿岚忍不住插话道:“奴婢替姑娘先在这里多谢嬷嬷了,只是姑娘受不得一点粉尘,闻着就咳嗽,打扫可得精细点,不然姑娘跟嬷嬷可就说不了话的。”

    说不了话,阮嬷嬷可不就白跑一趟吗?

    她这会儿心肝都疼了,身后跟着来的婆子平日都是阮嬷嬷的心腹。也是被巴结的对象,十指不知道多久没沾过水了。

    如今居然要亲自打扫,一个个都面露为难,谁都不情愿。

    阮嬷嬷更不痛快了,呵斥道:“还不赶紧动手,等我一个个请你们呢?”

    婆子们不敢忤逆阮嬷嬷,只得硬着头皮,几个人去打水,几个人去拿了扫帚,老老实实地开始打扫起来。

    绿岚在门边瞅了一会,看见她们老老实实的干活,这才悄声退了出去。

    “姑娘,阮嬷嬷上门来,果真没什么好事。”要不然怎会乖乖去打扫,不闹个天翻地覆的,就得甩袖掉头走。

    果真是有事求上段春盈,这才听听话话的,一声不吭。

    红盏拍手叫好,笑道:“让她们活该,平日段府派人送钱来,一脸扯高气扬的,如今也叫这些人吃吃苦头,知道姑娘可不是好欺负的。”

    段春意听着窗外的枝头一阵叽叽喳喳的麻雀叫声,皱眉道:“你们把院子的大门锁上,可别让人偷摸着进来了。”

    若是被阮嬷嬷看见院子里的摆设,可不就麻烦大了?

    这人利欲熏心,添油加醋的,段府那一位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绿岚应了一声,连忙出去把大门掩上。

    她关门前隐约看见外头影影绰绰有人掠过,脚步一顿,若无其事地关紧大门,知道就像自家姑娘说的,阮嬷嬷可不是个老实人。

    那边干活得热火朝天的,指不定偷偷撵了一两个婆子过来查看一番。

    阮嬷嬷也不得不动手,不然这得打扫到明天去。

    看见派出去的婆子回来,她一头灰也顾不上了,赶紧上前来问:“怎样,那个死丫头……大小姐在院子里做什么?”

    阮嬷嬷后来回过味来,大小姐遮遮掩掩的,死活不让她去院子里,莫不是里头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丫鬟警醒,我刚靠近,就把院门给关上了。”婆子捂着心口,有些不确定地道:“我总觉得那丫鬟好像发现了,但是又没吱声。”

    只是没道理啊,她已经够小心了,在府里一向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谁也没发现过,怎么这回刚靠近就被察觉了?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点小事都办不好。”阮嬷嬷一脸很铁不成钢,恨恨地道:“这事办不好,回府后夫人铁定不会饶过我们!”

    “可是怎么办,刚靠近院子就被发现了,我总觉得大小姐有点邪门。”婆子压低声线,心里戚戚然。

    这山庄在山腰,后面挨着大片的树林,段春意没挑前头的院子住,反倒挑了靠近后山的,还直接拆了围墙,往外延了好几十丈,把树林都囊括进来了。

    婆子靠近的时候,总觉得院子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无数的眼睛盯着自己一样,浑身不自在。

