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夏念夕的眼神

    更新时间:2015-08-19 21:01:54本章字数:3544字

    接到秋紫陌的电话后,高阳急忙出了出租屋,快得像一阵风似的,冲到了主道上,这大白天的,主道上摄像头不少,高阳也不敢贸然运用僵尸力量,只得等的士。

    “大白天的跑这么快,我倒要看看你去干什么?”

    一辆红色的现代小跑跟上了高阳,车上,坐着一个女人,保守她像是二十七八岁,女人长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虽然没有化妆,但却美得不可方物,只是,她那绝美的面容上冷若冰霜,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

    殊不知,这女人将艳若桃李,冷若冰霜两种气质聚于一身,这种高冷的美反而更让世上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生出一种想要驾驭的冲动。

    而就是这个女人,如果高阳在的话,必然一眼就能够认出,这个女人就是昨晚被他狠狠打了屁股的黑衣女人。

    黑衣女人叫秦冰儿,昨晚在高阳手上吃了亏,最可耻的自然是被高阳打了屁股,作为一个女人,而且还是秦冰儿这样的高冷美女,这绝对是不能忍受的,秦冰儿发誓要报仇。

    可是就连秦冰儿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昨晚回去后,她一夜辗转难眠,心头总是不自禁的回味着高阳那几巴掌拍在她翘*臀上的感觉,而且想着想着就觉得全身发酥发软,甚至迷迷糊糊似乎还做了一个让她羞于启齿的梦。

    今天上午,秦冰儿直接开车来到了高阳所租的屋外不远,而实际上,她自己也弄不清楚,她来是报仇的还是……

    虽然高阳放下了心理包袱,但毕竟方虎是方龙的亲弟弟,而方龙又是高阳的生死兄弟,不管怎样,高阳还是得替方龙照顾好这个弟弟。

    等车的时间,高阳并没有急躁,因为他清楚,这时候急躁也没什么卵,好在很快就有一辆的士车来了。

    秦冰儿的车跟在了的士车后,高阳也并没有去关注这一点,途中,秋紫陌又打来了电话,高阳接通后立刻问道:“秋紫陌,现在方虎怎么样?”

    “我已经打电话通知夏老师了,她应该快到了,我在这边拦着那群家伙,大叔,别记错了,‘云来饭店’,你快到了吗?”秋紫陌有些气喘的问着。

    “快了,紫陌,你也小心点。”高阳心头很感激秋紫陌,这丫头只是听他提了提要照顾方虎,这不,方虎一有点事,她就打电话来了。

    江阳一中才搬了新校区,在学校的后面不远就是一片集美食与娱乐,甚至还有宾馆的新开发区,有些地方更是大胆的贴着,‘面向学生租住房屋’等字样,总之,你懂的。

    此刻正是午饭时间,江阳一中虽然是封闭式的管理,但是,作为学生,想要出校门,也只需要办一张‘走读卡’就行了,而且学校中有不少富商高官子弟,这些子弟自然更有特权。

    因此,一到饭点,新开发区就变得热闹非常,不过此时,最为热闹的还是新开张的‘云来饭店’。

    新开张,老板自然是推出了一系列的优惠活动来吸引食客,而这并不是今天‘云来饭点’热闹的最大原因。

    此时,‘云来饭点’外人影憧憧,门口几乎被围得水泄不通,人声嘈杂,在饭点中,秋紫陌护着方虎正与五六个小青年对峙着。

    原来,方虎是来这家新开张的饭点中当服务员的,只是在饭点的高峰期来帮帮忙,打打下手,工资肯定不多,但对于方虎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可谁能想到,今天饭店开张,他也是第一天上班,却碰到了那几个经常欺负他的校友。

    几个小青年中的其中一个裤子被打湿了一大片,他吐了一个眼圈,看着秋紫陌说道:“哟呵,秋大校花,想不到你的欣赏水平还真独特啊,你不会告诉我们,这个穷鬼是你的男朋友吧?”

    “你……”

    秋紫陌一张洋娃娃脸有些红晕,底气不足的说着:“不是。”

    “不是那就给本少让开。”那青年一弹手中的烟蒂,一脚将一张凳子给踹开,突然大喝一声。

    “几位小兄弟,你们都是同学,都是校友,别动手,有什么不愉快大家坐下来好好谈。”

    饭点老板是一位身材精瘦,但看上去极为老实的中年男人,今天是饭点开张的日子,他哪里会想到遇上这事,一看事情矛头不对了,连忙上前说句和事话。

    一个穿着蓝色七分裤的家伙一转头,大喝道:“你特么算什么东西,饭点还想不想开下去,没看见东哥的衣服都被这小子给弄湿了吗,他是你手下的服务员,这事等下你也有份。”

    饭点老板心头一个咯噔,他当初答应方虎,让方虎来做服务员,也是看方虎老实,他当然也知道今天这事分明就是眼前这几个小青年要找麻烦,实际上怪不得方虎。

    可是,这几个小青年一身混混气,老板也听说过,江阳一中龙蛇混杂,他这小市民还真惹不起,当即也不敢再说话,讪讪的退了下去。

    “刘东,有什么就冲我来,不关老板的事。”

    方虎突然一挺身,半个身子挡在了秋紫陌身前,看着那个站在最前面,裤子被茶水浸湿的家伙说道。

    “哟呵。”

    刘东一声冷笑,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几个狐朋狗友,后者也纷纷笑了起来。

    “怎么,今天有秋大校花护着你,骨头硬了是吧?想在我们秋大校花面前装装比是吧?”刘东一脸轻蔑的看着方虎,压根就没将方虎放在眼里。

    “刘东,你嘴巴放干净点。”秋紫陌错开身子,对着刘东喝道。

    “哟,怎么?秋大校花,你不会真和这个穷鬼有两手吧?我真怀疑,这个穷鬼到时候连套套恐怕都买不起。”刘东的话越来越难听了。

    “你……”秋紫陌被气得面色煞白,大骂道:“刘东,你无耻下流。”

    “啊!”

