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寻求帮助

    更新时间:2015-08-06 19:50:21本章字数:3056字

    林泉端着一次性碗,大口的喝着汤,时不时的还跟龙紫衣他们交流着案情,从这一点来看,市局很重视这个案子。

    “林局,其实这个案子搞了这么多天都没什么进展,大家都没说,但其实我们都觉得,这不是刑事案件,要不是被害人都有那个诡异的特征,我认为可以直接结案了。”

    既然是讨论,组长的意见很直接,他不想再在这个案子上浪费精力了,而且,各种证据都显示,这不是谋杀!

    林泉放下碗,“是啊,你们还是有经验的,这的确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

    听到林泉的认可,组长松了口气,可是局长下面的话却让他惊呆了。

    “这个案子我心里有数了,这不是你们能够解决事情。”

    林泉的话让组长急躁起来,刑警都有一股倔劲,从不愿意听到别人评价自己能力不行。

    “局长,我刚才没睡醒,脑子还迷糊着呢,您放心,这个案子我肯定能调查清楚的,我向您保证!”

    吴明的能力是全刑警队公认,对于他林泉还是相当重视的,“吴明啊,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这不是你们能力不能力的问题,而是,恩怎么说呢,你们包括我,都解决不了这件事,因为,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

    林泉的话有些云里雾里,让吴明摸不清头脑。

    “局长,那你的意思......”

    吴明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林泉打断,“有一个人能解决这件事,希望那个人能够出手。”

    “什么人?”吴明还在追问。

    “这个人其实你也见过!”

    林泉的目光转向了一边。

    “我也见过?谁啊?”

    “就是紫衣的那个绯闻男友!”

    “啊?!”

    在吴明陷入石化的时候,林泉把龙紫衣叫了过。

    “紫衣,这些天联系楮墨了没?你们年轻人就应该多联系。”

    林泉笑呵呵的问道。

    提起楮墨龙紫衣就心烦,这家伙被拷在办公室里,不知道怎么就脱身了。

    “喂,老......局长,那个楮墨跟我又没什么关系,我干吗要知道他啊!”

    “老头”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幸亏龙紫衣意识到现在还有不少同时在。

    林泉一点也不在意龙紫衣的态度,“楮墨这个年轻人其实很不错的,你接触一下就知道。”

    龙紫衣还没回答,一旁的母亲听到“楮墨”这个名字的时候,眼睛就亮了,她走了过来。

    “对了紫衣啊,我还来得及没问你呢,你跟楮墨相处的怎么样?哎呀,我也好几年没见过他了,不知道这孩子现在怎么样了,这孩子其实挺好的,要不是......唉,不说了。”

    说起楮墨,母亲竟然带着唏嘘。

    龙紫衣有些傻眼,自己眼里无比猥琐的大叔,在林泉和母亲这里评价竟然这么高?!我们认识的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啊?!

    “紫衣,楮墨其实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你没事多接触接触就知道了,对了,你以前也认识他的......”

    母亲却像是说漏了嘴,停止了话头。

    “妈,我以前认识楮墨?我怎么不记得了?还有,你和林叔,不,林局也都认识他,你们老实告诉我,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你们都认识他,还很熟悉的样子?”

    龙紫衣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有些混乱。

    知道自己食言了,但母亲并不想骗龙紫衣,所以只能向林泉求助。

    “咳咳,其实你们以前确实见过,也就是见过一面,可能时间长了,你忘了。”

    林泉知道,这个坏人还是要自己做。

    处于对亲人的信任,龙紫衣虽然怀疑林泉的话,但并没有去深究。

    “那这个楮墨到底是干吗的?您可别告诉我他是一般人啊,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可是唯一在场观众!”

    知道那晚的事情是个禁忌,龙紫衣压低了声音。

    “恩,这是个好问题,今天的天气不错啊,嫂子,我刚好要出门办事,要不我现在送您回去?”

    林泉开始装聋作哑起来。

    “又来这一套,你们真是够了!”

    看到林泉跟其他人连招呼都没打就和母亲逃一样的离开,龙紫衣的牙都快咬碎了!

    “哦对了,紫衣,这个案子我建议你去找找楮墨,也许这小子能给你些建议!”

    已经出门的林泉突然有折回来,说完这句话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虽然没有得到心里想要的答案,但是,龙紫衣现在能够肯定,林叔和母亲有事瞒着自己,但选择她相信亲人,如果他们不告诉自己一定是有原因的。

    “老大,局长的话你怎么看?”

