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时只道是寻常

    更新时间:2015-07-07 22:48:34本章字数:6979字

    命运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它的未知和不可抗拒性,因为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命运在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改变,总有一些事会发生,总有一些人会遇见,所以不管他们之前的距离有多么的遥远,该相遇的总是会相遇,这就是命运。

    靠窗的位置,阳光透过挑高的圆形拱窗偷偷的洒满了整张木质的长桌,微微有些刺眼,抬起原本托着下巴的手靠近眼睑,试图遮挡住光线的渗透,却发现这根本就是徒劳的,随即便放弃了这一想法,索性闭上眼睛,扬起脸颊,在这一刻,似乎突然感觉到了久违了的温暖,没来由的,想笑了。

    “帕姆,你干嘛偷偷笑?帕姆?”没有回应,“你又走神了,我知道你不可能坐着睡着的,帕姆。”女孩的声音有些无奈。

    “呵,黛西,不要这么大声,这里可是图书馆,你知道的,得罪了布朗太太就别想再进来了。”帕米拉微微睁开眼睛,依旧用一只手拖着下巴,冲着对面坐着的的金发美女温和地开口。

    “谁让你不理我。”金发美女忿忿的嘟囔了一句,画着精致妆容的美眸来回在四周溜达了好几圈才扭了回来,明显压低了声音,“我们在最角落里,没关系的,你搞定了没有?”

    “额……没有,完全没进度。”叹了口气,无奈的用手翻了翻眼前厚的像砖头的书,“而且,你知道,还有很多生僻词我还是不熟,要慢慢看才行。”

    “啊啊,你已经很不错啦,这么快就能跟上课程进度,摩根教授也超喜欢你的。”黛西随意的摆了摆手,又看了看四周,打开包包拿出粉饼开始补妆。

    喜欢?想起那个北爱尔兰的古板老头就有些头疼,所谓的喜欢就是凡是上他的大课,总要叫她起来讨论问题,老天作证,为了听懂他的北爱口音,她要打起十十二万分的精神去分辨他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她因为听错了题目,已经好几次在上大课的时候闹了笑话,这显然和她的低调风格不是很相符,可悲的是,老头子却好像乐此不疲了。

    “一会儿有约会?”她没有托腮的手放在桌上,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画着圆圈。

    “恩,前天就跟你说了,马克他们今天晚上有个party,就是那个你拒绝的貌似第十三个邀请。”黛西从镜子里抬起头,抬起手左右确定着妆容的完美程度,然后放下彩妆盒子,没好气的斜了女孩一眼。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呵呵,小美人,别冲着我抛媚眼了,留着今晚上勾搭美少年吧,玩的开心点,明天没课,不用急着回来,舍监那里我会替你打掩护的。”她看着对方哀怨的眼神,不禁笑出了声。

    “哈哈,好吧,算你有良心,不过下次一定要陪我一起去啊。”小美人眼睛笑的眯成了浅浅的一条缝。

    “恩恩,等我搞定这些东西再说吧。”明显带有敷衍的性质。

    金发美女的嘴又不高兴的撅了起来,不过很快释怀了,“下次拖也要拖你去,那你再看会儿吧,我要先回宿舍准备一下。”

    “恩,去吧,玩的开心。”帕米拉笑着招了招手。

    “宿舍见,达令。”女孩飞快的收拾好东西,冲着她抛了个媚眼,迅速消失在了层层的书架之后。

    这丫头异常缠人这点真心很让人头疼。

    打了个哈欠,透过拱窗看向窗外,对面小教堂墙上的爬山虎异常的繁茂,转眼间来英国已经八个多月了,已经在这里度过了首个寒冷的冬季,记忆里所有的屋顶都覆满了雪花,像极了童话书中得世界,梦幻而不真实,战战兢兢的走到现在,是的,在她从前的人生中还从没出现过的词语,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的,把防护的频率开启到最大模式,终于开始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虽然要跟上强度颇高的学业进度还是有些困难,不过努把力,多牺牲点睡眠的话还是可以应付的了。

