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序章

    更新时间:2015-07-05 11:57:22本章字数:4720字

    人都有自己的理想。

    好笑的是,人们越是年轻,理想便越是远大而宏伟。在成年人眼中极度不切实际——就拿我这个艾瑟莱帝国的人类原住民来说吧,我小时候的理想是当一个足矣让中州所有人仰视的超级大富商,在首都煜城最豪华的地段购置一处超级豪宅,让家人享受着钟鸣鼎食的富贵生活……而如今呢,我只是一个屡屡落第的秀才,在煜城卖坊间小说为生,每天遭受房东太太的白眼和叫骂。由于这位悍妇的言语粗鲁至极,写出来着实有碍观瞻,小生便不赘述了。

    现在,我只是期许着自己的小说有够畅销,让我这个收入菲薄百无一用的书生能够交得起房租并养活得了一家老小而已。

    是啊,随着时间的流转,人们的愿望往往会因为残酷的现实而变得渺小,变得浅薄,甚至变得鼠目寸光起来——曾经,你可能因为家长不给你买一块玻璃糖而嚎啕数小时;也许现在,你可能因为物价的一个铜币而滔滔不绝上千句。

    小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懂。所以看这个世界的一切都那么简单,再道听途说一些伟人们的励志传奇,认为自己也会那般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变成自己理想中的大人物。于是乎,几乎所有的小屁孩都想成为帝王,元帅,富翁——过一把权力掌握在手中的瘾。当小屁孩们长大一些,这些豪言壮志通常会被现实压得萎靡不振。那些昔日的伟大理想,反倒成了童言和戏言了。

    但,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的理想会跟我们曾经的理想一样激进而异端。可他们的欲望永远不会满足,就像那只开口要牛奶的老鼠。通常,我们称这种人一个特定名词:

    野心家。

    塞隆•凯尔杜瑞,就是一个野心家。

    不过,我希望大家记住这个名字之余,也记住大家明白一件事:这个艾罗森世界,永远不会只有一个野心家。

    永远不会。

    卡瑟坦大陆的生活焰族人类,原本生活在莱夫大陆的人类帝国艾瑟莱。传说,他们是火神罗米修斯的后代,所以,不同于中州华族,他们有火焰一样的头发和瞳孔,精灵一般的高大身材,并且更加强壮。他们信仰七神,极为擅长手工制作和建筑。在焰族群居的艾瑟莱七疆之一琉璃森林,到处能看到设计精巧的树屋和美轮美奂的七神圣堂。

    当然,人类喜欢内讧的优良传统不单单传给了中州华族,也传给了焰族人。焰族人当然不甘屈居艾瑟莱一禺。于是乎,他们便挑起了对中州华族统治政权的战争,史称“琉璃森林暴乱”。

    但是,焰族对艾瑟莱帝国的稳固性估计错误,所以,战争几乎刚刚开始,就被中州华族的狼血军大败于梦沼。战败后,焰族人被放逐出莱夫大陆,在孽海上漂泊数十年。最终,焰族船队在卡瑟坦南陆的私语海岸登陆,并试图寻找一块能够安身立命的土地。

    这些原本不属于卡瑟坦大陆的外来户在奥尼沙仑草原深处建立了焰族部落,定都雪露原,并赶走了盘踞在这里的原住民坦尼亚人。焰族不仅拥有让卡瑟坦所有土著叹为观止的繁殖能力,其各部族间的内讧和折腾手段也让卡瑟坦大陆所有种族叹服不已。经过上百年的战争,呃,反正就是那句话吧:“部落间永远都有打不完的群架,这群人仿佛永远都不会累一样,整天你打过来,我打过去。”大小百余个部落,逐渐因战争兼并为:阳焰、怒焰、由焰、沙焰和雷焰五个大部族。

    卡瑟坦就那么一点地方,看起来五部争霸的局势在所难免,总会有个一飞冲天的家伙出来,一统五部。焰族五部间总是笼罩着一股挥之不去的火药味,领袖们一个一个瞪着眼睛犹如斗鸡,部族间大小冲突不断——这就为炽炎之心家族的登场提供了温床。

    夜旋•炽炎之心,生于怒焰部王都风熙堡。自幼聪慧过人,且博闻强记,学了一身好本领。成年之后,替其父打理家族事务。二十二岁那一年成为怒焰部主君的门上客,开始游说五部联合——他利用权谋策略和言谈辩论的技巧,先联合由焰部,打败了卡瑟坦南大陆的强国沙焰部,将其收入同盟。随后又联合北陆的阳焰部,以四部联合的压力,强制雷焰部加入盟国——夜旋完成了焰族的统一大业后,在怒焰部称帝,定都神矩城,建元“炽炎历”。史称“五部联合”。

    卡瑟坦焰族五部联合后,夜旋御驾亲征,将卡瑟坦所有的外族一齐赶出了卡瑟坦本土,并重新划分五大盟国的疆域,书同文,度同制,统一货币和整治交通。强大的盟国在夜旋非凡的才干和强大的领导能力下,屹立于卡瑟坦大陆。

