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七章 丑恶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5-10-15 22:45:05本章字数:3138字

    苏晴其实说得很对,她与高阳的相识也不过是因为她的一时冲动,发生在一个错误的时间,一个错误的地点罢了。

    这个遇人不淑的可怜女人,高阳即便是有心,但也不知道该如何发力,耳边虽然传来苏晴低低的抽泣之声,高阳也只得故作不知。

    这一夜,对于苏晴来说,之前的惊吓已经够渗人了,想起天亮后,自己可悲的前路,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爬在玻璃上的蚊子,看得见前方却找不到任何出路,这一夜,她注定无眠。

    另一面,秦冰儿与赵青颜已经找了高阳两天了,看了一夜多的监控录像,却没有任何高阳的踪迹。

    盯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秦冰儿无奈的靠坐在椅子上,神色黯淡:“高阳,你到底去哪里了?”

    “哎,可惜当时我在他身上留下的道气太薄,否则现在就算不能找到他在哪里,起码也能确定一个大致的方向。”

    赵青颜之前所说能随时追踪到高阳,也不过是吓唬高阳的,当初那道‘定神咒’上所承载的道气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得差不多了。

    可赵青颜话刚一落,秦冰儿却双眼大亮,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抓着赵青颜的双臂,连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在高阳身上留下了道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师叔,您轻点。”

    秦冰儿激动,抓得赵青颜手臂生疼。

    “你快说,是怎么回事?”秦冰儿微微松了松手,问道。

    赵青颜将高阳揭开她‘定神咒’的事简单说了说,秦冰儿一听,顿时骂道:“死丫头,还有这事,怎么不早说?”

    “师叔你又没问我,我说那么细干什么?”赵青颜一脸的委屈。

    “太好了,定神咒是你现在能画出的最强符咒,虽然火候还有些欠佳,但蕴含的道气非比寻常,或许时间稍长你无法捕捉,但我出手,应该还有一丝希望,这里不方便,我们立刻回出租屋!”

    秦冰儿外表冷若冰霜,性格却是雷厉风行,而且恩怨分明,一心记得高阳在龙宫之中的相救之恩,更记得高阳服下那颗丹药时,没有一丝一毫犹豫的情形,她必须要找到高阳。

    ……

    翌日,天色一亮,高阳缓缓睁开眼,看了看床上的苏晴,而后起身准备就这样离开了。

    “你要走了吗?”

    哪知道,高阳一起身,苏晴就坐了起来。

    高阳转身看了看苏晴,一夜的哭泣,苏晴一双美目红肿得厉害,看得确实让人心头怜惜。

    高阳点了点头,说道:“我看你昨夜似乎没睡好,要不你再休息会吧。”

    “不用了。”

    苏晴说了句,也不顾衣衫不整就起了床,提起手包急忙向洗手间走去,同时说道:“高阳,你等等我,我稍微洗漱下,等下一起走吧。”

    高阳还也不在乎这几分钟,举步来到窗口边,掏出了一支烟,这包那个神秘黑衣人留下的中华烟如今只剩下最后一支了。

    约莫等了十来分钟,洗手间门打开了,苏晴提着手包出来了,她化了浓妆,但一来是时间仓促,二来是她双眼实在太过红肿,根本不能完全遮盖那一脸的憔悴。

    苏晴看了看高阳,有些惨然的一笑,而后说道:“我们走吧。”

    高阳也没说什么,举步向门口走去,出旅馆的途中,彼此都没有说一句话,苏晴目无表情的办理了退房的手续,二人走出了旅馆,看着这一对怪异的男女,办理手续的服务员一脸的诧异与不解。

    出了旅馆,走了没多远,苏晴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高阳,此时,街道上已经有出门的上班族,以及勤勤恳恳的环卫工,更有边吃边走的学生。

    就这样看着高阳,苏晴并没有说话,高阳也看着苏晴,二人站在街上,就这么看着对方。

    这惹得路过的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眼神,不远处的环卫工人是个大妈,不禁嘀咕着:“现在的年轻人啊,玩过了就开始闹别扭了,新鲜感去得可真快啊。”

    大妈刚才可是无意间瞥见高阳与苏晴从那小旅馆出来的。

    高阳本以为苏晴会说‘再见’了,不想,苏晴却猛然一下扑在他怀里,死死的抱住了他。

    高阳微微一愣,一双手还真不知道该放哪里好,苏晴的娇躯微微有些颤抖,有些呜咽的说道:“高阳,你能抱抱我吗?一下就好,只一下就好。”

    这时候,高阳还能说什么,还怎么能忍心拒绝这个女人,他缓缓抬起手,抱住了这个可怜的女人,更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以示安慰。