    哈,她对于目前的进度还是很满意的,一切都还不错,低下头把脸抵在撑开的书上面,墨香味扑鼻而来,恩恩,好好闻,她对味道很敏感,这是小时候起就有的癖好了,总会有些奇奇怪怪没人知道的小嗜好,不过没关系,这样挺好。

    有点饿了,看看手机,恩,离该进晚餐的时间还有些早,可能是中午吃的有点少,不和自己过不去,还是找点儿吃的去吧。

    帕米拉收拾好包包,抱着借好的一摞书悠悠地走出了图书馆,对于这所全英排名前十,师资力量雄厚,配套设施超出预料外完备的大学,当然,这都是她在国内就调查好的,学校的一切外在条件都很使她满意,学校坐落在离伦敦有点小远的古老小镇上,有着异常深厚历史文化底蕴,有很多小巧而精致的店铺,她喜欢这样的气氛,这也是她选择这个国家的理由,不过除了那一次在伦敦呆了几天外,就没再去过别的地方,更别提好好的观光什么的,这也不能怪她,从来到现在忙着适应这里的一切已经耗去了她大部分的精力和时间,还有最主要的原因,虽然很不想承认,她有些路痴,类似于迷失在城市的街头这样的糗事实在不愿它发生在自己头上。

    在大脑神游天外了半天终于回神时,她终于走完了图书馆外层数多到离谱的大理石台阶,站在了草坪上,和国内不同,这里的草坪就是用来让大家踩踏的,学校四处可见这样的草坪,稀稀疏疏的摆放着几把长椅,供路人小憩,但大家似乎更喜欢席地坐在草坪上,天气变暖后,这些草坪就更成了大家的宠儿,总是看到学生们三三两两的或坐或躺在草地上,惬意的聊天。又因为这里的草坪上有很多枝繁叶茂的大树,可以遮挡日渐强烈的日光,所以促使这里成为了最受欢迎的首选,不管什么时候都很热闹。

    “嗨!前面的黑发美女,能转过身来一下么?”身后突然传来的男中音显然不是很美妙,牛仔裤加白衬衣,衣着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了,她甚至都没有化妆,完全不能理解在这个充斥着金发碧眼,热裤辣妹的校园里,会在她身后突然蹦出一个搭讪的人,脚步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无视了比较好。

    “喂,怎么不理我。”发现被无视的男生丝毫没有死心的意思,快走几步拦在了她的前面。

    抬起眼的一瞬间,她只有一个感叹,哇塞,小鹿斑比!

    一头不知道是不是染过的红毛,身高对比自己的一米七零高不了太多,肤色白皙,瘦瘦的,五官很秀气,甚至还有些小雀斑,重点来了,他的那对眼睛,圆溜溜的,好萌!看起来是属于无害的品种。

    虽然在心里吐槽了半天,她的面部表情依旧没变,她努力的做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看向男孩,心里感叹的是,可不可以快点搞定,因为怀里那堆书沉得已经让她的胳膊开始抗议了。

    “啊,果然是亚裔的,哪里的留学生?日本?韩国,?”声音好跳跃,而且语速飞快。

    “中国。”她讨厌语速飞快的人,因为这很锻炼她的听力,但原则是决不能让别人把自己误以为是日本人,她可是很爱国的。

    “哦,中国,中国,很好很好,你能跟我过去那边一下下么,就在那里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的。”班比同学显然不是真的在意她来自哪颗星球,扭过头向不远处指了指

    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聚集了大约十几个人,男男女女,此时大多数人正朝着这边大声发笑,她甚至还听到了口哨声,原谅她的近视吧,她看不清人的长相。

    “额,是这样的……”看着她淡定反应,班比同学不能淡定了,“我们朋友打了个赌,如果我能当他们的面要到第十位从图书馆出来的人的电话的话,他们就来轮流请我吃饭,你刚好就是第十个,所以拜托你,帮个忙吧。”

    狗屎,就因为她恰好是那倒霉的,明显是无关紧要,是男是女都无所谓的第十个人,她就要牺牲自己的宝贵时间去娱乐大众?NO,NO,NO,不干。

    帕米拉努力做出了一副遗憾的表情

    “抱歉,我有……”

