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船迟又遇打头风

    更新时间:2015-07-07 23:19:41本章字数:3866字

    “麻烦死了,麻烦死了。”飞快逃离现场的帕米拉一边加快步伐一边小声的自言自语,来到英国后,她为了保护自己一直最大限度的避免接近一切麻烦的事,“哪里都有这种闲得冒泡的家伙们。”可惜被他们这么一搞,她的食欲也坐着飞机离她而去了,还是回宿舍吃杯面吧。

    她的宿舍位于学校的南区,学校一共有五个宿舍区,学生住哪个区都是随机分配的,虽然硬件设施基本都是差不多的,便利店,咖啡厅,健身房等等,但还是多多少少有些差别,比如中区的宿舍区后边就有室外游泳池,夏天就显得便利多了,房间有单人间,双人间,和三人间,她被分到的是双人间,虽然刚开始想调换成单人间,但又觉得不利于必要的人际交往,就作罢了,实在不行,新学年开始时就在校外租一间公寓好了,不过房间的设置是公寓式的,有个小小的会客厅,独立的盥洗室和两间卧室,最大限度的保护了个人隐私,都还不错啦,当然,同住的室友黛西比较缠人这一点除外。

    放下包包和怀里的东西,她给自己泡了碗杯面,事实证明,全世界人民都离不开杯面这种食物,只是牌子不同而已,味道都是大同小异的,在等待杯面的时间里,她决定放松一下她的脊背,把自己摔倒在了床上,把脸埋在枕头里深吸了一口气,熟悉的味道,床上的一切都是原本自己用过的东西,虽然很麻烦,但她有择床的毛病,也可以这么说,没有熟悉的味道的话她就会很难睡着,妈妈说,这和她喜欢抱着被子睡觉的习惯一样,都源于她一直没有充足的安全感

    转个身,把自己微微蜷缩起来,她有些迷迷糊糊的感觉了。

    嗨,老妈,到现在为止,我还做的不错,对吧?你看到的话,一定会开心的,是不是?妈妈,在那段时间里,我一直不停的在想,是不是以前的自己过于渴望了,以至于拼命想抓住所有那些我感兴趣的人和物,强硬的迫使他们去填充我的人生,我太贪心了,所以命运为了警示我,才会从我这里夺走你……现在,我掏空了自己,放下了所有一切来到这里,这可以理解为逃避,但称之为新的开始,更合适,对不对,妈妈……

    好困,帕米拉抱了抱被子,就这样睡着了。

    “铃铃铃……”突兀想起的的铃声把她惊醒了,该死,杯面!这是她醒来后,脑子里第一个蹦出的想法,浪费是可耻的,她看了看窗外,天已经黑透了,这一觉是睡了多久啊,手机还在倔强的响个不停,谁啊到底,捋了捋头发,从床上撑起身子,拿起了被自己随手扔在桌子上的手机,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号码,何况还是这么晚打来的,排除一下,她就已经大体上猜出是谁了,果然,手机的来电显示印证了她的猜测。

    “黛西,你知道现在几点了么?别喝多了就给我打电话发酒疯啊,我的小姐。”帕米拉相信自己的语调是很温柔的,绝对的优雅,虽然从手机里传来的震耳欲聋的摇滚乐让她皱了皱眉头。

    “帕姆……”带着哭腔有点沙哑的嗓音明显不太对劲,她心里咯噔了一下。

    “发生了什么,黛西,你还好吧?”

    “我磕了药,这……这药有点儿不对劲,我使不上劲儿,帕姆,帮帮我。”黛西抽噎着,断断续续的说着。

    “什么?那个什么麦克呢?”

    “不知道,很……很早就不见了……不太对劲儿,我有点儿害怕,帕姆!”