    “好啊,你这个臭表子,难怪死活都要和老子离婚,原来在外面有野男人了,给老子带绿帽子。”

    此时,一辆本田雅阁停在了路边,一个身着灰色西装,衣冠楚楚的男人,愤怒的冲了过来,指着苏晴破口大骂。

    苏晴一听声音,赶忙与高阳分开,转身看着怒气冲冲的这个男人,脸色一变,喊道:“潘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原来这家伙竟会是苏晴的丈夫潘亮,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一大早就找到这里来的。

    “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苏晴,你说,这个野男人是谁?”潘亮此刻是真的火了。

    可就怪了,这家伙一面为了自己的升职发财,不要脸的让自己的老婆去陪少东家,一面却又碍于面子,见不得自己的老婆与别人好。

    男人啊,就是这的奇怪,特别是向潘亮这样的男人,可以用心理扭曲变态来形容了。

    高阳好整以暇的看了看这个男人,的确长得有几分人模狗样的,只是可惜内心却是那么的不堪。

    而此时,苏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或也是一时的冲动,受不了这潘亮这段时间的无耻行为,竟然一下抱住了高阳的手臂,微微仰头,瞪着潘亮,大声回道:“潘亮,你别在这里恶人先告状,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你自己放弃我,难道就不允许我寻找自己的幸福。

    潘亮,我告诉你,你要还是个男人,那就离婚,行,你不就是想要钱吗?我的钱都被你管着,我全都不要,我只求以后别再看到你那恶心的面目。”

    苏晴这次算是彻底爆发了,平日性格温和的她,对潘亮几乎是言听计从,或许也正是因为那样,潘亮才会想出那么个无耻的升职发财之计。

    其实,这丫的心头还真不想离婚,只是想让苏晴去陪陪少东家,反正也没有什么损失,而且事后还可以升职,他也是以此为由,企图说服苏晴。

    可是苏晴向来对家庭维护,对夫妻关系维护,她万万没有想到,潘亮为了升职,会让自己去做那样下贱的事。

    在那一刻,苏晴死心了,对眼前这个男人彻底死心了。

    今天,在这大街上,在这么多路人的注视下,苏晴将一切都豁出去了,甚至竟然拿高阳当了一次挡箭牌。

    “你……你这个贱人,老子打死你!”

    潘亮暴走了,攥紧拳头就向苏晴冲去。

    这个男人,自己不爱惜苏晴,却又不准别人染指,俨然已经将苏晴当成了一种玩具,那是一种病态。

    苏晴此刻既然已经豁出去了,那就什么都不怕了,猛然一挺胸,大喊道:“来啊,打啊,你这个恶心的男人,我当初真是有眼无珠,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啊。”

    “你以为老子不敢!”

    潘亮又加了几分劲,照着苏晴的额头就砸去。

    苏晴丝毫不惧,就那么定定的站在原地,一双美目紧紧的盯着潘亮。

    眼看着潘亮一拳就要砸在苏晴额头上,可他的拳头却被另外一只手死死抓住,硬生生的定在了苏晴额头前不过一尺处。

    “特么的,小子,老子教训自己的老婆,管你啥事?”潘亮还没意识到什么,转头对高阳咆哮着。

    高阳冷冷一笑,沉声说道:“你这样的男人还配当人的老公吗?或者说,你这样的人,根本就猪狗不如,给我滚!”

    高阳一声爆喝,一脚飞踹而出,正中潘亮的腹部,潘亮倒飞而出,飞出两三米重重的砸落地上。

    “呕呕呕!”

    刚刚吃过早饭的潘亮,被高阳这一脚踹得连连呕吐,瞬间就吐得地上一大滩。

    苏晴眼中没有丝毫的同情,心头甚至还有些快意,同时,心头对高阳也是更多的感激。

    高阳举步向还在呕吐的潘亮走去,一身浓浓的血杀之气宛如实质般的凌空飞压而出,笼罩着潘亮。

    原本还在拼命呕吐的潘亮顿时只感觉头皮一麻,全身每根寒毛都瞬间矗立而起,他下意识的抬头看着前来的高阳。

    只感觉眼前举步而来的高阳哪里还是一个人,分明就是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此时此刻,潘亮心头甚至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这个人要杀自己!

    “你……你要干什么?”

    潘亮舌头开始有些打结了。

    “你说我要干什么?”高阳冷冷一笑,脚步不停。

    “你……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潘亮拖着身子,不断的向后挪去。

    “干嘛一副见到鬼的样子,我不过是要过来扶扶你而已。”

    高阳面色不变,几步就走到了潘亮身边,一把将潘亮给提了起来,在高阳手中,潘亮就如一只小鸡,还瑟瑟发抖着。

    一股异味弥漫在清晨清晰的空气之中,潘亮竟然被高阳给吓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