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一章 熟人

    更新时间:2015-10-30 16:04:49本章字数:4011字

    苏晴当问出这个问题时,她心头就后悔了,她害怕再一次得到让她绝望的答案,可她又期待着高阳的答案。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的矛盾!

    事实上,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何尝不都是如此呢?

    高阳思忖了一下,不排除,他对苏晴的确有同情的成分,可让他真正说出来,不知道怎么的,高阳说不出口。

    最后,他只是说道:“你是个好女人。”

    说罢,高阳便向曼珠沙华的房内走去。

    苏晴微微一愣,‘你是个好女人’,这算是什么回答?

    一会儿后,苏晴还是跟了进去。

    看着高阳将苏晴带了回来,房内除了曼珠沙华与曾翎可外,其余三个女人都没好脸色。

    高阳递了一份早餐给苏晴,苏晴坐在一旁默默的吃着,这一顿早餐,在怪异的气氛中度过了。

    饭后,仍然是一阵沉默,谁也没有离开,最后,还是高阳对秋紫陌说道:“紫陌,我送你和可可回学校。”

    “可是,大叔……”

    “听话!”高阳神色一正,打断了秋紫陌,秋紫陌只好乖巧的点头,‘哦’了一声。

    她分别和赵青颜、曼珠沙华甚至还和秦冰儿打了个招呼,却是对苏晴重重的哼了一声。

    苏晴只是默默的接受这一切。

    高阳带着秋紫陌与曾翎可离开了,当出了酒吧后,秋紫陌再也忍不住问道:“大叔,你和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阳知道这一切的误会都是源自自己那间租住屋中,当即解释道:“紫陌,我和赵青颜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高阳简单的说了说他与赵青颜的事,当然,他并没有说赵青颜修道的身份,更不会提赵青颜是为了追查他的身份而闹出那些事。

    高阳不得不编了点事,哄骗一下眼前这个小女孩,重点只是放在他与赵青颜并非夫妻或情侣关系上。

    秋紫陌一听,清澈明亮的双眼瞪得老大:“怎么可能?大叔你和青颜姐姐还睡一间屋的,而且,那天早上我还听见你和青颜姐姐在,在……”

    秋紫陌说不下去了,萌萌的小脸红了起来。

    高阳苦笑了一笑,说道:“赵青颜睡的床,我睡的地板,而你听到的声音只是赵青颜的脚扭了的痛呼声,我给她揉脚。”

    “怎么……怎么会是这样?”秋紫陌无法相信,连忙又问道:“那……那个苏晴呢?”

    高阳又简单讲了讲苏晴的遭遇。

    秋紫陌听后,除了同情之外,更多的却是愧疚,小脸红红的说道:“原来她,原来她那么可怜,可是我刚才还对她那样,不行,我得回去向苏晴姐姐道歉。”

    秋紫陌这小丫头就是这样,敢作敢当,既然知道错了,就会勇敢的面对自己的错误。

    高阳拉住了她,说道:“我会将你的歉意向苏晴转达,你不用感到愧疚,回去好好读书,照顾好自己,大叔也会照顾好自己的。”

    “哦。”

    秋紫陌点了点头,而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大叔,我和可可在来南城的路上,遭到了几个混混的绑架,是方虎救了我们。”

    “方虎?”

    高阳微微一愣,这几天,他还没来得及去看自己曾经战友的兄弟方虎。

    秋紫陌立刻又绘声绘色的说道:“大叔,你是不知道,方虎现在变得可狠可残忍了,他把那几个混混的骨头都给打断了,可是他却一直都在笑,那笑容看上去好恐怖好吓人哦。”

    高阳心头一惊,不排除秋紫陌有添油加醋的嫌疑,但之前高阳也是见过方虎的狠,心中不禁起了哪天得去看看方虎的念头。

    可高阳却笑着摸了摸秋紫陌的头,说道:“傻丫头,方虎是为了救你们,你还在这里这么说他,好了,空车来了,上车吧。”

