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八章 搜魂

    更新时间:2015-11-18 21:45:33本章字数:3095字

    见识到林栋才道家术法后,高阳并没有着急运用僵尸之力,在被冰封后,林栋才彻底放松警惕后,陡然运转僵尸之力,强势破开林栋才的‘冰封印’,将林栋才击飞而出。

    高阳破冰而出,四溅的冰屑宛如万道利箭疯狂向四周扫射,最为悲催的便是站在墙角的黑枭与林弘扬。

    前一秒,他们还都在庆幸,可下一秒,他们便被横扫的冰屑射成了马蜂窝,死于非命。

    当然,这也是高阳有意而为之,否则,以黑枭之前本就撑起的罡气,这些冰屑根本不足以伤到他。

    可这些冰屑在高阳有意之下,加入了尸气,足以破开黑枭的罡气,可怜黑枭还一直想与高阳一战,就算到死,他也不会知道与高阳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而悲催的林弘扬,之前还欢喜自己的小命保住了,可就连自己怎么死的,他都不知道。

    高阳一脚踩在林栋才的胸口上,低头一扫,林栋才这才回过神来,一脸的难以自信:“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破开我的‘冰封印’?”

    高阳居高临下,面色平淡的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交出‘傲龙决’,我可以饶你一命。”

    林栋才惨然一笑,微微瞥眼看了看那满目疮痍的墙壁,挣扎着大吼道:“王八蛋,你杀了我儿,杀了我儿!”

    是啊,墙壁都成那样了,里面的人哪里还有活命的。

    高阳右脚微微一用力,林栋才顿时‘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无法再动弹,高阳微微俯身说道:“不,他是被你杀了的,如果你乖乖交出‘傲龙决’,他怎么会死。”

    “高阳,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林栋才撕心裂肺的大吼着。

    “我隐隐记得,之前你曾经对曼珠沙华说过这句话,你觉得这对我有用吗?”高阳冷然说道。

    “你想要‘傲龙决’是吧,那有本事就到阎王那里去讨吧。”林栋才沉声说罢,突然体内一股磅礴的道气蠢蠢欲动。

    高阳哪能不明白,这丫的想要激活本命符,同归于尽,可高阳怎么可能让他如愿,当即右掌一番,倒扣而下,骇然的尸气将林栋才全身包裹起来,尸气快速找到了林栋才体内的本命符,将激活的本命符硬生生的困住。

    感受到本命符竟然被高阳禁锢,林栋才一脸的决然顷刻间化为无穷无尽的惊恐。

    他双眼瞪得老大,仰视着高阳:“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禁锢道家本命符,你的力量不是道气,不是武息,你……你不是人!”

    林栋才不愧是道家高手,竟然察觉到高阳力量的特殊,猜测到高阳不是人类。

    高阳不置可否,探身一把扣住林栋才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双眼紧盯着林栋才那双惊恐的眼睛,而后说道:“竟然你不说,那我就只有自己找了。”

    高阳话一落,双眼猛然一瞪,一道尸气陡然一下从林栋才的双眼中钻了进去,这道尸气承载着高阳的元神,可以活生生撕裂林栋才的灵魂,探寻林栋才内心深处的秘密。

    这也是高阳进一步将僵尸之力理解后悟出来的,类似于道家的‘搜魂术’,只是高阳这种手段更加的残酷霸道。

    高阳的尸气引动元神,强行撕裂对方的灵魂,被撕裂灵魂的人自然是生不如死,而且再没有恢复了可能性,就算是不死,也会彻底变成一个白痴。

    林栋才是道家高手,道心自然十分的坚韧,可当灵魂被撕裂的那一刹那,如林栋才这样的高手也禁不住撕心的惨嚎着。

    高阳的尸气引动着他的眼神,径自钻到林栋才的灵魂最深处,那里,藏着林栋才最不为人知的秘密。

    高阳首先看到了隐秘在一片山林中,数十间古时的建筑,而后来到了一座不小的门户外,门户的右侧屹立着一块怕是有十几米高的巨石,巨石上雕刻着‘琼鼎门’三个红色大字。

    高阳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琼鼎门’应该就是林栋才一手导演而覆灭的门派。

    随着高阳元神的深入,林栋才的记忆也渐行渐近,‘琼鼎门’中,弟子并不多,而且多为现代打扮,女性较多。

    在一处小院中,林栋才与一个女子正对练着剑法,高阳看见那女子和曼珠沙华竟然有五六分的相似。

    这莫非是曼珠沙华的母亲?

    林栋才与曼珠沙华的母亲?

