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发狂

    更新时间:2015-10-07 23:05:05本章字数:3038字

    之前谁也没有想到,那道家男子会突然挟持秦冰儿,秦冰儿本就受了伤,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而高阳也因为距离太远,不敢冒险。

    再说,高阳也早就料到,道家男子的目的仍然是‘傲龙决’,高阳本就不在乎‘傲龙决’落在谁手中,之前答应秦冰儿为她夺‘傲龙决’高阳也只是为了换得以后的平静生活。

    道家男子顺利的逃走了,那些个黑衣人的重点自然还是放在‘傲龙决’上,二话不说就追了出去。

    “师叔,你没事吧?”赵青颜赶忙上前,一脸的担忧。

    此刻,秦冰儿还被高阳揽在怀中,秦冰儿一下挣脱出来,抓着高阳的手臂,急切的问道:“你怎么样?”

    刚才高阳本还是想去追击道家男子,无奈,体内一股莫名的力量陡然在他血脉之中沸腾起来。

    高阳知道,那颗丹药的药性发作了,高阳体内的僵尸血脉自然的反噬着丹药的药力,一瞬间,高阳就感觉全身的温度起码上升了十度不止。

    血脉急剧的沸腾,让高阳全身肌肉开始喷张起来,秦冰儿抓着高阳的双臂,而高阳本来就是精赤着上身,秦冰儿立刻就感觉到高阳身上陡然升高的体温,甚至有点烫手。

    “高阳,你怎么了?你说话啊?”

    秦冰儿看着高阳有些发红的皮肤,心头急切不已。

    “我……没……没事!”高阳努力的压抑着沸腾的血脉,他骇然的感觉到,自己似乎就要现出僵尸真身了。

    不行,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就在此时,在这个空间的洞壁之上,竟然又突兀的打开了一闪圆形门户,几个人闪身冲了进来。

    高阳身形一闪,向那洞口冲去,速度快得宛如一阵狂风扫过,将进来的几个人掀得翻飞而起。

    “高阳,高阳……”

    秦冰儿一声惊呼,就要追去,却被一个国字脸男子挡住了。

    “抓住她们两个,白歌,墨莲,你们去追刚才那个人。”国字脸吩咐一声,三人上前,瞬间将秦冰儿与赵青颜给控制了。

    “放开我,放开我。”

    秦冰儿极力的挣扎,奈何根本挣脱不了眼前这两个男子的掌控。

    ……

    未竣工的江阳大桥之上,一个身材消瘦的黑衣男子注视着翻滚的江面上,他双眼平静的宛如一汪千年寒潭,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波动,却似乎能看透这翻滚的江水之下所发生的一切。

    “一切终于开始了,‘傲龙决’,呵呵!”

    笑声消逝,这个黑衣男子也同时消失在桥头上,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

    高阳将速度释放到了极致,留下一连窜的残影在这处通道之中,通道越来越往上,不多时,高阳就出了通道,竟然是在一幢破旧的楼中。

    高阳不敢在这里停留,快速的来到了门口,这是一扇十分破旧的铁门,而且上了锁,高阳隐隐觉得这扇破旧的铁门有些眼熟。

    一把扯开锁,高阳冲了出来,回头一看,心头一惊,这幢旧楼竟然是江阳一中,传说闹鬼的那栋‘鬼楼’。

    这‘鬼楼’下竟然直接通道了江下的‘龙宫’之中,刚才那几人就是从这里下去的?

    看来这‘鬼楼’只是一个幌子,有人利用这栋‘鬼楼’直通龙宫,难怪这栋楼一直不曾拆。

    这些人又是谁?

    突然,体内的血脉沸腾得更加厉害了,高阳再无法控制躁动的血脉,双眼瞳孔变得铜黄一片,背后的脊椎也生长出一根根坚硬的骨刺。

    骨刺并不长,大约只有一厘米,但已经完全不是人类的脊椎那般隐藏在皮肤之下。

    “吼!”

    沸腾的血脉让高阳变得极度的狂躁起来,无法控制的仰头一声狂啸。

    这一声狂啸,好比九天雷响,蕴含着高阳这三年来无尽的不甘,盘踞于江阳一中上空,传达到江阳整座城市,经久不息,不知道惊醒了多少睡梦中的市民。

    “砰!”

