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再战妖魂

    更新时间:2015-08-17 22:05:49本章字数:3022字

    赵青颜将她的不可理喻完全发挥到了极致,即便是房内都燃起了,她也是浑然不顾,高阳也实在没办法,不能再让赵青颜这么闹下去了。

    高阳正准备动手之际,燃烧的沙发竟然发生了诡异情况,一道白光自火中一闪而过,竟然将火势给扑灭了。

    而更诡异的是,火势灭了后,滚滚浓烟中,一团黑雾飘然升起,如若不是高阳的僵尸眼,恐怕也难以看见那团黑雾。

    火势的突然熄灭,赵青颜也停了下来,转头间正见那团黑雾自滚滚浓烟中飘然而出。

    “那是什么东西?”赵青颜蹙眉问道。

    “应该是从那玉坠中蹿出来的,你觉得会是什么?”

    刚才虽然浓烟滚滚,但高阳的僵尸眼仍然能清楚的看见,那黑雾就是从赵青颜买回来的青龙玉坠中跑出来的。

    “破妄眼,开。”

    赵青颜听高阳这么一说,双手凝了一个道印,右手食指中指并了一个剑指,在双眼上一抹。

    当赵青颜再次睁开双眼时,她一双眼中登时迸射出两道璀璨的金光,好比孙大圣的火眼金睛一般,两道璀璨的金光向那飘然升起的黑雾扫去。

    虽然高阳之前猜测到赵青颜的‘破妄眼’八成是看不出自己的僵尸真身,但此刻见赵青颜开启‘破妄眼’,高阳心头还是咯噔了一下。

    “好重的妖气,是妖魂。”赵青颜的‘破妄眼’只扫了那黑雾一眼,顿时一声惊呼。

    “哈哈哈哈,本座终于重见天日了……”

    突然,那黑雾中竟然爆出人声,而且听语气,兴奋之余却又带着浓浓的怨气。

    “妖孽,重见天日又如何,今天就是你魂飞魄散之日。”赵青颜一声怒喝,结印就冲上前去。

    “果然是修士,难怪本座一醒就感觉到一股什么维护天道的虚伪气息,也好,今天是本座苏醒的大好日子,本座就尝尝道家女人血气的味道。”

    黑雾陡然一个盘旋,而后渐渐放大,而后竟然化为了一个淡淡的黑色人形向赵青颜迎了上去。

    这屋本就不大,加上赵青颜又买了沙发,又买了床,基本没几个地方可以下脚了,赵青颜一脚踏在沙发上,身形飘然而起,一记道印向黑色人形印了过去。

    一道淡淡的金光自赵青颜掌中吐出,却撕扯着屋中的空气,发出低沉的‘呜呜’之声,可见赵青颜这一记道印威力不俗。

    不过那黑色人形面对赵青颜这一记道印竟然不躲不避,任由赵青颜这一记道印印在他身上。

    赵青颜这一记道印直接贯穿了黑色人形的胸口,而赵青颜的手甚至还镶在黑色人形的胸口之中。

    “嗯。”

    赵青颜一愣,她分明感觉到自己这威力不俗的一记道印就似轰在了一个漩涡之中。

    “嘿嘿,就凭你那三脚猫的道印也妄想伤到本座,真是自不量力。”黑色人影微微低头看了看胸口,而后无比轻蔑的说着。

    “哼,老娘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阳雷剑诀’。

    被妖物轻视,以赵青颜的性格自然是愤怒不已,即便是刚才与高阳打闹的时候,她头脑发热的用了一次‘阳雷剑诀’,已经耗去了大部分的道气与血气,但此刻她仍浑不顾身的要运用这超负荷的‘阳雷剑诀’,誓要斩杀眼前这个刚复苏的妖物。

    高阳知道赵青颜这‘阳雷剑诀’的后遗症不小,正要出手阻止,却听赵青颜诧异的喝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嘿嘿。”

    黑色人形阴沉的一笑,说道:“是不是觉得自己的道气与血气不受控制啊,本座的‘血噬’正是针对你们这些道家之人的,虽然吸了你的血气,本座还不能完全凝聚人形了,但也聊胜于无啊,哈哈哈哈。”

    “想吸老娘的血气,你还没那个本事。”

    赵青颜一声冷喝,一道亘古悠远的吟唱声从她口袋中传了出来。

    “嗯?”

    当吟唱声一起,黑色人形立刻一声惊呼,赶忙放弃了吸取赵青颜的血气,身形一闪就与赵青颜分开,飘到了墙角。

    是‘镇魂歌’,高阳之前也是在这间屋子中领教过,而且还逼迫得他现出了半僵尸真身形态,而所谓的半僵尸真身也就是只现出僵尸眼,并不现出僵尸牙。

    只是这刹那间,整个房间的气机仿佛就被一条条无形的锁链给锁死,这个不过十几平方的房子,顷刻间就好比成为了一个巨大而无形的铁牢,窗户虽然依旧空荡,但高阳毫不怀疑,此刻那窗户口绝对连风都吹不进来。

    “这是……这竟然会是镇魂歌!”

