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打脸

    更新时间:2015-08-08 10:00:35本章字数:3231字

    段夫人一早起来梳妆打扮,昨晚睡得好,脸色白里透红,心情极好。她擦了点粉,又画了眉,眼看如容快梳好头,冷不丁听见一阵喧哗,段夏荷哭着扑了过来,硬生生把梳好的发髻又弄散了。

    如容只得上前扶起段夏荷,段夫人皱了皱眉,不悦道:“什么事,一大早哭哭啼啼的?等会还得出门见人,二丫头还不赶紧收拾?”

    卷碧急急忙忙跟在后头,段夏荷哭得说不出话来,她只得代劳:“回夫人,姑娘一早起来梳妆,正打算把夫人送的头面戴上,谁知道打开锦盒……”

    “打开后,怎么了?”段夫人心里咯噔一跳,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卷碧支支吾吾不敢说,段夏荷这才哽咽着开口道:“求娘亲替女儿做主,锦盒里的头面不见了!”

    “不见了!”段夫人豁然起身,满脸不敢置信,她凌厉的目光在卷碧身上一扫,冷冷问道:“昨天最后见过头面的丫鬟是谁?”

    卷碧素来是管着段夏荷的首饰,清楚段夫人这是怀疑到她身上来了,连忙扑通跪下:“奴婢冤枉,昨晚把头面收起来的时候,锦盒还是沉甸甸的,绝不可能不见了。”

    段夏荷对这个丫鬟还是相信的,解围道:“娘亲,我是亲眼看着卷碧把头面收好,这才睡下的。卷碧直接就去了外间,连带一个小丫鬟一起守夜。”

    段夫人没有完全相信,把守夜的小丫鬟也叫了过来。小丫鬟一夜没睡,兢兢战战跪在地上,脆生生的回话跟段夏荷说的差不离。

    两人根本就没再去过内室,卷碧因为白天要伺候段夏荷,早就累了,很快就躺下睡着,整晚守夜的小丫鬟就没敢合眼,一动不动直到天明,一整晚也没谁进来过。

    段夫人瞪着小丫鬟,厉声道:“丢了的头面,发卖了你也是赔不起的,还不说实话?”

    小丫鬟哭了起来,使劲摇头,直喊冤枉,吓得脸色都白了,瞧着就不像作伪。

    段夫人正一筹莫展,又见段冬雪匆匆忙忙进来,看见段夏荷似乎吃了一惊,却也不得不开口道:“娘亲送的头面不见了,女儿在珑翠苑寻了一圈都没找着。”

    段夏荷也是一愣:“这么凑巧,三妹妹的头面也不见了?”

    段冬雪听了这话不由皱眉,看着在地上跪着的如容和小丫鬟,自然也明白了:“娘亲,这事未免太巧合了。我丢了头面,二姐也不见了,会不会是府里什么人动的手脚?”

    言下之意,她是怀疑婆子手脚不干净,被谁指使了。

    段夫人却是焦急,两个女儿没了头面,可怎么出门?

    她皱着眉头,只觉得一大早的好心情都彻底没了,揉了揉额角道:“三丫头觉得是谁在背后指使,为的又是什么?”

    段冬雪迟疑道:“我和二姐的头面都没了,如今只能用其他旧首饰来替代。原本该是光光鲜鲜的出门,倒是可惜。”

    段夏荷一个激灵,忽然提道:“娘亲,会不会是大姐动的手脚?”

    三个姑娘出门,两个丢了头面,段春盈可不就一枝独秀了?

    段夫人招来紫墨苑外头的婆子问话,婆子一口咬定段春盈和身边的丫鬟压根就没出过院子。

    段冬雪却不觉得不踏出院子一门,就没办法动手了:“娘亲,大姐疯疯癫癫的,会不会真有什么神鬼的本事?”

    段夫人觉得有理,段春盈小时候不就把几个丫鬟给吓破胆了吗?

    段夏荷忽然想起什么,开口道:“对了,娘亲,女儿昨夜睡得不沉,倒是听见奇怪的声音。还以为在梦中,所以没有理会,倒是该睁眼看看,把那贼子给抓住!”

    “胡说什么,最紧要是顾着自己,那能让娇滴滴的姑娘去抓贼,若是伤了该如何是好?”段夫人急急呵斥一声,又私下琢磨了一番:“如容去紫墨苑走一遭,把大丫头给请过来。”

    说罢,她又吩咐两个女儿道:“你们回院子赶紧梳妆,可别误了时辰,叫侯夫人久等就不好了。”

    段冬雪应下就走了,段夏荷磨磨蹭蹭的,好一会才道:“娘亲,肯定是大姐做的,除了她,谁会看我和三妹妹不顺眼?只怕这回去见侯夫人,她生怕被看轻了,这才动了手。”

    段夫人也觉得是段春盈偷了头面,可是无凭无据,不好太过武断,好歹把段夏荷劝走了。

    段春盈进来的时候,门口两个丫鬟都看呆了。

    如容冷着脸,瞪向两个想低头偷笑的丫鬟,真是越发没眼色了,没见段夫人的面色都黑如锅底了吗?