    狗屎,你她妈嗑药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不对劲儿……该死,该死的,外国人都很开放,尤其年轻人都玩得很大,嗑个药顺便找个对象嗨一下什么的都很常见,所以,她从来对这些都是敬谢不敏的,私人Party什么的甚至从来到现在Pub都没去过,就是怕遇到类似麻烦的事儿,这是什么情况,大小姐啊,你动不了了也该找个男的去救你吧,你不是有成堆的追求者么你。

    腹排了半天可这个时候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她详细问了黛西现在所在的地址,抓起包包和手机飞快的奔出了宿舍。

    看了眼手机,现在是晚上11点半,宿舍12点的门禁,该死……

    黛西所在的Pub叫做miracle,是这座小镇最奢华,消费最高的一家,当然是他们学校学生的聚集地,虽然没去过,但她还是知道的,并不远,离学校只有三条街的距离,十几分钟后跑的气喘吁吁的帕米拉扶着Pub对面街道边的路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缠绕着耀眼霓虹灯的硕大招牌,这是一栋典型的四层高的英式建筑,和小镇古典的氛围并不很突兀,只是再看看门口停着的那一排豪车,她很有种想破口大骂的冲动。

    深吸了一口气,帕米拉向Pub入口走去,门口两位并排而立的黑色西装大叔用略带质疑的目光看了看她,她撇了撇嘴,不就是穿的随意了点吗,英国人真心注重形式,但她还是面带微笑回应了质询的目光,西装大叔微微欠了欠身,一边一个为她拉开了沉重的木质大门,“欢迎光临miracle,祝您今晚过得愉快。”

    会愉快才有鬼,要不要让Pub的人陪她一起找人,算了,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穿过冗长的通道,到处充斥着衣着妖娆的女人和充满挑逗意味的男人,空气中弥漫的那种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太久没有来这种地方了,过于嘈杂的音乐和密集的人群让她有些不适应。

    喧闹的摇滚乐,暗影流光,觥筹交错,沉迷在酒精支配下的人们疯狂的在舞池中随着音乐扭动,中间的圆形舞台上有几名黑人女孩跳着热辣的钢管舞,在这里似乎是一切都和外界隔绝了一样,人类总会为自己制造宣泄情绪的空间,这只是他们寻找一瞬间快乐的地方罢了。

    黛西说她在二楼,在大厅里四顾了一下,只有二楼正中间视角最好的地方,有一排大大的落地窗,里面亮着灯光,模糊的看到一个人影站在窗边,似乎在向外俯视整座大厅,那显然是VIP包间或是老板的房间,Daisy不会在那里,麻烦,真心麻烦。

    在靠近吧台的地方一把抓住了个酒保,他口音太重,比划了半天才让她明白,上帝啊,要穿过整座大厅才能到达去二楼的楼梯,真要命,黛西最好活着让她找到,这样才能亲自送她去见上帝……

    而此时,二楼的VIP包厢里。

    “嘿,今儿晚上有好几个超正点的妞诶,瞧那两条腿,有够辣的!”奥利弗一手拿着酒杯站在落地窗前向大厅俯视道。

    “哈哈,利兹今晚不在,你想偷吃的话,做兄弟的会帮你保密的。”毫不在意的把两条腿翘在高级定制的白色皮沙发上,莱昂试图诱导他的哥们儿犯个小错。

    “利兹知道的话会扒了他的皮去做鞋子的,那个可怖的女人,哈哈哈哈哈!”同样把自己窝进沙发里的柯林满脸通红,已经有几分醉意了。

    “得了吧,柯儿,凡是女人在你眼里都是怪兽,话说,这么美好的夜晚,我们干嘛几个大男人坐在这里干喝酒?”莱昂边说边把放在茶几上的酒杯端起来放在嘴边浅酌了一口,并斜了一眼在房间另一端的两个人。

    托尼坐在房间酒柜前的小吧台前的高脚凳上,看着迈克调酒,闻言扭头看向莱昂,“无聊的话,就下去嗨一下,还可以顺便寻找下你今晚的猎物。”