    那黑色人形竟然也认识‘镇魂歌’,惊魂之余,元神却已经被锁定,一时间也没法脱身。

    “这‘镇魂歌’就是专门针对你这类妖物的,受死吧。”

    赵青颜爆喝一声,凝聚了一个道印,闪身冲了上去,一记道印就轰在黑色人形的胸口之上。

    此刻,黑色人形已经被‘镇魂歌’给锁住,无法动弹,就连他之前所说的什么‘血噬’也没法施展出来。

    “轰!”

    一声闷响,这次没有‘血噬’的护身,黑色人形被赵青颜这一记道印轰了个结实,整个身形也不仅一晃,不过距离元神消逝显然还差得远。

    一招得手,赵青颜赶忙又凝结道印,她很清楚,自己这所谓的‘镇魂歌’,不过是师尊赐下的法宝,而且限制只能使用三次,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而且,‘镇魂歌’有一定的时间,一旦时间一过,那就没了效果了。

    “轰!”

    又是一记道印轰在黑色人形的胸口之上,黑色人形身形明显又淡了两分。

    “可恶,可恶,可恨本座元神刚复苏,方才受制于‘镇魂歌’,就算本座今天元神消散,但我妖族大军也将彻底复苏,你们这些狗屁卫道士终究会被尽数诛灭。”

    被‘镇魂歌’所禁锢,黑色人形心头极为不甘极为愤怒,只得恨恨的大喝着。

    “可惜你看不到那一天了。”赵青颜冷笑着,一记道印接着一记道印轰击上去。

    “砰砰砰!”

    连声闷响传来,黑色人形的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淡化,距离元神消散看样子是不远了。

    虽然被赵青颜死死压制住,而黑色人形心头也却是极为不甘,但也绝对没有到闭目等死的地步。

    随着元神的一点点消散,黑色人形心头反而觉得有些奇怪了,不禁心道:‘镇魂歌’是太古时传下的‘天道梵音’,就算是当年这些卫道士的第一剑仙也说过‘镇魂歌’已经不全了,想来这女人的‘镇魂歌’也应该不全。

    咦,对了,这女人祭出‘镇魂歌’,按理说应该催动道决,直接剿灭我的元神才对,怎么现在反而舍本逐末,应用这不入流的道印呢?

    难道?

    一连挨了赵青颜的十几记道印,黑色人形的元神已经濒临消亡了,却突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原来你用的只是‘镇魂歌’的副本而已,本座差点被你骗了,‘血噬’崩灭。”

    “轰!”

    房内的空气猛然一阵震荡,‘镇魂歌’的音符锁链被震得一松,赵青颜也被震得飞退。

    高阳之前之所以没有出手,一是见赵青颜已经占据了上风,二是,赵青颜一心想除魔卫道,之前对于江底那妖物逃走的事,赵青颜也是耿耿于怀,高阳觉得,这是一个赵青颜正道心的大好机会。

    哪知道,异变顿生,眼前这妖物竟然在‘镇魂歌’的功效减弱之时,更看出了赵青颜使用的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原版,奋力将赵青颜震退而脱困。

    高阳闪身接住了赵青颜,刚才一战,原本就没有完全恢复的赵青颜此刻面色苍白,看来消耗很大。

    “鱼目混珠,本座今天就吞了你的血气。”

    黑色人形脱困后并没有逃走,反而向赵青颜飘了过来,对于他来说,刚才的大意,简直就是耻辱,他必须要雪耻。

    高阳将赵青颜稳住,问都没来得及问一句,猛然一转身,一拳轰了出去。

    “轰!”

    空气中猛然一声炸响,宛如平地惊雷,黑色人形心头大惊,他万万没想到,真正的高手会是高阳,而且之前他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面对高阳这可怕的一拳,黑色人形不敢硬碰,空中硬生生的一折身,二话不说,从窗口就飞了出去。

    高阳并没有追击,他相信,就算刚才那妖物跑得快,但也绝对被他的拳力余威扫中。

    “你还愣着干什么,追啊!”

    见高阳没追,赵青颜情急的大喝着。

    “你现在很虚弱,我……”

    “我没事,快追,别让他跑了。”赵青颜打断了高阳,面色坚决的催促着。

    高阳无奈的点了点头,身形一动就从窗口追了出去,但早已经没了那妖物的踪影。

    高阳象征性的追出了这座旧小区,不过他立刻想到,这会不会是那妖物的调虎离山之计,而后杀个回马枪去杀赵青颜?

    高阳心头一紧,赶紧回去,不过,巷口突然冲出来十几人将他的路给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