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船迟又遇打头风(二)

    更新时间:2015-07-08 21:15:19本章字数:4844字

    她张开嘴狠狠地咬住了捂在自己嘴上的手,“啊!”一声闷哼,疼痛迫使男人松开了手,微微抬起了压在女孩身上的重量,就在这一瞬间,帕米拉曲起了可以活动的一条腿用力向男人腹部撞去,“啊!该死的,疼死我了!”难以忍受的疼痛使男人发出了尖利的声音,并把身体歪向了一边,趁机推开身上的男人,“救命!救命!”她一边嘶声大喊,一边踉跄着向门口的方向跑去,可就在她快要把手伸向门把手的一边,“啊!”追在身后的男人猛力的拽扯着她的长发,又把她拽了回去并大力的摔在了地板上,“啪啪!”脸上迅速肿的疼痛起来,鲜血从裂开的嘴角流进了口腔里,还有头皮撕裂般地触感,真他妈的疼,男人伸出一只手死命的压住了她的嘴巴让她无法张嘴,随即又把全身的重量压向了她,她拼命的挣扎着,太重了,根本推不开,随着身体的本能,她可以动的那只手开始向四处摸索,突然,手在茶几的下面够到了一块有着冰凉触感的硬物,连想都没想,她抄起那东西狠狠地向埋在她脖子旁的头上砸去。

    只听一声钝响,施压在她身上的力度突然变轻了,一瞬间,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连推开男人的力气都没有了,依旧躺在地板上的她想,终于停止了。

    突然间,“彭“的一声巨响!门被大力的撞开了,嘈杂的脚步声似乎冲进来了很多人,有人打开了灯,突然的强光刺得她闭上了眼睛。

    “我就说我听到了声音,你们还不信!”耳边传来的叫喊声和自己仿佛不是一个世界的,模糊而不真实。

    “嘿!你还好么?还清醒着么?”压迫在身体上的重量消失了,有人拍了拍她的脸。

    “她好像昏过去了,怎么办,托尼!”耳边传来的喊叫声恍惚间有些熟悉,她睁开了眼睛,被光亮一瞬间闪花了眼睛,又闭上眼睛再睁开,果然眼前那个一脸慌乱,正两手张牙舞爪的在她眼前乱挥手的人,是见过的……忽然间,她弯起嘴,笑了。

    “呀呀!她醒了,迈克,你快来看看,她怎么在笑啊,是不是吓傻了!叫医生吧!”柯林看见好不容易唤醒的女孩儿竟然在笑,觉得她一定是受惊过度,吓傻了!

    还在恍惚间,一只温暖触感的手突然透过发丝扶向了她的后脖颈,抱着她的上半身帮她坐了起来,察觉到对方想让她靠在自己怀里的意图,帕米拉摇了摇头,推开了他。

    “谢谢,我自己可以。”勉强坐直了身体,开口道。

    “不用勉强,你还好么,身体觉得怎么样?已经让人去拿急救箱了,等一下就送你去医院?声音的主人很温柔,迈克单腿蹲坐在女孩儿身边,平和而有力的说道。

    “不用去医院这么麻烦……”她看向四周,终于弄清了现在是个什么状态,冲进来的正是下午遇见的那几个男生,有两个蹲在她身边,还有两个正把那个被她用烟灰缸开了瓢的男人搬向房间另一边,每人顺道还踹了他两脚,剩下最后一个,此时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审视着她,表情耐人寻味,看屁啊看,就你一闲人啊

    “你可真够行的,这么壮的男人都被你砸的脑袋开了花!看样子是不要紧,伤口并不大,只是暂时混过去了而已!”踹人踹爽了的莱昂拍了拍手,也向她身边走了过来。

    “呲……”正准备说话的帕米拉又扯到嘴巴了撕裂的伤口,疼的她倒吸了一口气,该死,她最怕疼了,可现在浑身都疼死了……

    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她的托尼突然动了,向她身边走来,离她还有半米的距离时停下不动了,她疑惑的抬起头看向他,结果看到的景象又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竟然在解衬衣扣子。

    “你……你想干什么你……!”她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上帝,自己可受不了二度惊吓了!

