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纸上乡愁

    更新时间:2015-07-07 10:32:34本章字数:7589字

    ◎离乡记

    北风挽留夕阳时

    羊群早已隐进栅栏

    鞭子失去目标

    每下都抽在我的背上

    童年被一鞭甩在脑后

    我已看不见老家的落寞

    离家路上,两旁

    都是渐行渐远的乡音

    乡音散尽

    思念升起

    从此,它就无时不刻

    都在丈量我和爹娘的距离

    ◎ 故乡,是条停不住的河

    不管是波涛汹涌的雨季

    还是冰层覆盖的寒冬

    故乡这条停不住的河

    都在静静地流着

    老家是生在水中的草

    静静地注视着

    脚下静静流过的河

    静静地等待

    远方的鱼儿游过

    不管想不想它

    不管回不回去

    梦中那停不住的河

    都在静静流着

    哪怕将一路的风尘

    全抖进清澈的河水

    它也不会片刻驻足

    更看不出丝毫浑浊

    不待离家的行囊背起

    它又静静地流去

    洗净即将远行的双脚

    向摇曳的水草作别

    无论多少次的回家

    年复一年,那河水

    总是没尝过的味道

    总是没凉过的温热

    ◎ 黄昏里的归程

    鞭子将羊群收拢的时候

    心便飞向西天的晚霞

    脆响的鞭声应和着蟋蟀的嘤咛

    晚烟随着轻甩的鞭梢袅袅升腾

    太阳的颜色,就像爷爷打铁时的脸

    铁锤砸在烧红的铁块上,溅出滚烫的希望

    秋后黄昏里残留着晚稻的香

    门口石墩上,坐着迎接羊群的奶奶

    黄昏里的归程是奶奶的叮嘱

    她关心我,更关心羊的温饱

    夕阳再美,也吊不起奶奶的胃口,她只在乎

    太阳落山后,用什么下锅

    ◎ 小年.惊蛰

    是谁 在小年的早晨画了一个圈

    告诉我 这是今秋的收获

    是谁 在老屋檐下点了一挂炮

    唤醒了沉睡的春天 让沉淀的希望升腾

    正月的小年恰是今年的惊蛰

    蓝色的天空没有春雷 欢叫的喜鹊被鞭炮赶上树顶

    阳光小心翼翼地注视着脚下

    躲避嫩嫩草芽的萌动

    只要被春风温柔地拂过

    杨花的骨朵便开始膨胀

    一个懒腰让困意从眼底溜走

    激情在盛放五谷杂粮的角落里涌动

    在这结束和开始的节点

    醒了的土地放开捂了一冬的叶子 紧紧将根儿揽在怀中

    ◎ 老井

    再寒冷的冬天

    故乡那口老井的水

    也会有热气升腾

    古老的辘轳

    转动着百年前的回响

    用一声声嘶哑的叹息

    遥望着迷失在井筒青砖上

    那爷爷的爷爷们留下的指纹

    井水被先辈的汗水滤过

    变得愈加清澈 纯净

    水井倒影的天空里

    荡漾着小米饭的香味

    还有让爷爷发笑的生活

    ◎老墙根下的横梁

    十字街口,老墙根下

    光溜溜的横梁

    看着昼长夜短的行色匆匆

    听着家长里短的喜怒哀乐

    有太阳的冬天最幸福

    南边街上老张家的女儿出嫁了

    坑北沿喜旺家的儿子出车祸了

    村后头的李老汉冷不丁的没了

    光溜溜的横梁

    咀嚼着整个村子的余温

    独脚车在它跟前停过

    自行车在它跟前停过

    三轮车在它跟前停过

    拖拉机在它跟前停过

    这次停下的是张牙舞爪的铲车

    粗壮的橡胶轮胎碾过横梁的叹息

    光溜溜的横梁裂开一道缝

    装下屋檐的燕巢,墙角的灰土

    闭目,等待文明的放逐

    ◎一个村庄的历史

    一个村庄的历史

    源于冰川雪莲的一缕清香

    铮亮的弯刀和彻夜长明的酥油灯

    照亮天堂到人间的路

    高高在上的长生天

    将一枚希望的种子从猎鹰尖喙弹出

    遥远的山峦便与千里之外的沃土联姻

    一粒种子,从五百年前降临

    赐福过的泥土掩盖了历数风雨的荒凉

