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黄标寻仇

    更新时间:2015-08-18 21:58:56本章字数:3173字

    高阳自信刚才那妖物被他的拳力余劲扫中,在赵青颜的强烈要求下,高阳还是象征性的追了一段,由于担心那妖物杀‘回马枪’,高阳赶忙向出租屋赶回。

    可突然冲出来十余人,将他给堵在了巷子中,高阳明显的感觉到这些人就是冲自己而来的,而且之前就守在这里。

    可高阳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回到这江阳市才几天,似乎并没有得罪什么人啊。

    莫非之前在江阳中学中被赵青颜打的那个林弘扬,可林弘扬就算要报仇,也应该去找赵青颜才对啊。

    “嘿嘿,小子,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人群中,一个皮肤黝黑的精壮男子走了出来,嘚瑟着看着高阳。

    高阳一下就认出了这皮肤黝黑的家伙就是那晚上他帮秋紫陌赶走的两个混混中的其中一个,而高阳还清楚的记得,这家伙叫‘黑子’。

    难怪。

    高阳心头恍然,其实他早就将那点小事给抛到了九霄云外,想不到这两个家伙倒是上心。

    竟然对方是因为那晚的事冲自己而来,而且还纠集了十余人,高阳也知道说是说不清了,直截了当的说道:“要动手就快点,我赶时间。”

    “哟呵!”

    黑子一声冷笑,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兄弟,其余家伙也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相继笑了起来。

    黑子止住了笑,看着高阳,沉声说道:“小子,老子知道你是会两手,但老子不相信你还能扛过我这么多兄弟。”

    “废话可真多。”

    高阳不耐烦的说了句,身形一动,已经主动出击。

    黑子右手一挥,大声道:“上,先特么打残再说。”

    高阳并没有用僵尸力量,但速度也远远超过了普通人,几步就冲到了黑子等人前不远。

    巷子很窄,只能容纳三个成年人并排同行,所以黑子带来的人只能先后向高阳冲去。

    黑子在后面,嘴角漏出了笑,好整以暇的点了一支烟,叼在嘴上,正如之前他所说,就算高阳能打,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不是。

    可这家伙还没反应过来,他带的这些人,根本不可能一拥而上攻击高阳,当然,对于高阳来说,三四人与十余人根本没有任何分别。

    “砰砰砰!”

    接连三声倒地的声音传来,黑子一口烟还没有来得及吐出来,便被呛得剧烈的咳嗽起来。

    原因很简单,因为高阳只用了简单的两拳一脚,冲在前面的三个家伙其中两个直接瘫倒在地,蜷缩成虾米壮,连连哀嚎。

    而中了高阳一脚的那家伙倒飞而起,撞得冲在后面的两个家伙身上,三人倒在地上,翻了一圈,惨叫都没一声,看样子是晕了过去。

    寂静,整个巷子静得落针可闻。

    “咳咳咳!”

    巷子后,也传来了剧烈的咳嗽声,那是藏着的黄标,他原来是做了两手准备,有黑子打头阵,如果黑子几个放翻了高阳,那他黄标再出马,毕竟,最后出来的都是大人物嘛。

    再者,如果黑子等人被高阳放翻,他黄标也可以逃啊,不过,黄标认为第一种打算的可能性那是要大得多。

    如黑子一样,黄标也是优哉游哉的点了一支烟,准备看好戏,哪知道却看见了高阳如此生猛的一面。

    巷子后,黄标愣住了,他被惊得忘记了逃跑,巷子中,黑子与剩下的几个家伙也愣住了。

    “砰!”

    一声极为细微的闷响,那实际是高阳踏出一步的脚步声,但落在巷子中黑子等人的耳中却宛如惊雷。

    站在前面的几个家伙立刻打了一个寒颤,回过神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慌张的向后退去。

    高阳可不是易于之人,就算不能杀人,但既然出手了也就必须得让黑子等人长点记性,以免后面麻烦更多。

    高阳一步步向前走去,这些年,高阳执行任务,死在他手上的人不少,一身气势中自然凝聚着浓浓的血杀之气。

    此刻,高阳的气势释放出来,这些许个小混混,顿时只感觉向自己等人走来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择人而食的猛兽。

    “砰砰!”

    有两个家伙甚至被吓得双脚一软,直接瘫倒在地,剩下的几个家伙虽然没那么狼狈,但也是双脚发软,牙齿打颤,退也几乎是拖着脚步。

    不是他们太弱,而是高阳太强!

    高阳的脚步继续向前,气势不断增强,剩下的几个家伙也相继倒了下去,其中一个家伙躺在地上直打哆嗦,一滩液体浸出,原来是给吓尿了。

    黑子带来的这十几人,除了之前高阳营造气势的那几人是被高阳打到在地,其余人完全是被高阳的气势活生生的吓得倒在了地上。

    经过了今天这事,这些许个家伙,以后胆子恐怕都得小上几分,再也不敢欺软怕硬了。

    高阳停在了黑子身前,此时,黑子满脸的惊恐的看着高阳,他好歹也是个小头目,并没有倒下,但身子抖得也宛如筛糠一般。

    “哼!”