    回忆的画面瞬间一跳,整个‘琼鼎门’张灯结彩,红布高悬,看来是有大喜之事。

    在‘琼鼎门’的大殿中,正举行着一场婚礼,婚礼的新娘自然是曼珠沙华的母亲,可新郎却不是林栋才。

    林栋才一脸平静的坐在一旁,看完了这场婚礼,可高阳却清晰的‘看到’,林栋才的眼神深处孕育着无比的寒意。

    下一刻,场景一黑,在一片树林中,林栋才站在一个黑衣人身后,致使高阳也看不清那黑衣人的真正面目。

    从黑衣人与林栋才的会面简单的谈话中,高阳听出了,林栋才似乎原本并不是‘琼鼎门’的弟子,他之所以来到‘琼鼎门’就是为了得到‘琼鼎门’至高的修行法门‘冰封印’。

    他处心积虑的接近‘琼鼎门’掌门的女儿,也就是曼珠沙华的母亲,可林栋才在这场游戏中当了真,他真的爱上了曼珠沙华的母亲。

    或许是因为‘琼鼎门’的掌门察觉到林栋才有问题,最后竟然将曼珠沙华的母亲许配给了自己的弟子。

    在曼珠沙华两岁之时,林栋才策划的阴谋渐渐显露,那是一种极为慢性的毒药,即便是‘琼鼎门’对医道专注,即便是‘琼鼎门’的掌门也并没有察觉到。

    谁会想到,林栋才这一隐忍会是好几年,由此可见林栋才的心机是何等的深沉。

    那一夜,火光冲天,杀声遍布山林,林栋才一人一剑,将‘琼鼎门’上下中毒的弟子近百人无情的斩杀。

    他甚至当着‘琼鼎门’掌门以及曼珠沙华父亲的面,将曼珠沙华的母亲玷污,在这之前,他要挟过‘琼鼎门’的掌门,致使得到了‘冰封印’,可最后,他仍然没有放过曼珠沙华的母亲,甚至整个门派。

    ‘看’到这里,高阳也实在看不下去了,林栋才的狠就连高阳也感到心悸,这是一场本是无情,却发展为有情,因爱生恨的杀戮。

    林栋才得到‘冰封印’后,便出了山,这期间,辗转好些座城市,甚至他的记忆深处再没有出现过当初那个黑衣人的身影。

    高阳知道,林栋才独吞了‘冰封印’,背叛了当初所在的势力,数年后,他结婚了,可他的妻子在生产林弘扬的时候手术出现了意外,而林弘扬更是有先天暗疾,无法修行武道以及道术,或许,这便是林栋才当年犯下那等罪孽,些许小的报应。

    这些年,林栋才一面修炼‘冰封印’,一面以商人的身份出现在江阳市,最后,有岛国高手找到了他。

    岛国高手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傲龙决’,并且许诺‘傲龙决’将与林栋才共享。

    林栋才隐藏在江阳市,自然早就听说过龙宫的传说,他与岛国高手合作,可最后,他仍然背叛了岛国高手。

    终于,在这漫长的回忆之中,高阳见到了最想知道的信息,这个信息让高阳都大吃一惊。

    林栋才竟然用道术将‘傲龙决’与他身上的皮肤连在一起,如此随身携带,高阳收回了尸气,林栋才也早就不堪重负,晕厥过去。

    一掌震碎林栋才身上的衣服,高阳豁然只见那一块类似兽皮的‘傲龙决’就紧紧的贴在他胸口上。

    高阳隔空一抓,将‘傲龙决’给吸附起来,可让他颇为诧异的是,这‘傲龙决’竟然与林栋才的皮肤连为一体,根本找不到丝毫的粘连痕迹,仿若‘傲龙决’上一切的文字与图腾都是纹在林栋才皮肤上一般。

    高阳猛然一用力,强行将‘傲龙决’从林栋才的皮肤上剥落而下,献血飞溅,林栋才胸前一片血肉模糊。

    那根本就不像是沿着‘傲龙决’边沿粘连而上,而是整块‘傲龙决’,每一个细小的地方都像是在林栋才皮肤上生根发芽了。

    高阳微微一皱眉,这到底是什么道术?能让如此死物与人体这么贴切的合二为一。

    高阳眼神转到了手中的‘傲龙决’上,看着这块类似兽皮的东西,却咋见上面本沾着林栋才的鲜血,此时突然一下隐没,就像是被‘傲龙决’给吞了一般。

    高阳豁然想到了在龙宫之中,‘傲龙决’吞噬那些被杀之人鲜血的场景,一股怪异的感觉从手中传来。

    高阳心头猛然一惊,那是,那似乎是心跳震动的感觉!

    这‘傲龙决’莫非还有生命?

    可这感觉却稍纵即逝,宛如幻觉一般,可高阳敢肯定,那绝对不是幻觉,这‘傲龙决’有古怪,非常古怪!

    高阳谨慎的用尸气将‘傲龙决’包裹起来,而后折叠放入了口袋之中,他转眼扫了扫满目疮痍的房间,最后一把将林栋才提了起来,大步向楼下走去。

    可就在高阳刚踏出别墅大门时,一拨人快速的赶了过来,为首的不是方修能又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