    “啊啊,拜托了,要是要不到的话我就得请他们所有人吃饭,那时群豺狼啊,你帮帮我吧,好心的中国女孩儿。”察觉到她有拒绝的意图,斑比同学一脸悲痛状,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请大家吃顿饭而已没这么夸张吧,抱歉,装可怜这招对她没用。

    “那个,我真的有急事赶着去办。”没骗人,吃饭对于她现在来说真的是很急的事。

    班比同学突然就不悲痛状了,扭头看了看那群异常欢闹的人群,又转过头默默地看着她,搞沉思状也没用啊,哥们儿,帕米拉有些无奈,她微微欠了欠身,再度表现了一丝丝遗憾之情后,准备溜之大吉。

    可就在她侧身穿过班比同学的那一瞬间,班比同学发威了。

    “喂喂!别跑,我的书,干嘛抢我的书!”当她反应过来,转过身来时,班比同学已经带着赃物往同伙们的方向跑去了……

    妈妈,这世界真是可怕啊,她的头开始抽搐了,书是一定要找回来的,学校图书馆的藏书量在全英都是很出名的,所以在书籍的借阅方面也控制的很严格,图书管理员也很难搞,尤其是文科区的布朗太太更是难搞到极点,别误会,这个难搞不是那个搞,是真的严格的意思。

    即使极度的不情愿,她还是沉着脸,拖着沉重的步伐认命般地向强盗窝走去。

    当她走近时,口哨声和起哄声更大了,吵个屁啊,当她是动物园里的猴子么。大树下面零零散散的聚集着十几个男女,或坐或站的围成一个半圈。

    “你这是犯规啊,柯林,抢人家女生的东西,太没绅士风度了吧。”忽略他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的话,还算是句人话,这哥们怎么说呢,身材健壮得像堵墙,发达的肱二头肌绝对能把班比同学,哦,不对,是柯林同学,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绝对练过啊,还是红棕色的寸发,不是偏见,但这让她想起了美剧越狱里的囚犯,他旁边站着位棕头发,棕皮肤的女孩,亲密的拦着他的胳膊,此时也笑的很开心。

    “闭嘴,奥利弗,她不是过来了么。”柯林一点儿没把同伴的那身腱子肉放在眼里啊,冲着他大声咆哮了一番。

    “哦,哦,我们可爱的小柯儿,你看那姑娘小白兔一样的表情,你把人家吓着了啊,我看你还是干脆的放弃,请我们大家好好吃几顿吧。”这一位斜躺在草坪上,语调轻佻之极,姿势摆的是挺帅,可惜长了张大众脸,帕米拉觉得不出三小时自己就会忘记曾经见过这么一个人,又是北爱的口音,虽然没有老头子那么重,但她还是迅速把他和老头子归为了一个品种,讨人嫌一类。

    “莱昂,你们别闹柯林了。”又一个斜靠在树干上一手插兜的男生温和的开口道,这个完全是长相忠厚的金发帅哥啊,不过这年头,人不可貌相。

    “迈克,还是你好啊,我要是赢了,你那顿就省了。”柯林很高兴有一个不在此时落井下石朋友。

    “哈哈,,前提是你能赢得了啊,小柯儿。”莱昂贱贱的一句又让一票女生发出了尖利的笑声。

    这群人在搞什么自说自话啊,在演话剧吗,她这么一大活人完全被忽视了,没人权了还。视线平行扫过一圈,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他们中间唯一一个没开口说话的栗色头发男生就那么随意的靠坐在树下,微眯着双眼,英俊脸庞上的表情有些琢磨不定,嘴角上挑,只是微笑着看着这一切,灰蓝色的衬衣,领口开到第二个扣子,右手搭在曲起的膝盖上,浑身都散发出懒散而又随意的气息,那一身衣服明显价值不菲,他却完全不当一回事儿,似乎只为了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一些,帕米拉有些紧张了,当她把目光扫向他时却正好和他的视线相撞,那双微微眯起墨蓝色的眼睛一瞬间好像凌厉的刺穿了她设起得屏障,就像高高在上的审视一般,危险,这个男人很危险,她迅速就得出了这一结论,虽然她在整间学校里能认准的人屈指可数,但她还是认出了簇拥在他身边的那位衣着热辣的金发美女,是学校拉拉队的队长阿德拉,值得一提的是,在场的女生大多都是拉拉队的成员,这是因为黛西一直吵着要申请进入学校的拉拉队,还强迫她一起去看了好几次拉拉队训练的缘故。