    啪的一声,一团温热的东西砸到了她的脸上,抬起手抓下来一看,是他的衬衣。

    “不想走光就穿上它,虽然你也没什么看头!”上半身只剩一件紧身背心,勾勒出紧称健硕的身形,声音的主人带着明显的讽刺。

    “哦哦,托尼,你也有这么贴心的时候啊!人家都吃醋了啊!”都这时候了莱昂也不忘调侃一番。

    不用看,帕米拉也知道自己此时的样子有多么的糟糕,被扯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扯裂的嘴角,左眼有些睁不开,估计也被打肿了,上衣的扣子已经被扯的不剩两个了,用不堪入目来形容她恐怕都有些词不达意,还算你有点人性,一边听话的穿上衬衣,一边在心里恶狠狠的腹排着。

    “你准备怎么解决眼前这件事?”看她系好扣子后,托尼一手插在裤子兜里,幽幽地开口问道。

    额……这的确是个问题,这屋里还有一个刚刚被人开了脑袋生死不明的主呢,她是什么命啊,想安安稳稳的毕业怎么就那么难。

    “麻烦帮我叫一下救护车,还有通知一下Pub的老板好么?”斟酌了一下,还是先救人再说吧。

    “呵,叫救护车,和通知老板这都没问题,然后呢?”

    “恩?当然是报警……”她有些不明白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迈克,告诉这丫头,刚刚被她把脑袋砸开花的男人是谁?”Pamela发誓这男人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实在让她忍不住想骂娘

    “恩,看的不错的话,应该是我们学校董事会最大股东最宠爱的的独生儿子,比我们大一届的同校学长,他家是个大家族,把面子看的很重要。”果然是常年配合默契的狼和狈啊,迈克迅速心领神会,一唱一和。

    “那又怎么样? 难道我还怕他不……”她脱口而出的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这件事闹大了,为了脸面,他老爸肯定会带着他这不孝子低头认错做足表面功夫,可这是一旦平息下来,对于害他们家族颜面扫地的普通大学生,还是没权没势的外国留学生,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放过她?人性的险恶在哪里的手段都一样的……自己好歹没有吃亏,搞大了对自己来说绝对是弊大于利,所以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让这件事没发生过,可是……总不能现在马上跑掉吧,抬眼扫视了屋里突然冒出来的五个男生,根本没机会……

    “我可以帮你搞定这件事!”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般,帕米拉迅速抬头和男生的视线相交。

    “不过,不可能平白帮你的,这你也清楚吧?”这个让她第一眼就警惕的男人,此时笑的很邪魅。

    “你想要什么?”警惕的开口问道。

    “不知道,还没想好,不过,一件事换一件事,等价交换,这一条,我想你是最明白的,我帮你解决这件事,你欠我一件事,只要我开口,你就不能拒绝。”

    是啊,等价交换,这世界本就没有白痴的午餐

    “你搞得定?你确定?他应该不会认得我的长相,不过他醒来后不可能不调查是谁砸烂了自己的脑袋吧?恐怕还要拿走Pub里的监控录像。”她扭头指了指还处于昏迷不醒状态下的男人。

    “你反应的倒是很快嘛!有意思。”托尼有些微微的诧异,一般的女生此时恐怕不被吓傻也会害怕的无法思考吧,可眼前的女孩儿却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大脑已经开始冷静的分析眼前的状况了,有意思,真有意思。

    “啊啊,对托尼来说是小意思啦!”咋咋呼呼的莱昂插嘴道。

    “你放心,交给他是没问题的。”迈克笑着从女孩身边站起身来,走到托尼的身边和他并肩而立。

    这俩人的关系好微妙,难道是基友?帕米拉没肿起来的右眼抽搐了一下,感谢上帝,这时候她还有心思开玩笑。

    “如果你开的要求很荒谬,我是不可能做的”

    “呵,放心,我的要求会很合理”

    没办法了,自己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完全没有依靠,惹上校董,这学肯定没法子好好上了,眼前的情形太诡异了,这些突然冒出来的人能信吗?情况迫切需要处理,可她根本没有过多选择的条件,,麻烦,真的麻烦死了。

    “成交!”她动作缓慢的扶着不远处的茶几站了起来,直视着眼前玩味的视线,坚定的开口说道。

    “很好,那么,现在……。”托尼微笑着掏出了手机“是我,过来几个人,恩,在我们旁边的房间,对。”

    不一会儿,四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们就走进了房间,其中一个手上还拿着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箱子,并把它轻轻放在了桌子上。

    “先生。”四个人恭敬地向托尼问好。

    托尼朝其中一位点了点头,被点到的立刻快步走到了他的身边,托尼和他开始耳语起来,不时指指还躺在房间里的男人,似乎在小声交代着什么,“明白了,请您放心,先生。”很快西装大叔们开始行动起来了,抬起昏迷不醒的男人,迅速又从房间里消失不见了。

    “坐在这里,我来帮你处理一下伤口。”迈克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沙发,打开了刚刚放在桌子上的医药箱。

    她顺从的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嘶……”消毒水刺激着她的伤口,疼得要命。

    “抱歉!”Micheal的语气里充满了歉意,手上的动作越发的温柔。

    “不,不是你的问题,谢谢你,还有,同样的,也要谢谢你们。”帕米拉抬起头,向屋里的所有人表达了谢意。

    “啊啊,不用客气啦,其实我们也没做什么,我们进来的时候你已经把那货给搞定了。”柯林连连摆手。

    “哈,不过,你确实要谢谢莱昂,是他嚷着听到怪响,非要跑出来看看的。”奥利弗拿手指了指斜靠着墙站的莱昂说道。

    “当然,本大爷的耳朵不是一般的好使。”听到被点名的莱昂很是得意。

    “不管怎样,都要谢谢你们,要不……”还没说完话的帕米拉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是自己的,她快步走向在先前挣扎中被扔在地上的包包,掏出了手机,黛西!说实话,她已经完全忘记了来到这里的目的,迅速的接起了电话!

