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六章 血杀出

    更新时间:2015-11-06 21:44:25本章字数:3269字

    ‘丽城半岛’,高阳等人成功的闯入了林栋才所在的别墅,楼下,金刚与墨莲以及曼珠沙华也对暗藏着的那几人发起了攻击。

    几乎在第一时间,林栋才便听到了声响,猛然一起身,心道:莫非高阳这么快就来了?

    而就在此时,一个白影不知道自哪里闪进了房内,林栋才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记道印,一股袭人的寒流向白影轰杀而去。

    另一头,松岛的房间,高阳与方修能刚进屋便迎来了一道森冷的杀意,是一道耀眼而犀利的刀芒。

    如高阳之前所探测的一样,那股若有若无的气息正是在房内休息的松岛,而当高阳与方修能一进入别墅,松岛便已经察觉。

    但他却并没有提醒林栋才,而是隐藏在房间中,企图对高阳与方修能致命一击。

    当然,这一刀虽然犀利,但还不至于就让高阳与方修能受伤,二人咋分而开,房间的灯亮了。

    三人成掎角之势站在房间中,而方修能也在之前闪避的同时撤出了兵器,难以想象,如方修能这样一个大男人,所用的竟然是以阴柔见长的软剑,平日,软剑就藏在他的腰间。

    高阳也亮出了兵器‘血杀’,是那柄锋利无比的匕首。

    松岛双手抱武士刀与胸前,巍然不动宛如一块石头,整个人沉稳如一汪死水。

    “岛国武士刀,你是岛国人!”方修能眼中精光一闪,沉声说道。

    松岛瞥了一眼方修能,而后将眼神落在了高阳身上,他平静如死水般的眼神中终于起了波澜,用生硬的华夏语言说道:“你是高阳?”

    方修能有些诧异的看了看高阳,而高阳也颇为诧异,不过,立刻想到了,应该是林栋才所为。

    松岛冷冷一笑,又说道:“很好,省得我花费心里去找你,交出‘傲龙决’,饶你不死。”

    方修能再次诧异了,不过却并未说话。

    高阳念头一转,已经大概猜到个中的缘由,说道:“我想你是找错人了,要‘傲龙决’,你应该去找林栋才。”

    “林栋才?”松岛眼神闪动了一下。

    “看来当初龙宫中的那几个岛国人应该和你认识吧,或许,他们还是你的部下,‘傲龙决’是被林栋才夺走,可笑你却被他蒙在鼓里。”高阳不介意说出真相,当然,他这样说也是想打乱眼前这松岛的心境。

    毕竟,刚才那一刀,高阳已经看出,眼前这个松岛战力不知是用一个‘强’字就能形容,保守的估计,这个松岛绝不会比方修能弱。

    如果不用几分僵尸之力,即便是与方修能联手,高阳觉得这一战胜负恐怕也只是五五之分。

    岛国为了‘傲龙决’竟然派出这样一位高手,而如这样的高手在岛国绝对不是无名之辈。

    甚至可能是大家族的子弟,皇族也不定,而看松岛的表情,显然他并不知道林栋才得到了‘傲龙决’。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岛国如此重视‘傲龙决’,如果松岛是之前就来到华夏,肯定会参与龙宫夺宝,也就是说,松岛是近日才来华夏,甚至有可能是今天才到。

    这些念头在高阳脑海中不过是瞬间闪过,但却分析得九八不离十,而从这些更可以看出岛国对‘傲龙决’的重视。

    高阳以前身在特殊部队,自然也听说过一些关于华夏古武门派会是古道修门派的事迹,虽然如今是末法时代,但那些大门派仍然有传承于世。

    可‘傲龙决’现世,参与龙宫夺宝的人虽然多,但真正的高手却没几个,也就是说,大门派的子弟并没有参与,他们不可能没有得到消息。

    是‘傲龙决’不足以吸引那些大门派子弟吗?

    可岛国人却对‘傲龙决’如此的热心,联系着龙宫中发生的种种,高阳觉得这‘傲龙决’似乎并不那么简单了。

    “是否可笑,待我解决了你们,自然会去弄清楚。”松岛紧了紧手中的武士刀,他的心境并没有被高阳之前的那一袭话而撼动分毫。

    杀意,宛如潮水般自松岛身上激荡弥漫开来,方修能感应道松岛身上散发出的蓬勃杀意,心念一动,武气沿着手臂快速传到软剑之上,柔若扶柳的软剑立刻绷得笔直,宛如精钢,散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寒光。

    高阳手中的‘血杀’反握横在胸前,浑身的气势尽数内敛,宛如一个普通人,但松岛却将目光凝聚在高阳身上。

    “杀!”