    绿荫引来筚路蓝缕的拓荒人

    生命的迁徙不总是伴随着伟大

    或许,更多的是残酷和伤感

    仅仅一个无法载入史册的口谕

    让一个村庄的历史从葳蕤的草丛诞生

    五百年前的古老生命

    来自千里之外的高贵生命

    福荫后世,它的根系

    遍及村庄的每一个角落,每一片砖瓦

    每一个在它脚下栖息的灵魂

    月黑风高夜总喜欢装饰悲剧

    刺耳的电锯声切断生命的基座

    故乡的历史,多了一个再也无法复原的疤

    一个古老的生命被纪念

    一个村庄的历史被终结

    ◎那一片芦苇

    那一片芦苇,从梦中走进风里

    芦花中的秘密

    让我着迷

    深爱着那一片芦苇

    不止一次带给我惊喜

    每一次走进,都不会空手而归

    将背包、笔记本统统锁进抽屉

    走进那一片芦苇

    放慢节奏,舒缓思绪,自由呼吸

    赤脚,一定要赤脚

    顺着浅浅的水线,芦花上灿金色的阳光

    寻找双宿双飞的鸟和其他遗失的东西

    秋风染黄白露侵蚀的苇叶

    候鸟远去,思念俯视脚下的土地

    潮湿的土地上是空落落的巢

    那一片芦苇,没有伤感

    明天,或许明年

    更多鸟会带着爱,带着诗意归来

    ◎秋日断想

    深秋将黄绿相间的尾巴隐进雾里

    灰白的沙尘荡起波浪

    太阳开始韬光养晦

    一截朽木藏着一枚故乡的核

    谁与北风妥协,让过最后的那场雨

    谁就是归隐的智者

    只有不懂哲学的老农

    循着羊群的足迹走进秋天的心脏

    不屑于到南方躲避冬天的麻雀

    啄食金黄的柿子和菊花叶下的虫子

    天大的箩筐,被一条绳子牵引

    等待着落网的鱼

    ◎雁鸣声声

    雁鸣声声

    作别最后一个秋夜

    落叶铺满云霞

    悠长的树影里

    羊在低头吃草

    牧羊人仰望远去的雁阵

    鞭声与雁声和鸣

    然后,消散

    在比秋天更凉的故乡

    ◎秋后的田野

    秋后的田野里,高粱被砍了脑袋

    将虚空的大旗扯得哗哗作响

    狗尾草翘首以待,期盼

    羊群将它们的子孙带向远方

    臭蒿子也不甘寂寞

    死命从脚底钻出一点芽来

    唯有雏菊最是沉稳

    把一身浓浓的绿狠劲往根里藏

    ◎我想要一张席子

    我想要一张席子,要足够大

    能容下爱人 孩子和我

    闲暇时可以躺在上面看星星

    听风吹过耳畔

    我想要一张席子,要足够大

    可以覆盖走过的每一寸土地

    累了,可以席地而坐

    不怕浮尘沾衣

    我想要一张席子,求之不得时

    便来到水塘边

    坐看那片芦苇

    晃动幕天席地的梦

    ◎被苍耳刺痛的乡愁

    一场寒霜冻僵所有的叶子

    苍耳用一身尖刺刺痛乡愁

    该如何面对母亲的老寒腿

    还有父亲日渐佝偻的脊梁

    长满尖刺的苍耳

    给故乡开出一张完整的处方

    北风吹来

    落叶铺满回家的路上

    ◎流浪汉的最终感悟

    小时,对着祖坟撒了泡尿

    面对白眼,他觉得愧对祖宗

    从此远离故乡

    及壮,对着河流撒了泡尿

    面对白眼,他觉得糟蹋了流过的土地

    从此归隐山林

    老了,禁不住把尿撒在床上

    翻不了身,只觉身下湿湿的

    他明白,自己被骗了一辈子

    ◎北风往南吹

    家乡在北方

    北风呼啸,带来几声嘶哑的咳嗽

    这是病情恶化的先兆

    自从离开村子

    家乡的病就再也没有好转

    在这呼啸的北风里

    骨质疏松的老寒腿

    已撑不起日渐沉重的身子

    膝盖的疼痛蔓延至心窝

    在一步三挪的时候

    拐杖比儿子管用

    北风呼啸着堵住家乡的嘴巴

    思念从家门口到村口

    以每天一早一晚两个来回的方式

    阻止栓塞的形成

    呼啸的北风往南吹

    我在家乡的南面

    闻到村子里街道荒芜的味道

