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一章 周到的黑衣人

    更新时间:2015-10-08 20:27:23本章字数:3426字

    “你们是国安的?”

    在江阳一中那栋‘鬼楼’的地下室中,秦冰儿与赵青颜面对着三男两女,那两个女子正是追击高阳的白歌与墨莲,这五人每人身上都带着一股浓浓的铁血气息,那气息不是一般军人可以比拟的。

    之前,这小队的队长,也就是那国字脸方修能已经对秦冰儿出示了证件,而秦冰儿也已经说明了自己的身份,作为警队的一员,秦冰儿自然能认出那证件绝对是真。

    方修能让其中一个队员很快就证实了秦冰儿身份的真实性,此时,方修能对秦冰儿说道:“既然你是警察,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并且为今晚所发生的一切保密。”

    “这个是自然。”秦冰儿点头说着。

    “那好。”

    方修能并没有什么架子,语气平静的问道:“我希望你能具体的说说,‘龙宫’之中所发生的一切。”

    面对国安的人,秦冰儿也没什么隐瞒,在秦冰儿讲述的过程中,国安队长方修能一直皱着眉头。

    最后沉声说道:“根据你所说,这次‘龙宫’的事应该有人在背后操*控,想要下去的那些武门中人与道家中人自相残杀。”

    秦冰儿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这么想过,甚至怀疑那些岛国人。”

    方修能摇了摇头:“岛国人固然抓准了进入龙宫的时机,但龙宫乃是我华夏古时遗迹,他们根本不具备操纵龙宫的一切,而且之前你也说过,龙宫内的机关很明显是故意引导你们到最后的夺宝之地。”

    “你的意思是,龙宫内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龙宫遗留的守护阵法?”秦冰儿也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性。

    “现在说这些也都只是我们的猜测,我们还得进一步对‘龙宫’进行勘探,而且,岛国人为什么会知道那一条进入龙宫的通道,他们什么时候渗透到华夏的,我们都还得进一步的追查。”

    方修能顿了顿,问道:“你之前说,‘傲龙决’被一位道家男子所得,我希望你能帮我们绘制出他的画像。”

    “这个没问题。”

    秦冰儿答应下来,而后起身道:“如果没什么问题了,我得去找我那位朋友了,他服了那道家男子丹药,我十分担心他。”

    “你那位朋友叫‘高阳’?”

    秦冰儿犹豫了一下,知道之前自己喊‘高阳’的时候,被国安的人听见了,也没什么隐瞒的,她现在心头焦急高阳的状况。

    “高阳是武门中人还是道家人?”方修能又问道。

    “我不知道。”

    看着方修能诧异的眼神,秦冰儿又说道:“我和他相识没多久,这次‘龙宫’一行也是突然喊他来的。”

    “原来是这样,后续我们可能还会联系你们。”方修能点了点头,而后对身后的那个魁梧男子说道:“金刚,你送她们出去吧。”

    “好的,队长。”

    金刚身材魁梧,恐有两米,即便是穿着宽松的迷彩服也难掩他一身爆炸性的肌肉,之前那岛国的巨汉怕是也得比他弱上三分。

    送走了秦冰儿与赵青颜,方修能转头看着白歌与墨莲,墨莲说道:“高阳此人绝不简单,队长,你还是自己出去看吧。”

    在白歌墨莲的带路下,几人很快就来到了楼外,看着地上的凹坑,方修能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而后他蹲下,右手缓缓摸着凹坑上的那些裂痕,好一会方才说道:“道家人讲究修身养性,天人合一,道法自然,应该不会有如此霸道的力量,而这些裂痕中我也没感应到武气。

    既不是道家中人,也不是武门中人,那就只能是纯肉身力量,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有如此强大的肉身力量,这个高阳绝不一般啊。”

    “之前秦冰儿也说过,那些岛国人都是高阳一人斩杀的,队长,这样的人物,如果能进我们国安?”白歌突然说着。

    事实上,方修能此刻又何尝不是打着这个主意,他立刻对白歌说道:“白歌,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好的,队长。”白歌丝毫没犹豫就答应下来。

    ……

    清晨,一缕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在房间中,床上,高阳猛然一下睁开眼,而后一个翻身从床上蹦了起来。

    诧异的扫视着房间各处,高阳的眼神落在了床头柜上的一个台本上,上面印着‘虹桥宾馆’四个字。

    宾馆?

    高阳努力的回忆着,昨夜,昨夜自己似乎发狂了,跑到了城外的那片山林中,怎么会睡在这里?

    对了,那个黑衣人?

    高阳依稀还记得昨夜出现了一个黑衣人,回忆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高阳的内心也慢慢变得惊骇起来。

    不为别的,只因为昨夜那个黑衣人实在太强大,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高阳深知发狂的自己是何等的恐怖,可在那个黑衣人面前,自己却好比是一个小孩,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他或是她到底是谁?

    是打晕我,是为了阻止我发狂而到处吸血?

    高阳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情况,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条平角内裤了,而且,而且还是新的。

    是那个黑衣人帮自己换了衣服?而且,而且还帮自己洗了澡?