    她打了个寒颤,不管阮嬷嬷怎么发作,说什么都不肯再靠近那院子里。

    “没出息,一个乳臭味干的丫头都把你吓成这样!”阮嬷嬷不信邪,但是看婆子被吓破胆的样子,自己心里也嘀咕。

    其他婆子是惜命的,更加不乐意去靠近段春盈的院子。

    一时间,她们也只好收收心,赶紧把花厅收拾好了,把段春盈请出来,尽快回府去。

    等段春盈舒舒服服地睡了午觉,又用了不少茶点,阮嬷嬷一行人总算把花厅收拾干净了。

    阮嬷嬷如今可没了进门时候的光鲜,一身绸缎衣裙早就弄得脏兮兮的,裙摆上满是尘土,怎么拍都拍不掉。

    连梳好的发髻上也沾了脏东西,簪子歪歪斜斜的,更别说是一脸的妆容早就花了。

    她勉强把自己收拾停当,正要叫婆子去院子请段春盈出来,就见绿岚挑起帘子,身后的红盏扶着一个高挑的秀美姑娘踏了进来。

    阮嬷嬷挑眉,这姑娘的容貌跟段老爷有五六分相似,自然是段春盈了。

    “见过姑娘,”她不情不愿地矮身行礼,姿态马马虎虎的,想着自己是段夫人跟前的嬷嬷,段春盈怎么也得给些脸面,不会受了全礼。

    谁知道段春盈不知道是真傻,还是故意的,愣是让阮嬷嬷拜了全礼,这才开口道:“嬷嬷不必多礼,绿岚给各位嬷嬷上茶,辛苦各位了。”

    绿岚很快把茶水送上,阮嬷嬷接过茶盏低头抿了一口,险些没吐出来。

    这算什么茶叶,只能算是茶沫子,还是陈年的,也不知道丢在角落放了多少年,早就不能喝了,还带着一股子发霉的味道。

    其他婆子也是一脸想吐不敢吐的模样,却见段春盈在上首落座,笑吟吟地道:“这是母亲特意从段府送来的茶叶,我念着各位嬷嬷辛苦了,这才让绿岚送上的。”

    言下之意,她都舍不得喝,正因为阮嬷嬷带着婆子们帮忙打扫,劳苦功高,这才把段夫人赏下的茶叶给拿出来泡茶了。

    阮嬷嬷硬是把这口茶咽下,知道肯定是府里的人没把这位大小姐放在眼内,便随便弄了点劣质茶叶了事。

    只是段府再糟糕的茶叶,拿在外头也是值钱的。送来的小厮在路上估计起了心,把茶叶卖掉,随意收了点茶铺不要的陈年茶沫子,直接就送过来了。

    段春盈或许不清楚小厮动了手脚,又或者知道了才拿出来,阮嬷嬷不打算刨根问底,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夫人一直念着大小姐,想着这几年在庄子上,大小姐收心养性的,这病应该好得七七八八了,便叫奴婢亲自走一趟,接大小姐回府,正好一起过中秋。”

    中秋离着还有两个月,这借口够敷衍的。

    段春盈用帕子掩着唇,低低地咳嗽了两声:“多得母亲挂念,这么几年来也没忘记我在庄子上,时不时派人过来瞧瞧。”

    说是来看看,不过是看她死了没有。若是死了,可就麻烦了。就算再不喜欢她,段家大小姐在外头养病,却是饿死病死的话,段夫人的脸面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我也挂念着爹爹和母亲,只是这身子骨总不见好。若是这时候回府,给家里人传了病气,可怎么过中秋?没得坏了大家的兴致,倒不如在庄子上,也算清净。母亲当初说的好,这清净的地方不好找,山庄正好远离人烟,也没什么烦心事。”

    阮嬷嬷还以为她要接段春盈回府,她不说感激涕零,也是一口答应,立刻收拾东西就跟着自己回去。

    怎么跟她预料中的不一样,段春盈居然不想回去?

    阮嬷嬷有些傻眼了,尤其大小姐还拿出段夫人当初把她赶离段府的话拿出来,赌得自己一口气险些没上来,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来:“大小姐哪里的话,这里再好,都不如京中有家人陪伴来得自在。既然大小姐的身子骨不见好,铁定是郎中不尽心,倒不如回府去,找个信得过的郎中再看看。”

    “当初在府里不知道看了多少郎中,抓了多少药,母亲也是尽心,费心思四处找了神医来,也不见好。我也是认命了,在庄子上休养,心里也清明些。等回了府,谁知道会不会又开始胡言乱语,吓着母亲就不好了。”

    段春盈垂下眼帘,没让阮嬷嬷看见她眸底的讽刺。

    段夫人当初说她疯了,到处找郎中来看,就差没指着鼻子说自己是疯子。

    要不然又怎会二话不说把堂堂段家大小姐送到这么偏远的山庄来,对外说是养病,不过是囚禁罢了。

    等到了岁数,随意找个远远的人家打发出门子,眼不见为净。

    反正段老爷对她这个克母的长女,也没多少喜欢。

    段府里只要没了段春盈,那就是一个和和美美的家。她留着,不过是碍眼。

    如今府里出了事,便急冲冲要接自己回府,当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