    “不过别玩得太疯哦,别忘了明天还有训练,别又起不来床迟到。”把一杯新调好的Cherry Blossom放在吧台上,那上面已经排满了大约12杯颜色绚丽品种不同的鸡尾酒,轻轻的调整杯子的角度,似乎那是装饰品一般,迈克笑的很无害。

    “额……啊啊,知道了知道了,我绝对不会再迟到了啦!”莱昂摆了摆手一副怕了你了的样子。

    “喂喂,柯林,你快来看,那边那个妞是不是下午那个?”一直站在窗前的Oliver突然像发现新大陆般的看向楼下舞池的方向。

    “什么妞?”柯林不情不愿的从沙发里直起身子,像窗边走去。

    “啊,真的是下午那个女孩儿!”顺着奥利弗指的方向望去,在迷乱的灯光下,拥挤的舞池中有个略显突兀的人影,正在奋力穿梭在人群里,似乎试图穿过整座舞池。

    “还真的是诶,她还穿着下午那一身衣服,即使灯光这么暗,也很好辨认诶!她在干嘛,不像在跳舞”闻声而来的还有爱凑热闹的莱昂。

    “她好像是想上来……”透过三个毛茸茸的头,迈克顺着视线找到了目标。

    “啊?”三人有默契般的回头看了看迈克又看了看那个在人群中战斗的身影。

    “门口那边不是有电梯吗……”

    “她显然不知道啊。”托尼一口喝光酒杯里剩余的威士忌,修长的身影从高脚凳上站了起来。

    把这家老板的三代以内的亲戚挨个儿问候了一边后,出了一身大汗又饥肠辘辘的她终于登上了二楼,这里又是另一个世界,优雅的灯光,铺着奢华的地毯上,不时有winter走过,他们托着昂贵的XO,威士忌穿梭在一个又一个包厢里,b203,这里房间的数字安排完全没有章法,幸运的是她要找的房间就在楼梯旁边。

    此时的她很想不顾礼仪的一脚踹开眼前的门,塑造自己英雄救美的高大形象,不过鉴于她此时的饥肠辘辘感和这扇门的厚重程度,她还是摸摸鼻子作罢了,推开这扇门时,眼前的景象,只有一片狼藉和群魔乱舞两个词语可以形容……,到处堆满的空酒瓶,嘈杂火爆的音乐,在三十坪大小的房间里已经躺倒了七八个人,最火爆的是沙发上还有一对男女,已经宽衣解带,热情似火,你侬我侬,完全忘我的展开了人类最原始的本能工作……好吧,她发誓自己只看了一眼,这也是为了确认她这个英雄要救的那个美人不在其中罢了,该死,黛西去哪了?

    她踢了踢躺在离门口最近的黄毛,想问问他知不知道什么,可惜此时他正张着嘴流着口水,满脸傻笑,全身还微微的抽搐着, 显然是磕了药神志不清完全派不上用场了。

    打手机,关机………不是吧。

    就算被吃掉,也要留个渣渣之类的给她带回去吧。

    怎么办?是找Pub里的负责人还是报警,这种情况应该不会算失踪吧,帕米拉退出了房间,一边沿着走廊四顾寻找,一边快速思考,然而聚精会神的她却完全没察觉到身后的黑影和突然伸向她的手臂……

    “唔……”一股巨大的蛮力迫使她的身体向后踉跄了几步,突发事件的快速让她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紧接着就被一只捂住自己嘴巴的手强硬的拖进了离身边最近的无人包厢中。

    黑暗中只听见,啪的一声闷响,她被摔在了长沙发上,紧接着一个巨大的身影便压了上来,并开始疯狂把头伸向她的头颅边试图允吸她的脖颈,粗重的呼吸声,浓烈的酒味,压迫在身体上的重量,这些都迫使她在一瞬间反应过来了,该死,一个已经精虫上脑的酒鬼正想要强奸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