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二章 高阳的反感

    更新时间:2015-10-31 10:39:03本章字数:3420字

    “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在江阳某处的一座规模不小的别墅二楼房间中,身着中山服,将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的林栋才,看着蹲在墙角,两眼呆滞,疯啃着三明治的儿子林弘扬,愤怒的对身边的私人医生大吼着。

    看着眼前暴怒与狮子的老板林栋才,身着白大褂,打着一副金边眼镜,有些秃顶的医生双腿不自主的颤抖着。

    好一会方才吐出话来:“老……老板,如果我没……没看错的话,少爷他应该是头部遭到了重击,导致精……精神失常了。”

    “能不能恢复正常?”林栋才强压着内心的愤怒。

    “这……这现在还不……不好说。”医生颤颤巍巍的说道。

    “不好说?”

    林栋才眼中闪过一丝寒光,猛然一把扣住医生的脖子,将这医生给提了起来,冷声说道:“不好说,你竟然说不好说,那我养你有什么用?”

    “老……老板,请给……给我一点时间。”医生极力的挤出几个含糊不清的字,就连双眼都憋出了红血丝。

    “时间,时间有过屁用,老子要的是答案,准确的答案。”

    林栋才愤怒到了极点,五指猛然一收,‘咔嚓’一声,直接捏碎了这医生的喉咙。

    可怜的医生平日为林栋才家人也付出了不少,如今,连他最后可付出的生命也贡献出来了。

    “砰!”

    林栋才随手将医生的尸体扔在了地板上,随手捏死一个人,他的眼神在这一刻平静得可怕,彷如被他捏死的不过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一般。

    “啊……啊,别……别杀我,别杀我。”

    突然,看见地上那医生的尸体后,林弘扬失控了,蜷缩在墙角,一脸惊恐的大吼大叫起来。

    “扬儿,扬儿……”

    林栋才赶忙上前,意欲安抚。

    可林弘扬却突然站起身来,大吼大叫,疯也似的向门口冲去。

    林栋才一个闪身追了上去,一把抓住了林弘扬,大吼道:“扬儿,我是你爸,我是你爸!”

    “走开,走开,别……别杀我,别杀我!”

    可此刻的林弘扬哪里认识自己的老爹,不仅惊恐的吼着,双手甚至一阵乱抓乱扯。

    林栋才的脸上豁然就多了一条抓痕。

    “砰!”

    眼看着发疯的儿子,林栋才实在没有办法,一掌敲击在林弘扬的脖子上,林弘扬晕了过去。

    怀抱着儿子,林栋才眼中满是疼爱,可在那眼神的最深处,却隐藏着一团浓浓的烈火,那是仇恨之火。

    将儿子放在了床上,林栋才对着门口沉声喊道:“黑枭!”

    房门被推开了,一个身着黑衣,身材消瘦的男子走了进来,他颧骨高耸,脸颊有些凹陷,活像是个瘾君子,可如果你这样向他,那绝对是你致命的错误。

    因为他那一双看似浑浊的眼睛,在那最深处却时而会闪烁着寒光,常人一旦若被他盯上一眼的话,绝对会头皮发麻,冷汗淋漓。

    这个人看上去像是行将就木,但绝对是一个极为可怕的人,他进屋就看到了地上那医生的尸体,可他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恍如看到了一见再平常不顾偶的事。

    “老板!”

    黑影对着林栋才轻轻喊了医生,那声音难听得好比夜间树林中的夜枭一般,让人不仅毛骨悚然。

    “查,立刻去查,少爷昨天是什么时候出去的,见了哪些人,还有,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他带出去的那十几个人。”林栋才沉声说道。

    “是!”

    黑枭一点头,随手将地上医生的尸体提了起来,转身大步向外走去,那一百多斤的尸体,在他手中宛若无物。

    “扬儿,你放心,爸爸一定会治好你,为你报仇!”林栋才满脸慈爱的看着儿子,语气冰冷得可怕。

    ……

    四合院中的房内。

    方修能四人还等着高阳的回答。

    高阳弹灭了手中的烟,说道:“修能,抱歉,我已经答应了一个朋友,将为她取得‘傲龙决’。”

    高阳的回答让方修能等人一惊,方修能说道:“高阳,你应该知道,上面一直致力于研究古老的修仙法门,你更应该知道,现在一位接近‘神位’的强者对于一个国家是多么的重要,我们华夏自古对于天地力量的探索一直走在世界前列。

    可如今古武没落,道门末法,龙宫现世的‘傲龙决’或许将对上面的研究取得至关重要的突破。

    这涉及到华夏,甚至我们所有华夏人的利益,你总不能因为答应了一位朋友而将华夏大义撇在一旁吧。”

    “我会给你留下一份手抄本。”高阳语气平淡的说着。

    “手抄本?”