    高阳招停了一辆空的士,送秋紫陌与曾翎可上了的士。

    看着的士车载着秋紫陌与曾翎可离开后,高阳却似乎并没有回‘醉生梦死’的意思,而是向不远处路边的一棵小叶榕下走去。

    树下站着一个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子,迎着轻微的晨风,她裙摆轻扬,给人一种彷如她就是一片羽毛,随时都有可能随风而起舞,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高阳径自走到了女人面前,就像是一个男人见女朋友一般自然,可事实显然并不是那样。

    面对高阳的到来,这女人没有丝毫的惊慌,表情自然的说道:“我叫白歌。”

    高阳却说道:“你从昨天就跟着我,我就用不着自我介绍了。”

    原来昨天秦冰儿与赵青颜找来时,高阳便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高阳估计,暗中那人应该是跟着秦冰儿与赵青颜而来的。

    但对方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高阳也就没提,可现在,这人主动现身了,高阳理所当然要来看看。

    “我是来请你去见一个人。”白歌直截了当说出了此来的目的。

    “抱歉,我没兴趣。”高阳说罢,转身就走。

    白歌却也不慌,只是平静的说道:“高阳,现年25岁,曾服役于华夏‘炎黄铁旅’,任第一队队长,在三年前一次秘密任务后退伍,三年来,宛如人间蒸……”

    “带路!”

    高阳转过身来,打断了白歌宛如读书般的平淡语言。

    将高阳底细查得如此清晰的人,不用多说,高阳也知道,这是上面下来的人,毕竟,‘炎黄铁旅’是华夏的秘密部队,代表着华夏军人的尖端力量,每一个战士的信息都是绝密,更别说是身为队长的高阳了。

    若非是如此,秦冰儿之前也不可能只是查到军方为高阳布置的假信息。

    在白歌的带路下,高阳来到了一座颇有古时风格的四合院内,院中,有一棵大榕树,几乎要覆盖了半个院子,而在树下,是一张圆石桌,四张石凳,院墙下,毛竹几只,花草片片点缀。

    在这繁嚣的江阳城中,很难想象,还藏着这样一座宁静祥和的小院,白歌示意高阳向屋内走去。

    高阳也不做多想,漫步迈上了三个台阶,刚要推门,突然,房门大开,一股狂风呼啸而出,紧接着,一个硕大的拳头径自轰向高阳的额头。

    高阳不慌不乱,身形微微一侧,右掌斜切而上,斩在这不速之客的手腕上,将这只手震开,紧接着,高阳一个折身,肩膀顺势重重的向这只手的手肘撞去。

    高阳融合了杀人之道的‘反关节之术’,他这一甩肩之力,少说也有几百斤之力,绝对不亚于一只大铁锤狠狠一砸。

    可那偷袭之人却似乎看穿了高阳这招,手肘提前一个弯曲,强硬的迎向高阳的这一个甩肩。

    “砰!”

    一声闷响,高阳的后肩与对方的手肘重重的撞击在一起。

    高阳纹丝不动,但对方的手却是向旁一晃,险些没站稳脚跟,高阳完成侧身,右掌顺势一下印在对方的左肋处。

    “铛!”

    高阳这一掌打在对方的肋骨上,却好比打在一口铜鼎之上,竟然发出一声沉闷嗡鸣的响声。

    “金刚不坏!”

    高阳不禁轻呼了一声。

    “嘿嘿!”

    对方森然一笑,右膝猛然一抬,向高阳的脸部撞去。

    可惜这人忘了,高阳的手掌还印在他的肋骨之上,高阳手掌一震,一股巨力发出,直接将对方给推了出去。

    “砰!”

    木门被对方‘蹬蹬蹬’退却的身形撞得稀巴烂,木屑横飞。

    “哈哈,爽,好久没这么过瘾了,再来!”对方发出如洪亮的大笑之声,抖擞着全身骨骼,发出‘噼里啪啦’一连串如炒豆子般的声音。

    高阳看了看这人,身高近两米,面相粗犷,魁梧的身躯几欲将身上那件黑色的T恤给撑破,站在那里好比一尊铁塔似的。

    “这就是待客之道?”

    高阳虽然知道这是对方的试探,可心头还是很不爽。

    “待客?你可不是客!”

    一道颇有磁性的男子声音从房内传来,紧接着,一个国字脸男子走了出来。

    高阳一见这男子,顿时面色一惊,喊道:“贪狼,是你?”