    龙紫衣转头问道。

    吴明刚才一直没敢插嘴,想了想说道:“虽然不想承认,但吴明确实对这个案子没什么办法,要是你那个男朋友有这个能力的话,那就找他来吧,我们全力配合。”

    知道楮墨是男朋友这个误会已经传开了,龙紫衣也没什么力气再去解释,只是点点头,就离开了。

    一大早的火葬场门口已经停满了车辆,到处都是悲痛欲绝的哭声,这让本来就心情不怎么好的龙紫衣更加郁闷了。

    火葬场跟殡仪馆在一起,所以面积很大,龙紫衣转了一会悲催的发现,自己迷路了......

    无奈,只能原路返回。

    正当龙紫衣凭借记忆胡乱走的时候,一个操着上海口音的中年男人拦住了她。

    “同志,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

    可能因为龙紫衣穿着警服的原因,中年男子比较客气。

    转了大半天终于看到活人了龙紫衣很高兴,“您好,请问楮墨是在这里上班吧?”

    警察来找楮墨?虽然是个年轻的美女警察,那也是警察啊!

    金宝来警惕的问道:“你好警官,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就行了。”

    金宝来很圆滑,没说这里有没有楮墨这个人。

    “哦,是这样的,我是市刑警队的,来找楮墨是为了协助我们调查一起案件。”

    知道这个人是楮墨的领导,那于公于私都要跟人家打一声招呼。

    谁知道下一刻中年人就开始絮叨起来,“哦,你说的楮墨啊,他一个月前就辞职不干了,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吃不了苦,哪像我们年轻的时候,上山下乡,吃了多少苦,收了多少罪,我给你说啊警官,我们这里除了名声不好以外,福利其实很好的,可是现在的年轻人就是......”

    “不可能!我上个星期还在这住了几天呢!”

    龙紫衣被金宝来闹的心慌,直接脱口而出。

    “啊!”

    听到龙紫衣的话,金宝来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得,话一出口,龙紫衣就知道,这又要误会了。

    果然,就听到中年人眼睛放这光问道:“哎呀,那我就得重新介绍了,我叫金宝来,是看着楮墨长大的,跟他的亲人一样,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家里还有什么人啊?你跟楮墨什么时候认识的?哎,别跑啊......”

    以龙紫衣那么强大的心脏,都扛不住金宝来的唠叨,她不等金宝来说完,拔腿就跑。

    慌不择路的龙紫衣跑进了一个二层楼。

    刚一抬头,就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自己经常锻炼,身体素质很好,龙紫衣本能的以为会把来人撞坏,她急忙道歉。

    可是,等她看清楚后发现,迎面而来的人跟自己撞了一下后,连身子都没有晃一下,自己反倒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更不可思议的是,对面竟然也是个女人!

    “你没事吧?”

    女人长的很漂亮,她的声音也很温柔。

    被这样一个女人差点撞倒,龙紫衣感觉有些丢脸,不过还是连忙摆手,“没事,没事,是我没看路撞到你了,不好意思啊!”

    看到龙紫衣态度很好,女人也不多纠缠,“没关系,我也没事。”

    见到女人就要离开,龙紫衣想起正事,“你好,请问你是这里的员工吗?”

    “是的,有什么事可以帮你吗?”

    女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柔和,这个声音让龙紫衣感觉很舒服。

    “是这样的,我叫龙紫衣,市刑警队的,我是来找楮墨的,他在吗?哦,我们是朋友。普通朋友!”

    龙紫衣是真怕了!

    听到楮墨,女人的眼里闪过一丝异样,而龙紫衣多此一举的行为更让女人有些疑惑。

    “楮墨是上夜班的,现在应该还在睡觉,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虽然疑惑,但女人还是回答了龙紫衣的问题。

    “其实没有别的意思,是我们刑警队需要楮墨的帮忙,我现在就是来通知他的。”

    龙紫衣解释道。

    “哦,那你从这里直走,到了路口后向右拐就能看到一排平房,楮墨就住在那里。”

    女人给龙紫衣指着方向,虽然没有看她,但直觉告诉龙紫衣,这个女人一直在观察着自己。

    龙紫衣的敌意莫名的出现了,她想也不想的说道:“那里我知道,我住过几天。”

    可说完她就后悔。

    女人表情惊讶的看着她,但很快,淡淡的笑容又浮现了出来,“那就好,我本来害怕你找不到呢。”

    女人的声音没有变化,但不知道怎么回事,龙紫衣就是觉得,这个女人并不像表面上看的那么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