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暴怒楮墨

    更新时间:2015-08-07 22:11:11本章字数:3183字

    告别的女人,龙紫衣向楮墨住的地方走去。

    环境渐渐熟悉起来,根据记忆,龙紫衣找到了楮墨住的那栋平房。

    门是半掩的,推开门,熟悉的味道涌入她的鼻子,“我去,这都是什么味啊,熏死了。”

    龙紫衣因为工作的原因,其实没有那么讲究,但她还是有点受不了房间里的气味。

    地上是龙紫衣最怕的东西,楮墨吐了......

    而且吐得满屋子都是。

    “你大爷,你倒是喝了多少酒啊?!真是坑姐啊!”

    桌子上摆着没有吃完的鸡骨架,呕吐物旁边还有几个空酒瓶,这让龙紫衣差点疯了,嘴上不停的用她认为最“恶毒”的语言,骂着楮墨!

    嘴上骂是骂,龙紫衣还是拿起门后的笤帚和簸箕,开始打扫,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这要是让母亲看到,一定会大叫“见鬼了”。

    要知道,龙紫衣在家可是从来不打扫家务的,更别提伺候人了!

    楮墨的鼾声跟打雷似的震耳欲聋,龙紫衣无奈的叹口气,先把窗户打开,让屋里的味道散散。

    下一刻,她就变成了一个“家庭主妇。”

    强忍着反胃的冲动,龙紫衣把整个房间打扫了一遍,竟然累的她一头大汗。

    “喂,大叔,起床了!喂,臭流氓,楮墨,起床了啦!”

    打扫完卫生,看到楮墨还是睡得跟死猪一样,龙紫衣就有点不愿意了,“姑奶奶累的跟狗一样,你这个混蛋到舒服!”

    楮墨打了个酒嗝,眼睛迷迷糊糊的睁开,第一眼就看到龙紫衣正不怀好意的盯着他猛看。

    “我靠,你是人是鬼?想吓死人啊?!”

    龙紫衣被楮墨的话气炸了,撸起袖子就要去跟楮墨拼命。

    看到龙紫衣恶狠狠的扑了过来,楮墨连忙拿起被子盖在身上,并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说道:“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啊,不然我喊人啦!”

    楮墨小受的模样让龙紫衣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楮墨,你个大混蛋,姐一来就帮你丫收拾你的猪窝,你就是这样报答姐的?你大爷的!”

    龙紫衣现在觉得自己实在是憋屈,自己好心照顾人,没想到却不落好,这尼玛世上还讲不讲理了!她实在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骂完转身就要走。

    楮墨被骂的一头狗血,四处打量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房间好像干净了很多,顿时就明白了。

    “哎,哎,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你是属狗的?”

    楮墨连忙起身拉住龙紫衣,嘴里却还是嘴硬。

    其实龙紫衣并不是想要离开,毕竟领导交代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她只是气不过楮墨的“狼心狗肺!”

    被楮墨这么一拉,心里就已经有了个台阶下了。

    “我还是滚回去吧,省的让人说我多管闲事多吃屁!”

    虽然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龙紫衣嘴上从没有占到过便宜,但她还是忍不住嘲讽起楮墨来。

    这次楮墨倒是一反常态,他并没有反唇相讥,不停的陪着笑脸,简直一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架势。

    老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看到楮墨不要脸的样子,她真是无言以对了。

    “行了,我今天是带着任务来的,你可不要自作多情以为我愿意来你这破地方。”

    龙紫衣的话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是是,你就是为了公务来的,绝对不是你自愿的!”

    楮墨一副我真的相信你的样子,认真的回答道。

    “你......算了,我们说正事吧!”

    龙紫衣觉得自己最近可能是撞了太岁,要不怎么尽遇到这种有理讲不清的事情!

    她无力再多说什么,直截了当的说道:“局长派我来请你回去协助我们调查一起案件的,你赶紧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就走。”

    说完,龙紫衣却发现楮墨这家伙坐在床上动都没有动一下,就急了,“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赶紧走,事情急着呢!”

    楮墨这是翻了下白眼,“查案子你去找警察啊,哥又不是警察,哦对了,我忘了你就是警察,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啊?我就是个守夜的,虽然胆子大了点,但从小到大,我真没干过警察的活,你肯定是找错人了!”

    楮墨的话有理有据,要不是龙紫衣亲眼见过他的一些手段话,还真要被他骗了。

    “少给姐来这一套,也别把我当傻子,那天晚上的事我还没忘呢!虽然我不知道你以前是干什么的,但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而且你还有持枪证,哪个普通人有这玩意?”

    楮墨是普通人?!龙紫衣宁可相信猪会上树!

    “哎呀,没想到我隐藏的这么深,竟然都被你看穿了,难道我优秀的气质都已经到了无法掩盖的地步了?好吧,既然被你看出来了,那我就告诉你我真是的身份吧!”