    只需一场雪

    就能把拐杖上的生机湮灭

    我的疼痛逆风而行

    ◎思念

    明知道载不动

    还是要折一只纸船

    让它飘呀飘呀飘向北方

    也许它就会卡在小河沟的水草上

    明知道飘不远

    还是要点一盏云灯

    让它飘呀飘呀飘向北方

    也许它就会坠在村边的打谷场上

    明知道飞不到

    还是要放一只风筝

    让它飘呀飘呀飘向北方

    也许它就会挂在院里的老枣树上

    也许这样啊

    你就会看得见我的思念

    听得到我的祝福

    心里就会多一丝安宁

    ◎冬 夜

    每一个有雪的冬夜

    都有一豆摇曳的灯火

    灯下的幼童在写大字,农妇在纳鞋底

    灯火照不到的地方是若隐若现的牵挂

    雪花的微光映衬无处不在的希冀

    点燃夜行人心中那团火

    无坚不摧的北风叩开栅门

    面对抱团取暖的羊群,无功而返

    候鸟远去,恋家的麻雀于枝头听雪

    喜鹊飞来飞去,寻找落脚的老宅

    落雪惊醒沉睡的腊梅

    它积蓄力量,发誓要给这冬天点颜色

    这冬夜太漫长了

    有人在梦里召唤远方的雷声

    ◎把网织在冬天里

    数九寒天,没有一只飞虫

    只有蜘蛛从高处一跃而下

    像跳崖的壮士,更像投江的诗人

    北风吹来,它在空中打转

    否则,根本看不到那空气一样的丝

    直到遇上两根悬空的枯枝

    它开始一丝不苟地经营

    这样的鬼天气

    任何努力都是徒劳

    蜘蛛无视他人的嘲笑

    那网在冬天里越织越密

    别看现在穿网而过的只是寒气

    但若春天一露头,定会瞬间落网

    ◎守望者

    或因大地太辽阔

    他只安于那一亩三分地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每天除了和牛为伴

    就是对松软的土地喋喋不休

    如今,牛老了,儿子走了

    荒草开始发芽

    他望着初升的太阳呆呆出神

    喜鹊巢上漏下了春天

    他浑然不觉,呆呆出神

    像一截被锯断的树桩

    ◎回家

    如果把自己的后半生

    丢在回家的路上

    那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

    逆着风,骨头冰凉

    躬身如牛,眼角的泪

    被灰尘凝成痂

    然而,事实已成

    把自己交给双脚吧

    看着那虚空里的灯火

    数着路边的钻天杨

    这样,路上就没有悲戚

    只有一步步走近的柴门

    ◎我想在冬天里放歌

    冬天挥舞着锋利的冰刀

    用坚硬的铠甲武装整个北方

    但如果它要以此与春天对抗

    必然会头破血流,遍体鳞伤

    并最终烟消云散

    这个预见源于一个在寒风中膨胀的骨朵

    因为它,牧羊人抛弃了自己的小聪明

    开始把羊毛一根根还给羊的身体

    因为它,渔夫放开了鸬鹚的喉咙

    开始低下头,弯下腰

    去侍奉自己的衣食父母

    这个发现让我想在冬天里放歌

    虽然现在依然是数九严寒

    但我坚信春天的胜利

    到那时,我就能脱掉沉重的破夹袄

    重新挺直弯曲的脊梁

    ◎想 家

    想家了

    就把自己关在楼上

    满屋子便都是故乡

    或者去公园

    看那一湖故乡的倒影

    在那里

    天有多低,我的头就有多低

    但我知道自己低不过父亲

    他长年累月低着头

    把每一滴汗都渗进故乡的土地

    而我

    都把汗滴在柏油路上

    转眼,便烟消云散

    ◎雪花啄伤我的眼

    昨天是立春

    这场去冬的雪今天才来

    它来了,我已远行

    爹娘在雪后的庭院扫出一条路

    心里便多了一条坦途

    他们舍不得拭去柴门上的雪

    那是融不尽的牵挂

    我已不在路上

    却被雪花啄伤了眼