    “黛西,你跑到哪里去了?手机怎么关机了,你还好么?”希望她的处境不会比自己更惨。

    “啊!抱歉,帕姆,我的手机刚刚没电了!我很好,和杰克在一起,别担心,不用来接我了,亲爱的,就这样啦,明天见!”话筒里传来了声音那么中气十足,欢快愉悦,而且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黛西,喂,喂喂!”该死的,她这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啊!谁是杰克啊?而且,现在已经不是明天见而是今天见了……

    “呵,难道你是为了接一个把你抛弃在这儿的女人,而害自己被搞成这幅摸样的?看不出,你还挺善良的嘛。”托尼已经在沙发上给自己找了一个绝对舒服的位置坐下了,翘着腿,眯着眼睛看向她。

    “别再阴笑了!可惜了你那张俊气的脸!”这么明显的讽刺之下,再不反击就完全不是她的风格了。

    “这就是你对自己恩人说话的态度么?”可惜,面对她的反击对方明显不屑一顾,笑的更开心了。

    明明是交易,是有偿的好不好,她很想大声的喊出来,不过还是算了吧。

    “那个,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啊,她可不想再和一屋子男人大眼瞪小眼的干坐着了。

    “我送你,你是住宿舍的吧,现在已经过了门禁时间了。”迈克跟着她一起站了起来。

    点了点头,也好,虽然不熟,但有个保镖总比没有好,她今天晚上可再受不了惊吓了。

    “再见了,中国女孩儿。”

    帕米拉向屋内剩余的几人点头示意了一番,看看了仍坐在沙发上一脸平静的那个男人,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没说的走出了房间,迈克向托尼点头示意了一下,紧跟着也走出了房间。

    “迈克不会是看上那丫头了吧!”莱昂八卦的怪叫道。

    “应该不是吧,那小子,向来对女生很温柔。”奥利弗不是很赞同。

    托尼依旧舒服的坐在沙发上,什么话都没说,嘴角依旧微笑。

    回去的路上,一路无言,她在前边走,迈克在身后不远处跟着,双方都没有想要打破这种安静的意图。

    终于到了宿舍门口 ,大门果然上锁了。

    “你怎么办?要喊管理员么?”迈克也发现了紧闭的大门。

    “不用的!我有办法!,应该就在这边……”女孩向宿舍左侧的灌木丛走去,弯下腰摸索这什么,“找到了!”一声小小的惊呼,她拖着一架竹子做的长梯走了回来。

    “学校的校工偷懒,总忘记把它带回储物室!我用完后,麻烦你帮我搬回原来的地方啦!”看着迈克微微惊异的脸,帕米拉弯起嘴吧笑了笑。

    动作迅速的把梯子竖起来对准二楼东侧的一扇窗户,拍了拍手摆好了架势就准备上了,“啊!差点忘了,谢谢你送我回来,你是自从我来到英国后见到的最绅士的男生了!晚安了!”她扭头冲着一直默不作声看着自己忙会儿的高个子男生小声的道谢,这一次,她笑的很诚恳。

    “不用客气,上的时候小心点,也祝你今晚有个好眠。”不知不觉间被女孩真诚的微笑所感染,迈克也浮现了一个微笑。

    点了点头,她小心的爬向了自己宿舍的窗户,还好今天没来得及关窗户,凭着多年爬墙跳窗逃课的经验,她顺利的爬回了自己的寝室,从窗前的桌子上跳下来,把身子探出窗外向依旧还在楼下的男生挥了挥手,得到她示意的男生快速的将梯子拖回了灌木丛,向她挥了挥手后,便转身离去了。

    来不及开灯,黑暗中,长出了一口气的她就靠着自己的床滑坐在了地板上,因为她的身体突然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紧紧地抱紧了自己的双臂,滚烫的水珠大颗大颗的滑过她的脸颊。

    “什么呀,真迟钝啊,这时候才害怕的颤抖,”自言自语道,伸手摸去脸颊上的泪水,浸湿了整个手掌,“哭个屁啊,没出息的家伙。”

    没事了,会没事的,一切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