    方修能一愣:“不,高阳,手抄本作用或许远远小于原件。”

    高阳抬眼看了看方修能,说道:“修能,如果这次不是你,我甚至不会坐在这里。”

    突然看见以前同队的战友,高阳激动之余,却又让那痛苦的过往浮现在心头,他厌倦了,甚至害怕看见过往的熟人。

    他害怕和上面的人打交道,生怕哪天又因为什么而失去身边的人,所以,高阳不会接受秦冰儿、苏晴,甚至是一个‘朋友’的称呼。

    房中,一股莫名的寒意弥漫而开,方修能一转头,沉声喝了一声:“墨莲!”

    这个女人将眼神从高阳身上收了回来,那股莫名的寒意也随之消散。

    高阳自然不在意这些,方修能却突然看着他,语气沉慎重的说道:“炎龙,你这是在逃避,任务失败又如何,那些兄弟都是为华夏牺牲的,那是作为一个军人的天职,你不需要内疚,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变了,你不再是以前那个炎龙了。”

    高阳苦笑了一下,说道:“是,我是变了,我也的确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炎龙了,但我知道,作为一个军人,他的天职是保家卫国,即便是战死沙场。

    但绝对不是为了去研究什么所谓的仙法,那不是华夏上层应该做的,他们该做的应该是如何去关心那些贫困地区儿童的温饱读书,老人的医保问题。”

    “高阳,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说什么?”方修能突然站起身来,语气显得很是激动。

    高阳却平静的道:“我当然知道,但我仍是那句话,我会给你手抄本。”

    高阳说罢便起身向外走去,原本重逢的喜悦气氛也因为‘傲龙决’一事而显得有些不欢而散的意味了。

    金刚三人下意识的就要上前拦着高阳,却被方修能的眼神制止了,方修能看着高阳的背影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今晚!”

    高阳脚步未停,大步向外走去,他并没有说出林栋才,因为他相信,凭方修能的能力,他们奉命上头,绝对已经查到了很多的信息。

    果然,方修能的声音传来:“高阳,林栋才背后的势力绝不简单,晚上先汇合。”

    高阳没有回话,已经走出了大门。

    “队长,这个炎龙太目中无人了!”墨莲冷冷的说着,之前她就想动手了。

    方修能摇了摇头,说道:“不,他不是目中无人,而是心灰意冷,也不知道三年前他到底接的是什么任务,不过我想,应该和那他那几个战友的牺牲有很大关系。”

    “看他样子,肯定也不会加入我们了。”白歌平淡的说道。

    “我们的任务是‘傲龙决’,只要他帮我们得到‘傲龙决’就行了,其他的,也不勉强了。”

    方修能刚一说完,墨莲就说道:“队长,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拉他帮忙?是,他或许并不比金刚差,甚至比金刚强,但我们四人的实力加起来绝对超过他。”

    憨厚的大个子金刚虽然对墨莲的话有点不满,但也没说什么。

    方修能却意味深长的说道:“或许对于一般的人来说,这个理论是行得通的,但对于炎龙,人数绝对不代表优势。

    你们并不了解他,他无论是力量还是身法或是刺杀枪械,在整个‘炎黄铁旅’也绝对无出其右。

    你们只知道‘炎黄铁旅’是以小队为单位,而他只是一个队长,但你们不知道,‘炎黄铁旅’是以小队的实力而绝对队伍排号次序。

    他是第一队的队长,毫无疑问,他就是整个‘炎黄铁旅’中最强的存在,而且你们似乎都忘了,在学校旧楼外,他留下的那个巨坑。”

    方修能这最后一句话一出,即便是自视甚高的墨莲面色也是一变,她与金刚以及白歌互看了一眼。

    方修能语气顿了顿,他抬眼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几秒钟后,方才续说道:“而且,我怀疑他这三年来应该是得到了某种强大的修习法门,否则力量不可能变得那么强大,或许,他在龙宫中获得了什么也未可知,有这样一个强大的故人相助,我们的胜算将大幅度上升。”

    已经离开的高阳有岂会知道,方修能会想得如此之多,甚至连他都怀疑了一把。

    “可惜如此强大的人却心灰意冷,不再为华夏效力了。”此刻,白歌不禁感到有些惋惜。

    “放心,我了解他,他一腔热血只是暂时封存而已,好了,都去做准备吧。”方修能简单吩咐了一句,墨莲三人举步出去了。

    离开四合院的高阳向‘醉生梦死’所在的方向走回,他脑海中不自禁的浮现起了三年前与几个战友一起去探测的那个神秘的坑洞。

    那坑洞中,空气浓稠得就像水一般,坑底是一座巨大的圆形高台,上面雕刻着密密麻麻不认识的符号与图腾。

    而在‘龙宫’的几个门户上,高阳也见过那样的符号与图腾,甚至像是古老的文字。

    那一刻,高阳觉得,三年前他和几个战友奉命探索的地方应该也是一座封印之类的东西,或许也就是上面所说的什么仙法。

    可那是仙法吗?

    那是让他几个战友下地狱的催命符。

    高阳反感,反感一切所谓的探索,仙法的探索。

    反感那所谓的为了大义的命令,正如他之前所说,如果所见的人不是方修能,他甚至不会坐在那里。

    正如高阳所说,军人,应该站在前线,保家卫国,而不是去为了那些或许本就虚无缥缈的仙法而牺牲性命,那样真的就造福百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