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恢复正常

    更新时间:2015-08-02 19:11:08本章字数:3020字

    林泉带着人很快赶到,当他们看到那巨大手臂的时候,都被惊的说不出话来。

    “我的天,这是什么鬼?”

    “掐我一下,我草,这他们到底是什么玩意?”

    最后,被惊呆的众人,被林泉下了封口令,“都给我闭嘴!从现在开始,不许再议论这件事,否则,以叛国罪处理!”

    众人在林泉的威胁下,闭上了嘴,默默的做起了善后工作。

    “楮墨,她怎么办?”

    看到楮墨旁若无人的跨上摩托车准备闪人,龙紫衣连忙抓住他指了指一旁的火鸟。

    “什么怎么办?我又不是警察,这事又不归我管。”

    楮墨有些莫名其妙的回了一句,转身跨上摩托车,一阵轰鸣声后,离去。

    龙紫衣无聊坐在办公室,前几天的案子已经结案,但所有警察都被下了封口令,禁止谈论。

    楮墨!

    桌子上的白纸上写着这个名字,旁边是个大大的问号。

    对于这个神秘的男人,龙紫衣很是好奇。

    “大叔啊大叔,你到底是什么人呢?为什么林叔看起来跟你也很熟呢?”

    龙紫衣反复看着这个名字。

    她也向林泉打听过,但得到的是,“我跟那人不熟!”

    龙紫衣气的只想跳脚,她想质问林泉,自己的脑袋上是不是顶着个“傻!”

    但林泉的嘴巴实在太严实了,龙紫衣无可奈何。

    “叮铃铃”桌子上的电话没有预兆的响了起来,龙紫衣被吓的一个激灵。

    “喂,你好,是刑警队龙警官吗?我这里是治安大队的小张,我们以前见过面的。”

    “哦,你好啊小张,有什么事吗?”

    在市局里,追求龙紫衣的年轻人很多,这个小张就有点这意思。

    “是这样,我们昨晚有个行动,突击了几个娱乐场所。”

    龙紫衣有些奇怪,你们抓MAI淫嫖娼,还用的着跟我们刑警队汇报吗?

    不过,电话那边很快就解开了她的疑惑。

    “是这样的,其中有一个楮墨的人,他被我们带了回来,今早审讯的时候,他说是你的线人,昨晚在那里是为了帮你们刑警队执行任务,我现在就是向你确认一下,是否有这个事情,省的误了你们的大事。”

    小张很客气,多少有点献媚,毕竟这是接近警花的机会。

    “楮墨?”

    龙紫衣一下就来了精神,“张,你们昨晚在什么地方抓的楮墨?”

    “哦,是个叫爆炎吧的地方,表面上是舞厅,其实就是个摸吧。”

    听到摸吧这个词,龙紫衣把手里的听筒捏的“吱嘎”乱响。

    她真想告诉对面的小张说自己不认识什么楮墨,实在太丢人了!

    但那个家伙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自己确实有些好奇,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这个楮墨我认识,确实跟我们正在调查的一起案子有关系,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先把他放了,等案子办完以后,我再把他给你从过去。”

    龙紫衣决定先把楮墨保出来,当面好好嘲笑一下他,看他以后还敢对自己这么臭屁不了。

    “那行,你现在在家吧,我一会给你把人送过去,你等着。”

    能够龙紫衣有机会接触,小张很是有些兴奋。

    “喂,不用......”

    生怕龙紫衣拒绝似的,小张挂了电话。

    龙紫衣无声的叹了口气,“这事闹的。”

    小张他们来得很快,治安大队离刑警队本来也没多远,二十几分钟后,楮墨那“猥琐”的身影就出现在龙紫衣的视线里。

    他的身后跟着一位年轻的警察。

    这位警察,身材挺拔,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身上的制服没有一丝皱褶,脚上的黑皮鞋擦的铮亮。

    “紫衣,你好,我是小张,我们以前在活动上见过面。”

    小张热情的伸出手,称呼也变成了紫衣。

    对这个像“小白脸”多过警察的小张,龙紫衣实在不怎么感兴趣,丫一警察,皮肤竟然比那些大明星还要好,这科学吗?!

    龙紫衣伸出手,跟小张一沾即逝,她有点受不了小张身上的男士香水发出的味道。

    “楮墨,你怎么回事?去那种地方,还被警察抓,你敢再丢人点不?!我要是你,早就碰死了!”

    强忍自己的情绪,龙紫衣只能把火气发到楮墨身上。

    楮墨无精打采,“你以为我想啊,那个摸吧是才开的,我第一次去,没想到就被条子给堵了,晦气!”

    “楮墨,你怎么说话呢?!”