    高阳不由自主的想到,也不知道那黑衣人是男是女?

    如果是个女子,那还能接受,如果是个男人,咳咳,那画面,说实在的,高阳有些不敢想象,一个男人给他洗澡?

    高阳感知了一下体内的情况,发现血脉十分的平静,昨夜的躁动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还能有谁能压制住我体内的僵尸血脉?

    道家人吗?

    高阳实在无法想到那个黑衣人的身份,眼神落到了旁边的凳子上,上面有一套崭新的黑色暗花西装,高阳将西装穿在身上,十分的合身,更甚的是,口袋中还装着一包中华烟和一个打火机,还有两百块钱。

    高阳微微一笑,那个黑衣人想得可真周到。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高阳出了房间,这里是七楼,高阳乘坐电梯来到了大堂,大堂的接待员是一位身着黑色小西装,有几分姿色的年轻女子,正埋头玩着手机。

    高阳举步走了过去,问道:“你好,美女,请问你还记得是谁送我来的吗?”

    接待员一抬头,说道:“先生,难道你自己都不知道吗?”

    高阳讪讪一笑,撒了个谎:“昨夜我喝高了,不记得了。”

    接待员一听,掩嘴一阵笑,弄得高阳有些莫名其妙,自己这话有那么可笑吗?

    “先生,看来您真的是喝高了,连时间都分不清楚了,您是前夜来的。”

    “前夜?”高阳一惊,莫非自己在这里睡了整整一天两夜了?

    接待员又说道:“是啊,前夜正好是我值夜班,我记得很清楚,你醉得不省人事,是你朋友半扶半抱送你来的。”

    “那送我来的是男是女?”高阳急忙问道。

    接待员愣了一下,表情有些奇怪的说道:“我也不清楚。”

    “不清楚?”高阳觉得这不可能吧?是男是女都不清楚,难道还是人妖不成?

    如果真的是人妖,高阳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前夜,应该没发生什么事吧?

    高阳紧接着又问道:“那他或是她长什么样你总看见了吧?”

    接待员又是一愣,苦笑一下说道:“说实在的,我现在都觉得很奇怪,我记忆中那个人的相貌十分的模糊,我好像根本就没看清楚他的脸。”

    “怎么可能?”

    高阳觉得这似乎太不可思议了,随即,他便回过神来,以那个黑衣人的能力,想必是运用了某种秘术,影响了这个接待员的视觉,这更加说明,那个黑衣人不简单。

    高阳抬头看了看,发现这大堂内装置了好几个摄像头,不仅问道:“我能看看前夜的监控视频吗?”

    接待员歉意的一笑,说道:“先生,这个很抱歉,我没有那个权利,不过我想那个人应该是您的朋友,您回去问问前夜和你一起喝酒的人应该会知道的。”

    “好吧,谢谢。”

    高阳道了声谢,那个黑衣人既然有意隐藏,而且影响了这个接待员的感官,想来摄像头也未必能照得清楚他。

    看着高阳的背影,接待员也还在努力回忆前夜的那个黑衣人,可怎么也无法让那个黑衣人的面貌在脑海中清晰起来,她不仅摇了摇头,突然回过神来,大喊道:“先生,先生,您还有没退房呢?”

    可惜高阳早已经走远了。

    行走在街道上,高阳不仅想到:也不知道秦冰儿与赵青颜怎么样了?这都过了一天两夜了,想来她们应该也从龙宫中出来了,也好,说好了以后谁也不认识谁,我还是过我自己的生活吧。

    电话应该在昨夜自己发狂的时候不知道掉哪里去了,高阳就近找了一个小卖部,用公用电话拨通了夏念夕的电话,电话号码,高阳看过一次就能牢牢的记住。

    响了两声后,夏念夕接通了:“喂!”

    电话那头,传来了夏念夕温柔的声音,高阳说道:“念姐,是我,高阳。”

    “高阳?”

    夏念夕语气很是惊诧:“高阳,你这一天跑哪里去了,不来上班,电话也打不通,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没事吧?”

    感受着电话那头,夏念夕的关切,高阳连忙说道:“念姐,我的确有些事,以后恐怕不能来上班了,实在很抱歉,辜负了你一片好意。”

    “你人没事就好,你到底有什么事?需不需要我帮忙?”夏念夕急忙问道。

    “没,我没事,就是打电话给你说一声,谢谢你对我的照顾,念姐。”

    高阳想来,赵青颜是知道自己在江阳一中当保安的,她肯定会去找自己,而高阳也实在不想和这个死脑筋的道家女人有纠缠了。

    “好吧,那回头我去说一声,高阳,你真的没事吗?”夏念夕又问道。

    “真的没事,念姐,我挂了,再见。”

    高阳果断的挂了电话,夏念夕的好意,他也只有心领了,付过钱,看着街道上来往的车辆行人,高阳只叹:现在该何去何从,租住屋铁定是不回去了,赵青颜没准就在那里等着,身上也就不到两百块钱了,看来应该去找一个包吃包住的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