    “嘿!醒醒,你怎么在这种状态下都能走神??”柯林伸出手在女孩眼前晃了晃,他也有些郁闷,被莱昂一激就答应了赌约,可没想到是个女的,他向来有点搞不定女生,不过现在只能豁出去了,因为他实在不想看到莱昂一脸得意的嘴脸。

    帕米拉抬手挥掉了那个快伸到她脸上的猴爪子,低下头快速的思索了一下现状,他们应该都是大她一届的学生,这有点不太妙,她原本以为就是一群无聊的小青年的幼稚游戏,但显然无聊小青年不太一般……算了,多想无益,尽快脱身就好, 她不经意间耸了耸肩做了个鬼脸啊,啊,淡定,什么时候才能管住自己丰富的面部表情啊。

    扑哧,一声没憋住的轻笑,让帕米拉翻了个白眼,显然刚才那个鬼脸落在了哪位仁兄的眼里,抬起头寻找,看是哪位这么给面子的笑了。

    “托尼,你笑什么呢?”阿德拉听到身边人发出的声响,一边轻声询问,一边向身边人靠了过去。

    “没什么,阿德儿,有只野猫刚刚跑过去了。”托尼抬手摸了摸女孩的头发,笑的邪魅。

    “什么野猫,哎哎,柯林,你到底还玩不玩了,墨迹半天了,快干脆点啊你。”莱昂显然等的不耐烦了,又开始起哄。

    “闭嘴,莱昂,你催什么催?”柯林也翻了个白眼,但他还是一片起哄声中,把身体转向了帕米拉,向她身边走近了些,用近乎耳语般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真的很抱歉抢了你的书,中国女孩,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我一定会记住你的这次帮助的。”

    帕米拉看着眼前的男生没开口,这个男孩很腼腆,不太像她印象中的英国男生,在发现自己看着他时,竟然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书,似乎觉得她会突然抢走它们然后跑掉一样,紧张的看着她。

    周围的起哄声小了,似乎都在等帕米拉的答复。

    “呵”扑哧一声,没憋住,她也笑了,她扭过头看向那群人然后抬起了手指,“1,2,3,4,……一共十一个人,除去你是十个,刚刚好诶”她指的是在场的人数。

    “恩?”柯林有些不明白。

    “把你的手机给我用一下。”帕米拉向柯林伸出了手,“哦哦”柯林因为抱着书不方便手忙脚乱的用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他的iphone递给了女孩。

    “不是吧,小柯儿真的从女孩儿那里要到电话号码了?上帝,我不信!”耳边又是莱昂在聒噪,口哨声又想起来了。

    “啪啪啪”熟练地在手机上输入了自己的号码,却没打算把手机还给男孩儿。

    “嘿,伙计,我为你赢得了10顿饭,你还抢了我的书,就这样白白给你,我很不开心诶。”Pamela承认自己的玩心被唤起了,一只手玩转着柯林的手机,笑的有点奸诈。

    “额……我都道过歉了诶,你还想怎样?”这女孩刚刚明明一句话都不说,他还以为是个内向的乖乖女,怎么瞬间就笑的这么吓人,双重性格啊!

    “哈哈哈哈哈,什么情况啊,柯儿?”奥利弗他们显然也发现了事情的停顿,又开始了起哄。

    她选择忽略这群嘈杂的声音,用自以为最最无害的笑容开口道,“十顿饭分我一半吧!”