    高阳猛然一脚跺在水泥地面上,坚实的地面龟裂,留下一个直径足足两米的巨大凹坑。

    高阳宛如一只巨鹰,腾空而起,瞬间消失在夜空之中。

    高阳离开后不久,两个女人快速从旧楼中追了出来,停留在高阳之前所站的地方。

    这两个女人一个身着白色风衣,一人身着黑色的风衣,形成鲜明的对比,不过,两人却竟然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一看就是双胞胎。

    黑衣女子墨莲看了看地上的凹坑,控制不住语气中的惊骇:“好强的力量,恐怕队长也达不到这个程度。”

    “如果他是从江底复苏的,那就太可怕了。”白衣女子白歌抬头看着无尽的夜空,沉声说道。

    “还是等队长上来再说吧。”墨莲说着:“我们肯定是追不上他了。”

    ……

    高阳出了江阳一中,急速的奔袭,他不敢往有人声的地方去,因为此刻,他之前分明已经压抑住的嗜血欲*望又激发了,而且比三年前更加的强。

    压抑了三年的嗜血欲*望,因为那颗丹药彻底的激活了,而且更加难以控制了,高阳必须得找一处极为寒冷的地方,将嗜血的欲*望再次压制,可这江阳城市中,哪里又去找极寒之地呢?

    高阳不敢在城中逗留,直奔城外,好在此刻早已经夜深,即便是高阳之前的那一声狂啸将不少人从睡梦之中惊醒,但街道上却没几个人。

    高阳的速度快得完全好比是跑车,很快就出了主城,江阳城外有一片山林,高阳只得将目的暂时定在那里。

    很快,他就来到了山林之中,高阳的到来,狂躁可怕的气息毫无保留的释放在这片山林之中。

    原本山林之中的虫鸣之声戛然而止,生活在山林之中的鸟兽虫蚁吓得瑟瑟发抖,硬是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吼吼吼!”

    高阳仰头接连三声咆哮,口中尖锐的两颗獠牙闪着森冷的寒光,狂暴的咆哮声震得周围的树木沙沙作响。

    “砰砰砰!”

    狂暴的力量仍然没有发泄出来,高阳只得发泄着周围的树木上。

    一棵棵海碗大小的树木在高阳的铁拳之下,轰然倒塌,巨大的声响惊起一片飞鸟。

    不过片刻间,高阳就扫荡出一片空余地带,高阳站在其中,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周身狂暴的气息仍然不断的疯涌而出,高阳紧握着双拳,硬生生的站定,浑身却瑟瑟发抖。

    他还在极力的控制,控制自己不要变成一头嗜血的野兽。

    那丹药的确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但里面的药性却好比一根导火索,将高阳压制了三年你的嗜血欲*望点燃,这是高阳完全没想到的。

    此刻,无论高阳如何的控制,都显得是那么的无力苍白,他需要血,急需要血。

    “咔,咔!”

    接连两声骨骼碎裂的声音传来,高阳硬生生的将自己的膝盖骨敲碎,他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剧烈的疼痛传来,让高阳暂时清醒了一些,但破碎的膝盖骨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愈合着,不过半分钟,高阳的双膝就恢复得完好如初。

    那恢复的一丝丝清明再次被可怕的嗜血意念吞噬,高阳不得不再次对自己下狠手。

    “咔咔咔!”

    这一次,高阳甚至将自己四肢的骨头全部震断,那种非人的痛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吼!”

    即便是高阳,也疼得仰头咆哮,一头的冷汗。

    可怕的愈合能力很快又修复了高阳四肢断裂的骨骼,高阳一遍遍的震退,一遍遍的恢复。

    嗜血的意念却好比跗骨之毒,根本无法拔出,甚至愈演愈烈。

    “不,我绝不,绝不让自己的嘴沾上一滴人的血液,绝不!”

    高阳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两颗尖尖的獠牙甚至刺进了他的下嘴唇之中。

    此时此刻,没有人能体会到高阳的痛苦,那种求死不能的痛!

    突然,一个黑衣人突兀的出现在高阳身前,没有一丝一毫的征兆,这个黑衣人的出现,无疑让高阳火上添油,他再无法控制,大吼一声就扑了上去。

    黑衣人身着宽大的黑袍,看不清是男是女,但速度却快得惊人,轻松就让过了高阳这一扑,一抬手将向高阳的肩头扣去。

    高阳猛然一转身,一拳轰击而出,黑衣人抬掌轻轻一拍,高阳这足有千斤力道的一拳竟然被这黑衣人轻轻一拍就化解了,这黑衣人的强大,让人不可思议。

    可高阳却管不了那么多,此刻,他已经失去了理智,失去了意识,心头只有一个想法,抓住眼前这个人,吸了他的血。

    没有任何章法,高阳双臂一展向黑衣人抱去,黑衣人一闪就来到了高阳身后,一掌向高阳的后颈切去。

    “砰!”

    一声闷响,高阳挨了个正着,而后缓缓的倒了下去。

    一掌能将僵尸之身的高阳击晕,这黑衣人的可怕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看着倒地的高阳,黑衣人微微一摇头,而后叹息了一声:“铜甲尸,这才几年,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将高阳一把提在手中,黑衣人一闪就消失在这片树林之中,速度不知道比高阳快了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