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白衣女人

    更新时间:2015-07-11 14:24:09本章字数:2710字

    龙紫衣冷酷的话,让母亲心如死灰,她无法相信,自己曾经的“小棉袄”此时竟然如此残忍。

    “行,你长大了,我管不了你了,行,我放手,放手......”

    中年男子却看出,龙紫衣好像有些不对劲,作为一名老刑警,虽然这些年养尊处优惯了,但他的观察力并没有消失。

    他连忙拉住伤心欲绝的龙紫衣母亲,轻声说道:“嫂子,紫衣好像不对劲!”

    本来心都快碎了的龙紫衣母亲,一听他这么说,立即看向龙紫衣,她顿时发现,女儿的脸上不对劲!

    此刻的龙紫衣,坐在床上显得非常烦躁,而她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红色!

    几条凌乱的黑线,悄然无息的从脖子上正在向龙紫衣的脸上蔓延开去,这些黑线就像是血管。

    “这,小林,这是什么东西啊?”

    龙紫衣母亲慌乱的就想向龙紫衣扑去,却被中年男子一把拽住。

    “别急,现在紫衣的身体不能碰!”

    中年男子凝重的皱着眉。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对不对?小林,你是看着紫衣张大的,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龙紫衣母亲心急如焚,儿女是母亲的心头肉,看到女儿出现这么诡异的事情,她的心都在滴血。

    “嘎嘎嘎嘎......”

    龙紫衣一声怪笑传来,她的半面脸颊已经被黑线布满,整张脸都变的狰狞起来。

    母亲看到龙紫衣可怕的样子后,再也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好在中年男子一直扶着她,忙把她扶到了一旁,然后神色复杂的看着越来越疯狂的龙紫衣,说道:“紫衣,都怪叔叔,要是你不参加那次行动,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现在,我要弥补,小丫头,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说着,对着龙紫衣脖子上的大动脉就是一手刀......

    一缕阳光从窗户外照进来,龙紫衣清醒了,一睁眼就差点被一股烟草混合着脚臭的味道熏了一个跟头。

    “好臭,这是什么地方啊?难道又是在做梦吗?”

    龙紫衣的头很疼,她记得自己正在医院的病房里,身边有母亲和林叔叔,她还隐约记得,自己好像为了什么事情,跟母亲争吵了起来。

    “天呐,这不会是真的,我怎么跟妈妈吵架了?”

    龙紫衣很懊恼,但一些细节她实在想不起来了。

    屋子不是很大,大概二十平米左右,墙壁被熏得黄一块黑一块的,地上到处都是空酒瓶和烟头。

    龙紫衣先是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发现完好后,这才掀开油腻的被子,并且嫌弃的一把扔开。

    她无法想象,是谁把这么恶心的东西盖在自己的身上!她发誓,如果让她抓住这个人,一定要弄死!

    床边有双拖鞋,龙紫衣强忍着恶心,穿上,然后小心翼翼的避开地上的垃圾。

    “啊!~”

    突然,龙紫衣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声!

    门被迅速的推开,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怎么回事?”

    惊慌失措的龙紫衣不管不顾的向外冲去,“蟑螂!蟑螂!”

    “靠!”

    男人无语的看着动作飞快的龙紫衣。

    “喂,就你这水平还当刑警?还是回去洗洗睡吧。”

    被人嘲讽的龙紫衣,从慌乱的情绪中清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的这个男人邋遢的模样,头发乱的像鸡窝,胡子把半个脸都遮住了,看不出年龄。

    他的身上穿着一件漏着洞洞破背心,下身是宽大的裤衩,脚上踢踏着双烂拖鞋。

    总之一句话,这个男人全身上下,都透着,烂!

    “喂,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还有,你是什么人?”

    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么个破地方,加上刚被这个男人嘲讽过,龙紫衣的情绪相当不稳定,说话也就不客气。

    男人却不理会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后,转身进了屋子。

    “哎,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我告诉你,我可是警察,我现在怀疑你非法拘禁,你跟我走一趟!”

    可是,她的恐吓对这个陌生男人完全无法起到作用。

    这个一身破烂的男人,一下停顿都没有,就消失在龙紫衣的眼前。

    “妈蛋,竟然被一拾破烂的给无视了,行,算你狠!”