    它是想掏走我的泪水

    和它们一起从天空落下

    落向那条出村路

    落向那爹娘的发梢

    再也不融化

    ◎冬雪水墨

    新年有雪,才是好兆头

    我向来喜欢那静静的白、淡淡的灰

    更喜欢雪后黑白分明的旷野

    如此大的手笔,铁画银钩

    在灰与白的底色上放纵

    残荷戴雪,青松高洁

    莲蓬成了犯错的孩子,低头不语

    冰封的湖下,鱼在苏醒

    更深处,黑色淤泥解冻,等待

    藕节和莲子的萌芽

    雪后微光从昼与夜的缝隙射来

    不久,也终要隐去

    留下空空的寂寥

    我不喜这雪后的夜,尤其漫长

    好在有雪的白,有雪的清凉

    ◎消失的麦垛

    小时候,每次下大雪

    都有或多或少的麦垛消失

    随之一起消失的

    还有起起伏伏的地平线

    如今,天不降雪

    麦垛也已不复存在

    那光溜溜的打麦场

    都隐藏在工地下不住地哆嗦

    机器轰鸣淹没阵阵狗吠

    故乡没了守夜人

    消失的麦垛成了黄鼠狼的巢穴

    可以预见,不久之后

    绝迹的将是鸡鸣,还有记忆

    ◎念 春

    冬已远,而你尚未归来

    枯枝长出黑色闪电

    唤醒乌鸦的记忆

    麻雀翻过矮墙

    嘲笑恋家的母鸡

    母鸡红着脸,发誓要争口气

    大山压不住草尖的力量

    欲望膨胀之后

    一颗绿太阳,从山脚升起

    鞭稍勾引低处的流云

    羊群与河岸低语

    鼹鼠洞穴涌出无边暖意

    就是这暖意

    来自天上,来自地底的暖意

    那样令人着迷

    ◎三月桃花开

    三月桃花开

    有几只鸽子从屋顶飞过

    有几个夜晚梦见桃花

    疼痛循着花香而来

    或源于一把火,一块石头

    或一粒药,一片面包,一件新衣

    我和孩子,面朝窗外

    看桃花盛开

    ◎春 愁

    星星的泪水挂满春天

    十里桃花倾泻一地落红

    春雪曼舞 过敏源柔软

    杨柳青青时

    一个喷嚏暴露蛰伏的痛

    点点血色渗出肌肤

    在清明之前

    把心

    揪紧

    ◎中年书

    弱冠之年走江湖

    身藏利器

    不曾伤一人,哪怕鸟兽

    反落个体无完肤

    及而立,避山野,隐于市

    弃刀捉笔

    又被软刀子进出

    伤可见骨

    只是不再有一滴血泪

    近不惑

    便封住口,自缚手脚

    把骨头拆解

    在那黑冷的夜

    点把火,加把柴

    一个人烤

    ◎今夜,借一树花香

    你定不肯

    将一树花香借我

    你要留给鸟鸣

    留给朝露,留给晨曦

    可它们早已入梦

    醒来尚早

    在这沉闷的夜

    我担心疾风冷雨的吹打

    担心明天

    害怕看到断裂和飘零

    更怕那一地破碎的心

    我紧抱树干

    求一树花香

    就一夜

    给她温存,让她笑

    是我最大的幸福

    ◎母亲

    自从有了户口本

    种地的母亲就成了农民

    母亲识字不多

    每句话都像土里长出来的

    家里的鸡和狗都听得明白

    她常说,肉香多吃伤胃

    粪臭养地壮苗

    做了一辈子农民

    把汗水流给了庄稼

    把心血流给了孩子

    把泪水都流给了自己

    她常说,不求我升官发财

    只求我吃的安稳,睡得踏实

    在母亲心里,日子就是图长远

    我一辈子忘不了

    她拿棍子赶我上学时的话

    多吃前半辈子苦,少受后半辈子罪

    母亲就是母亲

    就算认不了几个字

    她的学问

    也够我这个上过大学的儿子

    再学上一辈子

    ◎卵石

    脱离母体便陷入洪流

    在冰凉刺骨的侵蚀中

    一路翻滚

    一路浮沉

    用棱角切割河岸

    用身躯摔打河底

    直到骨髓都被摔出