    松岛一声大喝,手中武士刀凌空一斩,看似气势十足的一刀,竟然丝毫没引动空气的流动。

    高阳双眼精光一闪,他很清楚,这看似无光无华的一刀却已经碰触到武道的至高境界——返璞归真。

    而且‘返璞归真’的一刀还只是一个引子而已,说得更甚一点,那便是一个陷阱,一个死局。

    如若不动,必然被困死在这一刀的意境之中,但若一动,必然牵动这一刀的气机,遭到雷霆一击。

    要破,唯有凭借绝对的力量。

    这是松岛的自信,这是他的气势——霸道。

    高阳与方修能体内都留着军队的热血,男人的血性,又岂会被松岛这一刀撼动心境。

    不过,方修能此刻的气机却已经达到了不得不发的临界点,他陡然一声大喝,手中宛如直刺而出。

    然而,他这一剑刚刺出,手还没有绷直,软剑便好似刺在了一道无形的墙面上,致使他这灌注武气的软剑变得弯曲起来。

    方修能面色沉着,丝毫不惊,运转武气,软剑陡然一下绷得笔直,空气中传来‘刺啦’一声,似棉布被撕裂一把。

    方修能破开了松岛如实质般的霸道气势,一剑直奔松岛的侧腰,这一剑有些低斜,但却埋伏着诸多的变化招式,这就是华夏古武剑法的特点,总是讲究一大堆繁复的招式,讲究变化。

    松岛目不斜视,眼神仍然紧紧的锁定着高阳,面对方修能这隐藏着诸多变化后招的一剑宛如处于漠视状态。

    这立刻激起了方修能的怒意,武气不知不觉又增添了两分,软剑快速及近,松岛终于还是动了,但他却只是轻轻抖了抖手腕,手中武士刀微微一转,迸射出一道耀眼无匹的刀芒,将房间的灯光全然掩盖。

    “铛!”

    一声脆响,方修能爆退数步,手中软剑宛如面条一般耷拉而下,一抹嫣红的血色缓缓从他的右臂渗透而出,致使他握着软剑的手不自禁的轻轻颤抖着。

    一刀,松岛只用了一刀就伤了方修能,而且,还是那么的目不斜视,那么的漠视。

    方修能心头生出一股从未有过的失败感,这些年来,他被视为国安的天才,每次上面下达的任务他都完美的完成,可这次,惨败,从未有过的惨败。

    “用你们华夏的语言来形容,华夏剑法,华而不实,难堪大用!”松岛仍然将眼神定在高阳身上,语气平淡无比的说着。

    先是被漠视,再到被重创,最后是语言打击,方修能这样的天才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奚落过,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岛国之人,瞬间,方修能浑身怒意暴涨,武气再次注入软剑之中,软剑又被绷得笔直。

    松岛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刚才方修能那一剑是有备而去,而且提前有应变,所以才能躲过那一刀,但如果此刻方修能怒火中烧,松岛绝对相信,一刀就能将方修能斩杀。

    松岛,等待着方修能的含怒一击!

    高阳自然看得出这是松岛的激将之计,但他并没有出言提醒方修能,方修能了解高阳,高阳自然也了解方修能。

    高阳相信,方修能一定能控制自己的怒意,否则,他也不可能坐在现在这个国安组长的位子上,虽然只是一个分组长,但也是实力的象征。

    果然,下一刻,方修能的怒意瞬间消散,整个人迅速的变得平静起来,甚至比之前还平静。

    松岛感应到方修能情绪的变化,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这一刻,他方才用正眼看了看方修能。

    不过,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眼而已,只是这一眼,他已经将方修能纳入了对手的资格行列中。

    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的武者,那才是一个合格的武者,一个能让对手尊敬的武者。

    高阳心头一笑,方修能并没有让他失望,而后平淡的对松岛说道:“北辰霸刀流,也并非什么高深的武技。”

    “武技并不在于自身的高深,而是在于用武技的武士。”松岛平静的言语中却蕴藏着无比的自信。

    “岛国人总是这样盲目的自信。”

    高阳淡然一笑,举步向松岛走去。

    之前松岛之所以将百分之九十的精力都花在高阳身上,那是因为他发现自己的霸道气势根本无法锁定高阳。

    这样的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高阳比松岛更自信,虽然高阳气势内敛,但一旦释放,将比松岛更霸道。

    此时,高阳终于动了,而且平淡的一句话便流露出庞大的自信,随着高阳的步伐,他浑身的气势也在不断的高涨,那是集霸道与铁血的气势。

    这股气势牢牢的锁定着松岛,松岛不自禁的紧了紧手中的武士刀,他并没有被高阳释放出的气势击溃心境,反而让他激发出更高昂而蓬勃的战意。

    “北辰霸刀流’走得就是心境路线,如松岛这样的高手,绝对不会先输在心境之上。

    高阳出手了,一旁的方修能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初在部队中有针对与高阳的这样一句话。

    ‘血杀一出,无常接魂!’

    简单的八个字,讲述着高阳手中‘血杀’的绝对实力。

    松岛也动了,他踏着岛国武士特有的急碎步,越行越快,脚步快得让人眼花缭乱,刹那间便与高阳短兵相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