    龙紫衣气的想破口大骂,但最终还是忍住了,男人的态度激起了她的好胜心。

    成,既然你不理我,本姑娘就不信了,离了你还活不下去了?!

    龙紫衣决定,先联系到母亲和林叔再说。

    “小子,咱们走着瞧!”

    恨恨的对这屋里撂下狠话,龙紫衣向外走去。

    路两旁的环境倒是不错,绿绿莹莹,植物繁茂,而且很幽静。

    可走着走着,龙紫衣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因为她发现,不远的山披上,一层一层的被筑起,凭借龙紫衣良好的视力发现,那里竟然是一片墓地!

    龙紫衣倒吸一口凉气......

    莫名的惊慌使她的脚步开始加快,但没多久,一阵阵微弱的哭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这到底是哪啊?!”

    慌乱的龙紫衣这时又发现,自己绕来绕去的,竟然走不出去!她迷路了!

    正当龙紫衣惊慌失措的时候,地上爬过一群蟑螂,这些蟑螂排着整齐的队伍,向着旁边的建筑爬去。

    蟑螂的行为引起了龙紫衣的注意,她好奇的跟着这些蟑螂,向建筑里走去。

    她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本该非常惧怕这些东西的......

    随着“悉悉索索”的声音,龙紫衣毫不犹豫的钻进破旧的建筑,建筑里的光线很弱,凭借微弱的光亮,一幕令人头皮发麻的景像映入她的眼帘。

    四面八方聚来密密麻麻的蟑螂,把整个空间都快要铺满了,龙紫衣随着这些恶心的虫子,向建筑的中心走去。

    她的脚下不时响起“噗噗”的声音,那是踩死蟑螂发出的声音。

    墙角,一个白衣女人在晃动,很快,蟑螂就爬满了这个人影全身,一些虫子还在不停的钻进这个人的身体里。

    龙紫衣却像是没有看到这诡异的一幕似的,走向颤颤巍巍的白衣女人。

    当她走近的时候,白衣女人猛地转过了身子。

    这个白衣女人的皮肤,异常惨白,浑身布满了黑色的斑点,眼睛里没有瞳孔,只剩下灰白一片,她用散发着腐败臭味的右臂,伸向龙紫衣,她的嘴角浮起诡异的笑容。

    龙紫衣这时,仿佛失去了知觉,不由自主的也伸出自己的手臂,向这个白衣女人缓缓走去。

    就在两只手将要接触的一瞬间,“你这个恶心的东西,竟然敢追到这里!”

    下一刻,白衣女人的身上被什么击中,嘴里发出刺耳的尖叫声,随着尖叫,她的身上冒起了白烟。

    一个强壮有力的臂膀,搂住了龙紫衣,把她拽离了白衣女人。

    “该死的人类,竟然敢打断我,你准备承受我的怒火吧!”

    白衣女人被激怒了,她张开嘴,发出金属一样刺耳的声音。

    “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为什么要追杀这个女孩,我可以考虑放你离开!”

    楮墨皱着眉头说道。

    “愚蠢的人类,你竟敢小看我?!”

    白衣女人再次张开嘴,露出里面黑色的牙齿,一团黑色的浓烟喷出,向楮墨飘去。

    这团黑色的浓烟让楮墨有些投鼠忌器,他自己躲开容易,可身边还有个龙紫衣,这就让他没得选择了。

    “你大爷的,逼老子放大招!”

    说着,男人拿出一个瓶子,打开盖子想也不想就向那团黑烟泼去。

    说来也怪异,那团黑烟遇到瓶子里泼出去的水后,像是起了化学反应一样,立刻发出“兹兹”的声音,接着,男人一咬牙,把瓶子里剩下的水全部泼了出去。

    黑烟很快被净化成白色的烟雾,向空中散去。

    “不,你这个该死的人类,竟然有圣水!?”

    白衣女人愤怒的尖叫道。

    “草,你还敢生气,你知不知道,圣约翰那个混蛋已经有三年多没来中国了,老子就剩下这么点圣水,现在全用在你身上了,这年头让老子去哪再找这么正经的东西啊?哥的心在滴血你知道不?”

    男人觉得自己赔大了,于是,对着白衣女人狠狠地骂道。

    白衣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