    躯壳被骨屑掩埋

    多年后,阳光蚀骨

    我在河边遇见

    一枚枚孵不化的蛋

    正把泪水涌入河流

    ◎五月的北风

    立夏后的五月

    高高在上的日头

    开始烧灼裸露的肌肤

    开始枯萎娇弱的叶芽

    而行走于大地的北风

    依然带着凉意

    一次次吹透

    内心最柔软的角落

    以至于每一棵草

    都像一个想家的孩子

    ◎北方以北

    生于北方,所以喜欢冬天

    喜欢北方吹来的风

    清爽、凛冽,带着故乡的烟火

    北方以北在乡愁之外

    只是,它的路过

    带来亲人的消息

    祝福便从北方以北

    降至心头

    ◎时光之外

    雾一样稀薄的

    除了思念还是思念

    已经忘记有多少次

    月亮升起又落下

    花儿开过又谢了

    潮水一次次涌向岸边

    又一次次别离

    只有这雾一样的思念

    弥漫天际

    一直蔓延到

    时光之外

    ……

    ◎高过麦田

    小满过后

    故乡即将灌浆完毕

    回家路上

    垄沟高过车轮

    青草高过垄沟

    麦田高过青草

    父亲高过麦田

    于村外,接我

    ◎贫瘠的土地和瘦小的村庄

    越贫瘠的土地

    越禁不住风雨

    越瘦小的村庄

    越经不起别离

    每有一群青年整装待发

    便有一片良田荒芜

    村里只剩爹娘看家时

    小村便被贫瘠的土地合围

    独眠的夜,常做同样的梦

    贫瘠的土地和瘦小村庄一起召唤

    田园将芜胡不归

    爷娘将老胡不归

    ◎六月的记忆

    六月的记忆属于故乡的静夜

    躺在房顶数星星的夏夜

    没有机器轰鸣,没有空调刺骨的凉

    没有脚手架下工地上叮叮当当的响

    没有碾转反侧的失眠

    六月的记忆是奶奶手中的蒲扇

    不停地摇晃着催眠的故事

    有打麦场上夜猫子的叫声

    有夏夜小河边,瓜地凉棚下的清爽

    有村后池塘里拽脚的水鬼

    六月的记忆穿透时空

    有欣喜,有失落,有收获,有遗失

    那只是小人物的世界

    没有惊天动地,只有生老病死

    六月的夜,故乡如一种病

    生在骨髓深处,蔓延至心头

    就化成了一首诗

    ◎走失的红马驹

    一团跳跃的火焰

    从栅栏下,一点一点,站立

    它目光澄澈,死死盯着远方

    颤抖的四肢,试图奔向门外的草地

    清脆的铃声响起时

    高贵与卑微不再兼容

    信念在上,血脉渗出肌肤

    红马驹的蹄声越撒越远

    更青的草在远离村庄的旷野

    风声低吟的乐章在耳畔召唤

    远去的红马驹

    正试图淡忘槽头的冷厉

    火焰升腾,铃声渐远

    没人看到,思念如烟

    如故乡的晨雾从草尖散去

    有些露珠,归入尘土

    ◎今夜,不写月亮

    今夜,不写月亮

    不论罗列多华丽的词汇

    都显得轻浮

    只待月上柳梢头

    更衣沐浴,把香烛点燃

    心念父老,对月长跪

    不能回到家乡

    就让白露打湿所有虔诚

    让这中秋的凉,轻一些

    再轻一些

    ◎青核桃

    青涩的表皮里

    隐藏着数不清的场景

    像受尽折磨的土地

    沟沟壑壑,坑坑洼洼

    过了中秋

    染上几点苍黄

    它不动声色地松一松骨头

    心就有了膨胀的余地

    肉就有了持久的力量

    它不再羡慕那红脸蛋儿的苹果

    也不用石榴那咧着嘴的笑容吸引眼球

    只甘心做一枚青纽扣

    锁住游子所有的回忆

    还有晚秋所有的凉

    ◎秋意

    夜雨打湿童年的梦

    一朵牵牛花

    挂着凋零的泪

    天凉了

    一片落叶

    砸伤满溢的乡愁

    ◎垂钓

    一条河

    穿过心脏

    流出乡音

    上游的我