    段夫人看着段春盈厚厚的妆容,脸颊上擦的粉足足有好几层,两颊的胭脂红彤彤的,犹如猴子屁股一样。高耸的发髻上是她送去的头面,金灿灿的,加上一袭桃红的衣裙,又是俗气又是吓人。

    “大丫头这一身是怎么回事,罗嬷嬷就没帮着瞧瞧?”

    她险些晕了过去,幸好先把段春盈叫过来了,不然就这么出门,可不就要把侯夫人给吓坏了?

    段春盈满眼疑惑地看了过来,张口道:“罗嬷嬷身子不适,我就没一大早把她叫起来伺候。要衬得上母亲送的贵重头面,我让绿岚挑了许久,才挑上这么个华贵的料子,母亲瞧着可好?”

    段夫人面色铁青,从来没见过这么糟糕的妆容。

    她是不希望段春盈把两个女儿给比下去,但是也不想带着这样子的大丫头出去丢了段府的脸面!

    不知情的还以为段夫人怎么苛待这个长女,浑身的衣裙、妆容,甚至是这头面就没一个适合的!

    出发的时辰快到了,段夫人一叠声叫来婆子打来两盆水,愣是叫段春盈赶紧把脸洗干净,又让如容亲自给她上妆,支使绿岚回去送来几件新裁的衣裙,从中挑了一件宝蓝色的。

    既不出挑,却也不至于过分暗沉。

    谁知道段春盈常年在庄子里养着,皮肤倒是没晒黑过,宝蓝色更是衬得她肌肤如雪。加上如容的一对巧手,就像是从疯婆子骤然间变成了大家闺秀。

    段夫人有些意外,却更多的不痛快。

    只是段春盈发髻上的头面在换了一身后更显得不伦不类的,她咬咬牙,还是对如容使了眼色,叫如容给段春盈梳头。

    梳了双髻,好歹拆掉了一半,没像段春盈这般把整个头面都搬上去。只留下一双金钗和一支步摇,金灿灿的愣是把那张小脸衬得俗气了两分。

    段夫人见状,这才满意了,点头道:“都说三分相貌,七分打扮,果真如此。女大十八变,我都快没把大丫头给认出来了。”

    段春盈听着她的鬼话,面上腼腆地笑笑,一旁的红盏只低着头,免得叫人看出神色不悦来,绿岚倒是淡定,站在自家姑娘身后没吭声。

    段夫人当在场的丫鬟婆子都是瞎的吗?

    好好一个漂亮的姑娘家,愣是被这不上台面的头面给糊弄得难看了几分。

    收拾停当,又听婆子来禀,段夏荷和段冬雪也好了,段夫人便招呼段春盈一并出了去。

    段夏荷瞧着段春盈的头面没丢,微微蹙眉,只是看见她如今的模样却也不比自己出挑多少,这才放下心头大石。

    段冬雪可就不客气了,低头捂着嘴偷笑。大姐这模样实在逗人得紧,也不知道等会被侯夫人看见,会不会吓一跳。

    段春盈若无其事,仿佛不知道段冬雪在嘲笑自己,乖乖跟在段夫人的身后上了马车。

    寺庙来得不远,约莫半个时辰的车程。自然不能让侯夫人等,段家来早了一刻钟,没多久就见长平侯府的马车过来,段夫人立刻带着姑娘们迎了上去:“夫人,这是我家三个丫头。”

    侯夫人矜持地微微颔首,她扫向段夫人身后的三个年轻姑娘,段夏荷和段冬雪自己是见过的,那么另外一个面生的丫头必然是就要嫁给言羽霖的段春盈了。

    她穿戴颇为体面,一张小脸娇俏,稍微有些苍白,倒也瞧得过去。偏生发髻上的头面俗气不堪,叫侯夫人不由微微蹙眉。

    只是片刻,侯夫人很快又若无其事地舒开了。显然这是段夫人故意为之,就怕段春盈把其他两个妹妹给比下去了。今儿去庙里上香的贵夫人不少,只怕段家这是打算相看一番。

    尤其借着今天她在,段家可不就更有底气?

    侯夫人对段夫人借东风的作为并没有多少恼意,顺势而为,沾点光罢了,她还不至于没这点宽广心胸。

    侯夫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虽说只有一瞬,段春盈还是感觉到了。

    等目光一移开,自己也开始不动声色地端详这位侯府的女主子。朱红色的锦裙,衣摆层层叠叠的暗纹,毫不张扬的华丽,眉宇间有着不怒而威的气势,乌发高耸,仿佛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依旧有着妩媚的动人风采。

    二八姑娘的时候必然是美人,如今岁月沉淀后,折射出凌厉的贵夫人之态。

    只一眼,段春盈就知道,这是个难缠的对手。

    想来她以后嫁到侯府去,日子恐怕过得没那么容易了。

    这位侯夫人一双利眼,没道理看不出段春盈的头面必然是段夫人刻意为之。但是她不过略略一扫,很快就忽视了,显然没放在心上。

    看来无论段夫人如何对待她,侯夫人都不甚在意。

    这位夫人对她的继子,还真是费尽心思。审视整个京中,可不就是段府的门户不高不低,段春盈不得段家欢喜,段府又满心想要跟长平侯结亲。

    一个小丫头没个厉害的娘家,娘家又不帮着撑腰,嫁去侯府,是圆是扁,可不就随侯夫人的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