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有毛病的道家女

    更新时间:2015-07-13 20:54:02本章字数:3134字

    高阳正在自嘲竟然被那小丫头给调戏了,突然,他听见门外似乎有人的呼吸声,身形一闪就来到了房门后。

    一道金光透门而入,房门上闪现出一张巨大的符咒,金光溢漫,将高阳浑身上下笼罩,那一粒粒金色的符文瞬间布满了高阳全身。

    高阳顿时只感觉身子一沉,好比驮着一座小山般沉重,紧接着,房门开启,一个黑色的人影一闪便进来到了房中。

    “是你?”

    高阳一见来人,正是之前那个身穿黑色披风,英气十足的道家女子。

    “你果然不是普通人,不仅揭开了我的‘定神咒’,还能不受我‘忘字咒’的影响。”

    一见高阳认出了自己,道家女子更加肯定了心头的想法, 眼前的高阳就是异类,而且,刚才门上的符咒,也只会有异类靠近时才会激发。

    高阳暗道不妙,刚才也是一时口快,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联想到这么多,还能追到这里。

    不过,高阳又岂会承认,当即装傻充愣的说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倒是你一个女人,三更半夜的冲到我房里,你还知不知道‘矜持’怎么写?我可告诉你,我不是随便的人。”

    道家女子被高阳说得一愣,你不是随便的人,老娘就是随便的人了,当即冷冷一哼,说道:“少给我装傻充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破妄眼,开!”

    随着她双手十指在胸前结了一个印记,而后在眼前一抹,下一刻,她的双眼中迸发出两道耀眼的白色光束,两道光束如探照灯似的向高阳照射而去。

    破妄眼?

    高阳虽然弄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但也能猜测到,这道家女子肯定是想办法要看自己的真身。

    高阳虽然不惧怕这道家女子,但要是身份暴露的话,肯定会遭到这道家女子或许还有更多道家人的纠缠,到时候麻烦事一大堆,对于高阳这种怕麻烦的人来说,那绝对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同时,高阳也不想杀人,况且,现在也不能再杀人了,这可不是任务,而是身处在法制地区了,更可况,自三年前那次任务后,高阳心里已经有了阴影。

    这三年来,高阳为了抑制自己发狂,在雪山中将自己冰封了,前不久,他方才勉强放下心结,希望能在喧嚣繁华的都市,就这样默默平淡的生活下去。

    高阳又哪里想到,刚回都市没两天,就遇上这道家女子,也怪自己之前好奇,否则也不可能遇上这女子,不行,绝不能让这道家女子看出自己的身份。

    这一系列的心理活动也不过在一瞬间,高阳猛然一握双拳,强势的将满布在身上的符文震得粉碎,身形一动间,正好躲开了道家女子的破妄眼。

    见高阳竟然挣脱了禁锢,道家女子心头一惊,她也来不及再用破妄眼去细看高阳,脚踏罡步,快速的打出几道符咒,刹那间,房中劲风呼啸,竟还夹着隐隐雷声,是道家的‘风雷咒’。

    高阳可不管什么咒不咒的,身形飞纵,双手连挥,强势的将几道符咒抓在手中,随手一捏,几道符咒便化为灰烬。

    “啊!”

    道家女子一声惊呼,着实被高阳的强势给吓着了,不过她脚下的罡步却丝毫不乱,下一刻,她竟然掏出了一个水果手机。

    “镇魂歌!”

    水果手机的放音模式开启,一阵亘古悠扬的音律飘了出来。

    音律一响起,高阳顿时只感觉四周的空气快速变得浓稠起来,音调化为一条条无形的锁链,但高阳却能感觉到,那无形的音调锁链正快速向自己身上缠绕而来。

    我推你妹的,这诡异的音律也是道术?

    高阳也是一惊,但也没有再去多想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无形的音调锁链不仅要禁锢自己的身躯,还要禁锢自己的元神。

    “竟然徒手捏碎‘风雷咒’,看来你复苏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哼,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能挣脱我的‘镇魂歌’,现出你的真身吧。”

    见高阳被‘镇魂歌’的音调锁链困住,道家女子‘破妄眼’再次开启,准备要堪破高阳的真身,这‘镇魂歌’可是入世前师傅赐下的重宝,用道气吟唱,录制在手机中,用的次数也只有三次,道家女子十分的自信。

    可惜,偏偏遇上了高阳这个怪物,还来不及高兴,却见高阳双臂猛然一震,‘镇魂歌’的音调锁链瞬间崩碎,四周的空气瞬间恢复了正常流动,一道残影闪过,道家女子还没反应过来,喉咙已经被一只大手扣住。

    “你……你竟然能挣脱‘镇魂歌’,你是大妖?”道家女子面色大变,眼中除了惊骇之外,别无其他。

    高阳右手向后一拉,道家女子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一仰,整个人都靠在了高阳的怀中,高阳正要说话。

    “嘎吱!”