    大混战的局面日趋稳定,除却小规模的冲突外,整个卡瑟坦渐渐恢复了宁静的和平——繁荣发展的局面下,经过千年的时间的安逸生活,让焰族人渐渐失去了进取心。政府不再自律,统治日益腐败,赋税,徭役,官僚……让高层道德逐渐沦丧。追逐名利,浮躁,不作为的官员越发多了起来,一些肯着眼于实事,踏实肯干的官员越来越少。

    受到高层们的影响,商人们也失去了自律,越来越多投身于市场投机之中。使得整个怒焰同盟物价飞涨,效率日下。

    然而,早就企图重新逐鹿天下的五部主君们,野心再次蠢蠢欲动了起来……战争,似乎一触即发。

    此时的怒焰同盟,就像一个苟延残喘的危重患者,已经到了非根治不可的地步了。

    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激进的怒焰人并没有长期治疗的耐性,而是选择使用具有着恐怖副作用的特效药:

    “变革。”

    而我觉得,不管是历史上的哪一代王朝制度,都会有完结的一天——因为王朝制度的独裁,决定了它的本性。最终都会走向灭亡。

    刚开朝之时,大家都很自律,特别是统治者和高层官员们。这时的国家肯定是蒸蒸日上,充满活力。但所有的独裁制度都一样,其本身无法隔绝专制专权的诟病。权力弊病的恶化会随着和平与安逸接踵而至。只要有一代人不尊重历史的发展胡搞乱搞,这个王朝就会立刻衰败下去。这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走下坡路”。

    也许,会有那么几位治世之能臣的存在,而延缓王朝的灭亡。但是,就如同人类终究会死一样——不管后世能臣做出如何努力,独裁王朝终究会灭亡。

    这是千古不变的定理。

    所有的一切都始于炽炎历1342年7月26日的清晨,生活在怒焰部的焰族佃农米斯拉•凯尔杜瑞的妻子艾莉娜诞下一对双胞胎男孩。这个父亲并没有给两个孩子取个优雅名字的文采,只是使用最简单的发音——长子塞隆,次子布隆。

    “佃农的儿子,只会成为佃农。”

    在门阀制度森严的怒焰同盟,这条定理千古流行。但幼年的塞隆,跟幼年的你我没分别,也有着远大而宏伟的理想:重整怒焰同盟,将所有的权力握在手中。

    这个理想别说在成年人眼中,就是在跟塞隆同龄的孩子们眼中也是可笑的。对这个心怀雄才大略的塞隆施以白眼的不仅仅是一些成年人和孩子,还有塞隆的父亲米斯拉。

    “理想是永远不能当饭吃的!”被沉重的税赋和佃租压弯了腰的父亲这样教训着长子。而弟弟也在小伙伴们嘲讽的笑声中屈从了,反复劝着哥哥不要再发表这种豪言壮志,还是安心种地吧!

    “布隆,你看看那些达官贵人,他们有你我的聪慧么?他们有你我这样健壮的身躯吗?他们贪婪,无知,消极而畏缩!他们没有自律心,只有争权夺利道德沦丧!”塞隆低吼着,双眼仿佛燃着火焰,“难道,我们不能取而代之吗?”

    布隆吃惊了:哥哥要干什么?

    而父亲发疯了,他暴躁地提起草鞋,狠狠教训这个在他看来是发神经的儿子。

    那年,塞隆十三岁。

    炽炎历1358年,怒焰部阿卡利斯平原爆发了严重的瘟疫与旱灾。怒焰大君提瑞克•卡罗萨下令开放常平仓赈济平民。谁想,官员们竟趁机从中大捞了一笔。常平仓的粮食分拨到各级官员手中后被层层盘剥,到了普通民众手中便所剩无几。

    1358年3月19日,塞隆的母亲艾莉娜饿死。

    1358年3月21日,塞隆的父亲米斯拉饿死。

    伤心绝望的塞隆带着弟弟将父母葬在佃农们的乱葬岗后,加入了流民一员。他们只能忍受白眼,忍受唾骂,甚至还要忍受毒打,讨饭果腹,为的仅仅就是活下去。

    塞隆失去了至亲,失去了家园,现在,他连仅剩的尊严也要一齐失去。每天夜里,他在篝火边拥着弟弟,思念着父母,回想着自己曾经发下的豪言壮志,回想着曾经虽然不富裕,但是充满了幸福和温馨的生活……而如今,他却和一群乞丐流民相伴,在这乡间弃屋中度过无数个寒冷的漫漫长夜。痛苦之余,还要担心夜里会不会有维持治安的士兵来驱赶他们。

    对高层的不满之种在心底萌生发芽,渐渐在塞隆的心中生长为一棵复仇大树。

    不想哭的话,只有让自己变强了——让自己的心变得坚强。塞隆这样告诉自己。

    从此,他刻意地结交一些朋友,学会了认读和书写,带着弟弟打零工赚钱,走遍整个怒焰部和相邻的由焰部和沙焰部。他和弟弟眼界渐渐充实,还跟一个落魄的骑士学会了吟诵七神的诗句……他有了自己的信仰,信仰圣光,信仰七神。

    我会变强的。

    我绝不会屈服的。

    看吧,总有一天,我会战胜所有的敌人,站在帝都神矩城的塔尖,向整个卡瑟坦大陆宣布,我是你们的主人!