    等不来逆行船

    就把思念拧成线

    守在水边

    垂钓回溯的鱼

    ◎寒露夜的红月亮

    寒露凉到骨头里

    传说中的锣鼓

    敲醒陷入厄境的月亮

    为对抗夜的戾气

    热血渗出月亮肌肤

    它把积攒百年的隐忍散去

    黑夜便被再次漂白

    岁月轮回,月亮坚守

    它要等待最黑的夜晚

    点燃热血,把厄运

    烧成虚无

    ◎棉花迟滞的思念

    九月的阳光是干净的

    就像冬闲时的思念一样

    不带一点杂质

    节日的天气

    好的有点儿不合时宜

    可惜,乡下母亲只认农历的节气

    这会儿,村北的二亩三分地里

    都是白的亮眼的棉花

    除了棉花,母亲心里什么也放不下

    秋高气爽的佳节

    被低贱的棉花迟滞

    扯不断的思念也在一声叹息里消融

    ◎父亲的手臂

    父亲的手臂

    看一眼就有无穷安全感

    这是因为,他把疼痛

    都藏进了骨头里

    一直把家庭高举的手臂

    已渐生麻木,疼痛试图外溢

    责任感只能和手臂一起

    把目光锁在院子和田垄的杂草上

    花甲之年挥下偏离目标的锄头

    一定不是眼睛的过错

    我只怪自己,阻止不住

    那冒出地皮的杂草

    秋风收割杂草,也把我扫出家门

    此后,只要心揪一下

    我就知道 父亲

    准是又在揉他的手臂

    ◎黑夜里的执念

    地平线尽头灯火闪烁

    晃动着明暗相间的两个世界

    黑夜一次又一次在塌陷中重构

    晚钟的颤音从教堂顶端蔓延

    扫过每一个礼拜的信徒

    颂歌与诅咒在坚墙内外同时作响

    博爱裸露轻纱下透明的酮体

    道德高扬十字架上虚无的鲜红

    高贵与卑微只差一粒纽扣

    深陷梦境的人

    总有一些挥之不去的执念

    就像月亮守住轮回的承诺再也不放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

    失眠缺席的夜晚不是纯粹的夜晚

    没有星光的天堂不是真实的天堂

    ◎深秋,是一场重感冒

    深秋,是一场重感冒

    咳出的一口烟气

    就熏黄了故乡以北

    八百里外那座城

    秋天欠缺的,或许

    只是一身透汗

    大地的经络疏通了

    人类的思索才更顺畅

    得过感冒就会产生抗体

    受过霜冻灵魂就不再娇弱

    无论冬天多寒冷

    扎根泥土的生命总会活得更久长

    ◎初冬的麦地

    太阳躲在深秋背后

    等待登场的最佳时机

    父亲查看大地的墒情

    这初冬的麦地

    是视野内唯一的亮点

    喜鹊啄出田垄下的希望

    初冬的麦地溢满笑容

    薄雾散去,太阳升起

    照亮每根麦苗下

    那不安分的心

    麦地上方是干净的天空

    父亲渴望一场雪

    麦地渴望一次洗礼

    天地见证,他们再次达成一致

    春天的故事开始在初冬酝酿

    ◎星辰照耀的夜空

    十月的北风驱散雾霾

    夜空清冷

    适合观星,更适合回忆、适合做梦

    黑夜成全了星光

    也暗示我,要做

    就做个捧着星星取暖的人

    驻足仰望清晰的星座

    一如童年般耀眼

    为了前行,再次把身躯前倾

    踏着星光,把梦扛上肩头

    ◎这夜,终要来临

    无论快乐还是痛苦

    无论平顺还是坎坷

    每一天都会过去

    每一天都会被这夜擦洗

    那些忘不掉的人

    忘不掉的事 忘不掉的记忆

    扎堆挤进失眠的夜里

    被一遍遍擦洗

    故去的时光

    有人唱 良辰美景奈何天

    这夜 终要一次次降临

    有些记忆 被越擦越亮

    ◎病中吟

    就像没有人知道

    上天何故降下惊雷

    平地何故卷起狂风

    我也不知道

    为何这块顽石

    会无数次地摔呀、摔呀……