    就在此时,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洗漱完毕的萌妹纸准备出来看看高阳在干什么,顺便想问问高阳这个恩人的名字,不想,一开门却见高阳怀中正‘抱’着一个美女。

    也是,此刻高阳扣住道家女子,而道家女子正好靠在高阳怀中,二人一个俯视,一个转头仰视。

    那姿态,在萌妹纸眼中,怎么看,怎么都是郎情妾意,含情脉脉,自然,高阳扣在道家女子喉咙上的手在萌妹纸眼中也变成了温情的抚摸,甚至是柔情的挑.逗。

    萌妹纸楞了一下,随即缩了缩头,可爱的吐了吐小舌头,一脸坏笑的说道:“咳咳,那个大叔大婶,你们继续,你们继续。”而后急忙退了回去,还将门关了,麻溜的反锁。

    “真是的,难怪大叔刚才要赶我走,原来如此,想不到大叔还这么有情调,放着轻音乐和大婶跳舞,看他们刚才那你侬我侬的样子,他们肯定很恩爱吧,什么时候我才能找到一个爱我的人呢?”内间中,萌妹纸忍不住嘀咕着,还多愁善感的样子。

    而在外间,道家女子却是一愣,大叔,大婶?那倒霉的大婶不会说的就是我吧?

    被萌妹纸这么一搅合,刚才房间中凝重的气息变得有些暧昧了,那水果手机中,悠扬的‘镇魂歌’还在不知疲惫的放着,但现在哪里还有杀意,还别说,二人此刻倒还真有点你侬我侬的感觉。

    “放开我!”道家女子回过神来,怒喝了一声。

    高阳其实也是一愣,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摆平眼前这个道家女子再说,高阳快速在道家女子身上点了几下,而后退开了几步。

    道家女子急忙转过身,双眼狠狠的瞪着高阳,愤怒的喝道:“你……你竟然封了我的道气!”

    高阳倒不知道什么封不封道气的,他只是给道家女子渡过去一点自己的尸气,以高阳的本意,他只是想先利用自己的尸气制住她,哪知道对方竟然会这么说,这更合高阳的意。

    高阳只是一脸无奈的说道:“没办法,谁让你一来就大打出手。”

    “哼,自古正邪不两立,今天落在你手中,我只认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你早晚也逃不过天道的制裁。”道家女子一脸视死如归的样子。

    高阳只感觉好笑,这都什么世道了,还有如此尊崇‘道’的人,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子。

    高阳难以想象,这女子的长辈历来是怎么折磨这么一个清丽可人的女孩的。

    “你就这么肯定我就是邪?你又是从哪里看出来我就是邪了?”高阳盯着眼前这个道家女子,语气有些强势的问道。

    “你……”

    被高阳这一问,道家女子一时语塞,随即,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抬头,直视着高阳,理直气壮的说道:“你能引动我的符咒,那就是异类,就是妖邪,就是我们人类的敌人,人人得而诛之。”

    我推你妹的!

    高阳一听,差点直接给跪了,这女孩修道是将脑子修坏了吧!

    高阳很是无奈的说道:“拜托,能引动符咒就是妖邪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就不可以是什么特殊人士吗?

    外面坏人多的是,你大可以去考个警察当当,抓流氓,抓抢劫犯更过瘾,你死咬着我不放干什么?”

    “除非你解开我身上的禁锢,让我用‘破妄眼’看清楚你到底是什么,当然,你也可以说你到底是什么怪物,否则我是不会走的,我缠也缠死你。”

    “你有病吧你,随便你,你爱怎样就怎样。”

    高阳实在说不透这铜豌豆似的女子了,根本炸不进油盐,干脆就在墙角的位置盘腿坐了下来,闭上眼假寐起来。

    “哼。”

    道家轻轻一哼,就在高阳的旁边坐了下来,她正好趁这个时候,看看能不能冲开体内被高阳设下的禁锢。

    高阳心头极度的无奈,怎么就碰上了这个修道修出毛病的女子呢,看来这里是不能呆了。

    只是可惜了,刚交了三个月的房租,之前退伍的钱,高阳留给了部队一个战友,让他打给了随他一起下神秘坑洞,却不幸遇难的那几个战友家庭了,如今高阳可说是几个口袋差不多一样重,虽然有强大的力量,但也不能去偷去抢吧。

    看来想在这都市生活,还是得找份事做啊,等了一会后,高阳这才悄然起身。

    “怎么,想偷跑吗?”

    ……