    我是整个卡瑟坦焰族的主人!

    1361年12月1日。塞隆和布隆同时应征入伍。身高两米一零的兄弟俩体型健壮,站在一起犹如双子塔那般令人仰视。

    准备在军队大展身手的塞隆万万没有想到,怒焰部已从内部腐朽,部队的纲纪更是败坏至极,毫无军纪可言。寻衅滋事,强抢财物,酗酒赌博,克扣军饷,甚至同性恋在怒焰全军中猖獗。风气败坏已不是一天两天,已经没有军官对部下们报以希望,听之任之。军官们带头堕落,手下的士兵更是得过且过。整个军队笼罩在死气沉沉之中——当然,国内也有一两个忧心忡忡的大臣屡次几次上表,皆言异族进攻之时恐无军可用,但最终只沦为笑柄。

    某此慰军晚宴,塞隆不慎打死了寻衅的伍长。他不敢在部队停留,来不及与弟弟告别就逃走了。由于卡瑟坦军民籍不同册,一旦加入军籍,就没有民籍,没有民籍就是流民,与敌对种族和奴隶等同——为了生存,塞隆只好做了“斗兽士”。

    顾名思义,斗兽士就是和野兽搏斗,赢得彩金。但平民是没有资格直接参加正式比赛,无非只是一些乡间的斗兽,博得微薄的收入。而一些领地间有大额彩金的竞技类斗兽,只有贵族豢养的斗兽士们方可参加。

    塞隆靠着健壮的身躯,和在怒焰部的几个朋友,开始了他的斗兽生涯。

    与野兽共舞何其艰险,每一次竞技都是九死一生。每天夜里,塞隆藏身在破烂的茅屋中舔舐伤口,对着冰冷的月光阅读经史子集和兵书。

    他相信,凭借着自己的聪慧和努力,凭借着自己强壮的身躯,总有一天会改变命运。

    于是,他就像那些励志传奇中的伟人们一样,终于在苦其心志,饿其体肤中努力赢得了胜利女神的微笑。

    塞隆被希尔布莱克家族看中,赢得了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并参加了怒焰部最为声势浩大的“天武竞技”。最终赢得了怒焰大君提瑞克•卡罗萨的青睐,给予其重回军队的机会。此刻,他弟弟布隆已是一名千夫了。

    很快,两兄弟建功立业,几乎在同时成为副将。

    常年在贵族堆里的摸爬滚打,塞隆学会了礼仪和官话,加上他本身生得俊朗高大,在一次舞会中赢得了怒焰长公主尤里卡•卡罗萨的芳心,由此获得卡罗萨王族的支持,以军团长的身份掌管怒焰全军。

    上任之初,他以强硬的铁腕作风整肃怒焰军纲纪,彻底惩治目无法纪之徒。甚至一些涉及贵族们的事件也毫不留情。

    得罪了很多人的塞隆一怒之下挥师北上,以刚刚整顿一新的少量“新军”尽数歼灭盘踞在阳焰部领土上的海族,并将这些身上黏糊糊生有腮尾的异族赶进大海中。

    这种针对异类残酷无情,近乎于赶尽杀绝的做法竟在卡瑟坦引起了高度的颂扬。民众对于政局腐败的极度失望,并在长期来自各方面的压抑中,这位年仅二十五岁的年轻英雄当然受到了怒焰同盟平民们的热情歌颂。民众狂热的支持,让塞隆疯狂的扩充着自己的权力版图。

    他拉拢怒焰武将,创建的骑军“炎风铁骑”,成为怒焰历史上战斗力最强的精锐之师。他拉拢了怒焰部半数以上的贵族,领主,富商,暗自结盟。

    一股权力的潜流缓缓在怒焰首都风熙堡之下流动……

    【历史】:

    1370年5月11日,提瑞克•卡罗萨突发疾病,于次日凌晨驾薨。历史上对这位年轻的铁血主君的死产生了无数猜测——不过,这并不重要了。

    1370年5月14日。二十八岁的塞隆•凯尔杜瑞被封为风熙堡公爵。

    1370年5月16日,年仅十五岁的怒焰世子卡特德拉尔•卡罗萨在公爵大人的辅佐下,君临怒焰部。

    但是,人们很快就会知道一件事。

    这位野心家对于权力的欲望,远远不止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