    摔出一身伤,一身血

    摔去了锁身的病魂

    也摔秃了棱角

    摔去了坚硬的内核

    然后滚下山坡

    躺在大地的怀里

    看着太阳把微笑藏进雾霾

    看着人们把微笑装在脸上

    不喜不怒,不卑不亢

    和春夏秋冬一起

    感受四季的冷暖

    静观岁月的枯荣

    ◎立春

    迎春花谢了

    春天来了

    一块红布把门鼻拧紧

    冬天被拒之门外

    立春的日子里

    阳光金黄,天湛蓝

    春赶在节前来临

    南风吹融寒雪

    老家多了丝烟火气

    人间更多了无限温暖

    ◎只盼福来

    我如此真切地感受到

    阳光梳过发丝

    生活是那么幸福

    触目可及的花园

    隔绝大街的喧闹和窗子的静

    此刻我坐拥一间空房子

    年关将至

    故乡与思念之间不再设防

    归家即是幸福

    ◎锄地的父亲

    父亲的锄头

    从来不带半点锈迹

    早年锄地

    一家人都去

    父亲在前,前腿弓、后腿蹬

    姿势标准至极

    我们远远地跟着

    一板一眼地学

    父亲说,锄头下面有黄金

    我们一锄接一锄地耪

    累也不想回家

    后来,锄地的只剩父亲一人

    子女们都在远远地念着

    父亲弯下腰,抬起锄

    一锄下去,就有一截思念翻上来

    耪几锄就要歇一歇

    就要等一等手机的铃声

    看一看回村的路

    ◎望夜空

    遥望夜空

    每颗星辰都对应一处人间的灯火

    故去的时光被灯火点亮

    故乡在灯火里飘摇

    没有星星的夜晚

    童年的记忆渐次塌陷

    老家被抽象成一个词

    在反复纠葛中诠释和重构

    价值观一再扭曲

    扭曲成古柏的枯枝

    苍劲如龙

    百年不朽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巨龙的眼睛

    每一次闪亮

    都见证一次故园的荣枯

    遥望夜空

    星星一颗颗熄灭

    故乡也一点点远去

    人到中年,故乡已开始变老

    ◎春天和毛白杨

    喜鹊一叫,春天就醒了

    阳光依次擦亮黑夜

    擦亮大地,擦亮我的双眼

    我不得不再次接受眼前这一切

    喜鹊筑了新巢

    那株年老的毛白杨,依然顶着去岁的枯枝

    可我知道,没什么能够阻挡

    九九杨花开

    春风燕子来

    ◎清明时节

    像酝酿了无数个世纪

    这场雨刚一落下

    我的心就揪了起来

    北风把雨丝打散

    通向墓地的道路泛着泪光

    两侧的油菜花开始凋谢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

    清明和四月相遇

    都需要一些谎言来安慰

    只是,总有些真实的念想

    会伴着风雨和青烟

    把头顶的天空和脚下的土地拉近

    ◎想起故乡的河

    生在平原

    我所偏爱的河流

    始终都是安静 舒缓

    随遇而安的水脉

    直到有一天

    看到逆风、窄岸

    陡然加剧的落差时

    河流开始向我展现力量

    那时,我不是在游山玩水

    就是已经远离了故乡

    那时,看到愤怒的水

    我想起故乡的河

    ◎乡愁

    当写下满纸乡愁时

    我意识到自己错了

    父母从来都不读诗

    残留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后遗症

    他们关心庄稼和粮食,在乎收成

    他们害怕土地荒芜,风雨无常

    而这一切,正与我渐行渐远

    乡愁啊,去吧

    淡出诗行,化作春天的雨

    化作环绕村庄的炊烟

    化作回家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