    高阳突然一声冷哼。

    “砰!”

    本就濒临崩溃黑子,顿时吓得瘫倒在地。

    高阳这也是彻底要击溃黑子的心理,让他以后不敢再来,虽然高阳不怕,但他却怕麻烦。

    高阳并没有再理会黑子这群家伙,转身向巷子后走去,他知道那里那位才是正主。

    当高阳走到黄标面前时,黄标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甚至没有察觉到高阳已经来到面前。

    高阳直接右手一抬,扣住黄标的脖子,一把将黄标给举了起来。

    “赫赫!”

    黄标喉咙被高阳扣住,回过神来,张开嘴巴,大口大口的想要呼吸,憋红一张脸,吃力而惊恐的说道:“大……大哥,饶命,我再……再也不敢了。”

    高阳冷声说道:“这样的话我上次就听过,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我不想再听到第三次,否则……”

    高阳五指稍稍加了点力,黄标双脚立刻蹬踢起来,口中‘哈赤哈赤’的,高阳也只是警告一下黄标,而后便稍稍松了松。

    黄标稍稍喘过气来,赶忙说道:“是……是,绝……绝对没有下次了。”

    高阳一松手,黄标没了支撑,直接落下,瘫倒在地,高阳漫不经心的点了一支烟,大步向租住屋方向走去,徒留下捂着脖子,大口大口喘着气,一脸惊恐的黄标。

    高阳离开好一会后,黄标方才喘过气,扶着墙缓缓的站了起来,只感觉双腿还在不自禁的打着颤。

    又大约过了一分钟,黄标感觉恢复了点力气,方才颤颤巍巍的掏出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为自己压惊。

    直到这支烟吸完,黄标方才举步向巷子中走去,来到巷子中,黑子等人还没有站起来。

    黄标一脚踢在黑子身上,喝道:“特么的还不起来,躺在地上装死啊。”

    黑子打了一个哆嗦,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其他人也相继站了起来,黑子畏畏缩缩的看了看高阳离开时的方向,没看见高阳的身影,他方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标……标哥,现……现在怎么办?”

    黑子看着黄标,战战兢兢的问着。

    黄标一巴掌拍了过去,骂道:“你特么被吓得连动手不不敢,我特么的还能怎么办?”

    黄标可没脸说出,刚才他被高阳扣住喉咙,吓得连连求饶的那一步,而那一刻,黄标只感觉死亡是那么的近,此时,黄标虽然还是不甘心,但高阳的恐怖实在摆在那里,他也只能打掉牙活血往肚子里吞了。

    “那小子简直就不是人,他就是一头猛兽,被他盯着就心头发毛发虚。”黑子咽了咽口水,润了润有些干燥的嗓子,心有余悸的说着。

    “回去谁特么敢提这事,老子就剁了他。”黄标虽然在高阳手上吃了亏,但却极力的好面子,扫视了一眼在场人,冷声喝道。

    “是,是,标哥。”

    黑子等人赶忙点头哈腰答应,不用黄标说,黑子等人甚至想现在就忘记刚才那一场噩梦,不错,宁愿是一场噩梦。

    一行人向巷口走去,就在黄标准备上车之时,突然,一道淡淡的黑雾飘进了他的后脑,黄标的身形顿时一愣。

    看着还保持着开门姿态,一脸愣愣的黄标,黑子急忙问道:“标哥,怎么了?”

    黄标打了一个激灵,而后一抬眼,看着黑子冷声道:“没怎么。”

    看着黄标的眼神,黑子竟然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赶忙转头打火,心头却嘀咕着:标哥是怎么了,眼神这么吓人。

    在高阳想来,吓吓黄标等人也就是了,他相信,黄标这些小混混经过这一次后,绝对不敢再来找他寻仇。

    但人算不如天算,高阳万万没有想到,今日放过的黄标,他日却将成为江阳地下势力的一方霸主,而这个仇也将延续下去,而且更加的深。

    当高阳回到出租屋时,却见赵青颜竟然躺在了沙发上,高阳心头一紧,赶忙上前查看,好在赵青颜只是晕了过去。

    看着晕过去的赵青颜仍然还皱着眉头,高阳不仅摇了摇头,叹道:“这又是何苦呢?就算是要除魔卫道,也用不着这么拼命,再说,如今碰上的妖魂已经越来越多了,你又如何除得完?

    高阳将赵青颜抱了起来,刚将她放在床上,电话就响了起来,一看之下,是秋紫陌打来的。

    高阳还没说话,那头秋紫陌已经火急火燎的说着:“大叔,你快来学校后街,又有人欺负高虎了。”

    高阳二话不说,挂了电话,飞快的冲出了出租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