    “哈哈,炎龙,果然是你!”

    国字脸男子大步上前,大笑着张开双臂向高阳走来。

    高阳也颇为激动,张开双臂与这国字脸重重的抱在一起。

    两个男人的拥抱,唯有一种解释:兄弟情!

    好一会,二人方才分开,从彼此眼中都能看见重逢后的喜悦与激动。

    “炎龙,当初我偶然听闻你突然退役,到底是怎么回事?”国字脸贪狼当先问道。

    高阳面色微微一黯淡,沉声说道:“任务失败,跟着我的几个兄弟都死了,我还有什么脸面留在那里。”

    国字脸贪狼叹了口气,没再追问,只是拍了拍高阳的肩膀,以示安慰。

    高阳迅速的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而后问道:“当初因上头需要,将你调至国安,这些年不见,你这次怎么跑到这江阳来了?”

    国字脸贪狼却说道:“这事等会我们慢慢谈,来,炎龙,我先为你介绍。”

    贪狼指了指与高阳动手的那铁塔大汉,说道:“这是金刚,金刚,这是当初我在部队服役时的好兄弟,炎龙。”

    金刚咧开厚实的嘴唇,声如洪钟般说道:“早就听说过‘炎黄铁旅’的头号人物炎龙的‘杀人之道’了不得,刚才一见果然,只是刚才有点没过足瘾。”

    高阳看了看这个大块头,从他的眼中,高阳看到了浓浓的战意,一旁的贪狼笑道:“得了,金刚,就你那点手段,要不是之前我提点了你一下,你能躲过炎龙那一个甩肩?”

    被贪狼一语戳破,即便是大大咧咧的金刚也显得有些扭捏,摸着头,傻乎乎的笑着。

    高阳客气的说道:“金刚兄弟的‘金刚不坏’也造诣很深,如果真要打,你我胜负还是未知之数。”

    金刚一听,一双铜眼顿时大放异彩,贪狼立刻说道:“炎龙,你太抬举他了,看他嘚瑟得。”

    金刚又憨厚的一笑,高阳对他友好的点了点头,而后对贪狼说道:“贪狼,我现在已经不在部队了,你还是叫我名字吧。”

    “呵呵,这不是习惯了嘛,而且这样喊也亲切,既然你这样说,那你也叫我名字吧。”贪狼说道。

    接下来,他又没高阳引荐了另外一个身着黑色紧身皮衣的女人,这个女人刚才和贪狼方修能一起从内走出来,一句话也没说。

    她明明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似虚似幻的感觉,高阳第一时间就能肯定,眼前这个叫‘墨莲’的女人,绝对是一个擅长刺杀或是暗器的狠角色。

    至于白歌,也就是引高阳前来的那个白衣女人,自然就不用介绍了。

    简单的介绍完后,方修能几人和高阳尽数坐在了屋中,没有茶水,但有烟,方修能知道高阳就好这根棒棒糖。

    众人落座后,方修能当先开口了:“高阳,其实几天前我们在龙宫内擦肩而过。”

    高阳眉头微微一挑,想起了什么,而后说道:“你们就是最后一批进龙宫的那几人?”

    “不错。”

    方修能点了点头:“上面关注龙宫已经很多年了,在我们之前,换过好几批人了,却始终没打开通往龙宫的那道门,后面还是那道门自己打开,我们才能进去。

    高阳,之前你在龙宫之中,我希望你们细说一下龙宫内发生的事,所有事。”

    “好吧。”

    高阳开始讲述龙宫内的事,即便是秦冰儿与赵青颜他也没隐瞒,因为他已经猜测到,方修能他们能这么快找到他,之前肯定也会秦冰儿会过面。

    只是,白歌跟在秦冰儿赵青颜后,恐怕秦冰儿二人也并不知情,当然,这些高阳也没什么追究的必要。

    实际,高阳所讲的与秦冰儿之前所讲的基本一致,方修能微微思忖一下,而后道:“高阳,我希望你能助我夺去‘傲龙决’,上面下死命令,一定要得到。”

    高阳一听,他刚才已经猜测到了两分,他抽了口烟,没有着急答话,方修能几人都耐心的等待着他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