    “什么??”柯林觉得女孩儿的笑容太可怕了。

    “呵,这丫头挺有意思。”托尼用德语冲着斜靠在自己身边树干上得迈克点头道。

    迈克微微一愣,看了一眼不远处突然笑的奸诈的女孩,也用德语回了一句,“是挺有意思,你有兴趣?”虽然这小子笑的看似很纯良的样子,但托尼知道他其实笑的有多么不怀好意。

    “什么有意思?什么兴趣?托尼,你们到底在说什么?”阿德拉有些气急败坏的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她知道他们在用德语在对话,可她只听得懂几个单词,这让她莫名有些急躁,甚至提高了嗓门。

    “安静点,阿德,什么也没有,这么急躁可不像你。”托尼安抚般的紧了紧怀里的女孩,在她的脸上印上了一个吻,这让阿德拉迅速的安静下来,只是紧紧地抱住了男友。

    不远处的帕米拉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由撇了撇嘴,看一个人不顺眼的话,那他的一切都不会顺眼,即使他的确帅的冒泡,她决定速战速决,于是她收起了笑容,换了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

    “就是你欠我五顿饭的意思,不用很特意,你知道,我们学校也挺大的,我们也不认识,一般不特意的话是见不到的吧。”她停顿了一下,以便确认柯林是否明白。

    柯林点了点头,他已经大体明白了,他这是反过来要被这丫头敲竹杠了。

    “恩,如果以后我们在学校偶遇的话,我让你请吃饭你绝对不能拒绝,当然只有五次,到毕业还不够的话就作废,怎么样?你觉得OK的话,我们就马上成交,其实你不用考虑,怎么想都是这样比较好吧,是请必须的十次还是不一定的五次,你说是吧?”帕米拉循循善诱道,笑话,让她娱乐大众当然要付出点代价。

    “这是什么情况,这丫头哪里是小白兔,明明是大灰狼啊!哈哈哈哈哈哈,小柯儿,你运气太好了。”

    她怎么就成了大灰狼了啊,忽视忽视,微笑着看向柯林.

    其实柯林略一思索就知道她说的没错,反正连名字都不知道,这么大的校园哪有那么巧成天碰到,再说了,就算遇见了躲得快点不就行了么。

    “好,我答应了。”

    “成交,把我的书还给我吧。”她笑的眯起了眼睛,虽然Colin不想承认但还是觉得这丫头笑起来很好看,把紧紧抱在怀里的书还给了女孩。

    帕米拉一手接过书一手把手机还给了男孩,挑了挑眉“那就这么说定了啊,拜拜。”说完,在男孩还没反应的时候就飞快的转过身,以最快的速度的从草坪上消失不见了。

    “她干嘛走那么急?我是不是被耍了?”柯林拿着手机,一脸迷茫地问离他最近的奥利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回应他的是大家突然发出的爆笑声,大家笑的连气都喘不匀了,太恶搞了

    “她……她到底有没有给你号码?”莱昂笑的快岔气了,还不忘问。

    这赌赢得一点也不开心,柯林低头看向他的手机,“给了,确实给了,不信你看”他把手机扔给了莱昂。

    “还算够意思,没骗你啊,恩,让我看看,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莱昂躺在草地上,要笑抽过去了。

    “你发什么神经,笑成这样。”迈克都看不下去了,站直身子走到莱昂身边蹲下从他手上抢过手机,低头一看,也忍不住笑出了声“呵……呵呵,这丫头真搞笑。”

    “怎么了?”托尼看他都笑得这么开心,疑惑的问

    “这……这丫头,这丫头输到手机里的名字,名字是……五顿饭,哈哈哈哈哈哈”

    莱昂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答道,结果又引得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这丫头是谁啊,真搞笑,她早就打定主意分你那五顿饭了,小柯儿,你这赌打的太值了,我好久没这么笑了。”

    “我知道她是谁……”柯林突然也笑的奸诈起来。

    “恩?你怎么知道,是早就认识的?”

    “不是的,是我从她得书里面拿出了这个”柯林说着举起了手中的东西,那是一张有些眼熟的卡片,是图书馆的借书证,此时就像一份战利品一样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有你的啊,她叫什么名字?”莱昂问道

    “我看看,恩……她叫帕米拉。”

    帕米拉,有趣,托尼在心中默默的念了一遍这名字,“好了,都疯够了吧,走吧,找地方玩一玩吧!”他从草地上优雅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拍了拍身边的好友迈克的肩膀,带头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