    虽然不喜欢小张的打扮,但警察的尊严的允许践踏,龙紫衣立即呵斥起来。

    “SORRY,我忘了你也是条子,好吧,好吧,我道歉。”

    看到龙紫衣快要暴走,楮墨立即怂了。

    重案组长带着几个人推门进来,看到楮墨,打起了招呼,“楮墨来了,来找紫衣啊?”

    几个人都在那晚见过楮墨,知道他帮助过警队破案,而且,这个人跟局长的关系不错。

    楮墨苦笑着举起双手摆了摆。

    “呦,镯子不错哦,你们两口子这是玩什么游戏呢?”

    龙紫衣跟楮墨半夜三更同骑一辆摩托车的事情,已经在刑警队传开了,大家都觉得,这里面一定有“奸情!”

    被同事这么一调侃,龙紫衣有些恼羞成怒,“你们胡说什么呢!”

    小张有点蒙,他的心里浮起一些“不详”预兆。

    “紫衣......”

    小张的话刚出口,就听见刑警队长说道:“好了,别闹了,我们有工作了,都来简报室。”

    无意中,重案组长把小张想要说出来的话硬是塞了回去。

    终于有打发小张的借口了,龙紫衣松了一口气,“小张,实在不好意啊,你看我们来任务了,改天我亲自去谢你啊。”

    说完,龙紫衣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其他刑警也都跟楮墨打了声招呼离开了,小张张着嘴,有些尴尬。

    楮墨却不忘补刀,“警官同志,你看这个是不是给我打开,你看,我跟这帮刑警们真挺熟的。”

    龙紫衣走了,小张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着,他没有理会楮墨。

    楮墨扭扭手腕,自来熟的拍了拍小张的肩膀,“哥们,看你没怎么为难哥的份上,给你个忠告。”

    小张厌恶的把楮墨的手拍开,“你一嫖客,跟谁是哥们呢?”

    “好吧,好吧,不是哥们,不过我得跟你说啊。”

    楮墨后退几步,“紫衣那丫头其实不喜欢你这种娘娘腔,还有,你身上的香水,实在有点恶心!”

    “你!”

    小张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楮墨,但他知道,决不能在这里动手,毕竟这里已经不是他的地盘了。

    “小子,这次算你运气好,不要再碰到我手上,不然我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小张说完,把楮墨深深的记在脑海里,然后开门,离开。

    “喂,我说,你这人怎么狗咬吕洞宾呢?!”

    看着重重关上的门,楮墨委屈的喊道。

    楮墨一个人无所事事,加上手上带着铐子,哪也去不了,只能蹲在墙角,发起了呆。

    简报室中,组长面容严肃的说道:“大概情况就是这个样子,现在队里把这个案子交给了我们组,所以,我希望大家,全力以赴,侦破这个案子,现在给大家五分钟时间,我们去现场,解散!”

    龙紫衣和同事们的动作很迅速,带上了必备的装备,就准备下楼蹬车。

    “喂,我说,哥几个,你们倒是把我这铐子打开再走啊。”

    看到大家匆匆准备出发,楮墨赶紧求助道。

    一个年纪稍大的警察似笑非笑的说道:“兄弟,紫衣的性格你应该是最清楚的,没有她的允许,谁敢给你打开啊,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其他警察也是一脸同情的摇了摇头离开了。

    龙紫衣跟着组长一起出来,组长很是理解的说道:“紫衣,你先把私人的事情解决了,给你一分钟。”

    组长带着一副理解的表情,出去了。

    龙紫衣的面色有些不善,楮墨咽了口吐沫,弱弱的说道:“丫头,你看,哥是成年人,去那种地方也是正常的对吧,看在我帮过你的份上,把我放了吧。”

    其实,此时的龙紫衣心里已经暴怒了,同事们把自己跟这个猥琐的家伙相提并论,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也懒得废话,对着楮墨的腿狠狠的提了一下,发现,这个动作好像挺解气的,于是,又踹了楮墨几脚。

    楮墨知道龙紫衣正在气头上,很是配合喊道,“啊,轻点,疼......”

    这声音有点那啥,作为一个黄花大闺女,龙紫衣性格再强悍,也受不了这个。

    “楮墨,你是个大混蛋!”

    龙紫衣骂完,不再理会,转身就走。

    一开门,几个人顿时倒了进来。

    “哎,那什么,紫衣,出来了,组长让我们来找你的,咱们快走吧。”

    几个无良的同事,演技一流,一点都没有被拆穿的尴尬,反而做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只不过,他们的后背,已经被冷汗大湿,偷偷的看了一眼坐在地上憔悴的楮墨,齐齐打了个冷战。

    “原来紫衣喜欢这个调调啊,实在太可怕......”

    看到几个人的样子,龙紫衣的牙都快咬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