    方虎突然一声大吼,抓起旁边的凳子就向刘东砸去。

    方虎家里穷,性格也懦弱,这才经常被刘东等人欺负找乐子,就连同班的很多同学都看不起他,久而久之,他也就养成了孤僻的性格。

    可是秋紫陌好几次为他解围,方虎虽然口上没说,但那些都记在他的内心最深处,刘东欺负他,方虎可以忍,但屡次出言侮辱秋紫陌,方虎心里实在忍不了,这一刻,终于爆发了。

    “啊!”

    秋紫陌下意识的捂嘴,她完全没有想到,懦弱的方虎,这一刻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动作。

    面对手持凳子砸来的方虎,刘东可是丝毫不惧,待方虎冲近,他直接一脚踹出,方虎这小身板,加上又没有打架的经验,凳子没砸着刘东,反而被刘东一脚连人带凳子踹翻在地。

    “特么的,今天长胆子了啊。”刘东牛叉哄哄的拍了拍腿。

    “东哥,腿功又有长进啊。”

    “牛鼻,东哥!”

    ……

    其余几个家伙急忙为刘东点烟,满口的恭维。

    “方虎,方虎,你怎么样?”

    秋紫陌赶忙上前,查看蜷缩在地的方虎,而后转头对刘东等人喝道:“刘东,你们太欺负人了,我一定会向学校举报你们的。”

    “哈哈,举报,随时欢迎。”刘东丝毫不在乎的笑着,就连校长都得给他刘家三分面子,他怕个啥。

    “东哥,懒得和他废话,好些天没给这废物穷鬼松松骨了,我们也该活动活动了。”

    几个家伙也想过过踩人的瘾,向刘东请示了一声。

    刘东一挥手,说道:“去吧,去吧,弄脏本少一条裤子,上万来的,给他松松骨,算是清洗费。”

    “好的。”

    几个家伙立刻阴测测的向方虎走去。

    “你们干什么,你们别乱来。”秋紫陌赶忙张开双臂,护在了方虎身前。

    “秋大校花,你最好让开一点,否则到时候我们这手脚难免会碰到一些不该碰到的地方,嘿嘿。”一个混混一脸意动的说着。

    “无耻。”秋紫陌咬牙骂了一句,但却并没有让开。

    眼看着几个混混就接近秋紫陌了,门口,一道冷喝声传来:“住手!”

    “夏老师。”

    来者正是夏念夕,秋紫陌一脸欣喜的喊着,眼眶中,泪水直打转,但她却硬是控制着没掉下来。

    夏念夕一身白色连衣裙,长发及腰,脚步缓缓,宛如一朵触不可及的白云,美得是那么的似幻似真,直接看呆了刘东等人,当然,堵在门口看热闹的人也早就楞了。

    “紫陌,方虎,你们没事吧?”夏念夕来到秋紫陌旁边,柔声问道。

    “老师,我没事,就是方虎被刘东踹了一脚。”秋紫陌说话时,狠狠的瞪着刘东。

    夏念夕点了点头,和秋紫陌一起将方虎扶了起来,这时候,方虎也勉强缓了过来,只是捂着胸口,微微弯着腰,看样子还疼着。

    “哟,这不是我们的美女夏老师吗?我们都以为你不食人间烟火啊,什么风把你这样的神仙人物吹到了这个小饭店呢?”刘东回过神来,难掩眼神最深处的欲*望,盯着夏念夕,阴阳怪气的说着。

    夏念夕瞥了一眼刘东,轻声说道:“刘东,这件事我会向学校反应的。”

    “好啊,欢迎。”刘东满不在乎,又说道:“不过,在反应之前,美女夏老师,你是不是得让你学生给我道个歉呢?你看我这裤子算是被他给废了,这白色裤子沾上茶水颜色,可没办法穿了。”

    “道歉?你做梦?”

    秋紫陌顿时大吼着,而后对夏念夕说道:“老师,分明就是刘东故意使坏,才让方虎将茶水打倒在他裤子上的。”

    夏念夕点了点头,算是了解了情况,看也没看刘东等人一眼,拉着秋紫陌只说道:“我们走。”

    夏念夕的云淡风轻,让刘东感觉到自己在她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甚至还不值得夏念夕看一眼。

    这让刘东的自尊大大受了伤,立刻蹿步上前,拦住了夏念夕的去路:“不道歉也可以,赔钱,否则就不要想走。”

    “刘东,你别太过分了。”秋紫陌瞪着刘东,大声吼着。

    “过分吗?我觉得很合理啊。”刘东一耸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而就在此时,夏念夕微微一转头,看着刘东,缓缓说道:“你确定要拦着我?”

    “我说……”

    刘东对了一下夏念夕的眼神,顿时只感觉全身突然一冷,像是身在冰窖之中,一股莫名的惊恐瞬间从他的内心深处蔓延开,那种恐惧致使他这一刻舌头都麻木了,根本说不出话来。

    夏念夕一转头,拉着秋紫陌就欲向门口走去,突然,门口人群中又挤进来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