    龙紫衣被楮墨忽悠的有点晕,心里竟然有了几分期待。

    “我就是正义与勇气的化身,美貌与智慧并存人称玉面小白龙,我其实就是,守卫人类世界最后一道防线的那什么恩,等一下......”

    楮墨突然断片了,他眨巴了一下眼睛问道:“如果我说我是死神,你会信吗?”

    龙紫衣一口老血终于喷了出来,死神?死你妹啊!我还秀目露西亚呢!

    知道自己还是被忽悠了,龙紫衣觉得自己不会再爱了......

    看到楮墨还想在忽悠,龙紫衣一把提住了他的领子,恶狠狠的说道:“别再说屁话了,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楮墨实在想说“不去!”但最终还是被龙紫衣那可怕的眼神给吓退了,弱弱的点了点头。

    上了车后,楮墨就反常的一直没有说话,他默默看着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车里的气氛很沉闷,这让龙紫衣浑身不舒服。

    虽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楮墨摆出一副冷酷的造型,但龙紫衣现在已经明白过来,这货当时肯定是装的。

    龙紫衣感觉自己看不透楮墨这个人,别看他平时一副吊儿郎当不停的装疯卖傻,但龙紫衣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晚楮墨面对怪物时,身上散发出来犹如实质般的冷意!在不久的将来,她才会明白,原来那个就是:杀意!

    楮墨安静的时候,浑身散发着一种......恩,臭味!

    汗臭加上烟酒的味道,“也许这就是男人的味道?!”

    龙紫衣印象中,同事们忙碌完工作后,回去喝点小酒,也带着这个味道回家。

    以前她闻到这个味道就想吐,也不知道他们媳妇让不让他们进门。

    但现在,龙紫衣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个味道,反而有一种淡淡的温馨感。

    这个感觉有点复杂,她用力的晃了晃头。

    “你抽什么风呢?吃摇头丸了吧,你行不行,车里还坐这个人呢,我还是个处男呢,现在不想死!”

    楮墨安静没多久,又开始毒舌起来。

    “滚!”

    龙紫衣对这个男人刚刚升起的半分好感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直接把车开到了市局,龙紫衣决定把楮墨甩给林泉,她再也不想见到这个混蛋了!

    找到林泉在办公室,龙紫衣把楮墨带到地方后,就要准备离开。

    “紫衣,你在外边等一下。”

    龙紫衣无奈的在办公室外坐了下来。

    过了很久,办公室的门终于打开,楮墨耷拉着脑袋跟在一脸得意的林泉后面。

    “紫衣,楮墨暂时归你了,恩,你是领导。”

    林泉的话让龙紫衣有些郁闷,领导这货?别逗了!

    “林局,您还是饶了我吧,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龙紫衣赶紧求饶。

    “老林,你看,老话说得好,强扭的瓜不甜对吧,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去当我打更的就行了,破案什么的,还是由你们人民警察来完成吧,再见,拜拜,三油那拉!”

    楮墨看到龙紫衣不愿意,赶忙借坡下驴准备开溜。

    “楮墨!你给我站住,你忘了你曾经的诺言了?还是你根本就没有想履行责任?!”

    林泉愤怒的声音传到楮墨的耳朵里,他一下就呆立住了。

    林泉对待楮墨的态度,龙紫衣是清楚的,她当时的心里甚至有些不忿,但此时看到林泉真的恼怒了,龙紫衣经不住为楮墨担心起来。

    看到楮墨站住,林泉的声音柔和了下来,“楮墨,我知道你心里很苦,但是,不要忘了,你的身边还有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还有紫衣!难道你要再次抛弃她逃离吗?你还准备把懦夫这个头衔带多久?”

    林泉跟楮墨以前就认识,龙紫衣是知道,甚至自己母亲也认识楮墨,但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还有,母亲先前说漏嘴过,自己以前也认识楮墨?但自己的记忆中为什么一点没有印象?!

    龙紫衣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楮墨,看到曾经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就这样沉沦下去,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痛吗?雨晴已经不再了,但是你还活着......”

    “够了!别再说了!”

    楮墨愤怒的吼叫起来,眼睛变的通红!龙紫衣马上感觉到,曾经让她战栗的那股气息出现了!

    此时的楮墨,跟早先判若两人,现在的他更像是一头危险的野兽,随时会给人致命的一击!龙紫衣的心里不由自主的想拔出手抢!

    林泉并没有被暴怒的楮墨吓退,而是一步不让的死死盯住他,龙紫衣很紧张,她怕楮墨会把林泉一下撕成碎片!

    “楮墨!楮墨!你疯了,林局是你的朋友!”

    看到楮墨一步一步的走向林泉,龙紫衣再也忍不住,挡在了林泉的身前,直接面对变的非常可怕的楮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